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六十八章 暗涌

第六十八章 暗涌

        1907年12月8日,镇南关附近的摩沙,卡凤,渠力等各村山头都被清军占领后。蒙俊升于是命令从南宁提督府借调来的炮营在凤尾山,大青山,小青山,马鞍山等处架起大炮,向右辅山3炮台轰击并亲自督战,命令分统龚佩才督队打前阵,王和顺在后支援。

        革命军则向清军奋力还击,击毁左辅山炮台一角。法武官男爵犹氏亲自发炮,向清军营垒轰击,清营起火,清兵死伤人数不明。龚佩才向右辅山连攻数日,未攻下,双方就此呈现对峙状态。但是管带姚东奎却包抄炮台后路,抢占了革命军据守的弄尧屯。

        王和顺听说孙中山和黄兴都在炮台督战,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固守阵地等待增援。蒙俊升加紧调兵遣将,向镇南关增加兵力。由于清军大量增兵,加上革命军武器弹药缺少,补充困难,后援跟不上,形势十分危急。为了解决军需问题,孙文黄兴等人决定就此撤离,所部义军全部退入越南境内,等待再次寻找起义良机。

        12月10日,蒙俊升向两广总督张人骏发去电报,成功收复镇南关所有炮台,击毙革命党徒数百人,成功镇压了这次动乱。经此一役,张人骏也有些后怕,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擅自赶走郑孝胥,也许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于是他决定暂且不对广西军方人员动手,以保持当地的稳定。

        舒坚花了十多万美元的大价钱,请同盟会的人合演了这出戏,暂缓了张人骏即将伸向的他的黑手。他当然也不会做亏本的买卖,镇南关起义的事情一结束,他就给张鸣岐取信,要他借此机遇,向朝廷索要新军编练的费用。

        张鸣岐心领神会,立即向朝廷上书,陈言广西紧靠边境,革命党。会党武装闹得特别凶,要求朝廷额外拨付款项,在龙州练一支“特种部队”——混成协。对于张鸣岐的请求,清廷考虑到情况属实,于是下令从广东海关拨付170万两关银,用于龙州的新军编练费用。张鸣岐也够意思,三个月后钱款拨付下来之后,他立即转了一百万两给舒坚,指示他建立新军督练公所,军械局。军装局。粮饷局等机构。另外还专门派人前往蒙古,购回良马500匹。

        1908年三月,舒坚制定了一份龙州混成协编组的计划给张鸣岐。在这份计划书中,混成协下辖步队两标。炮队一标,每标下辖四营,另外还有马队一营,辎重队一营,工程队一营,军乐队一队。全协共计七千五百人,其中步队两标八营五千六百人,装备最新式的毛瑟98步枪。炮标四营一千人,马匹一百。配备57mm格鲁森山野炮二十四门和过山炮十二门。辎重营和工程营则各为五百人,马队四百人,装备是日本的03式马枪。以上武器装备和物资的采购,大约需要白银一百二十万两。另外成军之后,每年的军需给养大约需要八十万两。

        计划书当然是给张鸣岐看的。目的是告诉他钱用到什么地方去了。至于龙州混成协,舒坚根本就没打算编练,说实话只要武器一更换,自己的兵不比新军差。反正一时半会张鸣岐也不会去龙州视察真伪。去蒙古买马也是扯谈的,往返几千里,就算买到了马,弄回广西也不知道是哪个猴年马月了。他倒是也去买马了,不过是去云南买马,因为眼下不需要组建起兵部队,马匹也只是用来拖拉物资的。云南马也称滇马或者矮脚马,在历史上以耐力而著称,是茶马古道上最重要的运输工具。滇马的特征就是稳健耐力长,适合山路险路,对于舒坚日后组建的炮兵营来说,在西南地域这种马最适合。

        由于镇南关事件的发生,确实震慑了张人骏一段时间,不过舒坚不知道,一件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事件即将发生了。而挑起这件事的人毫不起眼,他就是原龙济光的亲兵卫队长颜启汉。

