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22章 chapter22

第22章 chapter22

        在注意到门口那个异常俊美,但身着的一看就不是现代常服还拿着刀剑的男子时,体育馆里的人都升起了疑惑。

        但这种疑惑在看到幸一放下球之后笔直的朝门口走去时,就直接上升成了各种八卦的情绪。

        “诶?那个是谁啊?”

        “穿的衣服....好...特别啊。”

        “还有刀...!”

        “和蓝泽认识吗?!”

        然而鹤丸在刚刚稍微的观察了下四周的情况后,就一直微笑的看着露出惊讶神情后朝自己走过来的少年。

        但不管怎么说,从幸一这里来看,都只觉得他的那个笑容很有种....捉弄人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的性格吗?

        “鹤丸先生..”走至鹤丸身前,幸一叹了口气:“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嗯?我只是想要看看现世的学校是什么样子而已。给您造成困扰了吗?”鹤丸似乎丝毫不感觉到幸一的苦恼,只是笑着回答。

        他忽的伸出手,刚要开口的幸一下意识的闪躲开,鹤丸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他眼里闪过一抹情绪,最终也只是笑的若无其事道:“主君,您的汗太多了。”

        “啊。对不起。”伸手把自己下巴要滴落的汗水用手背拭掉,幸一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的避开鹤丸的手。

        这是本能,对于有力量的存在,一个秩序者在未信任前的本能。毕竟他现在还未真正了解这个被称之为付丧神的鹤丸国永是什么样的人。

        何况对方这种似乎将他视为新的审神者的亲近态度有些不妙,毕竟,他最后可是要将他送回去的,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联系。

        装作没有看到鹤丸眼里闪过的情绪,幸一笑道:“社团活动等下就结束了,鹤丸先生是先回去还是..”

        “我在这里等你。”打断了幸一接下来的话,鹤丸如此道,虽然还是笑着,却又似乎透出一份强硬。

        雏鸟情节吗?不对,也不应该吧,毕竟是一个经历了很多事情的刀剑。下意识否定的幸一摸不清鹤丸的态度,但对方这样主动表示友好的信号他还是懂的,于是点了点头:“那么,请稍微等一下。”

        然后鹤丸就看到眼前的少年转身跑了回去,向着一个看上去应该是老师模样的成人说了几句话后,在期间又和几个头发颜色鲜明的人打了招呼就去了另一个地方,消失在了一个转弯脚,鹤丸脚步刚准备踏进去,可是想到刚刚幸一说的等一下,就又停了下来。

        他感觉到这期间那边的少年们的各异目光,但鹤丸抱着刀并未去看他们。直到后来换了一身校服,拿着书包朝他走了过来的少年出现,他垂着的眼才微微抬起,向那少年露出一个笑容。

        不管幸一现在对他是什么态度,在找到其他刀或者说回去本丸之前,他所能信任的人只有他。这是鹤丸的直觉,也是他考虑过后的想法。

        何况,幸一本身就不是一个让人觉得难相处的人,甚至说第一眼对他产生恶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是的,从第一面开始,鹤丸从幸一身上所感觉到的是能够让他人轻易卸下防备的气息。

        不过拥有那样温和强大的灵力,本身也就说明了些什么吧。

        这样想着的鹤丸看着和自己并排走着的少年,期间在走出校园的时候,周围那些异常热烈却又压抑的注目视线让他稍稍升起一种奇怪的担忧。

        主君的仰慕者好像太多了些,甚至是性别上也.....

        察觉到白发付丧神的心不在焉,幸一偏头看着他,关心道:“鹤丸先生?怎么了?”

        鹤丸回过神,看着毫无所觉得少年,微仰的头的动作让他轮廓秀丽的脸似乎这才显出一份少年人的稚嫩,也让鹤丸可以更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身影倒映在那双温暖的浅橙双眸中。

        鹤丸眯了眯眼。

        “不,我只是在想,我好像很幸运。”

        “幸运?”没听明白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幸一露出疑惑的表情。

        然而付丧神已经不再开口了。

        ——能够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再遇到您,就是我所认为的幸运的事。

        就这样,在时空站的临时任务下,幸一不得不接受自己休假的同时还要开始和人同居的事实,不,准确应该说是付丧神的太刀吧。

        在和鹤丸回到自己的宅子时,看到祈织的时候,幸一忽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他脸色一僵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鹤丸奇怪的看着他,就听到一声:“幸一。”

        朝他们这里走过来的灰发少年神情淡漠,可是鹤丸却明显感觉到他视线放到自己身上时那一闪而逝的敌意。

        敌意?没错。鹤丸不由得玩儿味。

        但走过来的祈织并没有把注意力再放到他身上,他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幸一,半晌道:“关于母亲想要领养你的事,我听母亲说了。”

        鹤丸神情微微一怔。

        幸一露出苦笑:“啊。是吗?美和阿姨还没有放弃吗?”

