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五十三章 名利场

第五十三章 名利场

        马存发死了,不代表张鸣岐就白跑了一趟思恩府,既然来了,他还有许多事要做,比如如何处理这次兵乱之后的带来的破坏,尽快恢复本地的民生等等。舒坚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府城陪伴着张鸣岐处理这些事,不时的为他出个小主意什么的。

        比如思恩府内原本土司林立,这次马存发作乱,一连杀死了下旺司,定罗司,那马司等三大土司,另外遭殃的小土司也有很多,张鸣岐原本计划寻找这些土司的后人继承土司之位,尽快恢复当地的稳定。但是舒坚知道后却给了反对意见,他希望张鸣岐要借机清除掉这些凌驾朝廷体制之外的小王国和土皇帝,将三司之地可以设立新的一个县或者一个厅,纳入朝廷的统一管理之中来。

        土司种制度是朝廷与地方各民族统治阶级互相联合斗争的一种妥协形式。在土司统治下,土地和人民都归土司世袭所有,土司各自形成一个个势力范围,造成分裂割据状态,从而使民族之间和民族内部产生仇恨和战争,本身就是当地社会动荡的一个矛盾源体。在政治上,土司头领享有各种特权,拥有军队,私设监狱,相互争杀,严重妨碍中央集权和地方管理。而且土司头人为非作歹,奴役土民造成的民族内部矛盾也日渐突出,不利于统治的稳定。

        张鸣岐也不傻,一下就明白舒坚话里的意思,如果在和平时期,要动这些土皇帝肯定会遭到反抗或造成混乱,但是借助意外和混乱将这些土司头领清除了,趁机缩小这种特权机构存在就很合乎常理了。思恩府内土司林立,本身就一直让地方政府头疼,于是他采取了舒坚的意见,将原下旺司,定罗司,那马司三个土司管辖之地纳入巴马县管理。不在设立新的土司。

        思恩知府和延彪这段时间也是热锅上的蚂蚁,张鸣岐来府城的第一天就给了他脸色看,显然是对他极不满意,由于在马存发攻破府城的时候他逃跑了,这事要是追究起来,革职回家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和延彪也是官场上的老油条,知道只要还没最后宣布就有回旋的余地。于是自打张鸣岐来了之后,他是谨慎小心的做好每一件事,而且只要舒坚一回巡防营他就找了过来,恳求舒坚能帮他说情。因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张鸣岐和这位巡防营统领的关系很不一般。

        舒坚一开始没理会他。他不想参与到这事情里面去,之前张鸣岐在这个问题上询问过他,他都没发表自己的意见。因为做人不可能哪里都伸手,吃了东边喝西边。好事全让你一个人占了。张鸣岐哪里已经给了坚字营统领和忠字营督带两个军权位置,自己再去插手地方官员的事就显得贪心了。可是他最终架不住和延彪每天哭求,你说堂堂一个五品知府,像个孙子一样每天跟在自己身后点头哈腰的,最后他也就心软了,答应帮他在张鸣岐面前为他说情。和延彪也发誓,只要自己还能保住官位,日后就当舒坚是自己的再生父母。这让舒坚不由的感慨,人生还真就是个名利场。为了名和利,可以让人礼仪廉耻都不顾。

        为了和延彪的事情,舒坚特地还和张鸣岐谈了一次,当然他不是刻意去说这事,而是借和张鸣岐讨论思恩府让谁来接手到时候顺带提起。张鸣岐本来真的是要将他革职赶回老家的,但是舒坚对他说,和延彪其实一直在思恩干的不错,能力也不差,之前在剿灭王和顺的行动中也是有贡献的,这一次只是个意外,主要是王纯良跑了,他不跑的话只能等死,所以最好不要一棍子将他打死。张鸣岐怎么会看不出来舒坚这是有意为和延彪说情,他甚至怀疑舒坚是收了和延彪的好处,于是就卖了个顺水人情给他,答应将和延彪调去柳州。

        得到张鸣岐的确定后,舒坚找到和延彪,先是吓唬了他一下,说张鸣岐要将他革职回家,自己说话没有用,和延彪当时就傻眼了,整个人差点瘫倒在地。舒坚见状哈哈大笑,连忙将和延彪搀扶了起来,他说“我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就这么脆弱受不住打击呢,现在没事了,你的五品顶戴保住了,只不过以后不会在思恩任职,可能会换个地方”。

