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四章 白石岩

第四章 白石岩

        舒坚很纳闷,心说这林汉文做土匪还带着儿子四处招摇,不但自己被人追杀,现在连儿子也给人抓去了,这叫办的什么事!

        老赵毕竟人老心软,他有些不忍的来到林汉文身边,一把将林家姑娘拉住说道“孩子别哭,你爹心里现在比你更难受,有什么事咱们大家好好商议一下,不是还有四位大哥在这里嘛,没准他们就能把你哥给救出来”。

        老赵这么一说,高翔立即也走上前说道“赵大爷说的对,林姑娘你别伤心,不还有我们吗?我想凭我们四兄弟的本事救出你大哥应该不是问题”。

        高翔这一说完,宋玉峰不由的苦笑的摇了摇头,他扭过头对舒坚身边说道“这一老一少把我们卖了。”

        舒坚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左边袁青云,小袁正在冲他冷笑。舒坚低声说道对他说道“这差事看来是跑不掉了”。

        袁青云一瞪眼轻声说道“大哥,想清楚啊!如果是去县大牢救人的话,那可是冲击政府执法机关,是死罪啊!”

        舒坚说“这个我知道,不过就咱们这个样子出去,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弄不好也得进班房”。

        “为什么”?宋玉峰不解的问道。

        舒坚摘下头盔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头发,咱们没辫子,在这个时代又没个身份和熟人,要是这样出山进城,绝对会被官府当作乱党流匪,像当狗一样撵着跑”。

        “也对,不过咱们可以冒充外国人啊”!宋玉峰答道。

        袁青云觉得宋玉峰傻得出奇,他说“外国人,哪国?日本鬼子,你以为跟苍老师学了几句倭国话人家就会相信你是鬼子?告诉你吧,这个时代的鬼子们都猥琐的很,个子很少有超过一米六的,哪有你这五大三粗的大块头”。

        是非多因口舌起,若祸只为强出头。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看到老赵和高翔把话都说出去了,舒坚也就只能让林汉文将具体的情况都详细的说一遍。

        这话说起来也够长的,原来林汉文一年前还是梧州城内的一名帮统,是带兵的清军小头目,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军分区的副营职小干部,估计军衔也不比高翔低。去年广西闹灾,先涝后旱,民不聊生,于是流民四起,到处暴动,林汉文也被上司调去南宁府协助剿灭暴民王和顺部。

        谁知道他前脚走后脚家里就出事了,一天他老婆出门去街上买东西,结果一去不回,三天之后才被人发现暴尸在城外的乱坟岗子上,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林家儿女第一时间去官府报了案,但是凶手是谁不得而知,丧事还是邻里乡亲帮着办的。半年之后林汉文回到梧州方知噩耗,他几次去梧州知府哪里要求尽快追查真凶,但是梧州知府衙门一直拖着说没查出来。后来也不知怎么的,林汉文竟然从一个守城门的老兵哪里得到了一丝线索,说他老婆失踪那天,有人看到好像他娘子被人拖进来梧州守备方元坤的宅子里,而这方元坤又是梧州知府乐文同的小舅子。

        林汉文得知之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方元坤是他顶头上司,是梧州守备营的管带,自己的直接上司。他早就知道这方元坤一直对自己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老婆垂涎三尺存有企图,没想到这次他借剿匪之由将自己调开,就是为了达到他的卑劣目的。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耻辱。血性汉子林汉文偷偷的将家人送出城,然后回身潜入方家,在一个深夜将方元坤一家十三口全部斩杀,报了妻子被辱之仇。之后他便带着儿女落草在这白石岩,由于四处闹饥荒民变,不到半年林汉文就收拢拉集了近百号人手,从此打家劫舍,杀富济贫,渐渐在岑溪藤县两县一带名声鹊起,一时梧州各县都贴有捉拿他的画像通告。

        今天一早,林汉文带着儿子应邀去糯峒一位旧友家赴宴,这人叫莫老七,以前在梧州城做茶商时和林汉文结识,并且得到过林汉文的不少关照,说来也算是深交。前几年因为时局动荡,莫老七便将梧州城里的生意都关了,回到岑溪老家大肆购置田产,没几年的功夫就成了糯峒镇乃至岑溪的一方富豪。