        祈织:“我没有同意。”

        他这样说着,看着幸一,又缓慢的重复了一句:“我不会同意,你成为我的弟弟。”

        面对母亲开的家庭会议中所提出的事情,祈织却是想也没想的第一个出声表示自己的反对,他的神情太过认真,几乎让当时的兄弟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祈织已经推开椅子转身出了门。

        实际上在听到美和的想法时,祈织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不可以。

        那个人需要的我会给他,但不是以兄弟身份,也绝不想以兄弟的身份。

        这就是祈织一路走来幸一家的路上所想到的结论,他想要看着这个少年的笑容,想要更近的注视他,可是却不是以住在一起的兄弟的身份。

        余下的,却不再需要深思了,他对少年所产生的东西,已经一目了然。

        眼下对着幸一说着,祈织的神情虽然和往常无异,眼神却异常专注和认真。就在他看着幸一准备开口的时候,一双手掌隔开了他的视线,挡在了他和幸一的中间,他朝手的主人看过去,不悦的情绪几乎显而易见。

        “哦呀,虽然并不是很清楚事情的原委。但是,”笑的仿佛不见阴霾的白发男子忽而眯起了那双波光潋滟的金眸,透出几分和笑意不同的锐利压迫:“可以请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的主君吗?”

        祈织无声的和他对视,对于那种几乎会让他透不过气的压迫感暗自心惊。

        “鹤丸先生。”轻轻将那只手按下,幸一的声音带着温和的安抚之意:“请不要这么紧张,这是我的朋友,并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鹤丸被那双带着微热温度的手触碰,手指轻轻的动了动,唇角的笑意加深,最后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没有再做出刚刚那样的举动。

        “祈织君。请放心,我不会成为朝日奈家的孩子的。”幸一转头对着祈织说,语气里透出郑重:“如果可以,也请再次把我的意愿转达给美和阿姨。”

        祈织眼神微动,似乎意识到自己刚刚表达的并不准确,正欲开口,幸一已经笑着摇了摇头:“我明白,要就这么随便的接受别人来成为家人是件很难的事。”

        “我并不是那个意思。”祈织沉默了一下,道:“我只是想说...”

        “喵~~”一声懒洋洋的猫叫打断了祈织犹豫的话,跳跃到祈织肩头的布偶猫继而又跳到了幸一的怀中,用那双湛蓝的猫瞳静静地凝视着祈织。

        祈织神情微微恍惚,并没有再说下去。

        幸一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注意到祈织眼神忽而的涣散,道:“嗯?你怎么了?”

        “不,没有什么。”垂下眼的灰发少年淡淡道,或许现在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等祈织谢绝了幸一进去坐坐的邀请离开后,望着他离去背影的幸一转头就对上了某位付丧神亲切友好的笑脸:“主君,我想您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并没有告诉我呢?”

        啊,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即将同居的人了。

        幸一抱着迷尼,半晌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天然笑脸:“鹤丸君指的,是哪一方面的事情呢?”

        “唔。”鹤丸微微弯腰伸手去揉了揉幸一怀中迷尼的头,脸也随之凑的极尽,呼吸间,那种若有若无的莫名花香在鼻间缭绕,看着幸一没有退后只是看着他,这么近的距离,少年细腻而白皙的皮肤上仿佛是从没有见过的上好玉脂,想要触碰的*几乎刹那间在脑海间闪现。

        鹤丸为这次幸一没有退后的举动感到那么一丝欣喜,随后用陈述的语气说道“大概是,有关于刚刚那位所说的,主君的家庭方面。”

        抱着猫的少年静静地看了他半晌,最后唇角一勾,风声微起,那种过于内敛的温和变成一种极具强烈的吸引力:“好吧,如果鹤丸君能够把你的事情告诉我的话。”

