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二十六章 再遇故人

第二十六章 再遇故人

        这一天出奇的平静,陆亚发一边指挥手下转移营地,一边派人到城外观察,当听说城里人出来打扫战场掩埋尸体,他也就明白了之前为什么城头开枪的原因,自己不离远点城里的人那敢出来。原本他和欧四诸大两人商议好了中午边上再攻一次城的,试探下城里倒地来没来援兵,现在一看这情形他也取消了命令,毕竟城里出来的人掩埋的是自己弟兄的尸首。不过他还是好奇之前城头上的那些枪,为什么能打这么远。

        舒坚也早下城回了临时的军营,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来,平行世界中的陆亚发也没攻下这永宁州,现在城西布置了警卫排和一稍人马守着,陆亚发那帮乌合之众是很难打进城的。所以他先回来休息,同时给宋玉峰下了命令,四小时换一次守城人员,在情况不明之前暂且不要动作。

        当天夜里,外出打探的徐林辉带着弟兄们回来了,同时还带来一名他们抓获的舌头,据徐林辉交待,这家伙应该是同行,属于陆亚发排除来搞侦查的人,正巧被自己几人碰上,所以当场给拿下了。

        当徐林辉将那舌头带进屋子摘下蒙在他头上的黑布后,舒坚见到此人大吃一惊,站在他身旁的宋玉峰和袁青云也是一愣,说怎们会是他,这也太巧合了吧!

        此人舒坚他们都认识,算得上是他们来到这个时代最早遇到的人,就是当初追杀林汉文的那个莫家团练梁三明,宋玉峰当时还给他腿上来过一枪,随后袁青云又给他包扎了。之后舒坚还带着他担任营救林大强的向导,打下莫家后谁也没在意过这人,想不到今天在这里尽然相遇了。

        舒坚看着他笑着说道“这谁啊!不是梁三明兄弟吗?你怎么个会来到这里啊”!

        摘下头罩的梁三明一下还没适应里面的光线,等到他看清舒坚时也是很是吃惊,他马上说道“舒兄弟,怎么会是你们?你们怎么来这里了”?

        舒坚连忙吩咐徐林辉将他松绑,“这是闹的那出,梁兄弟是咱们的老熟人,可不能这么对待”。给梁三明松绑之后舒坚让他坐下,并给他端来了茶水。

        舒坚说“梁兄弟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混到陆亚发手下去了?还有你这脑袋上是怎么回事,这怎么还少了一块头发”?

        梁三明喝了一口水后说道“舒兄弟,这话说来就长了。当初你带着我去了莫家,你们攻入莫家后就把我给忘了丢在山上,当时我腿上还有伤,于是你们走后我就一个人磨蹭着去了波塘我姐家,本打算养好伤之后再去找你们入伙的”。

        舒坚说“这都怪我不好,当时忙晕了头没顾上你,后来想起你来的时候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不过你伤好了后为什么不去白石岩找我们呢?是不是对我们还有恨意,因为我们打伤了你的腿”。

        “没有这事,我对你们根本就没有恨意,其实那天在山上我都看见了,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如果我不是被你们打伤了腿,跟着你们去了白石岩,或许我就和其他的团练一样死在莫家了,说起来还是你们救了我一命。伤好后没去找你们是因为我自己不好意思,毕竟我曾是莫家的人,还追杀过林汉文大哥”。梁三明说道。

        “那你又怎么会来到这里?怎么混到陆亚发手下去了?”一旁的宋玉峰问道。

        “没去找你们,我就跟着一位远方亲戚去了柳州,想在哪里找些生路,那知道也不好混,最后流落到了四十八弄跟了覃老发,后来覃老发也死了,陆亚发兵变,我们当家的欧四就带着我们投奔了陆亚发,这次陆亚发欧四他们商议准备去攻打桂林,所以我也跟着来了,这不一早我被欧四排除来打探情报,结果就被那几位弟兄给抓了。对了还有这头发,也是陆亚发故意让我们剃成这样的,说这是叫“挂招”,因为现在陆亚发手下的人员混杂,为了方便区别,所以他命令所有手下都将左额的头发都剃去一块,现在柳州境内只要陆亚发所部经过之处,军民一律都“挂招”了。”

