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26章 chapter26

第26章 chapter26

        赤司征十郎其实是个无神论者,但他却不是固执的人,因为他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东西。

        而让他有改变这个想法的,正是因为他们篮球社一军的新成员——蓝泽幸一。

        虽然还不清楚他究竟用了什么特殊的力量,但记忆里那忽然出现又消失的能力,他是不可能记错的。

        而今天,从那个出现的奇怪男人的表现来看,起码说明他猜测的方向没有错。

        蓝泽幸一...

        赤司坐在房间的椅子上,手摩挲着面前翻开的书页上,而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征少爷,您的朋友已经醒了。”

        赤司应了声,把根本没看几个字的书合上站了起来,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轻轻若有所思的笑了笑,紧接着往门口走去。

        “赤司君。”已经从床上起来,并且让三日月隐去身形未免引起不必要怀疑的幸一站在床边,看着走进来的赤发少年,对上那双蔷薇色的眼睛,笑了笑:“今天给你添麻烦了。我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

        “不用客气。”赤司看了看少年不再苍白的脸色,同样笑了笑。

        他没有提起关于幸一昏迷时和鹤丸国永进行的对话,而幸一却已经从鹤丸那里得知了赤司的话。

        他看着丝毫没有想要问他意思的赤司,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这种疑惑从上次试探性的问过他就已经有了。可是对方既然不点破,就说明了不会在这上面做什么文章,那就最好不过了。

        反正不论赤司怎么猜,最多也只会知道他有不同寻常的能力,这个就算他知道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总会自己有自己的脑补理解的,特别是二次元世界的人,这是做了很多次任务,幸一所了解的一点。

        所以赤司不提,他也不用费心去找什么理由解释了。

        毕竟说谎,也不是他想要经常做的。

        因为赤司的不提,虽然不清楚他的原因,但姑且能算是一种体贴吧?

        幸一在告别了赤司,和鹤丸离开大宅的时候,回头看着那个已经看不清表情的赤发少年,如此想到。

        或许就和三日月一样,他曾经遇见过赤司,但却已经忘记了。

        幸一有一种预感,他所丢失的记忆,不仅仅是这些,还有很多很多的事,他还没能想起来。

        离开赤司大宅,天已经黑了,幸一和鹤丸走在路上。

        看着忽然停下脚步的幸一,鹤丸非常隐秘的撇了下嘴,并未看向另一边的幸一看到。

        三日月出现后却是第一时间看到了鹤丸的表情,他的心情和对方差不多,或者说他才是最为不愉快的那一个。

        “三日月先生。”幸一看着三日月,对方的的面容和记忆里无二,丝毫没有变化。他这下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和他在一起的,竟然是一位付丧神。

        只不过听三日月的讲述,似乎他那个时候之所以不能够和他交谈,也是因为莫名其妙的能够偶尔出现在他存在的异世界,那应该是法则的力量吧。

        虽然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但回忆一下那个世界他也似乎并没有接触过二次元人物。

        迷雾重重,他也许需要更长的世界,才明白自己所丢失的,究竟是多少的记忆。

        不过,三日月能够在这么久之后认出他,让幸一还是觉得挺开心的。

        看着幸一的表情,三日月也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他本就容貌出众,笑起来就更加的好看了。

        鹤丸在一边撇眼看着,却觉得非常碍眼。

        什么最美的刀,你就是想用那张脸来迷惑主君吧!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微笑着和鹤丸那双带着警惕的眼对上的三日月眯了眯眼。

        差不多能猜到对方在想什么,作为刀,最重要的,自然是自己所认定的主君,鹤丸想要的,又何尝不是他曾经一直想要的?