        和延彪一听说保住官职了,连忙匐地拜谢道“多谢舒大人,只要能保住不被革职回家,去哪里都行,哪怕是降职处理都可以”。

        舒坚笑着说道“和大人客气了,我舒坚也不过就是说了几句嘴皮子话,要谢你也得谢张大人,至于日后去哪里,到时候我再去找张大人帮你说说,争取给你弄个好地方”。他这是一次人情要做两次卖,好让日后和延彪能好好听自己的话。

        光绪三十一年八月中旬,广西官场因为济字营的作乱再次发生了大的变化,经张鸣岐推荐,原梧州知府徐广惠晋升右江道台,而其梧州知府一职由广东学道庄蕴宽接任。原柳州知府乐文同和思恩知府和延彪对调。因为舒坚的出面说情,和延彪不但保住了五品知府的位置,而且还调任到更好的柳州任职。另外就是震惊广西的军方人事调整,原龙济光的济字营被撤销营号,所部剩余人员全部编入新的“坚字营”,从这个字号就可以看出,这是舒坚的字号,现在他终于能像之前的龙济光和陆荣廷一样,有自己的字号营兵。原巡防营总见习袁青云被任命为坚字营的第一任统领,坚字营统领衙门驻地百色。原驻守思恩府城的忠字营督带王纯良因为领兵无能,在马存发作乱期间临阵脱逃,给予革职处理,任命原巡防营三营管带匡佳俊为新的忠字营督带,日后驻守府城。这两项的任命是张鸣岐和广西提督丁槐商议过的,对于张鸣岐的提议,丁槐没有反对,因为这次剿灭马匪巡防营的功劳最大,所以对于提拔巡防营的人他没有异议。

        不到一个月,因为马存发的兵变,威风一时的龙济光死了,实力强劲的济字营土崩瓦解。在桂的滇军势力瞬间消失。而之前毫不起眼的巡防营则成了这次兵变之后最大的赢家,不但数人脱颖而出获得提升,成为一方的实力代表,而且舒坚的名头第一次压过了老牌的陆荣廷,跃升为广西境内最大的势力代表人物。

        龙济光完了,陆荣廷的日子现在也不好过,他虽然眼下也是拥有十营兵勇的一方豪强,但是上升的势头已经明显的被新生代的舒坚压制住了。这次龙济光部属内乱,他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而且上峰交给他的任务也是没有完成好。带着三营人马前往桂平担任剿匪的谭浩明。现在陷入了和当初莫荣新一样的困境。被小股的匪徒一直牵着鼻子在哪里打转,虽然损失不大,但是桂平一直没有安宁。

        蒙俊升现在将游击战术玩的是出神入化,只派了一个连的兵力就在桂平紧紧的牵制住了谭浩明的三个营。绵延百里的大容山就是他们最好的战场和藏身之地,时不时的就跑出来挑逗一下谭浩明的神经,玩一玩猫和老鼠的游戏。谭浩明数次带领手下进入桂平和藤县接壤的山内进行搜捕,但是每次都扑空,根本找不到这些人的老窝根基所在。

        就这样拉锯一般过了两个月,没有任何收获。这时思恩府马存发作乱的消息传来,陆荣廷因为受到兵力的牵制,而没能前往思恩参与镇压剿匪,失去了一次争取功绩的机会。于是他也急了,又让陈炳焜带领一个营前来支援,并且带来了最近刚从法国人手里购买的37mm山炮四门,争取早日将桂平的事情处理完毕好脱身。

        陈炳焜不愧是老奸巨猾,来到桂平后他仔细的询问了一下谭浩明的之前的情况。又研究了一下之前莫荣新失败的经过,最后他想出来个办法,通过当地的乡绅,找来了不少本地的向导,然后将手下的人全部化装成百姓模样,数十人为一队,加入本地向导在内,在桂平境内四处流动,打探这小股匪徒的根据之地。还别说这方法挺奏效的,很快他们就有两次和蒙俊升手下的人碰到了一起,而且发生了乱战,双方都损失不小,好在没留下什么活口和俘虏。蒙俊升见此情况,干脆将手下的人全部撤出桂平境内,让荣字营的人去瞎转。