        打听到林汉文在白石岩落草之后,莫老七几次三番派人来邀请林汉文去他家做客,但是林汉文想到自己是在官府挂了号的人,害怕牵连朋友就一直都没去。昨天这莫老七不知怎么亲自找到这山寨来了,还带来了不少礼物,并再三邀请林汉文父子去他家,林汉文实在抹不下面子,只好带着陪着一同前去。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莫老七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为了贪图官府的赏赐,竟然昧着良心想将自己的好友出卖。林家父子刚一进莫家大院,他家养着的一队练勇就冲了出来,要捉拿他们去官府领赏,林家父子也算是身手不错,见势不妙多便夺路而逃,在儿子林大强的拼死掩护下,林汉文翻墙跑出了莫老七家,但是跑了老的留下来小的,儿子给人家逮住了。

        舒坚又仔细的询问了一下一同上山的梁三明,让他把莫家的情形仔细说了一遍,比如家庭结构,家丁团练的人数和装备情况等等。梁三明一想到自己此刻是人家砧板上的肉,那还敢保留,把知道的毫无保留的说了,只有一点他不知道,莫老七和林汉文曾经还是故交相好。

        大致情况了解之后,舒坚让林汉文从山寨之中挑选了几名头脑比较灵活,并且熟悉本地情况的山寨人员分成两组先行下山,一组去糯峒莫家,一组去岑溪县城,分别打探情况,并让他们必须明早之前要派人返回山寨汇报情况,另外他还交代林汉文要好生照看梁三明,别太委屈人家。

        林汉文派人把梁三明带了下去关押,并嘱咐好生招待,不要委屈这小子。对于舒坚的要求,林汉文当然不会违抗,这自己还求着人家救儿子呢。之后舒坚告诉林家父女,说今天是来不及了,大家先好好休息下,养精蓄锐,明天一早行动。

        吃过在这个时代的第一顿饭后,已是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分,趁着天色尚早,林汉文带着舒坚他们参观了一下他们的山寨,先生白石岩洞内,然后是洞外,原来这白石岩洞是对通的,从山寨洞口进来一直走,从洞的另外一个出口可以来到一个山谷,山谷里有两排简陋的木屋,前面一排是山寨的伙房,后面一排则是林家父女和他儿子居住的地方,至于山寨其他的弟兄,目前都还住在山洞里面。

        舒坚他们跟着林汉文在山谷里小转了一圈,发现这山谷四周都是封闭的,只有穿过山洞才能出到外面去。于是舒坚产生了好奇,他望着山谷四周的斜坡对林汉文说道“林大哥,我可不可以上坡上去看看,我想看看这山谷之外是什么样子”。

        林汉文说这有什么不可以,舒兄弟尽管去瞧瞧,看了之后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他这么一说让宋玉峰他们也来了劲,几个人立即朝一侧的山坡走了上去。山坡的坡度不大,顶部到谷底也不到二十米,连赵大庆老人走着都不觉得费力。上到坡顶他们往下一看,真的是不由的大吃一惊,原来这山谷外侧就是他们之前在山下看到的白色岩石绝壁,整个山谷内部就如同一个澡盆,如果不从白石岩洞进来,只能从空中发现这个山谷,因为在山下是绝对看不到这白石绝壁之后还有这样一块谷地的,而且四周触目所及之内,再也没有比这白石山更高的山峰。回头再看山谷里面,谷底的面积足足有几十亩,不下两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在正对着山洞出口的一侧山坡下,还有一条长长的小溪流,一直沿着西侧山坡脚下延伸到山谷的南面坡地树林深处。

        舒坚看完之后对陪同的林汉文说道“林大哥,您在这里落草将近半年,就没官府来围剿过你们?”

