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三十九章 蒙俊升(下)

第三十九章 蒙俊升(下)

        在进入桂平之后,蒙俊升没有带着弟兄去直接去找莫荣新火拼,他知道就自己这些人硬拼的话那等于送死。他现在的手下基本都是来自这大容山周边地区,最大优势就是熟悉本地的环境,他要用老赵跟他说过的游击战术,来折磨这位莫屠夫。

        做好打算的蒙俊升先是将手下精锐的一些人员扮成普通百姓,分散到桂平境内四处活动,打探消息,将莫荣新的一举一动做到随时掌握。二月中旬,手下打探到贵字营兵分两路,莫荣新亲自带着贵字前营在浔江背面的金田和紫荆一带山区剿匪,而在江南驻守的乃是邓鹏翔的贵字后营。于是蒙俊升兵分两路,他让张新辉带领二连冲出大容山,接连突袭了罗秀和麻峒两镇的几家大户地主,然后迅速的返回。

        得知竟然还有小股匪徒顶风作案,邓鹏翔立即派出一稍八十人的精锐兵勇前往搜捕,但是等他们到达麻峒的时候,却发现匪徒早已经跑进了东面的山区。稍官韦国昌刚想带人返回,南面的中和镇和木根镇又传来消息,数十名持枪的匪徒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了当地镇上的几家富商店铺。韦国昌没有办法,只好带人又南下中和镇追击,他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一条不归之路。

        当他到达木根镇的云合山附近,先是几名躲藏在山上的匪徒对他们进行了伏击,打死数名兵勇后,这几名匪徒就往山里逃窜。韦国昌不知是计,自持枪械精良,弹药充足,于是穷追不舍,蒙俊升将手下分为十人一组,沿途不断阻击,等到韦国昌被吸引到了云合山深处的山谷之后,立即全连集合反扑,而张新辉的二连则从后方进行包抄,两面夹击要强行吃掉这一稍八十来人的队伍。由于沿途的阻击伤害,韦国昌进入山谷之后只剩下六十来人,他气急败坏,一心要消灭这小股的匪徒,为手下的弟兄报仇。隐藏在山坡密林之中的蒙俊升,看到韦国昌带着人进入山谷后,埋伏在山坡之上的蒙俊升身背两支枪械,一支是属于他自己的56步,一支是高翔送给他的88式狙击步枪。当韦国昌出现在他视线中时,距离不过一百米左右,他端起手中的56步,稍作瞄准就是一枪,将韦国昌来了个爆头。

        韦国昌一死,手下的兵勇们一时慌了神,这时山坡两侧枪声大作,对着他们就是一阵乱射,蒙俊升更是弹无虚发,一枪一个,不一会就有十多名兵勇倒在了他的枪口之下。剩下的兵勇见势不妙,急忙调头就像从原路退怯,但是张新辉的二连已经将他们的退路堵住,经过一阵垂死抵抗后,这一稍人马全部报销在了云合山的山谷。

        战斗结束后,蒙俊升清点了自己人员,发现只有八名手下伤亡,于是他迅速的清扫了战场,将这些兵勇携带的枪支弹药让张新辉的二连带走隐藏,自己则带着警卫连将韦国昌开了花的脑袋割下后,把山谷中的清军尸体全部就地掩埋,然后迅速的向北进行转移。

        三天后,桂平城内一直联系不上韦国昌的邓鹏翔感觉到出来问题,不断的派人出去侦查打探,可就是不知道韦国昌去了哪里,整稍八十人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据打探的兵勇回来报告,有百姓看到韦国昌带着一队兵勇确实往木根镇方向去了,但是木根镇的乡绅却说根本就没看到韦国昌的影子。

        邓鹏翔不由得十分恼怒,他一面派人继续在麻峒镇到木根镇的沿途继续寻找韦国昌,一面集合全营人马出城南下,驻扎到距离麻峒不到十多里地社步镇,准备在找到韦国昌的同时,对桂平南部的匪徒进行绞杀。

