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五十六章 趁乱捞功

第五十六章 趁乱捞功

        “那要看跟谁讲江湖道义。”

        蒙俊升从迈步进了屋子,对着满脸不悦的蔡福顺高声说道。“陆荣廷就有江湖道义了?他以前难道不是绿林中人?我和他相隔几百里,井水不犯河水,他却派人来想要我的命。现在打输了,就想花点小钱来换人,他娘的当老子是傻子啊!我要是将人给他放回去,他还不马上回头又来要我的命。”

        “这个,”蔡福顺听蒙俊升这么一说顿时也说不出话来了。这位说的没错,陆荣廷以前也是匪,后来投靠了官府,靠着镇压会党揽功立业,一直为道上不齿。这次要是将人带回去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蒙俊升看着他说道“我不是为难你蔡师傅,而是不相信陆荣廷的为人。现在他的人落到我手上了,就想拿点钱了事,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吗?所以你回去告诉陆荣廷,钱我收了,但是要想我放人门都没有,你让他做好收尸的准备。”

        蔡福顺不认识蒙俊升,听他说话的口气估计这位也是勾漏洞一位当家的,一听这话马上急了,他说“这位兄弟不要动怒,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必非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呢,再说陆大人他也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嘛。”

        蒙俊升冷笑了一下,他对蔡福顺说道“你的意思是他是官,我是贼,官兵抓贼是天经地义是吧!那好,我也告诉你,这次我和他陆荣廷是算是卯上了,不但不会放人,而且我还要他的老命,我和他之间只有你死我活,没有其他可谈的余地。所以很不好意思,让你白跑了一趟,你还是请回吧!”

        蔡福顺一看这状况没法谈了,也只好悻悻的起身离开。蒙俊升望着他的背影撇着嘴不屑的说道“他娘的一个鸟拳师,一大把年纪不在家好好收徒传艺。却沽名涿誉的学人当说客,跑来里张口闭口的大谈江湖道义,什么玩意来的。”

        蒙俊升根本就没想过要放人,他让王大龙和蔡福顺接头无非是想气气陆荣廷,同时拖延一下时间让手下好好休整下。在赶走了说客蔡福顺后,他随即给五营的黄五肥和闭运培下达命令,让他们带着队伍前往廉州府一带进行隐蔽发展和宣传复兴党。同时他叮嘱道“朝廷的大军很快就会杀到郁林府来,在这期间千万不要轻易去触动官军,保存自己才是关键。”

        在送走他们之后,蒙俊升带着本营人马昼伏夜行。先期潜入到了六万大山以前张新辉的基地。而勾漏洞基地只留下一个连驻守。用来看守关押在这里的荣字营俘虏。当然谭浩明和陈炳焜两人则被人蒙着脑袋送去了白石岩关押,反正这两人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两个总督岑春煊在接到李经曦的回报后也是极为震动,本来这段时间他正忙着筹划广东组建新军的事情,没想到广西境内一下有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先是龙济光死了,现在陆荣廷的四个营又被一口气吃掉,他感觉到事态严重了,于是立即下令李经曦,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尽快将桂东南的匪事剿灭,以维护桂东南的安宁。

        李经曦接到这个个回报,也只好想尽一切办法来解决了,他找来张鸣岐商议。如何处理这摊子事。桂东南这一块本身还是笔糊涂账了,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匪徒的首领是谁,也不知道有多少匪徒,就连谭浩明和陈炳焜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经过权衡。张鸣岐的意思只有让巡防营去剿灭,因为眼下广西实在没多少兵马可调,龙济光部崩溃后,新的坚字营还在组建中,陆荣廷现在刚损失四营人马,剩下六营还要在龙州驻防,哪里是边疆重地,不能没人守的。丁槐的提督亲兵营也是刚遭重创,此刻还在疗伤,想来想去,也只有舒坚可以调动。

        舒坚接到命令,立即带领巡防营三营人马,开赴郁林府。这是一趟美差,别人避之不及,他却巴不得上面让自己去,这简直就是去捡取功劳。因为事先不清楚会派谁来剿匪,所以蒙俊升早已离开了北流,现在躲到广东廉州去暂避风头了。现在舒坚接了这差事,等于就是旅游一趟。