        温和,强大,聪明,或者现在还应该再确认一点。

        心跳乱了一拍而仓皇退开的鹤丸想。

        那就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吸引力。

        *

        “好吧,那么来好好的再仔细的了解一下吧。”进入房子后,一人一刀一猫坐了半天,幸一首先开口,他看着身穿白色战衣,容貌俊美显眼的付丧神,继续道:“毕竟在鹤丸君能够回去你的世界前,我们还要继续相处一段时间。”

        似乎还有些走神的鹤丸并没有马上回答,当幸一将猫举到他面前并使用爪子挥了挥后,他看着少年带着询问的眼,眨了眨眼,道:“是。”

        然后,他们就彼此把能坦白的都坦白了...呵呵那怎么可能啊!

        但比起昨天的单薄的自我介绍,现在显然至少可以以一种相对坦然的态度进行交流了。

        “既然是我将鹤丸君唤醒的,那么我也应该负一点责任,反正家里除了迷尼和我并没有别人,在鹤丸君找到回去的地方之前,请不要介意的住下来吧。”这样说着总结的少年眉眼弯弯,充满了善意和真诚。

        虽然就算他不这么说,鹤丸国永也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但怎么说,得到许可和自己主动追随,感觉还是不同的吧,就好像被允许了进入了这个范围,不被排斥在外。

        “为什么,只是陌生的人而已,你不怕我对你做出伤害的事情吗?”

        在他这样试探的问出口后,却得到这样回答。

        “可是,鹤丸君是打不过我的吧。”

        少年笑容虽然不变,口气却笃定而自信。

        “而且我看得出来,鹤丸君对我并没有恶意。这一点,我还是能够知道的。”

        “那么,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指教了。鹤丸君。”

        看着少年对自己点了点头说完后,嘟囔着已经到了晚饭时间,紧接着抱着猫进了厨房,留给自己思考的空间,鹤丸忽然低笑出声。

        啊,啊,啊。

        自己这样,算是被完全看透了吗?

        太狡猾了,这种温柔的主君。

        完全不给鹤一点挣扎的余地呢。即使,在您付出了信任的同时,就已经不想再挣扎了。

        但是。

        犯规了哦。

        *

        “....您是说?还有?”本来坐在沙发上消食的幸一听到鹤丸的话,抬起眼惊讶的看向他。

        能够感觉到同样是刀的力量出现的鹤丸点了点头,虽然在感觉到的一瞬间,他并不想告诉少年的。

        但无论如何,都是同伴啊。

        也许那把刀剑,也同一开始的自己一样在等待着。

        表面没有异样,但内心刷屏的幸一喉咙有些发干。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一开始幻想的平静的假期,已经越来越朝他控制不了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了。

        “主君?”忽然凑到他面前的白发付丧神脸上挂着疑惑。

        幸一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请不要再这样试图吓我了,并没有用的,鹤丸君。”

        因为他的话而忽然露出了笑容的鹤丸眼里闪烁着狡黠:“嘛,我只是担心您突然不说话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而已。”

        请把你一开始那种态度还回来啊,现在这个老是动不动就凑过来想看他吓一跳的人是谁?是谁?

        幸一总觉得,心好累。

        看到少年眼里闪过的苦恼,鹤丸国永始终含笑的望着他。

        既然您已经如此温柔的接收了我,那么,就不能反悔了啊。

        今晚窗外的月光明亮的不像话,躺在床上的幸一几乎没有一丝睡意,他动了动耳朵,忽然出声:“鹤丸君,请不要守在我的门前了,您不需要休息吗?”

        虽然不知道以前付丧神是怎么样过的,但幸一并不需要这样寸步不离一样的守候,而且,他也并不是审神者,哪怕是这么做,鹤丸也不该是对他的。

        他能给他的只是一时的帮助,而无法给他长久的陪伴和羁绊,只要认清这个事实,就没有办法坦然接受对方这样的态度。主君什么的,他根本不可能做的。

        如果只是朋友的话,或许还好。

        当幸一说完以后,就听到门口传来鹤丸的声音:“是我吵醒了您吗?”