        光绪三十一年的七月,当马存发攻下思恩府成后,颜启汉从府城逃回了柳州。当时混乱之际,大家的目光都注意到了龙济光手下的四大天王身上,而对于他这个小小的卫队长没人在意。颜启汉回到柳州之后,迅速的召集了还留守在龙济光府上的数十人亲兵,这些人都是滇军中的精锐,颜启汉舍不得丢下他们,而且他知道,自己如果想要查清龙济光的死因,这些人可以成为他绝好的帮手。于是他偷偷的将龙府豪宅变卖,拿到钱之后没有回去云南,而是和手下在柳州以开杂货铺为掩护,就此潜伏了下来。

        颜启汉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思维缜密,精明能干,是龙济光的铁忠。龙济光不明不白的死了,他确定这里面是有阴谋的,所以他决心一定要抓出真凶。这群人潜伏在柳州后,抓住一切机会四处寻找线索。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马存发被镇压后不久,颜启汉意外的找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这个线索就是龙济光的小妾花氏。

        按说李德山这人也算心细,在将花氏绑架后,为了安全起见,他将这个女人弄去了离柳州几十里的罗城关押,并派遣了数名得力的手下弟子进行看守。济字营土崩瓦解之后,徐林辉就给他示意,要她将这个女人做掉灭口,不要留下任何痕迹。李德山也遵循了徐林辉的意思,派遣了自己亲信的徒弟赵鑫前往罗城处理这事。可问题偏偏就出在赵鑫这个家伙的身上,这小子到了罗城之后,也不知他怎么想的,画蛇添足般将花氏带往一处深山之中,准备在无人之地将这女人做掉。

        那知道这花氏也不简单,先跟着百色的土司,后跟着龙济光,算是见过不少世面。在庆元寺无缘无故的被绑架关押了两三个月,现在又被人带往这深山老林,下意识的就感觉自己这是要有性命之忧。所以还没等赵鑫动手,这女人就一路挑逗赵鑫。赵鑫是个年轻小伙子,连女人手指都没碰过,加上这花氏确实也有姿色,丰满圆润。仪态万千,另外声音也嗲,再加上在深山老林里孤男寡女的,很快这小子就把持不住了,在山里面就和这花氏做了苟合之事。完事之后这赵鑫就心软了,心想这么一个大美人就这么杀了太可以了。于是偷偷将这花氏带回了柳州,藏在自家乡下的村子老屋里。然后回报李德山说这事办完了。李德山也没怀疑他,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之后赵鑫经常借口家中有事,偷偷躲回乡下和这花氏私混。一开始他对花氏看管的还是挺严的,每次离开都是将她锁在屋内不让出来。但是时间一长。加上这花氏也会哄人。慢慢的赵鑫也就放松了警惕。于是在一个月后,这花氏借着赵鑫不在的机会逃出了他家的老屋。

        逃出升天的花氏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也不知道龙济光死了,她直接就回了柳州城的龙府大宅。那知道敲门人家告诉她。龙济光都死了两三个月了,这屋子也早就换了主人。一身农夫打扮的花氏顿时傻了,六神无主的在柳州城内毫无目的的乱走。说实话柳州城内认识她的人不多,谁也没在意这么个女人。恰巧有个颜启汉的手下认出了她,于是连忙将花氏带回了杂货铺。

        在花氏的帮忙下,颜启汉带着手下很轻松的就将赵鑫给抓住了,经过一番私下的严刑拷打,赵鑫这小子只好招供,将李德山绑架花氏的情况说了出来。颜启汉很有心计。他没杀赵鑫,而是把他放了回去,要他做内应监视李德山。之后通过这条眼线他了解到,李德山和巡防营一位叫徐林辉的人来往密切。

        事情终于和巡防营搭上了关系,龙济光的死还真和巡防营的人有关。虽然颜启汉不能确定这事一定是舒坚操纵的。但是至少说明这事和他有莫大的关系。颜启汉也不可能定对徐林辉和舒坚下手,以他目前的处境根本做不到。于是他就让手下人严密监视巡防营的一切动静。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舒坚根本不知道在柳州城还有这么一群人在随时对他进行监视。颜启汉就像是一个潜伏在黑暗之中的精灵,随时监视着柳州城内巡防营的一切动静。王纯良一跑来柳州,颜启汉马上就发现了他和徐林辉接触,之后就去了庆远,接着黄恩锡就发动兵变,最后落了个和马存发一样的下场。另外他还发现这件事也有李德山参与的身影,而且这家伙跟着黄恩锡抢劫了一番后,毫发无损的回了柳州继续开馆收徒,这表明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罩着他。

