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二十章 对话

第二十章 对话

        老赵说既然凌老爷有这个合作的意向,那我不妨就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于是拉过凳子来到凌啸天身旁和凌啸天说开了。这一聊就是将近一个小时,最后老狐狸凌啸天权衡了利弊,答应了老赵的合作之事。

        搞定凌啸天后,老赵又让人将县令徐广惠提来,可怜徐广惠堂堂的七品县令,本来还想来这捞好处,结果鸡没偷着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现在的徐广惠可谓是后悔莫及,先不说这些土匪会如何对付自己,就算是没事把自己放出去了,日后这身陷囹圄的传闻传到上方和同僚耳朵里,他也是无法继续在官场混了。当徐广惠被带到后,老赵没有跟他废话,直接像他表明了自己的意图.

        他以年长者的口吻对徐广惠说“徐大人你是官,而我是贼,官抓贼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过你现在不但贼没抓到,反而落到了贼手里,这要传出去可是个天大的笑话,你那十几年的寒窗苦算是白受了,眼下唯一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如果你能和我好好合作的话,不但今天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而且日后我还能保证你在任之内不但发财,而且功绩卓著,这岑溪境内一定天下太平。是非利弊你就自己权衡吧”!

        徐广惠也和凌啸风一样,听了老赵跟他的合作计划,最后没得选择答应了。他没想到这老土匪头子心机有如此之深,想到他的合作方案都有些不寒而栗,可是眼下对他来说保命和保官才是首要的,就是泡屎他都得吃下去。

        一切谈妥之后,在周正文的护送下,徐广惠先期离开了葛仙岩安全的回到了岑溪县城,回来之后的徐广惠像是个没事的人一样,好像他根本就没去过葛仙岩溜达了一趟,而周正文也迅速的返回了白石岩。

        就在当天晚上,一直在山外等候的韦明生看到进山的人一直没有回来,于是和稍长唐江南带着剩余的两稍人马杀进了葛仙岩,结果遭到葛仙岩的顽强抵抗,在付出极大伤亡的一阵激烈的枪战过后,葛仙岩的土匪做了鸟兽散逃走了,韦明生带着剩余的弟兄杀到山谷内部,勇敢的救出来先前被擒拿的保安团弟兄和四大家族的当家人。只不过杀进山的时候,洋教官舒尔茨不知跑那里去了失去了联系。

        被解救出来的保安营弟兄和四大家族的当家人是喜极而泣,凌啸风更是拉着韦明生的手说到“今天要不是韦兄弟,我们这些人就算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韦明生说“凌老爷客气了,我们这些弟兄平日里都是吃喝都是老爷们给的,拼死相救也是应该做的。真正可气的就是周正文那个叛徒假报消息,致使各位老爷受惊了”。

        随后韦明生集合了保安营的残部,以人员和武器装备严重不足为由,连夜护送着四大家族的当家人返回了岑溪县城。保安营肯定武器不足了,除了后面的两稍人员还有枪外,之前被俘和被打死的三百多人的枪械早就被宋玉峰他们缴获带走了。

        正是因为这些枪械的问题,才促使舒坚做出了重大的策略改变,没有完全将保安营一起吃掉。本来舒坚带着人来到葛仙岩是要一网打尽保安营的,其目的就是韦明生报告的保安营五百支毛瑟1898步枪。不过当第一批保安营人员被俘后,第一时间拿到缴获枪支的舒坚却大失所望,因为同行的老赵告诉他,这不是之前韦明生他们所说的毛瑟1898步枪,凌啸风那群岑溪土鳖给洋鬼子骗了,这其实是德国1888式委员会步枪,由于该枪存在着装弹退弹困难、抽壳可靠性不佳、容易炸膛等问题,1898年德*方采用毛瑟1898式步枪将其取代,该型步枪遂转售给土耳其,非洲一些国家和中国的清政府。

        舒坚还不解的问道“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不是毛瑟公司的产品吗”?

