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纪事 > 重生纪事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事(一)

重生纪事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事(一)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心事(一)

    樊老太太拿眼稍瞄了眼自家宝贝大孙子,笑眯眯接了一句:“那敢情好,干脆咱们两家将来就搭亲家算了,也算是亲上加亲。”

    何建芳跟着方慧敏端着冲好的果汁出来,刚好听到这话,何建芳故意逗道:“我看挺好,我家小静见天念叨她小智哥哥,等再过两年就把小静嫁过去算了。”

    何建斌笑得合不拢嘴:“咱们在这儿说的欢,孩子们还小呢,这事也不急,对吧?小智?”

    樊学智手掌半握拳捂着嘴,欲言又止:“嗯。”

    樊学智其实是脸皮薄,害臊着,心里头敲锣打鼓,面上硬压着不表现出来。

    他偷偷拿眼睛瞄他奶奶,心知他跟何安安的事,他奶奶很有可能是发现了,不然也不会突然说那么一句话。

    想到这一点,他不由一阵心跳加速,低垂下眉眼,琢磨着要不要直接摊牌算了。

    樊学智平时为人处事谨慎细微,就从来没有冲动鲁莽的时候,他对自己爷爷奶奶心里头亲厚,性子上就有点不太注重这些。

    何建斌跟方慧敏小坐了一会儿,就带着何建芳跟几个孩子一起离开了。

    樊学智一直把人送出院门外,眼巴巴目送着车子驶离家门前面的笔直马路,方才扭头往回走。

    樊学智心里头一时间不上不下的,突然就有点激动,他奶奶既然发现了一些端倪,却没有刻意制止,听着刚才逗话的语气,分明有着几分乐见其成的意思,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奶奶是喜欢何安安,愿意让他们在一起的?

    樊学智思及此,人生中难得冒了一次冲动的急脾气,他扭头往家跑。

    家里人走光了,樊老脸唰的拉了下来,瞪着大眼珠子扫射他老伴:“你怎么回事你!”

    樊老太太往沙发上面一坐,自己端起桌子上面的果汁,不紧不慢回了句:“我怎么了?”

    樊老训人:“你说你怎么了?什么叫两家搭亲家啊!谁和谁搭一块能处成亲家?”

    樊老太太别过脸说:“你说谁和谁?这不是话赶话,逗趣么!”

    这是逗趣么?这分明就是打探敌情去了!

    樊老从始至终就不赞同这件事情,要是真把樊学智跟何安安凑一块,那他不就真成了跟老何家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么?

    老何那事现在就是悬在他心头上面的一把利刃,上面若是就此不提翻篇了,那还能侥幸混个安度晚年,可这要是突然被谁捅出来,摊到明面上,那可是分分钟家破人亡的案子。

    樊老当年不顾一切把人救了出来,是因为他年轻,刚结婚,没有下一代,考虑事情不全面,只图了一时仗义,压根没往后多想。

    现在岁数大了,最宠爱的大孙子又培养的这么优秀,他哪舍得让孩子冒一丁点风险。

    虽然那事距离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可是只要这案子没彻底了结了,他这心就得一直这么没着没落的吊挂着,安稳不了。

    樊老严肃的看着他老伴:“这事你就不用跟着张罗了,我不同意。”

    樊老太太腾的转过身子,瞪视着樊老。

    樊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心里头想法摊到明面上,跟自己老伴一条条掰开了揉碎了分析:“我知道你喜欢安安这孩子,安安长得好,性格好,学习好,既听话又乖巧,别说你了,连我都挺喜欢她。但是老何当年那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事我也参与了,现在绞尽脑汁想把自己摘出来,都不知道尾巴扫没扫干净,哪能再往上凑?”

    樊老太太不以为意:“怎么就不能往上凑了!当年那事这都过去几十年了,上面要是想调查重审,早开始行动了,你们这批人眼看着一个个都七老八十,快要寿终正寝了,等你们撒手归西,上面还调查个屁!”

    “嘿!”樊老气得眼睛都长了:“你说话就说话呗,你咒我干什么?什么叫我都七老八十了?还撒手归西,你这是睁巴巴盼着我归天呢吧?”

    樊老太太沉着脸:“我就不是那意思,你自己当年非要往里面掺合,这事就是你挑起来的,眼下都过了这么些年了,当年也没看着你有半点害怕担心的意思,现在老了,大半截入土了,你才想起来后怕,你这反射弧是不是也有点太长了一点?”

    “你!”樊老伸手隔空指樊老太太,好悬没气个倒仰。

    樊老太太从沙发上面站起来:“我懒得搭理你,我就这么一个大孙子,只要是他喜欢的,我都喜欢,他做什么我都支持他!”

    樊老太太说完,把茶几上用过的玻璃杯子捡拾起来,扭头往厨房走,一边走,一边嘟囔:“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樊老太太走出客厅,就觉得屋里空气变得有点凉,她扭头看了一眼,就见自家大门虚掩着。

    “怎么门都没带上啊!”樊老太太嘟囔一句,走过去推开门看了一眼,门外空荡荡的,樊学智去送人还没回来呢。

    樊老太太随手带上门,只当樊学智是送完人自己去哪溜达了,也没当回事。

    等着大门重新关合上,樊学智这才轻手轻脚从楼侧缓步走了出来,他转头看了眼紧闭着的大门,迟疑了一下,从楼前面拐了出去。

    樊学智刚才急匆匆跑回来,刚到门口就透过虚掩的房门听到了屋子里面他奶奶和爷爷争执的声音。

    那天,樊学智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他爷爷总会在何老爷子到访后,把自己关进书房里,气氛压抑沉闷。

    当初何老爷子应该是出过什么事,被卷了进去,最后是被他爷爷给救出来的,这件事应该小不了,要不他爷爷也不会这么瞻前顾后。

    樊学智踩着积雪在大院里绕圈乱走,两眼发直,喃喃道:“就因为这样,所以反对我和安安在一起?”

    樊学智心里头乱成一团,他就从来没想过他爷爷有一天会反对。

    “嘿!”突然有人在身后拍了他一下,樊学智吓一跳,回过头,就看到徐京京正笑眯眯的对着他打招呼:“干嘛呢?跟没头苍蝇似的在这儿乱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