        打过两次照面之后匪徒又不见踪影了,陈炳焜仔细想了想,他觉得这里面有大问题,于是他对谭浩明说道“我觉得这伙匪徒不简单,我们和之前的贵字营都走进了他们布置的一个陷阱,始终认为匪徒就在桂平。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假象,这里只是一个他们牵制和吸引我们的战场,真正的匪巢应该另在他地,要不然这些人不会这么猖狂,不怕我们在桂平四处搜寻”。

        谭浩明有些不解的说道“要是他们的老巢不在这里,那他们为什么会对本地如此熟悉”。

        “这个很简单,他们成员肯定大部分是本地人,但是根据之地一定不在本地,而是在附近的县府,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他们应该是从东南面过来的”。说道这里陈炳焜很自信的将手指向了大容山的南部地区,“最有可能的地方应该就在这里,北流和容县一带的山区”。

        蒙俊升虽然撤回了勾漏洞基地,但是他手下的探哨却还一直在桂平监视着荣字营的每一步行动,当他得知谭浩明全军拔寨离开桂平县南下后,马上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这是对手察觉出来自己的藏身之所了。如果再次转移退缩的话肯定是不行的,那样只能让对手一直追着打,现在要做的就是正面迎敌。就算打不过,也要尽最大的力量消耗对手的有生力量,然后抛弃勾漏洞基地进行转移。

        随着荣字营大军的一天天的往南逼近,蒙俊升也在焦急的思考办法,就在这时,白石岩的周正文带着一营的弟兄来到了勾漏洞,同时给他带来了一批精良的武器装备,这些都是高翔在去美国之前在香港德国洋行购买的,现在终于送到了蒙俊升的手里。望着崭新的五百杆新式毛瑟98步枪和五十挺麦德森机枪,蒙俊升是喜出望外,这下他顿时底气足了。于是他对周正文说道“兄弟先别回去,在这里陪我好好跟荣字营干上一场怎么样”?

        周正文说完全没问题,我手下的弟兄都还没正儿八经的干过一次仗,能有这种机会,我当然求之不得。

        蒙俊升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就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广西仔,内心却是无比强悍,在别人看来要有八成把握才敢做的事,他有一半的把握就敢动手,而且是若祸不怕天大,老虎屁股他都敢摸一把。他一直记着舒坚跟他说过的话,要他牵制住陆荣廷,寻找机会把他给打疼。现在他觉得机会来了,如果能把谭浩明和陈炳焜留在这里,那么就等于要了陆荣廷的半条命。

        于是他迅速的根据本地的地势状况,制定出来一个作战计划。同时他给陆川的姚东奎,灵山的张新辉,罗阳的陈明发去急信,让他们即刻率部返回勾漏洞,另外连葛仙岩的程绍伟都没放过,要他迅速带领一营兵勇前来支援。

        十天之后,四部人马全部返回了勾漏洞基地,一时小小的勾漏洞云集了六营人马三千多人。蒙俊升随即召集他们开会,并按照作战计划给他们各自分派了任务。

        八月下旬,谭浩明和陈炳焜带着四营荣字营兵勇两千多人,从桂平的罗秀镇进入大容山,然后一路向南沿途搜索进入了北流境内,到达北流后他们先是驻扎在北流县城外。然后他们和在桂平一样,先是在本地招募向导,让手下化妆成百姓进入大容山南部山区进行打探。这一次他们很快就取得进展,手下兵勇在勾漏洞一带遇到一股匪徒并发生交战,而且还抓获了一名匪徒。

        这名叫王大龙的匪徒被抓后没有经过拷打审问就很快招供了,他说匪巢就在勾漏洞,人数有二百来人,领头的叫张大炮,之前桂平的事全是他们做的,只要官军不杀他,他还愿意给官军带路。

        谭浩明欣喜若狂,立即跟陈炳焜商议,自己要带兵前往攻打匪巢。陈炳焜到底老成,思索了一下后劝他不要激动,还是先派本地的巡检去摸摸底在行动。

        但是谭浩明却等不及了,都出来快三个月了,再不有所收获就没法给陆荣廷交代了,于是他说道“要不这样,让本地的巡检司开路,我剧中跟随,陈大哥你带两营殿后,万一有什么差错咱们也可以相互照应”。

        对于谭浩明的这个建议,陈炳焜也只有答应,根据之前的战况和被俘匪徒王大龙的招供,都确认匪徒的人数不多,谭浩明带着两营一千多兵勇去攻打确实没有太大风险,另外还有自己在后面随时的支援,应该没有问题。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