        老赵说“这枪跟毛瑟几乎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是德国洛依公司的产品,德国商人不过是拿着它打着毛瑟的幌子骗人。不光是凌啸天他们,就连清政府几年前也上当了,在德国商人的忽悠下,一口气还引进了人家的生产线进行自己仿造和生产,产品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老套筒,也就是汉阳造的前身”。

        这再次让舒坚感到这个时代国人的愚蠢和无知,虽然这些老套筒比之前缴获的使用黑色火药的毛瑟1871要先进一代,但是也是国外人家淘汰了的产品,拿出去也没多大优势。于是他第一次有了拥有自己的武器制造厂的想法,老赵带来的电脑里据说有各种各时代的武器资料,为何自己不利用上这些资料和图纸,设计制造出在这个时代领先的武器装备。他明白如果没有武器装备上的优势,光靠目前自己的实力,想要硬来和朝廷对着干是要吃大亏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改变之前自己的战略。于是在和老赵等人商议后,舒坚决定暂且不将保安营全部消灭,而是重新布局,从原来的直接对抗改为妥协合作。

        第二天县令徐广惠一大早得知剿匪的保安营昨夜凯旋归来,立即赶来接见,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好像他根本就没去过葛仙岩。当然这也是舒坚的保密工作做的好,不光是昨天在葛仙岩被俘的四大家族和保安营练勇,就是葛仙岩自己的人,除了舒坚宋玉峰和老赵等几个主要领导外,也不知道这徐广惠被诈骗出城绑到过葛仙岩。

        虽然这次保安团在葛仙岩损失了将近一半的人马,但是却成功的将匪首胡麻子击溃,也算是大功一件。在营带凌波主动让贤之后,徐广惠立即任命本次剿匪表现优异的韦明生正式荣升保安营营带。同时他还表示将立即上书梧州府,为韦明生和唐江南等人请求封赏。

        凌啸天趁机向徐广惠提出,保安营练勇本次剿匪虽然功绩卓越,但是也损失惨重,不但武器枪械丢失严重,就是人员也只剩二百多点人,应该立即重新招募人员补充。对于凌啸天的建议,徐广惠当然同意,他说保安营是我们岑溪县保境安民的重要力量,应该立即补充招募,希望本县乡绅对保安营重建要慷慨捐献。

        四大家族的人除了凌啸天无一不在心里咒骂徐广惠,心说这王八蛋就知道向自己这些人伸手。不过昨天的遭遇到现在还让他们心惊胆颤,这保安营要是不重建的话,日后还不知道会怎样,虽然胡麻子被打垮了,但是昨天逼他们签借条的老土匪却跑了,看那样子都不是个省油灯,没准哪天就带着人回来了,所以为了日后着想,还是咬着牙出一部分吧,就当是昨天交了土匪的赎金。

        其实这一切都是舒坚安排好的,他一改过去直线做法,变对立为拉拢,为的是谋求更大的利益。既然对吞下保安营没兴趣,那就不如保留它,随着葛仙岩的重新布局,保安营里原先的那些属于各大地主富绅的人员基本都死伤殆尽,剩下回去的那不到两百人大都是之前招募的贫民百姓。随着保安营的日后重建,到时补充的人员将会全部来自白石岩和葛仙岩的精锐,保安营将会是舒坚彻底掌握在手里。

        徐广惠如此爽快的答应也是和那天在葛仙岩被俘有关。舒坚知道人都怕死,特别是徐广惠这样过惯了好日子的官员更加怕死怕丢官,对于这样的人,你只要拿住他的短处就不怕他不服。那天老赵先是以杀了他作为恐吓,逼他签了一份合作书,还在上面画押按了手印。签完后老赵告诉他日后胆敢反悔,不但自己会要了他一家老小的命,还会将这张合作文书送去广西巡抚哪里。随后老赵又给了他三万两银票的合作费,可谓是胡萝卜加大棒双管齐下,不得不让徐广惠屈服。当然老赵还答应他日后会给更多的好处给他,条件就是日后必须听从自己的安排。谁都不知道此刻的徐广惠这个明面上的岑溪县令,已经彻底成了舒坚在本地的一个傀儡。

