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六章 糯峒莫家

第六章 糯峒莫家

        舒坚走近了后院门,那两名家丁才发现有人来了,他们一看舒坚一身怪异的装扮,手中还提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下都愣住了,其中一个稍微反应快点的一看舒坚这是要往院内闯,急忙将刀一举,嘴巴还没张开,从他身后嗖的一下就冒出一个人,双手抓住他脑袋一扭,就听到咔嚓一声,这家伙立马就瘫倒在地。他对面哪位也是同样,还没来得及开口,也被身后的人给拧断了脖子。

        根据梁三明的交待,后院就是团练家丁们的住所,院子两侧的平房住的全是团练家丁,湘军教头曾天虎也住在后院。此刻正是早上七点半左右,大院子里面一片沸腾,数十名练勇正在一名老者的带领下操练,有的耍大刀,有的抛石锁,谁也没注意到院门口突然冲进来三个人。

        舒坚提着他专用的95式班用轻机枪,冲进院内一看几十人正在训练,想都没想他就提枪冲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扫射,他身后的宋玉峰和袁青云也是不甘落后,顿时枪声大作,如同鞭炮炸响。片刻之间院子内便尸体横陈,血流满地,包括那名老者,传说中的老湘军教头,也是顷刻毙命。

        三人对眼前的一切视若无睹,舒坚一挥手,宋玉峰立即奔向左边的平房,袁青云则扑向了右边的平房,舒坚则蹲下身子,端枪死死的瞄着连接后院和中院的廊门。只有有人出现,绝对一律枪杀。

        正如梁三明说的一样,这里后院的确是家丁和练勇们的住处,在左边的平房,宋玉峰先是对着木门一阵突突,然后迅速的换掉弹夹踹门而入,里面是一排长长的床铺,靠近通道的一侧墙根,整齐排列着一排枪械,屋子内还有一些还在睡觉被刚才枪声惊醒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此刻正坐在床上相互观望,宋玉峰进到里面是毫不客气,抬枪就射,转瞬间屋子内就没了活口。袁青云也是一样,迅速的清理完了右边的房间。

        一切的变故发生的是如此的突然,整个后院七十多人的练勇家丁,到死了都没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这正是舒坚之前计划好的,要的就是突然,出其不意,先下手为强。昨天晚上他们商议救人的时候就舒坚就强调,现在咱们不是人民子弟兵了,来到这里就得适应这个时代,正所谓弱肉强食,成王败寇,要想日后在这个时代立足,林大强是必须要救出的,同时还得让山寨的人见识下自己几人手段。舒坚说莫家几十人的练勇就是最大的威胁,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了我们,所以我们没得选择,哪怕打光了我们带来的子弹,也得一战成名,一战立威。

        望着眼前血流成河的惨状,宋玉峰和袁青云这才想到这一切都是自己三人刚才的杰作,他们拿枪的手都有些发抖,不敢相信这些人都是死在自己的手里,虽说摸枪都好几年了,但是真正杀人却还是第一次。

        舒坚像是要比他们坚强多了,但其实他内心也是无比的煎熬,如果不是强忍着,他都要扶墙呕吐了。看到他们俩出来,舒坚只是淡淡的问了句“看到林家少爷没有”。

        宋玉峰和袁青云都摇了摇头说没有。

        舒坚一挥手说去中院。说完他起身朝中院的廊门冲去,宋玉峰和袁青云紧紧的跟随。做什么都有第一次,有了第一次后面也就无所顾忌了,杀一个是杀,杀一群也是杀,此刻三人算是杀红了眼毫无顾忌了。

        小山之上,那跟随而来的三十名喽罗将刚才的屠杀场景看的是一清二楚,包括那位梁三明,他们惊得是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些人其实就舒坚他们带来观战的,他们算是山寨的骨干,让他们来为的就是在他们面前立威。高翔觉得这目的达到了,趴在山上的这些人都被惊呆吓傻了,心说这几位是什么人来的,真的是杀人不眨眼,后院那么多人,就这么片刻之间就没了,林大哥这是在那招来的杀神啊!

