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东风烈 > 第七十章 给我三个月

第七十章 给我三个月

        六月初,王芝祥来到了柳州,明面上他是来巡查工作,实际上是来查找舒坚的罪证。对此舒坚也是很了解。他和王芝祥虽然之前也相处过两个月的事,但是交情一点都没有。所以王芝祥一来柳州,他就下令警卫营和侦查营全城监控,并对王芝祥的一举一动严加监视,一旦发现苗头不对,将立刻采取措施。舒坚决定不在对这鸟人客气,对于这种无怨无仇来找茬的人,他绝对是不会放过的。

        王芝祥来到柳州后,他没有住官府衙门里,而是住在爆竹商人梁吉全,当年陆亚发作乱的时候,他就是从梁吉全家的排水沟逃出柳州城的,所以他把这里当成他的福地了。因为要不是从这里逃走,说不早就给陆亚发的乱兵杀了。安顿下来后他就派随从在城中四处打探寻找颜启汉和他的部下证人。他的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徐林辉的警觉,心说难道颜启汉回到了柳州?于是他马上调派足够的人手,潜伏在梁吉全的宅院周围,监视一切与进出王芝祥住所的可疑人员。

        六月初八,颜启汉终于按奈不住,他几次发觉王芝祥的手下似乎是在寻找他,而且似乎对马鹿山的情况毫不知晓。于是他决定冒死前往王芝祥的住所,将情况说明。这天晚上,颜启汉装扮成一名瘸腿的老叫花子,悄悄来到了梁吉全的宅院外,在绕着外围溜达了一圈之后,颜启汉突然也不瘸了,身手敏捷的就翻身跃过了梁家不高的院墙进入到了院内。

        潜伏在四周的警卫营战士一看见这情况,立马数十人从藏身处冲了出来,然后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梁家的院子。今天带队的是三连长韦树模,广西平南人。以前是名拳师,后来加入了驻守平南的巡防营五营,柳州组建警卫营的时候他被时任管带的龚佩才chayexs..chayexs.推荐了过来,现在是警卫营的三连连长。刚才韦树模还有些大意,没注意这个老瘸子,等到颜启汉翻墙进院了。他才知道这人是假扮瘸子的,原本他还想先通报徐林辉的,但是转瞬间他就知道来不及了,于是立即招呼弟兄们,不顾梁家门人的阻拦就冲了进去。

        颜启汉进入院子后,并不知道王芝祥住哪里,也不认识王芝祥,加上梁家的院子也不小,房间也不少。正当他在黑暗之中犹豫不决的时候,就看到院外冲进来了不少持枪的巡防营兵勇,立马知道坏事了。韦树模提着枪冲到院子里面立即大声叫喊道“见到乱党格杀勿论”。

        随即院内一片混乱,数十名的警卫营战士朝着颜启汉翻墙进来的位置冲去搜捕。颜启汉也是身手敏捷,一看形势不对,他知道跑是跑不掉了,于是他不顾一切的朝梁家的屋子冲去,边跑边叫喊“王大人。罪证都在马鹿。。。”后面的那个山字还没喊出来,韦树模就从斜刺里冲到了他面前。由于在城内开枪怕影响太大,韦树模将枪丢了,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右手紧握着一柄锋利的短刀照着颜启汉就猛扎了下去。颜启汉原本也是身手不错,但是他的注意力全在屋子里面出来的人身上,根本没做防备。于是韦树模的这一刀狠狠的就扎进了他的胸口,同时整个人都扑压在他身上。

        王芝祥刚好打开屋门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切,而且他也听到了颜启汉最后的那声叫喊,王大人三个字他倒是听清楚了,但是后面的罪证在马鹿他只听清了“罪证都在马”。就看到这人被韦树模给刺翻在地了。当他看清楚冲进来的这些人都是身穿兵服的巡防营兵勇时,立即知道这个被杀的人绝对是个重要人物,于是他马上大声的叱呵道“谁让你们私闯民宅乱杀人的”。

        说完他急忙来到了已经躺在地上口溢鲜血的颜启汉身旁,但是此刻的颜启汉已经瞪圆了眼睛说不出话来了,王芝祥俯身还想希望听到他说些什么,这时身旁的韦树模将王芝祥一把拉住说道“大人小心,这人是会党的叛徒”。

        王芝祥气得满脸通红的对着一身是血的韦树模说道“是谁派你们来的,谁让你们这样私入民宅杀人的?”