        袁青云笑着说“陆亚发这叫办的什么事,这要是清军一旦杀回柳州,见到那些挂招的老百姓还不都当土匪给办了”。

        梁三明这时才发现舒坚他们好像都穿着清军的军服,这让他有些惊慌失色,他说“舒兄弟你们现在是官军了”。

        舒坚笑着说“是的,我现在是清军岑字营的管带,奉命来这永宁增援阻击陆亚发进犯桂林府。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你,不过你不要怕,咱们是朋友,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你和我说说陆亚发现在的情况,让我也对他有个了解。如果愿意,我现在还欢迎你日后跟着我混,你觉得怎么样”。

        “如果能这样最好了,我早就不想在土匪窝里混了,真是太感谢舒兄弟了”。梁三明马上跪倒就拜。

        “还舒兄弟,现在该叫舒大人了”。一旁的徐林辉笑着说道。

        “对对对,多谢舒大人”。梁三明马上改口叫道。

        “好了好了,起来吧梁兄弟,以后就是一家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舒坚笑着将梁三明搀扶起来。

        根据梁三明的介绍,陆亚发手下目前大约有上万人,但是真正有战力的是他原来的手下一千多人的绍字营,其他的会党和土马都比较松散,武器装备也混杂,没什么战斗力。这次他总共带来了近六千人的部下,想先拿下永宁城,然后围攻桂林,但是没想到永宁地势险要城墙坚固,连续三天都没打下来。今天早上由于发觉城头之上有能打一里外的枪,陆亚发感觉城里到了援兵,于是派他和一些弟兄出来找机会打探城里的情况。

        舒坚在听完梁三明的汇报后对他说道“你被我们抓住你的同伴知道吗”?

        “应该没人会知道,我是单独出来潜伏过江的,说实话欧四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梁三明说道。

        “梁兄弟,你愿不愿意暂时再潜伏回去,当作我留在陆亚发身边的探子,只要他有任何举动,你就想办法通报给我”。舒坚很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舒大人,小的好不容易才又遇上你,这回说什么我都不走了,我只愿意跟着你”。梁三明毕竟是个普通百姓,心眼比较瓷实,对于舒坚指派的任务有些不太愿意接受。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回去,而是让人陪同你一起回去,既然欧四对你还算信任,那么你带回几个朋友入伙应该也没问题对吧!这几个人在平时还会起到保护你的作用,等到陆亚发兵败之后,你再带着他们回到我身边,那时我也好对你提拔,让你做个一官半职。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总不能日后我都做管带了,还让你跟着我就当个小兵对不对,这样日后你回岑溪见到你姐,脸上不也有光彩不是。好好考虑一下吧”。

        梁三明在舒坚的劝说下最终答应了,当天夜里就带着徐林辉等三人返回来对岸的陆亚发营寨。临行前舒坚,宋玉峰,袁青云三人将自己佩戴的92式手枪都拿出来了,分别交给了执行这次潜伏任务的徐林辉,燕中怡和方太华。舒坚叮嘱道“这是我们三人一直贴身携带的手枪,以前花了天价从洋人哪里买来的,只要扣动扳机,可以连续射击十发子弹,现在送给你们用来防身。这次你们跟随梁兄弟前去陆亚发哪里,一定要谨慎小心,不但要保护好自己,还要照顾好梁兄弟。如果有机会尽量取得欧四等人的信任,接近陆亚发的身边,日后我能否生擒陆亚发就看你们的了”。

        回到陆营的梁三明告诉欧四,这三位弟兄都是这永宁城附近的百姓,愿意跟随自己来投奔义军一起打清狗。对于这事欧四也没过多询问,他早已习以为常,义军所到之处,随时都有人来投奔,他不可能人人都去过问来历。他只是问梁三明为何这么晚才回来,永宁城的情况打探的如何,梁三明说自己由于地形不熟转迷路了,好在后面遇到这三位来投奔的兄弟才找着回营的路,根据这三位弟兄说城内今日一早有近千人的援兵进城了,好像是从梧州那边开来的。

        欧四梁三明汇报的将情况向陆亚发做了转报,陆亚发和他还有诸大三人商议了一番,决定明天一早试探一下城里的实力。

        第二天一早,修整了一天的陆亚发部再次出动准备攻城,舒坚立即带着主要营官来到城门之上。只见洛清江对岸已经集合了一支数百人的队伍,穿着各异,大部分是百姓打扮,还有穿着清兵军服的,估计不是之前柳州城投降的守军,就是陆亚发自己统领的绍字三营军兵。他们手里拿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刀枪棍棒火枪鸟铳抬枪等什么都有。这些集合好的匪徒并没有急着过桥,而是在昨天扎营的地方不停的谩骂和挑衅。

        看到这种情景宋玉峰不解的说道“他们就想这样攻城”?