        高翔自己其实也被舒坚三人的大开杀戒震撼了,觉得自己眼下也不能落后,于是不等身边的喽罗们感叹,高翔就冲他们吼道,别看了,你们跟我从前门杀进去,记住,除了女人孩子和老人,其他的一律杀无赦。

        哗啦一下,三十多人跟着高翔就冲下了小山,独独留下了梁三明这个腿上有伤的家伙一个人在山上看风景。梁三明没想到的是这些人下山之后就把他忘了,不过他们还有机会重逢,等到下次梁三明再见到舒坚的时候,已经是在一年多后离这里几百里地外的桂林府了。

        莫老七做梦都没想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半年前莫老七打听到林汉文出了事,知道他的情况后是又惊又怕,惊的是没想到林汉文落到这个田地,怕的是官府会知道他们曾经是故交会对他莫家不利。

        人生如水,脸越洗越白,心越淘越黑,莫老七在这个乱世摸爬滚打几十年,早就练得心如铁石。俗话说救急不救穷,林汉文都成现在这个样子,这辈子是没得翻身了,还不如自己把他抓了直接送去官府,不但可以得到官家赏赐,并可省去一块心病。这几年为了对付附近的穷鬼,他也着实花钱养了一帮打手,现在是要人有人,家伙也不缺,上个月还托人从安南法国人哪里买来了几十条快枪,再加上新进请来的教头曾天虎,据说身经百战,年轻时参加湘军杀过无数长毛太平军,有他领着这近八十号练勇,就算和白石岩的那帮子土匪明火执仗的干起来也不会吃亏。不过明目张胆的去强拼是不划算的,亏本的买卖莫老七是不会做的,所以他思前想后决定以最小的代价将林汉文拿住。

        于是他先后几次派人去请林汉文来自家做客,谁知道林汉文好心怕牵连他一直不肯来,最后莫老七只好亲自出马,去了白石岩把林家父子请下山来,可那知道昨日还是让林汉文跑了。

        不过他怎么也没想到林汉文的人会这么快就杀来,而且自己之前一直信心十足的莫家大院就如同纸糊的一样,片刻就让人家杀了个血流满地,什么老湘军,法国快枪,上百号的家丁练勇,顷刻之间土崩瓦解。莫老七现在是追悔莫及,万念俱灰。

        莫家上下三重院落,此刻到处都是尸体,在前院的大堂之中,莫老七像死狗一样瘫痪在地,在他旁边还跪着二十多个女人和孩子,那都是他的家眷和下人。在他面前的红木太师椅上,舒坚大马金刀的正坐在那里。

        不一会宋玉峰搀扶着一名浑身血迹斑斑的少年从一侧的厢房走了出来,不用问这就是被关押在莫家的林大强,山寨来的弟兄看到自己少寨主出来了,于是纷纷上前问候。林大强在得知是舒坚他们救了他后,也是马上跪倒行礼感谢。

        看到林大强只是受了些皮肉伤,舒坚他们也就放心了,随即命令跟随来的其中二十名弟兄,将后院莫家团练家丁们使用的枪支弹药和武器收拾好,一件不剩的全部拉回山寨去,并通知林大哥再派一队弟兄下山来搬家,林大强也先行跟着回去,自己四人带着剩下的十名弟兄在这等着。

        林大强带着二十名弟兄欢天喜地满载而归的先行离开了。舒坚又让剩下的十名弟兄都去外面前后们守着,莫家大院旁边还住着不少普通村民,防止有附近村民跑进来看热闹。

        十人离开大厅之后,舒坚起身朝宋玉峰使了个眼色,然后就进了旁边的一间厢房。随后宋玉峰就拖着瘫痪如猪的莫老七也进来了。这莫老七长的是奇丑无比,獠牙外翻,双眼突出,一副野猪踩地雷的模样,谁看了他的样子都想上前踹他两脚。

        舒坚语气冰冷的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为了钱财,连相交多年的朋友都可以出卖,想必也攒了不少银子吧”!