        韦树模将短刀插入自己的腰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王大人,这家伙是翻墙跑进院子里来的,我们也是为了保护大人你的安全,这才冲进来抓捕的,刚才大人你也看到了,这家伙是要对大人你不利,我才出手的,所以还请大人见谅我的鲁莽行为,惊到了大人实在不好意思。”说完韦树模一招手,对着手下说道“收队,将这乱党的尸首带回去,咱们就不打扰王大人休息了。”

        王芝祥气得浑身发抖的指着韦树模说道“谁告诉你们这人是乱党的,他是来找我的,你们乱杀无辜还污蔑是会党。尸首给我留下,你们都给我出去”。

        韦树模没有再理会他了,而是指挥手下将尸体抬起来就走,王芝祥急忙挡在他身前说道“你们想造反吗?连我堂堂广西按擦使的话也不听”。韦树模毫不客气的将他往旁边一推说道“对不起王大人,我在执行任务,你要是想拿我问罪的话,明天可以去巡防营找我的上司谈,不好意思我得告辞了。”

        出了梁家的院子后,韦树模立即吩咐手下将尸首赶快送回营部交人辨认,然后自己继续留守监视。徐林辉在得知情况后,立即带着花氏去辨认了尸首,确认死者就是颜启汉,这才放心了些。随后他又将韦树模找来回来,问他进去之后颜启汉和王芝祥接触对话没有,韦树模说的这家伙最后喊了一句什么“罪证都在马”什么的来的。

        徐林辉急忙问道“那王芝祥听到了没有?”

        “听应该是听到了,但是当时场面很混乱,我估计他也没听清”。韦树模答道。

        回到总兵衙门后,徐林辉将今晚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对舒坚做了汇报。舒坚听完笑了笑,他对徐林辉说道“继续派人给我盯死了王芝祥,要是他老老实实的在城内呆着的话。那就由他折腾,要是他胆敢出城前往马鹿山的话,咱们就不用再客气了,直接把他给做掉。”

        徐林辉说“营长,这样不太好吧,做掉他倒是不难。只不过那样的话咱们可就没有退路了。”

        舒坚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现在张人骏逼得这么急,你觉得我们还有退路吗?原本我还不想再等等,晚些时候准备做足了在举事的,但是现在看来,已经迫在眉睫了。既然这样,那就不忍了。”

        第二天一早,王芝祥就来到了巡防营衙门,向宋玉峰质问昨晚发生的事情,要求宋玉峰将尸首交出。另外严厉处置昨晚冲进梁家院落的士兵。对此宋玉峰表示昨晚的乱党尸首已经被焚烧,所以交不出来了,至于处置昨晚的士兵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是在执行保护按擦使大人的任务。

        看到宋玉峰如此强硬,王芝祥马上威胁要上书总督衙门,弹劾宋玉峰。王芝祥堂堂的一省按察使,如果是其他的下级官员听了,估计马上屁滚尿流的跪地求饶了。但是今天站在他面前的是宋玉峰。绝对的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而且脾气火爆。本来他就对王芝祥没好感。明白这家伙是来给弟兄几个挑刺的,自打王芝祥一进门他就看着窝火,现在王芝祥竟然威胁他,他也火了,猛的一把将王芝祥前胸扯住,照着他面门就是一拳。王芝祥是个夫子。那知道宋玉峰会跟他动粗,根本没有防备,这一拳砸了个结实,顿时给王芝祥面门开花了。

        王芝祥一声惨叫就蒙着脸倒地了,宋玉峰还不依不饶。狠狠的照着地上的他又来了几脚,一边踢还一边说道“给脸部要的脸的狗东西,还他娘的威胁起老子来,你不就是张人骏的一条狗吗?不要说你一个广西的按察使,就是他两广总督张人骏来了,老子照样弄死他信不信”。

        王芝祥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几名手下,只是这些手下此刻都吓傻了,没想到这巡防营的统领竟然是个硬茬,连上官都动手打。好半天这些人才反应过来,急忙赶紧上前相劝,要不然王芝祥就会被这武夫在光天化日之下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王芝祥没想到宋玉峰竟然会殴打他,被手下抬回梁家大院后,他知道这人丢大了,此仇要是不报,他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他明白宋玉峰之所以这么嚣张,完全是因为有舒坚在他背后撑腰。还好他年纪不大,宋玉峰几下没伤了他要害,都是一些皮外伤,回去之后稍作包扎,他也顾不上疼痛,马上提笔给张人骏写了一封告状信。