        舒坚答道“怎么可能,这样那不是送死,陆亚发当年参加过越战,和法国人都拼过命,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不会就这样冒然进攻的,估计是昨天咱们的56步打的他有些发懵,他不知道咱们有多少这样的枪,我猜是想他这是想试探下咱们的火力。告诉弟兄们没有我的命令都不许轻举乱动,就算他们胆敢冲过桥,也不要急着开枪,一定要放近了打,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闹腾了半天的匪徒看到对面城头上没有动静,慢慢胆子大了起来,有人开始接近桥头,摆出一副要冲过桥的态势。舒坚趴在垛口看到他们这种小把戏一点也不担心,如果这些人就这样冲过桥来,那跟送死没有区别,陆亚发不会这么傻的。

        果不然没多久,按奈不住的匪徒开始回收,在他们身后又出现了一队人马,通过望远镜舒坚清晰的看见,这些人手里不但拿着武器,而且还推着许多独轮车,车架子上竖着厚厚的门板和遮挡物,见到此状况舒坚立即回身说道“匪徒这回要来真的了,快准备桐油和滚水”。

        陆亚发其实昨天就感觉到了,这永宁州肯定是到了援兵,至于援兵有多少他不太清楚,所以经过和部下一番商议后陆亚发决定今天强攻一次,试探一下城内的实力。趁着昨天修整,他的部下也没闲着,把附近的永安乡给洗劫了一遍,除了吃的喝的,还就地取材弄来不少攻城用的物资。

        欧四一声令下,数百手持长枪的匪徒迅速的沿着江岸匍匐,将手里的枪都朝城头瞄准,同时数十名匪徒推着独轮车架着厚厚的门板,上面蒙着用水浇湿的棉被,在每辆独轮车后面跟着五六名拿着枪猫着腰的匪徒,借助独轮车上的遮掩物掩护,快速的向石桥冲来。不大一会就有十几辆独轮车和近百名匪徒都顺利通过了石桥来到城西门外,和前几日相比,今天永宁城头上一点反应都没有,对这些过桥的匪徒好似熟视无睹。

        其实舒坚是觉得来的人太少了,就这百十名匪徒还不够,他想的是要打就要把陆亚发打痛。过了桥的匪徒看到城头没有抵抗,于是迅速的将独轮车上一字排开,利用车上的遮掩物在城墙下构筑火力阵地,以便接应后面的人马过江。

        欧四看到先前的人员没有遭遇抵抗,并且顺利的在城下构筑好了掩护工事,于是他对身边的陆亚发说道“大哥,看这样子是永宁城都跑路了,这样我先带着攻城队的弟兄先上,如果遇到阻击,大哥你再带人跟上支援”。

        说完他招呼后面的人员架着长梯子赶紧过河。不到十几分钟,就有五六百的匪徒冲过了石桥,包括欧四自己也过了洛清江。过来江的欧四来到城下,仰头他看不到女墙后面不见人影,于是振臂高呼道“弟兄们冲啊!杀进城去,尽屠清狗”。

        数十名匪徒架着长梯就冲向城墙。在他们身后则是蜂拥跟随的其他匪徒,就在这时,城楼之上西南角上“突突”的机枪声响起,密集的子弹呼啸而至,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将正要架梯攻城的匪徒打的是血肉横飞,瞬间就扫倒一大片。那些先期过河躲在掩体后面的匪徒马上举枪朝西南角的机枪射击点还击,试图进行火力压制,以掩护城下攻城的弟兄。

        ps:求点击收藏。。阿舒清早起来更新,还要去老家祭拜先祖!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