        一切的疑点都指向了巡防营,在颜启汉看来,就是舒坚这个幕后黑手操纵着一切,将滇军在广西的势力一扫而空。而哪位徐林辉,明面上在巡防营没有任何官职,但这家伙绝对是舒坚的贴身心腹。许多事情都是通过他操办的,还有李德山这位天地会的会党也是他的忠实部下。之后桂南剿匪,他也派遣了手下秘密跟踪,当真相传回来后颜启汉更是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舒坚的手段如此高深,连桂东的群匪都乖乖的听从配合他唱空城计。当然他不知道之后的这些匪徒摇身一变都去了巡防营。于是他预测下一个倒下的将会是陆荣廷,果不然随后就印证了他的看法。

        颜启汉虽然掌握了不少舒坚的秘密和证据,但是他一直没有轻举妄动,随着监视的时间越长久,他越发清楚的了解到这是一个及其强大的对手,自己要是稍有不慎,就将死无葬身之地。以自己现在的身份,这些东西就算举报出去也没人相信,更何况自古以来就官官相护。要想将舒坚击倒,就需要寻找到一个可以致他于死地的铁证,而且必须一击中的,否则自己就将不保。

        自打去年7月开始,柳州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建设,颜启汉通过仔细的侦查发现,主导这一切的哪位,从梧州来的,有用不完钱的大富豪高翔也是舒坚的人。这就更让他对舒坚这个人看不懂了,不知道这位到底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庞大的人际关系网,可以说现在广西都在他控制之下都不为过。之后颜启汉就盯上了马鹿山里面被铁丝网和重兵把守的山谷,他确定里面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于是他经过几个月的多方打听,终于从一名在里面上班的学徒工口中得知原来里面是军工厂。

        颜启汉癫狂了,他觉得之前所有的证据都不重要了,只要这一条就能将舒坚置于死地。私办军工厂,生产武器,这事要谋反的架势,不管哪位上官知道了,都不敢隐瞒不报的。而且这证据不是一时半刻就能隐藏的。正好此时广西官场不断的发生变化,颜启汉也预感到了新任的两广总督张人骏有清洗广西官场的意思,于是他决定不再等待,要和舒坚来个生死一搏。

        1908年二月,颜启汉带着舒坚的各种罪证,离开了柳州。他先回了一趟云南,因为他要寻找一个比他更好的代言人,帮他来控告舒坚。这个人就是龙济光的哥哥龙觐光。相比他颜启汉,龙觐光的能力和交际要更广,告状的途径也更多。这个时代还没有现代的信访局之类的衙门,老百姓告状都得从本地县衙控告起步,不能越级上访,除非不怕把事情闹大了,跑去更告的一级衙门击登闻鼓。颜启汉明白现在两广能除掉舒坚只有总督张人骏,但是他不想跑去广州的总督衙门击鼓告状,那样消息就马上会传出,就算张人骏派人前往柳州查证,舒坚也完全有时间将军工厂搬的一干二净。除了这条罪证外,其他的舒坚都可以抵懒不承认。

        龙觐光和龙济光虽然是兄弟,但是关系并不好,以前为了争夺土司头领的位置,龙济光甚至想下毒害死他的这位同父异母的大哥。所以后来龙覲光很早就离家躲避龙济光,一直都在陆荣廷手下当差,之后龙济光死了,陆荣廷也下台后,他才回云南老家继承了家族的土司职位。但是不管如何吧,龙济光也是他兄弟,当颜启汉带着一大摞证明舒坚害死龙济光的罪证找到他的时候,他经过思考之后还是答应了,愿意陪着他前往广西一趟。

        ps:

        非常感谢书友阿历和牧野星辰的打赏。非常的感谢!很多话阿舒不好意思说,本书的订阅说出来都很丢人,目前都是20以下,还好阿舒写书的目的不是为了钱,要不然真受不起这打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