        不,我根本就没有睡着。

        穿着睡衣幸一叹了口气,拿了个东西抱在怀里,下了床走过去开门,然而门一开,却并没有看到人,他往门口走出两步,转了个身看上去像是要寻找的模样,果不其然一阵属于别人的气息自身后传来,他猛地转身,在看到对方被自己忽然转身似乎弄的一愣,忍不住笑了笑。

        幸一伸出了手,随后鹤丸便感觉到是温软的暖意覆盖在他的身上,楞楞的抓着披在自己身上的薄毯。

        幸一看着鹤丸:“夜露深重,而且外面刚下了下小雨。虽然作为刀剑不是很清楚您的身体是不是和人类一样,但还是多注意吧。”

        少年的声音不急不缓,在黑暗中显得越发的温软动听。

        “哈哈,主君这是在关心我吗?”这样说着的鹤丸声音低缓,在黑暗的走廊中幸一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总觉得,那双过于美丽的金眸在黑暗中有种惑人的力量。

        鹤丸的眼睛和他以往见得也不大一样,里面金色的瞳孔边描绘着一圈黑边,仔细看的话,甚至是有点像兽瞳。当他不笑的时候,给幸一的感觉才真正是蛰伏又冷静的一把刀剑。

        “请早点回房间休息吧。”对鹤丸的话不置可否,幸一认真道。

        “既然您这么坚持。鹤只能从命了呢。”抓着毛毯的鹤丸扬着眉眼道,看到少年这才放心的走回房间,眼里翻涌起压抑的情绪。

        第二天一大早,坐在餐桌旁的幸一嘱咐了鹤丸几句,毕竟他什么事也不做估计也很无聊,所以幸一就告诉他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去花店,接着就拿着书包出了门。

        坐在那里的鹤丸抚摸了下正喝牛奶的迷尼:“诶?让刀去看花店吗?还真是,从来没有过的要求呢。”

        不过他也明白,这里不是他曾经的世界,和平的世界没有战争,这里也没有需要他挥刀的战斗和对手。

        他笑了笑,抱起喝完舔爪子的迷尼:“不过,惊吓是人生中必需的啊。不如,我们今天一起去看看主君所要参加的比赛是如何的,怎么样?”

        虽然是因为问着怀里的猫咪,但鹤丸国永显然已经做了决定。

        迷尼看了他一眼:“喵~”

        “嗯,看来你也很赞成呢?走吧!”

        “喵~”我只是懒得理你而已。

        傲娇的喵大人表示除了幸一其他人跟它才没有关系呢哼。

        正赶往集合地点的幸一打了个喷嚏。

        *

        “一仔。”

        “哟,来啦幸。”

        “幸君。”

        “小蓝~哦哈哟~”

        来到今天要比赛场地外的集合地点,幸一看到已经差不多到齐的众人,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我应该没有迟到。”这样说着,看了看手上的表,幸一笑道:“各位,早安。”

        “呜哇,一大早就看到小蓝治愈的笑容感觉好棒~”五月笑道。

        一天的开始,谁都希望能看到点美好的东西。

        虽然没有出声,但看着站在晨光下笑着,发着温润微光的少年,其他人心里不约而同的赞成五月的感叹。

        “吵死了,不要挡在这里。”身后传来不耐烦的声音,幸一转过头去,笑容不变:“早安,灰崎君。”

        “...切。”抓着头的灰崎斜斜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开了头。

        然后就被一旁的虹村狠狠揍了一下:“给我好好的说话。”

        “早安,虹村前辈。”

        虹村看向幸一,手上的动作顿停,他放下手“啊”了一声,然后反应过来,道:“早安。”

        被虹村打的呲牙咧嘴的灰崎看了虹村一眼,注意到他那烧红的耳朵,挑了挑眉。

        “人都到齐了吗?”站在一旁的赤司环视了一下队伍人数,温声问道。

        “嗯,可以进去了吧。”青峰打了个哈欠,眼神却带着要比赛的兴奋和期待。

        “卡擦卡擦。”一旁的紫原不给面子的吃着零食,接受到绿间不满的眼神,无辜的望了他一眼,然后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幸一,叫道:“一仔。”

        少年抬头看向紫原,就听到一声“啊~”和向自己伸来的拿着零食的手。

        在那声拉长的“啊”中下意识的张开嘴,就被喂了口零食。

        紫原看着幸一用力的嚼着,眯起眼,懒懒道:“好乖好乖。”

        幸一,其他人:.......

