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五十八章 毒计

第五十八章 毒计

        舒坚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跟徐林辉说了下,然后让他去操做这事。如果王纯良不愿意被利用,那就将他直接做掉。但是徐林辉听了他毒计之后觉得十分的可行,这事要办成了,那广西日后基本掌控自己人的手中。

        为了促成王纯良心甘情愿的做说客,徐林辉故意骗王纯良,说主子其实就是总督大人岑春煊,龙济光死后总督大人很伤心难过,为马存发这个败类感到痛心。为了牵制广西本地的势力过于强大,总督大人决定要重新将滇军在广西的势力扶持起来。虽然眼下还黄恩锡在,但是总督大人怀疑他早和马存发有预谋,也是谋害龙大人的真凶之一,要不然不会在马存发作乱的时候按兵不动,所以坚决要将他清除。这样滇军的代表人物就剩下你王纯良了,如果你当初不私自跑回家,现在坚字营的统领就是你的了,其中的缘由也就不用说了。

        对于徐林辉的说法,王纯良是不会质疑,他当然清楚龙济光和岑春煊的关系,当年龙济光带着他们从云南来广西,就是冲着岑春煊来的,现在龙济光不明不白的死了,岑春煊难过是肯定的。他想到能出手保护和延彪的,必须是巡抚一级以上的人物,如果说和延彪也是岑春煊的人,那他一点事都没有就很正常了。自己被革职肯定是因为跑回了老家,如果当时和和延彪一样留在广西的话,那说不定也没事,王纯良对于自己跑回云南都感到后悔,好在现在回来了。

        于是徐林辉告诉他,岑大人要他去做的事就是去鼓动黄恩锡发动兵变。这下王纯良就有些不解了,如果说岑春煊要是讨厌黄恩锡的话,以他的权势可以找到一百个理由轻易就将黄恩锡拿下,完全没必要画蛇添足的还让自己去鼓动他发动兵变。好在徐林辉接下来的叮嘱就让他释疑全消了,反而更加相信只有岑春煊这样的大人物,才能想出如此高的策略。听完之后马上表态。愿意竭尽全力去帮岑大人完成这个心愿。

        进入十二月,新年即将到来,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希望开开心心的过一个好年,并同时祈祷来年广西境内能够祥和安宁。只有两个人在新年到来之际高兴不起来,一个是陆荣廷,一个是黄恩锡。

        在过去的一年里,前半年陆荣廷都很顺利,升了一级官职,手下的兵勇从年初的五营扩大到了十营,一切都望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到了下半年却突然风云变幻。先是自己的亲家龙济光遭受了不幸。接着自己也跟着倒霉。一下损失了四个营不说。两位心腹大将也给土匪俘虏了。虽说后面巡防营帮着自己报了仇,可是谭浩明和陈炳焜却一直下落不明,有这个事情堵在心里,陆荣廷怎么能开心起来。

        黄恩锡则是恐慌。龙济光死了之后,他一下就像个没了娘的孩子。作为目前是在桂滇军的最后一丝血脉,他始终担心自己逃脱不了被排挤和清洗的命运,所以每天都过的提心吊胆。年前袁青云就给他发来调动的命令,可是他借口年关将至,等过了年再说,一拖再拖,同时考虑着如何应对日后的窘迫的局面。就在这个时候,王纯良找上门了。

        黄恩锡和王纯良没多大的交情。他原本就是马存发的部下,了解两人之间的恩怨。虽然后来他独立出来了,但也是和马存发走往的较多。当然作为曾经都是在桂滇军的中坚人物,对于王纯良的到来黄恩锡还是给予了热情的招待。

        王纯良到来黄恩锡军营后,先是不住的套近乎。打感情牌,说什么大家都是龙大人的老部下,他希望黄恩锡能够将在桂滇军的大旗撑住。然后又不断给黄恩锡灌输小道消息,抛开成见为马存发开脱,说马存发是被冤枉的,他绝对不相信龙大人会是马存发谋害的。因为从时候的情形来看,凶手另有他人。