        舒坚此刻正在白石岩接见一位客人,这人就是德国人舒尔茨。当从韦明生口中得知了一切之后,舒尔茨明白自己再呆在保安营已经没有意义了,反正该拿的钱他早已经拿到手了,于是他提前一步跟着舒坚派去接他的人上了白石岩。在挂着复兴党党旗的会议室内,舒坚和舒尔茨进行了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交谈。舒坚说“很高兴见到你舒尔茨先生,你叫舒尔茨,我叫舒坚,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说法,我们都是舒字辈的”。

        舒尔茨莞尔一笑,“我也一样,舒,很高兴认识你。本来我打算直接去梧州,然后在哪里搭船返回广州的,但是当我从你的学生韦哪里听说了你,我也很想见见他的老师,一位比他更优秀的中*人,现在我见到了,很意外,你要比我想象中要更年轻,更有朝气和魅力”。

        舒坚笑着说“谢谢,能得到舒尔茨先生这样的评价我很开心,因为舒尔茨先生是这个世界上最强陆军中的优秀一员,这样的评价含金量更高。我也希望通过这次见面,能在日后和舒尔茨先生成为朋友,很好的朋友”。

        舒尔茨说“这没问题,你的学生韦就是我很好的朋友,我当然不介意和他的老师也成为朋友。昨天晚上我曾见过这山中的一些你的士兵,虽然他们没有进行操练,但是从他们的行走姿态和执行的作息来看,都是军人的标准,我想他们也应该是韦一样,是你的学生之一。这就让我觉得很困惑,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军事技能,又为什么会隐藏在这山中,你有这样的本领,应该做的是报效你们的国家,为军方培养更多的优秀军人,而不是在这里训练一群匪徒”。

        舒坚笑了笑,他说“教我学生的东西,都是我根据各国的军事操练的优点综合而来的,这一套的训练体系都是出自我和我的兄弟之手,我从没去过国外军事院校学习过,也没有老师教过我,一切都是出自自己的领悟。说来你可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同时我也非常理解舒尔茨先生的疑惑。为什么我不去报效我的国家?这不是因为他的贫穷积弱,而是因为这个国家的统治机构已经腐朽糜烂,作为国家政权的管理者大清政府,对外软弱无力,奴颜婢膝,国门大开,割地求和。对内强征暴敛,贪污腐化,禁锢思想,不求进取。辛丑条约的墨迹未干,日俄两国又在我朝东北大打出手,无数中华同胞被杀死和流浪他乡。而作为统治者和土地拥有者的大清王朝不但不管不问,竟然还选择中立。允许另外两个不相干的国家在自家开战,这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的千古耻辱。面对这样毫无尊严和民族性的国家统治者和管理者,我凭什么要为他们效力?恰恰相反,我不但不会报效他们,日后还要将他们推翻和颠覆作为我的人生目标。也是我目前正为之努力在做的事,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要成为中国的奥托。还有我的学生他们也不是一群匪徒,都是我当下培养的军事人才,他们将会是我推翻这个腐朽王朝的得力助手,日后也将会是帮助我在这个国家建立新次序的将军和元帅。我相信用不了多久,舒尔茨先生你就能看的到,一个崭新的中国将会在我的手里诞生”。

        “哦天啊!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你就真是个天才,让我难以想象。另外你说的人生目标也让我非常震惊,这的确是个伟大的人生理想,很让人热血沸腾。不过舒,我还是想说,虽然你很优秀,也有自己的伟大理想,但是奥托只有一个,俾斯麦只属于德国,以你目前的状况,要想成为他那样的人物还非常的难,所以我只能对你说祝你好运”。舒尔茨有些难以置信的说到。“顺便问一句,舒,你觉得日俄战争谁会是最后的失败者”。

        “是的,非常的艰难,但是我还是要一往无前的去做,不光是我自己和我现在的这些学生,日后我还要团结和带领其他人去和我一起做,那样就不会太难了。对于日俄战争,我认为最终的失败者不是参战两方,而是中国,不管两方谁赢了,留下来的都是吃人的狼,吃亏的最终是中国。当然对于当下正在作战的日本和俄国,我认为日本会取得战争的胜利,虽然俄国看上去更强大。如果舒尔茨先生不相信,我们可以打个赌,我赌日本人获胜”。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