        不过他的这封信刚一出柳州城就被徐林辉截获,连同送信的手下也被关押进了马鹿山军营。就在这天张鱼书这时也到达了柳州上任。不过他还没进城就被李德山截住并拉到马鹿山军营内,先和舒坚见了一面。由于形势危急,宋玉峰又将王芝祥给暴打了一顿。所以舒坚直接和他开诚布公的进行了交谈,他告诉张鱼书,自己是广西复兴党的人,很快就要进行反清起义,但是目前准备工作还差些,希望他能协助自己,争取三个月的时间。

        张鱼书本来就是同盟会的人,是个激进的革命分子,巴不得舒坚这样的强人站出来和清廷做斗争。在得到舒坚的坦诚相告之后,他知道自己没得选择,也无需选择。所以他立即表态,愿意尽一切力量帮助舒坚和复兴党起事,并且愿意加入复兴党,随时听候舒坚的调遣和吩咐。

        从马鹿山军营出来后,张鱼书进了柳州城找到了鼻青脸肿的王芝祥,对他说总督大人让他今后就在柳州呆着,先别回桂林了,等到将舒坚拿下后再回去,自己这次来就是配合他工作的。王芝祥得到这个指示后,于是就安心的在柳州城里呆着了,他知道张人骏只要接到他的信,仅凭殴打上官这一条,肯定会先将宋玉峰撤职查办的。可惜的张人骏是接不到他的书信了。而张鱼书没事就来他这里和他秘密商谈一些各自对舒坚的见解,陪着王芝祥在柳州城内耗时间。在这样做的同时,张鱼书还没忘记给在广州的张人骏去信,向他报告柳州一切正常,自己和王芝祥正在加紧寻找和收集舒坚的罪证,要他在广州耐心等候。

        一个月后,在柳州城养好伤的王芝祥都没得到一点广东那边关于查办宋玉峰的消息,就觉得有些意外,不过张鱼书告诉他,总督大人肯定是在运筹帷幄,要的是连带舒坚一窝端。

        三个月的时间,舒坚知道这是最后的准备了,他一直隐忍着,就是因为他想再囤积些武器装备,因为一旦起事,缺的不是人,而是武器,自己能有多少武器,起事后就能有多少兵,所以他一直都在拖,原本他想的是在明年等载沣哪位少爷上台了再动手,可是眼下的形式他明白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既然不能再能,那就不等了,迟早动手都一样了,所以他让张鱼书顶三个与做最后的准备。

        到1908年的六月底,长风机械厂在开工生产15个月后,共计生产了世祯一型步枪四万支,07式轻机枪一千五百挺,通用子弹两千万发,轰天雷一型迫击炮900具,75悍妇速射炮240门,各类炮弹一万余发,手榴弹五万余颗,炸药包五千个。预计到九月底,还可以生产出一万支步枪,300挺机枪,150万发子弹,100具迫击炮,80门75火炮,一万颗手榴弹和上千发炮弹。

        于此同时,他手下可指挥的部队经过私下扩编之后,总人数从去年八月的53个营四万余人扩编到了当下近80多个营六万余人,这还不包括远在湘南整编的袁勇部一万三千余人,李德山私下组建的八个营五千余人,黄五肥和闭运培在廉州和高州还有近六千人的地下后备武装。

        1908年七月八日,中华复兴革命军总部在柳州秘密成立,舒坚任司令员,宋玉峰任政委,徐林辉任参谋长,娄宪彪任政治部主任。于此同时驻地的部队开始进行整编和秘密调动。

        七月十五日,在百色的六个炮兵营全部调出,其中两营前往龙州,两营前往永宁,两营前往庆远,同样三地各调两营步兵前往百色。

        七月二十日,驻守庆远的蓝海东部调出四个后期的新编营,前往柳州,和总兵衙门的亲兵营进行替换。

        八月初,宋玉峰下令,驻守都安的巡防营第十五营彭兵华部将调往桂林背面的灵川驻守,驻守在马山县的巡防营十六营梁三明部将驻桂林,驻守在岑溪的巡防营六营调往梧州驻守。

        八月中旬,柳州军火库的武器装备和振德制衣厂生产的新式迷彩服军装和军需用品开始秘密分别运往各地驻军部队军火库。

        八月二十日,宋玉峰离开了柳州秘密前往了永宁,和哪里的盛字营黄卓部汇合。高翔电告梧州航运公司总经理刘福江,命令航运公司所属船只暂时全部停止营运到柳州集中待命。

        八月二十五日,侦察营和警卫营精锐组成的三百人队伍,乔装成百姓,暗藏武器从柳州登上梧州航运公司的客轮前往了广州,在哪里的孙明智会接应他们到城内事先潜伏。

        一切的行动都指明了,那个激动人心的日子即将到来了。(未完待续。。)

        ps:感冒起来真要命啊。。。我坚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487/17691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