        黄恩锡本来就不相信马存发会杀龙济光,可是外面传言和马存发的疯狂举动,让他又不得不信,现在听王纯良这么一说,立即感觉到他应该是了解了些什么内幕。于是他就询问王纯良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王纯良当然不会那么傻,指名道姓的说谁嫌疑最大。他只是反问黄恩锡,龙大人死后什么人获益最大。

        对于这个问题广西人民都知道,龙济光死后获益最大的是巡防营。于是黄恩锡不解的说道“难道王大哥觉得使扳子的是巡防营的人?”

        王纯良说“我只是怀疑,不过你可以想象,龙大人在广西之前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也就扣押过巡防营的粮饷和抢夺了属于巡防营的六营精锐和装备,要说有人记仇的话,那也只有巡防营的人。而且马大哥举事之后,巡防营是立即将他往死里整,速度快的让人不敢相信,这简直就是杀人灭口掩盖真相的态势。然后他们借机上位,将原本属于咱们滇军的势力吞了个干干净净。所以我回到云南后思考了几个月,觉得他们的嫌疑最大。”

        听他这么一说黄恩锡也觉得有道理,于是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如果这事要真是巡防营的人做的,那么自己现在就成了老虎嘴的肉,日后肯定死定了。因为他现在的新上司就是巡防营出来的人,这些家伙绝对会对自己来个斩草除根。

        王纯良看他不做声,于是又火上浇油的说道“我这次来这里,就是想想看看黄兄弟你的处境,眼下看来还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

        黄恩锡听到这话立即愤怒的说道“好个屁,自打我部被划入坚字营后,一开始还不错,那个姓袁的对我还是不管不顾,可是没到三个月,他就催促我率部转移到百色去驻防,还口口声声说要对我这四营人员进行整顿。我现在是一直在拖着没去。”

        “啊!这可就危险了兄弟,”王纯良故作惊讶的说道“他这是要对你下手啊!我可以肯定的说,只要你去了百色,那就是姓袁的砧板上的肉了,说不定他就会找个借口或者弄个虚职先把你的军权剥夺。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你这四营又不是新兵,还要整训什么,这就不是在找借口吗?

        王纯良假装思考的在屋子内来回踱着步。最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觉得与其这样去送死,还不如干脆反了他,然后带着弟兄们回云南”。

        黄恩锡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王纯良会这么大胆,给他出这么个主意,要他去造反。他在这之前也不是没想过,但考虑到闹的不好就要掉脑袋,他也一直犹豫不定。于是他说道“王大哥,这事可是赌命,万一出了差错回不了云南。那咱们就都的完蛋”。

        “怕什么。我觉得这事可行。第一。咱们这里离云南近,只要穿过泗城府就能回家,在回去的路上也没什么军兵阻扰,只要跑出了广西境内。回去那都是自家兄弟,不可能对咱们下死手的,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先落草,然后等着机会招安,到时摇身一变咱们不就又是官军了吗。第二,就退一万步说,万一我们回不去,我们也可以进入凤凰山当山大王啊,何必这样窝囊的在这里活着。第三再说现在广西境内已经没有什么大军了。陆荣廷在南疆脱不开身,坚字营还没组建完成,现在就剩一个巡防营了,可是巡防营眼下都被抽调去组建盛字营了,也就剩个空架子。如果我们能抓住这个时机起事。然后迅速的将周边那些富的流油的土司洗劫一番,这样声势就造出来了,那些平日的躲藏的会党和游勇还不马上就来投奔咱们,到时候咱们将这些人往外一推,让他们挡住官军,然后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钱财跑回云南,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王纯良为了说服黄恩锡,可谓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在他三寸不烂之舌的不断的鼓动和挑逗下,三天之后黄恩锡终于下定决心反了,然后带着人马回云南,不在广西干了。为此他们还挑了个黄道吉日动手。