        就在邓鹏翔出城不久,又有油麻镇的乡绅前来报告,说一股几十人的匪徒昨夜袭击了当地的一家地主家,抢走了不少家财,还在他们家的大门上挂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邓鹏翔顿时感觉不妙,连忙带着两稍兵勇赶到了麻油镇,到了那里一看,发现人头正是韦国昌的,这不由的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他明明记得匪徒是在南面的木根镇,韦国昌也是带着手下奔哪里去的,怎么会突然让人杀了将人头悬挂在这几十里以北的麻油镇地主家?难道是韦国昌出了麻峒后没往南面去,而是折向了这北面的麻油镇?于是他立即让手下在附近的山中进行搜捕,可是搜了半天也没发现一个人影。邓鹏翔也没办法,只好带着手下返回了社步镇。可是刚一回驻地,手下就向他报告,在他带着两稍兵勇离开不久,营寨就遭到小股的袭击,打死了数名弟兄后,这伙匪徒往麻峒方向跑了,于是稍官杨一虎带着一稍兵勇追了出去。

        邓鹏翔顿时感到头皮发麻,他急忙向手下询问道杨一虎追出去了多久,手下报告说差不多两个时辰了。邓鹏翔一听急忙命令全营剩余人员立即拔寨前往麻峒镇,可是等他一个多小时感到麻峒后,附件的乡绅告诉他,之前不久一队官军追击几名匪徒进了附近的白石山山区,随后山里面传来激烈的枪声,不过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后枪声就没了,也没看到里面的官军出来山外。

        邓鹏翔一听这话就感觉到杨一虎算是凶多吉少,于是连忙带着三百多人的剩余队伍冲进来白石山一带,不过他看到的是一稍兵勇的尸体,而杨一虎的脑袋也被人割下不见了。这下邓鹏翔知道遇上大事了,他连忙带着手下出来山外,然后吩咐乡绅们带人进山将那些兵勇的尸体掩埋,自己则急忙返回了桂平县城。

        五百人的贵字后营,不到几天的功夫,就损失了两稍一百六十人,外带两名稍官。邓鹏翔不敢再善做主张了,只好派手下将情况汇报给江北的莫荣新。莫荣新接到汇报后是气急败坏,大骂邓鹏翔愚蠢无能,随即拔营带着手下人马返回桂平和邓鹏翔汇合。

        见到莫荣新返回,邓鹏翔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莫荣新听了之后恶狠狠的说道“跟我玩这种把戏,我倒要看看这伙匪徒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第二天一早,莫荣新带着全营的队伍,杀气腾腾的奔赴了麻峒镇白石山,然后将周围的村中的百姓不由分说抓了数百人,要他们说出匪徒的藏身之处。可是这些百姓哪里知道匪徒在哪里,根本交代不出来,莫新荣不由分说先杀了上百无辜的百姓进行威慑,然后告诉本地乡绅,一旦匪徒出现,立即向上汇报,如有隐匿和包庇,一律当作通匪处理。

        蒙俊升在事后听说了莫荣新的恶行,不屑的对王大龙说道“我还以为这莫荣新多大的能耐,感情这也就是欺负穷苦百姓的本事,我们赢定他了”。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蒙俊升充分的发扬了游击战术的精粹,在桂平境内四处流动骚扰,不断的挑动莫荣新的神经,让他四处派兵,疲于奔命,贵字营也是损耗不断,莫荣新被他的这种老鼠偷油的战术折磨的快要疯了。

        莫荣新毕竟是靠剿灭会党起家的,经验还是很老道,慢慢的他就知道这次是遇到了劲敌,这一伙匪徒很不简单,光靠自己的贵字营是很难应付。这些匪徒非常熟悉本地的环境,在本地一定也有很多眼线分布,随时为这些匪徒提供消息。于是莫荣新让本地的官员和乡绅出面组织民团,实行村寨联保,四处设置哨卡,而自己的贵字营坐镇麻峒镇,随时应对各地的报警。

        可是民团毕竟不同于军队,战斗力和警戒性根本没法和正规军相比,蒙俊升对于这种情况,立即将自己手下警卫连分成二十个小分队,每队六七个人,针对民团的哨卡进行全面的骚扰。莫荣新往往一下同时接到十多个地方的警报,连兵都不知往哪里派。蒙俊升敢于分兵小股作战,可是莫荣新不敢,一旦出动的兵勇少了就会被吃掉。后来遇到这种四处报警的时候,莫荣新干脆哪里也不派遣兵员了。

        他这么一弄,下面的那些乡绅也不干了,他们本身是配合贵字营剿匪的,现在遇到匪徒袭击贵字营也不管,死伤的团练还得自己掏钱安抚体恤,于是他们也将设置的哨卡慢慢的都撤了。