        为了做足样子,舒坚还通知程绍伟和周正文带领岑溪的部属进入郁林府,配合自己演场戏,另外他叮嘱蒙俊升,暂且休整一下,不要在近期闹出动静来,趁着这机会把十万大山的基地建设起来。

        十月初,巡防营大军进入到北流,舒坚先是大张旗鼓的派出手下的侦察连和警卫连,在郁林府的各个县四处活动,假装打探匪徒的情况,实际上是和程绍伟他们接头联络,串联好怎么演戏。同时通过向当地的民众进行打探,顺带抓捕了不少当地真正的杂牌会党头和当地作恶多端的恶霸和地痞流氓,加起来不下几百人。

        巡防营和之前来的剿匪部队不一样,没有贵字营和荣字营那么大的派头,既不扰民,也不敲诈当地官员,只为当地成奸除恶做好事,一时间深得当地官民的欢迎,各种夸奖赞扬的报文不断飞往桂林府。

        十月初九,做好准备的巡防营三营,联合程绍伟部上演了一场好戏。他们趁着夜色杀向了勾漏洞的匪巢基地,经过一夜的激战,成功捣毁了匪巢,击毙匪徒五百多人,擒获匪徒数百人。被击毙的匪徒全是之前被蒙俊升俘虏的荣字营兵勇,程绍伟带着人到了勾漏洞基地之后,先是让他们换下原来的兵服,换上普通百姓的衣服,之后就骗他们说放他回去,可怜这些手无寸铁的俘虏兴高采烈的还没走出基地的山口,就被攻杀过来的巡防营乱枪打死,有些逃回去的也被程绍伟部下击杀。处理完这些俘虏之后,程绍伟带着人就返回了葛仙岩。至于被俘的那些匪徒,其实全都是之前抓来的会党头目和地痞流氓,对于这些人,舒坚也不会放过。

        第二天天一亮,获得大胜的巡防营请来当地的地方官员前来参观昨夜的胜果,面对这数百具被打死的匪徒尸体和两颗被砍下来的匪首脑袋,地方官员也相信了。之后就是处决被俘的匪徒,当着地方官员的面。三百多之前被捉拿来的会党和恶霸流氓,一个个被捆扎的像个粽子,嘴里塞上了破布,成排的被枪决。最后舒坚将所有尸体扔进了勾漏洞基地的房子内,一把火将整个基地烧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遗憾的是在这次剿匪过程中,没有发现之前被俘的荣字营两位督带谭浩明和陈炳焜,不知道匪徒把这两人藏哪里去了。

        随即郁林知府就将北流大捷通报全省,同时舒坚带兵向东,进入陆川,在这里他又和周正文部上演了一场戏。这样前后在郁林府转悠了一个月。他才带着巡防营的兵马前往桂平。同时向李经曦和张鸣岐汇报。桂东南剿匪完毕,此次剿匪历时半个月,先后捣毁北流勾漏洞匪巢和陆川云岭匪巢,击毙包括匪首张大炮。陆大龙在内的匪徒一千余人,郁林府境内匪患基本清除。

        李经曦在接到汇报后马上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岑春煊,同时也对舒坚是彻底信服,不管这个人年轻也好,资历浅也好,问题只要他一出手,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张鸣岐则趁机对李经曦提议,为了广西境内解决当下广西境内兵员缺乏的窘况,建议重建原盛字营。另外巡防营扩充到十六营,扩大在广西的驻扎范围。对于张鸣岐的建议,李经曦马上爽快的就答应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调走,这临走之前舒坚算是帮了他一把。让他可以风光的离开,所以他也就算是回报舒坚这个年轻人一把。

        于是在十一月初,李经曦发布了他在广西的最后一条公报,原盛字营从巡防营剥离独立成军,设立盛字营统领衙门,驻地桂平,下辖十营兵勇,任命原巡防营帮统宋玉峰为盛字营统领。巡防营则扩充为十六营,增加在广西各地的驻扎范围。