        徐林辉没有让王纯良一个人去黄恩锡哪里,他还派了几个侦查连的精锐手下扮成王纯良的随从一起跟着去的。一是为了监视王纯良的行动,二是王纯良壮胆,他告诉这几个人都是总督府的精锐亲兵,是总督大人用来保护他安全的。三是为了及时传递消息。

        当王纯良这边一切都确定好了之后,情报也就摆到舒坚的桌上了,与是他立即让徐林辉带着巡防营一营前往泗城府,和哪里的巡防营柯文杰部汇合,在哪里做好准备。巡防营一营就是原来的老四营,也是眼下巡防营眼下唯一能调动独立作战的营。其他三个营都因为是从外地调来,还处在重新整训的过程中,至于三千新兵,那更是不可能排除去。另外他让徐林辉给李德山提前下达指示,要他做好准备,一旦南丹州起事,李德山就带着手下天地会的人去投奔,作为日后的接应。

        十二月十六,所有人都在忙着迎接新年的时候,黄恩锡发动兵变了。除了舒坚以外,谁都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举动。这天一早,黄恩锡召集手下集合,煽动他们的情绪,说快过年了,可上面将给弟兄们的粮饷都停了,这年也没发过来,他只能带着弟兄们自己想办法。于是接着他们杀进了南丹州府,先是将州府衙门的藩库抢了,然后就洗劫当地的富绅和地主。一时间南丹州闹翻了天,黄恩锡抢完州城就开始对本地的土司们下手。第一个就是之前和他合作开采锑矿砂的土司头目韦凤英,黄恩锡知道这个土皇帝有钱有粮,所以先拿他开刀。

        黄恩锡作乱的消息很快就传来出来,庆远知府杨道霖第一时间就将急报发给了桂林。接到汇报的张鸣岐马上找到新任巡抚林绍年,商议如何处理这头疼的事情。林绍年才来不到一个月,对于当下广西境内的大小官员都还不熟悉,眼看年关将至,他又不想将这事捅到岑春煊哪里去,只好根据先前桂南剿匪的过程,急忙给巡防营的舒坚发布命令,让他去庆远剿匪。

        舒坚接到命令后马上就给他回电,说自己在桂南剿匪之后,巡防营的主力都调拨给盛字营了,眼下巡防营全是还未训练完毕的新兵,最少也得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执行下一次剿匪任务。

        林绍年接到电文一看舒坚的回电,也不清楚这是真是假,只好打发张鸣岐亲自前往柳州坐镇,调集广西境内能作战的绿营,进行剿灭庆远叛乱。

        张鸣岐上任不到半年,境内的动乱是一场接一场,如同玩打地鼠游戏一样,这边敲下去,那边又冒出来。幸亏是年轻的好,要是换做一般的老爷官早就给整趴下了。林绍年让他拿主意想办法,他也只好把这事交给舒坚,期望这位自己的好弟兄能够再一次的英明神武,帮着自己将这事摁下去。于是在十二月二十五,张鸣岐亲自带着几名幕僚和心腹来到了柳州。

        和张鸣岐的心急火燎不同,舒坚在柳州倒是过的很轻松遐意,把事情安排给徐林辉之后,他就立即给自己放假,然后等着老赵和自家夫人他们从梧州赶过来和自己一起过年。徐广惠升任右江道台后,老赵由于在梧州掌管翔天公司,所以没再陪着他来柳州。不过徐广惠也不傻,知道自己能有今日,全靠这老土匪出谋划策,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舒坚和老赵的关系,但是到了柳州之后,还是遵听了临行前老赵的叮嘱,很好的配合舒坚在柳州的各项工作。在得知舒坚的家属要来柳州,和延彪当然不会放过这拍马屁的机会,早早就给他一家在柳州城内找好了一家环境优雅的大院落,就连里面的家私物件和下人都一并准备齐全。

        当张鸣岐赶到柳州的时候,舒坚正将耳朵贴在老婆的大肚皮上听胎音,再过两个月他就要当爹了,这会正开心的不得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