        这样一来莫荣新无比头疼,拉着队伍出去找不到想打的人,不打吧这些人还上门挑衅,每次来的人都不多,就那么十几二十来人的小队伍,专在半夜进行偷袭。打死你几个守卫就跑,莫荣新一派人追击,见出动的人多他们就跑进附近的山中,然后沿途交叉掩护阻击,不断的消耗他的有生力量,要是派小股兵勇追击的话,他们就一口气吃掉。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莫荣新一千多人的贵字两营,最后损耗的到现在还剩下不到三百来人,手下的八个稍官死了五个。

        而且莫荣新是有苦都不敢说,他原本指望着在这里将会党游勇一网打尽,然后再官升一级,可没想到却在这里栽了个大跟头,他从遇到过这样的对手,看似人不多,但是来去无踪,飘忽不定,你往东他往西,你在明他在暗,围着你打转,你还拿他们没办法,眼看手下的弟兄都快被折腾干净了,连对手是谁都还搞不清楚。他还不敢将这事往上汇报,一汇报的话自己的前程就要完蛋,连一群小股匪徒都搞不定,岑春煊和李经曦还不立马将他革职换人。最后没办法,莫荣新只好带着残部躲进桂平城,做起来缩头乌龟,当初刚来桂平大开杀戒的威风全没了。

        莫荣新躲进城了,蒙俊升当然不会去进城找他,不过他绝对不想就此罢休,现在连对手都没了,他就可以放开胆子干了,于是在1905年的整个三月,他带着两个连队的三百来人,在桂平境内四处扫荡,也不去碰官府,就拿本地的地主乡绅开刀,特别是那些之前配合莫荣新设置保安民团的头头,他一个都没放过。一时间闹的桂平是鸡犬不宁,大户人家四处逃散,乡绅地主每天堵在县衙外要求官府剿匪。在三月下旬的一天晚上,蒙俊升得到情报,竟然趁着夜色,在桂平城外的码头抢劫了两艘法国人运送烟土的小火轮,杀死了四五名法国船员,抢得上千箱的烟土。这些东西原本是烟土贩子弄去贵州和四川倒卖的,由于路上怕清军巡检司查获,所以特意找来法国人出面来运,结果也该他们倒霉,蒙俊升一开始以为上面装的是洋货,那知道抢了之后发现是大烟,他知道这玩意是值钱的东西,但是放在自己手上不好出手,于是让手下偷偷找来条船连夜运到梧州送给了高翔去处理。

        由于法国人遇袭,这下事情还上升到了国际事件,虽然走私鸦片也属于违法行为,可是现在鸦片被抢了,法国人也耍无赖,说船上装的是煤油,要求当地政府交出凶手和赔钱。这下连桂平县令也扛不住了,没有办法再帮莫荣新包庇,只好将实情汇报给平乐府,平乐知府姜忠宁一听说洋人找茬,他那敢自己兜着,也是跟着往上汇报,最后将这事一直捅到了广西布政使张廷燎哪里了,这张廷燎本身就是个念佛的官,去年从云南平调来广西不过是个过渡,平日就不怎么管事,接到汇报后他看都没看,直接就让人送给了广西巡抚李经曦。

        李经曦接到这份经过一路传递上来的汇报已经是光绪三十一年的四月了,一看内容是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莫荣新竟然如此无能,被小股的会党给打得溃不成军。他随即将这个情况向岑春煊做了汇报,岑春煊一听更是火冒三丈,一千多人的贵字营,竟然让百十号人的会党游勇打得溃不成军,还躲进了县城做起来乌龟,这人都丢到姥姥家去了。而且还连带死了无名洋人,这事可就闹大了。但是考虑到广西境内刚刚安定,这事还不敢大肆声张,万一要是桂平再起波澜闹开的话那就不可收拾,要知道当年的太平军就是在桂平起家的,说来这桂平也是土匪窝,此事决不能就此放过,一定要将这些会党游勇剿灭。

        莫荣新撤职查办是在所难免,就连桂平知县也逃脱不了延误拖报军情的罪过。可是将这两人处理了,接下来谁去接手平息这事,这人选也是麻烦事,毕竟这个时代的清朝官员,谁也不愿意和洋人打交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