        “好了,我们进去吧!”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到了,虹村沉声道。

        “嗨!”

        在他们进入篮球馆场地的时候,迎面便遇上了今天的对手队伍,对方的身高和他们这边不一样,起码还是挺平均的。

        幸一默默地想,虽然他也是那个把队伍身高拉不平均的一员。

        双方虽然有着视线交集中擦出那种对手的火花,但总归是没有什么冲突,只不过走在边上的幸一被他们一个队员重重撞了下肩膀而已。

        看着幸一朝旁边微微倾了倾,对方回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眼神,嘴唇蠕动,一旁的黑子顿时眼神一凛。

        “弱,鸡。”

        结果刚要扭回头跟上队伍的那人就被人故意狠狠一撞肩膀,那种力道让他直接被撞倒在了地上,他错愕的抬头看过去。

        “喂,你小子很碍眼啊。不要挡路啊垃圾。”

        灰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嘴角裂开一个恶劣而残忍的笑意,那双眼睛里带着无限的恶意。

        接着他就迈着长腿从那个人旁边走了过去,跟上了前面没有发现这一变故的队伍。

        “灰崎君?”

        “干嘛!”

        换好衣服后,大家到了场地整理自己,总是一脸不爽的灰崎被前面突然出声的幸一吓了一跳。

        对方扭回头,认真的说了句:“谢谢你。”

        一抹错愕从灰崎脸上闪过,随后他冷冷的嗤笑了一声:“白痴。”

        却见少年笑了一下,不介意的回过了头。

        啧。还以为什么都听不懂呢,原来还知道别人骂了你啊。而且,我才不是因为你才骂那个垃圾的,少自作多情了。

        灰崎看着在球场灯光下那闪着光泽的银发,转开了头。

        看到那边休息座上死死瞪着自己的对手,灰崎反而对他笑的越发张狂,然后就又被打了。

        “不要惹事情!”

        “都说不要打我头了,很痛啊不良前辈!”

        “灰仔好吵啊~~”紫原敦看着大喊的灰崎。

        绿间坐在那里认真缠着自己手上的绷带,接着拿着今天的幸运物——小型的木偶,对灰崎吵闹的声音不满的皱了皱眉。

        黑子看着正在伸展手臂的幸一:“幸君,紧张吗?”他记得他第一次参加的时候...不过看幸君却完全不会紧张的样子。

        “啊?”幸一放下手,笑起来:“我很期待哦!”然后就被青峰按住了脑袋,揉了揉头发。

        “嗷嗷嗷~~蓝泽sama笑的好好看啊啊啊~!!”

        观众席上一圈拿着横幅的少男少女看到正在微笑的银发少年,激动的嚎叫中。

        “不过青峰君在干什么?!他在对我们蓝泽sama漂亮的头发干什么?!”

        “啊啊啊,紫原君又喂食了,我萌这个身高差!求再看到举高高啊~”

        “哇,稍微有点被吓到了呢。”刚到找到座位坐下望着下面主君的鹤丸听到这些声音的,朝他们看了过去,见到他们都神情激动的看着下面的幸一,感叹完后,又静默了半晌,果然昨天没有看错吗?主君的仰慕者性别确实...都很平均啊。

        而且似乎很狂热的样子。

        鹤丸见怀里的迷尼一眨不眨的看着下面,笑了:“嘛,确实呢,毕竟连作为猫的你也被吸引了呢。”他这样说着,却不知道单单指作为猫的迷尼,还是其他的什么。

        感觉到某人存在的幸一抬头看向观众席,就发现激动的某群人旁边的白色身影。

        奇怪...鹤丸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说在这里有感应到刀剑的力量?