        得到命令的舒坚可谓是忙的不可开交,自己的势力又扩大了。可是不论是之前新组建的坚字营,还是马上独立出去的盛字营,番号是有了,可都是光杆司令,光有营号而人数不足。巡防营的家底就是老盛字营五营,先期一营已经拆解,以他们为班底都分散到下面去驻守成营了。这样手上还剩下四个营,之后在八月底为了支援袁青云,韦明生的二营跟着他去了百色,现在就剩下三个营了。而且这三个营中,匡佳俊早就打了招呼,说要带原来他的三营去思恩作为班底,组建新的忠字营。现在盛字营又要独立出去,怎么也得带着一个营作为班底,这下舒坚手里最后就剩一个营了。另外警卫连的人这些家伙也都在打主意,都想抽调里面的精英去自己手下担任主官。

        对于他们的想法,舒坚也很支持,他干脆将警卫连解散了,只留下指导员元浩和二排长涂江林,外带十名战士作为日后重组的班底。其他的人全部支援给独立出去的三个字营。其中连长黄卓带着一排和张耀武的五营跟随宋玉峰前往桂平,作为盛字营重组的班底。三排长李广文带着本排去了百色支援袁青云,最后剩余的二排四个班去了思恩忠字营。

        这样舒坚手下就只剩下刘惠彬的四营外带徐林辉的侦查连唐江南的通讯连。不过舒坚很快就制定出了新的巡防营架构,他先是提拔刘惠彬为巡防营帮统,张雨龙为总见习官。巡防营下辖十六营,其中柳州本部留守机动四营,番号为巡防营一到四营,称为桂中巡防营,设置分统一名,由周劲担任。当下驻守平南的龚佩才部和怀远的蓝海东部为班底,组建桂东巡防四营,设置分统一名,由龚佩才担任,番号为五到八营,分别驻扎在平南,岑溪,怀远,陆川。以驻守在镇安府的侯晟捷部为为班底,组建桂南巡防四营,侯晟捷担任分统,四营驻地分别为崇善(崇左),镇安府,昆仑关,上思州(上思县)。当下驻守泗城府西林县的柯文杰部和东兰州的任忠刚部为班底,扩充组建桂西巡防四营,任忠刚任分统。这些新任命和提拔的人员名单和官职将上报给广西提督衙门和广西巡抚衙门备案审批,日后他们就将正式进入广西官场之中。

        另外他还任命了新的十六营营官和附属官员,其中十六营的管带分别:涂江林,康宁,杨俊,李正升,元浩,韦统铃,商奎,李广文,何学斌,祝道海,彭兵华,柯文杰,梁三明,张文雨,程绍伟,周正文。其中周正文和程绍伟还有张文雨三人一直都是留守在岑溪的老警卫排人员,这次舒坚决定让他们结束使命,进入到巡防营出任职务。所部人马也全部秘密前来柳州,分别编组为桂中巡防营的二营和三营。张文雨之前掌管的八桂商行也移交给了梧州的翔天公司,他将出任巡防营六营的管带,日后仍旧驻守岑溪,顺带看管白石岩和葛仙岩基地。而周正文日后将前往崇善组建和出任巡防营九营管带,程绍伟前往上思州组建和出任十二营管带。

        这十六名新任命的管带中,除了舒坚的小舅子商奎和老朋友梁三明外,几乎全是老警卫排和后面警卫连出来的人,这也再次表明了进入警卫连就等于进入军官学堂。这一次警卫连虽然解散,但是舒坚明确表示新的警卫连将重建,蓝海东将出任新一任的警卫连长。

        同时舒坚首次在巡防营设立参谋部和政训处,由徐林辉任参谋长,娄宪彪则出任首任政训处主任。另外燕中怡接任新一任侦查连连长,林大强和张耀辉继续担任巡防营总部文案,林得恩(林汉文)担任后勤部部长。

        由于有上峰的通报文书,那些眼下还是光杆司令的管带,立即带着巡防营开具的任命书前往各自的驻地,进行所部营的组建工作。而目前柳州总部也保持了四个满编营,可以为暂时应对日后的突发事件。但是舒坚还不满足,要求柳州知府和延彪给予帮助,在柳州府本地再次招募三千名新兵。

        就在舒坚大展拳脚扩充手下实力的时候,光绪三十一年冬,朝廷下旨,广西巡抚李经曦调任安徽,其职位由云南巡抚林绍年接任。不过这位林巡抚的运气十分的糟糕,来到广西屁股还没坐热,境内就出大事了。

        驻守在南丹州的原龙济光部将黄恩锡兵变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