        “主君,你累了吧?我来抱着你走。”

        “还是我来吧,毕竟主君现在虽然看上去小,还是比鹤丸君更高的我能把主君抱的更稳些。”

        看不见的电闪雷鸣在两个付丧神间炸开,站在中间的幸一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撑开双手,让两个人停下,并用非常温柔的语气道:“我很好,不小,不需要抱,谢谢两位的好意,请好好的相处,如果乱用能力的话,就把你们塞回本体刀里去休息哦。”

        温柔不是没有底线,适当的威胁是必要时候采取的措施。

        看着瞬间安分的两个付丧神,幸一松了口气,继而感觉自己真是说什么中什么

        他的预感成真了,他的休假,已经离所谓的清闲日子越来越远了。

        起码这两个活了很久,但却因为一些事情又好像很容易想进行武力解决的幼稚“刀剑老人”就能够让他彻底在这种清闲的梦里醒过来。

        #我不想被叫主君可是没人听#

        #作为刀剑他们却好幼稚#

        #总是稀里糊涂的被卷入修罗场#

        在让两个人安分下来后,幸一又在愁了,但横竖他都必须把他们安顿下来,还必须看好,

        好在这两个付丧神似乎并没有想要离开的想法,嗯,这样起码不用担心满世界找他们了。

        幸一都不知道自己这种是不是一种自我安慰。

        而他沉思的样子自然落在身边都在关注他的两位身上身上,两双眸子不约而同的闪过笑意。

        主君困扰的表情也很不错啊。

        特别是,这种困扰...是因为我而露出的。

        并不知道身边两位付丧神那点现在阴暗鬼畜的心思,幸一只是持续自己的困扰。

        半晌,他突然想起什么:“迷尼呢?”

        等回到家之后,幸一看到已经先回来的迷尼,稍微犹豫了下,还是决定等一下再问它自己今天所想起来的事情。

        所以他先是为三日月宗近检查了下,发现他并不像当初鹤丸那样损伤严重,所以只是用了并不多的灵力就稍微的为他恢复成最佳状态。

        而三日月从刚开始就一直用一种深邃的眼神看着对面帮自己的主君,感觉到那熟悉的灵力温和的在他周身游走,轻柔,没有一丝暴戾。

        把迷尼抱在怀里的鹤丸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死死的盯着三日月的笑容,觉得心里那种想要趁着主君不注意然后把他丢出去的心情越来越强烈。

        迷尼懒懒的伸了伸爪子:愚蠢的家伙们~

        于是,一人一猫两刀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

        一大早起来就看到门口被三日月和鹤丸占据的幸一揉了揉眼:“你们,这是干什么?”

        两个人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落在幸一的身上,几乎是同时出声:“今天由我护送主君去学校吧。”

        “哈?”幸一感觉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看着两个男人认真的不能再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护送什么的,我只是去上学而已。”

        他一边整理校服一边往楼梯那里走:“还有啊我要纠正几遍。”他扭回头,笑的无奈:“叫我幸一就可以了,主君听起来真的很奇怪啊。”

        他本是想再一次认真的纠正两人的称呼,结果却看到两个付丧神看着他,忽的一个抬手掩住唇,一个微撇开头,总之是没有回应他。

        奇怪...就这么不想改称呼吗?

        幸一头顶冒问号的看着他们。

        然而两位付丧神看了他一眼,已经忽然消失在原地。

        留下幸一不解的低头看着走到自己脚边蹭了蹭的迷尼:“他们怎么了?”

        迷尼喵了声,跳到楼梯下去了:哼,所以说啊,都是些经不起美色诱惑的愚蠢家伙们啊。当然了,没有意识的幸一最萌!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幸一在出门的时候也没有再见到那两位。

        他拿着书包走出门的时候,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付丧神的心思你别猜#

        在来到学校的路上遇到黑子等人,像往常那样来到学校,只不过,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帝光中学的门口,停着几辆黑色的高级轿车,一排排的黑衣人很是唬人。

        和窃窃私语经过这些人走进去的学生不同,幸一脑袋里瞬间闪过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在看到车门打开,在人工散落的花瓣中走出来的金发少年时,得到了证实。

        但是和他却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似乎并不是这样,正和黑子青峰走进校门的幸一自然又夺去了一部分的注意力,在路过少年身边时,对方眼睛一转,忽然伸手抓住幸一的手腕。

        在众人瞬间集中的视线中,少年勾了勾唇,

        道:“哦呀,看长相是我喜欢的类型啊,你叫什么?”

        在瞬间炸开的人声中,幸一:....这个穿越者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82973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