        实际上昨晚和鹤丸说完以后,鹤丸就又告诉他,那种力量消失了,但比起消失,更像是突兀的被什么压制住了,所以幸一在试着用力量去探索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

        现在也一样。

        其实,比起鹤丸所猜测的被什么压制,幸一更觉得应该是...那个刀剑自己隐藏了起来。很简单的道理,毕竟这个世界的危险指数就已经代表这个世界还没有一种力量,可以压制住原本划分在危险等级指数比他世界的付丧神。

        不过,这些都还要在时空站那边回复以后,幸一才知道怎么办。

        毕竟如果是这个刀自己隐藏了起来,那么可能情况就不像鹤丸那么简单了,到时候,也许要采用武力。

        收回这些心思的幸一看向鹤丸的方向,正准备要不要挥手打个招呼,虽然结果他就被他们旁边突然叫出来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哈...那些后援团还真是有够狂热的。”青峰也注意到观众席那边的情况。

        赤司这时将幸一叫了过去:“蓝泽君。”

        “嗯。”幸一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看他明显期待上场的样子,赤司眼里闪过淡淡的笑意:“请做好随时上场准备。”

        今天作为候补的幸一其实并不一定有机会上场,然而赤司的话却是在给作为新人的他一个鼓励。作为平日里温和有礼的副队长,他的每一个举动都非常的掌控人心。

        反正幸一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可惜自己不是上场的人,不能把刚刚说他弱鸡的人用篮球教训一顿,但这也是管理者的考虑,他不能左右。所以幸一点了点头,看着准备上场的几个人,正准备转身到旁边的候补椅子上坐着,就听到赤司带着笑意的话从旁边传来,那声音很轻,却很笃定:“胜利,是属于帝光的。”

        他扭头,对上赤司的眼,那宛如蔷薇般色泽艳丽的眼睛看着他,然后一转,定在了对面队伍某个队员的身上。

        幸一忍不住笑了。

        实际上,刚刚某个人说的那句话,帝光一军的每个人都听到了,毕竟那么近的距离,每个人都不是耳聋,只不过他们都知道赛场外发生冲突是多么不明智的事情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用篮球来说个明白好了,狠狠打到那个家伙再也不敢说这种烂话。

        双方鞠躬的开场过后,青峰对着刚好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而很明显的,对方队伍感觉到了帝光中学几个人在上场后那种可怕的气势。

        搞什么?骗人吧!这真的是国中一年级的人吗?

        每个人,包括上面观众席的人脑袋里都冒出这样的疑问?

        等比赛开场以后,这种疑惑就更加的明显了,这种碾压对手的实力,简直是太可怕了,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啊对面的学校。

        这就算了,中途他们还直接换了个人...换了个..人,妈呀换了个谁?

        那是男孩子吧绝对是男孩子吧!但是长的太犯规了!怎么会有长得辣么好看的男孩子!

        而且看起来那么纤瘦的样子,一到场上也好厉害啊,更像是在舞台上一样流畅的动作,投球进了以后笑起来好像在发光一样吼吼看!!不行麻麻我好像今天被一个国中一年级给撩啦!!

        场上的气氛越演越烈,队伍这样一面倒的比赛观众们看的非常刺激,主要看帝光的在耍帅→→,没办法,人家不仅打篮球打的好,颜值也高,重要的是人家头发颜色种类多【大雾】

        鹤丸国永看着下面打的很开心和队友击掌的主君,在灯光下那脸上的汗水,竟像铺成一片薄薄的碎光,成了更加漂亮的点缀,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感,在感受过那种灵力后他似乎比其他人更要看的清,甚至是那个身躯下比皮囊更加吸引人的灵魂,他没有移开过视线,脸上的笑容不减:“哦呀哦呀,这么开心的样子。”

        居然有一瞬间,感觉到在嫉妒那颗被他用那么专注和喜悦的眼神所追逐的球呢。

        心口蔓延的温热情绪像是要在某一瞬间从胸口溢出来般,强烈到无法忽视。

        太耀眼了。

        对于刀剑来说,那种光芒。

        实在太过耀眼。

        想要追逐的那一种耀眼。

        在被救助唤醒后,就被死死压抑的渴望在这一瞬间肆无忌惮的充斥于鹤丸的心头。

        宛如骤然拔地而起的苍天大树,笔直而迅速的开枝散叶,密密麻麻的在心里面布满每一个空隙和角落。

        剧烈颤动过后的金眸渐渐归于平静,却更像被铺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将那些悄然的掩盖。

        与此同时,下方的比赛结束的终哨声响起,四周激动的欢呼传入耳中,鹤丸却突然抬起头回头,看向了空无一人的走道门口。

        那种波动....

        错觉吗?

        他往台下望去,看到望过来对上了视线的浅橙眼眸,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便有些故意的眨了眨眼,果然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无奈。

        嘛~不管怎么样,鹤所认定的主君,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7736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