        林汉文笑了笑说咱们也没闹多大动静,官府哪有心思顾得上我这小地方,来是来过两次,都是岑溪的巡检司,不过都让我和弟兄们守住了。现在广西的官军全都在柳州南宁两地剿匪呢,龙州的宣化发和柳州的覃老发两帮人此刻正闹得天翻地覆,还有桂南的王和顺和黄五肥两人,也是没事就找官府的麻烦,相比这些大鱼,我这个小虾米就不怎么烦官府劳心了。

        舒坚说你这地形是不错,就那么一条小路上来,算得上是易守难攻,不过万一日后官兵来个围而不打,长时间和你耗着,那不就罗嗦了。

        林汉文用手指了指那条山谷西面的小溪,“舒兄弟看到没,那小溪从北一直流到南面的山脚,其实小溪的尽头也是个小洞,洞口很狭窄和隐蔽,下面连着地下河,我曾经带这几个胆大的弟兄下去过,里面的长度大约有三里地,出口也是一处很隐秘的大山深处,但哪里已经是属于藤县地界的三堡镇了。

        舒坚惊讶的说原来是这样,这可真是块风水宝地啊,得好好利用开发才对,不过林大哥你对我也太放心了吧,这样的秘密都告诉我,你就不怕我告知官府?

        林汉文听了之后笑了笑没有回话!然后大伙便回到了山谷。林家姑娘将她自己和哥哥林大强住的那排屋子两间房子收拾好了,当作舒坚他们的住所,给老赵的是单独一间小点的屋子,以前是林家姑娘住的,舒坚他们那间之前林大强住的房间稍微大些,之里面已经有人搭好了四张简易的床铺。虽然是茅草木屋,但是收拾的还是很清爽干净,可见林家姑娘很是勤快麻利。

        当然晚上吃过晚饭后,由于这个时代既没网络,也没电视,山寨之上更是没有什么文化娱乐活动,大家都是各自回屋休息。不过山谷之中的那排屋子还有两间房亮着微光,一间是林汉文住的屋子,一间是舒坚他们四个住的屋子。

        昏暗的油灯下,舒坚他们四个先是整理了自己带来的背囊和装备,舒坚使用的是一挺95式班用轻机枪,高翔作为狙击手,使用的是一支88式狙击步枪,袁青云和宋玉峰则使用的是95式突击步枪,因为出发之前是按照一级战备执行,所以他们都是携带了一个基数的真枪实弹。这武器的弹药基数也是根据枪支的性能不同而决定的,各国也有各国的标准,像舒坚的班用轻机枪,一个基数弹药为3个弹鼓225发,而使用突击步枪的袁青云和宋玉峰则为180发六个弹夹。高翔使用的是狙击步,他的弹药基数又不一样,为四个弹夹120发专用子弹。除了主武器外,还有一把口径的92式手枪,备用弹夹一个,共计40发子弹,一柄a式军用匕首,四枚822式全朔无柄手雷,防弹背心,防弹头盔,护目镜,腿带护膝这些辅助武器装备四人都是装备一样的。此外舒坚作为指挥人员,还备有高倍望远镜,红外的夜视仪,导向组合仪等辅助作战设备。袁青云是卫生员,他还携带了一个急救医疗盒,里面除了简单的手术器材外,还有一些急救药品,比如抗毒血清和云南白药。另外四人的背包里面的则是辅助用品,折叠帐篷,军用睡袋,急救包等等。这些东西被铺摊开来,一时间整个屋子内都没空地了。

        高翔对老赵说道“老爷子怎么样,东西不少吧!这就叫做有备而来,就咱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那就是无价之宝。我看您老好像是空着手来的吧!”

        老赵笑着说“什么无价之宝,你这枪一旦子弹打完了,也就是根烧火棍,有什么牛的,我是空着手来的,不过我倒是给你们准备了一份礼物,那才是无价之宝”。

        高翔说“什么礼物?在哪里呢?快拿出来啊”!

        老赵说“到时候就会给你的,别急。你还是先把你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暂时用不上的东西先放在一块,这样也不用每天都背着”。

        舒坚说“老赵说的对,不常用的东西就先整理储藏好”。

        整理完毕后大家围坐在一块,喝着林家姑娘给他们泡好的茶水开始聊天。舒坚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红双喜的香烟,自己先抽出来一支点上,然后将烟盒往茶水桌子上一扔,他说“就这包了,今晚咱们把他消灭了就都戒了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