        莫老七听完猛的一哆嗦,随即匍匐到了舒坚的身边,两手一把抱住了舒坚的脚,翻着死鱼眼说道“这位小哥,如果你肯放过我们一家,我愿意把家财全部都给你们”。

        “全部是多少啊!”舒坚没有看他,依旧是不冷不热的说道。

        “这个。。。。这个。。。”莫老弟眼珠子一转悠吱唔道“家中有银票四万六千两,还有现银四千两,这些都是我这一辈子攒下的,一共有五万两,都放在我床下面的地窖里,这些都给你们,只求你们能放过我们”。

        舒坚没有回答他,只是朝宋玉峰又使了个眼色,宋玉峰转身就出去了。过了一会他又返回了屋子,并从怀里掏出一包纸张一样的东西,舒坚接过来一看,都是面额数千不等的银票。这时宋玉峰轻声的说道“除了这些,哪里还有四个木箱子,里面都是银锭子”。

        “嗯”,舒坚将银票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据说你在梧州城开了十三年的茶行,还开过七年的烟馆,你现在跟我说只有五万两的家当?你说我会信吗”?

        莫老七杀猪般的叫道“真的没有了小哥,骗你我不是人”。

        莫家不愧是号称糯峒首富,光田产契约就有一尺来高,粮仓的陈粮也不下两三万斤,当山寨的人打开粮仓的时候都差点傻眼了,在这每天都有人饿死的当下,还有人家囤积这么多的粮食,就算把山寨的人全部招来搬运,一时半刻也是搬不完的。

        面对这个难题,舒坚很快就想出了办法,他让人敲着铜锣去附近的几个村子去叫喊,这些个村子大多数莫家的佃户,平时估计没少受莫老七的压榨。按照舒坚的吩咐,这些弟兄进到村子里大喊“有人替天行道了,大家都去莫家庄园,给大家免费分粮了”。

        由于四月正处在青黄不接的时间段,穷苦百姓很多人家早就断粮了,眼睛都饿的发花,这一听说有不要钱的粮食白给,那还顾得上这些叫喊人的身份,纷纷带着袋子挑着箩赶去去吃大户,一时间莫家外面云集了不下上千人。

        舒坚一边让人维持次序,一边登高喊话,他说莫老七为富不仁,鱼肉乡里,我们白石岩的弟兄今天就是要替天行道,以后你们再也不用受他们的欺压了。说完然后将那一尺多厚的田产契约抱了起来,他说你们田产契约都在这里,现在我就把他烧了,以后你们种的田地都是自己的了,再也不用给莫家交租了。

        他拿起一张叫道:“莫文蔚”,这时人群有个中年汉子应声而出,舒坚说这是你的田契,现在我就把他烧了,说完将这张契约丢进旁边早已准备好的火盆内,瞬间化为灰烬。莫文蔚站在一旁是看的清清楚楚,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多谢白石岩的英雄好汉啊”!

        接着舒坚又拿起一张叫道“莫少聪“,又有一人听到喊声站立出来,同样是看到自己的契约被扔进火盆化为灰烬。最后舒坚将所有的契约全部扔进了火盆,那些赶来分粮的乡民是全部跪倒在地了。

        舒坚对他们说,现在你们手里的田地都是你们自己的了,莫老七再也不能欺压你们了。他家的粮仓里现在有几万斤粮食,你们只要每人帮我们运一石粮食去白石岩,那么回来后你们就可以挑一石回家。

        对于舒坚的这种小要求,这些淳朴的乡民纷纷响应,于是出现了一道壮观的景象,连在白石岩的林汉文都吓了一大跳,一千多乡民自发的往来山寨和莫家搬运物品,这是他从来没敢想的。到最后还有五十多名年轻后生,自愿的要求留在山寨入伙,对于他们的这种请求,舒坚爽快的答应了,只是让他们先把属于自己的那份粮食先送回家,把家安顿好了再来山寨也不迟,总之山寨的大门永远为他们打开。

        舒坚他们四个是最后回山寨的,他们让乡民们将莫家的尸体都掩埋了才走的,至于莫老七一家之前没被杀的妇人和孩子,舒坚将他们都放了,也给他们留下来一定的财物,并叮嘱他们从此远走他乡,不要再回来了。而莫老七则被舒坚用烤乳猪的方式给折磨死了,因为他之前一直不老实,不肯交代家中财物所藏的地方,最后舒坚痛下杀手,他让宋玉峰将他绑到后院用火烤,最后硬生生的再从他嘴里掏出了三万多两银票和现银藏匿之处,不过交代完后莫老七也就奄奄一息了,还没等舒坚他们离开就死了。

        -------------------------------------------------------------------------------------------------------------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