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42章 chapter42

第42章 chapter42

        迷尼把那两个刀送回他们世界,顺便让他们在以为这只是突然又回去后,就回到了时空站。

        当它见到幸一的时候,却总觉得眼前的人看上去哪里不对。

        不知道为什么,迷尼忽然间就意识到了什么。

        它站在那里,一步都迈不开,只能微仰着头,看着那个恢复青年模样的人坐在椅子上,好看的眉眼垂着,看不出情绪,没有悲没有喜,像座不会动的青山,风吹过,吹动了树梢,山却不会动。

        他身上的气息与其说是克制,不如说是空白。

        迷尼小声的叫他:“幸一。”

        银发青年垂下的睫毛动了动,抬眼间有淡淡的情绪从眉心流动而过:“啊,迷尼你回来了啊。”声音轻缓,和往常无异。

        他慢慢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交握,并未看着迷尼,开始说道:“其实认真想想,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哪怕现在我想起来,也不可能做出什么了。”

        欠他的,教会了他生存的本领,哪怕这并不足以抵消,可是人死灯灭,更何况已经是连灵魂也找不到了,他就算要去计较,要找谁呢?

        只是他突然有些不明白,他究竟该是什么样子?如果按照枫泽所说,那么现在的他,又是真正的他吗?

        幸一在迷尼没回来的时候,想了很久,越想越头疼,索性便不想再想了。

        想那么多做什么呢?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名叫蓝泽幸一的人,哪怕他记起并且知道了那些,可是,他现在就还是他,不论如何,他都没有打算改变什么。

        让无法改变的过去来干扰现在的自己,才是得不偿失的。

        幸一比谁都明白这一点。

        可是,若说他能完全恢复成平常的样子却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现在能这么平静,也应该拖枫泽福才对。

        幸一眼里划过讥讽的笑意。

        刚刚枫泽的禁闭解除,第一件事就是冲上来,幸一那个时候的心情不稳定,看着枫泽一副要杀的狰狞模样,更是想也没有就下意识的用了八成的力量直接把人打了回去。

        枫泽连幸一的衣角都没碰到,就被那种温和却强大的力量给直接甩到了墙壁上。幸一看着他,只觉得可笑。

        可是枫泽对雨盲目而深厚的敬仰之情就和之前的他一样,所以这样不管不顾就觉得是幸一的错并且想杀他的心情,他倒不是不能明白,可明白和理解却不是一回事,他明白,却不能够理解,更不会去赞同。

        枫泽,注定和他无法相融。

        幸一没有出手,只是一遍遍的将枫泽弹开,让他狼狈的倒下,又锲而不舍的冲上来,像疯了一样。

        或许杀了他,早就已经成了枫泽扭曲的执念了。枫泽是个格外极端自负的人,既然他认定了的事,那么就没有改变的余地。

        幸一看着他的样子,忽然就感觉心里那一直压制的怒气骤然爆发。

        你凭什么对我做出评判,你又凭什么对我的过去指手画脚?

        刹那间,那些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大脑,那些绝望和痛苦,悲凉到极致的感觉侵蚀他的理智。

        忽然动了身形,单手抓住枫泽的脖子将他按在地板上的幸一笑了。

        枫泽一怔。

        令人心悸的悲伤和愤怒交织在那双橙色的眼睛里,竟是压的枫泽让他觉得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百世的不得善终。

        简单的几个字,可是经历过的人方才知道,那究竟是一种怎样一种深沉的泥潭,仿佛巨大囚笼,生生困住了灵魂。

        “枫泽,原本不杀你,是我不想,也是因为那个人,所以我不会。”

        幸一手上用力,一字一顿:“但从今以后,就没那么容易了。”

        那是从未从幸一身上感觉到的可怕压迫感,枫泽的瞳孔紧缩,像是再也不能说出任何的话。

        回忆到了这里,幸一闭上眼睛,突然腿上一重,他未睁开眼,只是扬了扬嘴角,轻轻抚摸着迷尼。

        他们之间什么也不用再说,却已经明白彼此的意思。

        迷尼也感觉到了微微的心安:从没有变过的温柔如初,因为,那就是你,幸一,原本灵魂的颜色。

        不论再来多少次,你都会还是你。

        那个在现实世界的第一世中,因为想要被爱,明明在被爱,却又寂寞的快要死掉的,温柔的孩子。

        你一直都是,这么温柔的孩子。

        哪怕没有记忆,你的本能还是驱使你变成什么样子。

        原本就希望那些记忆,愿你永远不会再想起来。可是这样也好,因为这样的幸一,才是完整的啊。

        *

        鹤丸和三日月坐在他们忽然回来的本丸中,但这里没有其他的刀,也没有审神者,但这里的一切还是完好,没有被破坏,没有被毁灭。

        可是,他们却并不觉得非常开心。

        只因为,他们心里早就有了要跟随的人,那个人所在的地方,才是他们归宿。

        两个慢慢消化了自己回来这个事实的付丧神同时扭头,看到对方眼中那同样的坚定,不由得第一次毫无芥蒂的笑了。

        毕竟在没有能再次见到那个人之前,对方是唯一和自己一样知道记得那个人存在的刀。

        “呀咧呀咧,真是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呢。”鹤丸盘腿坐下,望着本丸上空湛蓝的天空,天气明媚,微风吹过是春天的温度,可是他却想到的是那一夜将少年抱在怀中,散乱在自己肩头的银发和少年微凉的体温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握了握,鹤丸嘴角带了些苦笑。

        如果能够早一点明白就好了,真是白白错过了太多抓住的机会啊。

        三日月也坐了下来,颇像个老爷爷似的叹了口气,不过比起鹤丸那显而易见的失落,他却有一种直觉。这种直觉让他心里和那人分离的阴霾心情淡了一些。

        或许是三日月的直觉起了作用了吧。

        就在三日月和鹤丸奇怪这座本丸过于安静的两天后,这座安静的本丸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当然,在看到跟在狐之助后面微笑的少年,他们却觉得比起客人,或许是主人更恰当呢?

        虽然他一定不会承认就是了。

        “看来,这就是鹤丸先生你们的世界了。”装作自己只是通过灵力才捏出一个□□来到这里的幸一微笑道。

        能够看到两个男人眼里同时出现的惊愕,也算是一种新奇的感觉。

        多说多错,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幸一在看到两个付丧神回到这里的情况后,就准备回去了。当然,这不是他不在乎他们,而是因为上头的工作分配,这个世界会成为他之后常驻的任务地之一。现在当然不行,让这个世界重新运转起来的工作不是他的,他是不可以随便过来的。

        所以。

        “还会再见的。”银发少年眉眼弯弯:“就当做,我们都在比较远的地方各自生活,只要坐久一点的车,就能再见。唔,当然车票就是我的灵力了。”

        他的比喻很搞笑,但从中三日月和鹤丸自然能听出那种笃定。

        既然是主君的话,他们自然是,无条件的相信了。

        对看一眼,又看向少年已经消失的位置,三日月和鹤丸只觉得:我们的主君简直萌萌哒。

        *

        回到黑子这边世界的幸一看着安静的住宅,想到那两位的表情,忍不住叹了口气,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走出门,就看到停在门口的一辆车。

        朝日奈右京面无表情的推开车门走下来,站在少年门前,看着少年疑惑的神情,无奈的叹了口气:“听说你已经几天没回家了,幸一,从我说出那件事后,那么我就是认真的,哪怕你还没有接受的想法,但是,也请不要让我这么担心了。”

        “不好意思,因为有必须要做的事情,让您担心了。”幸一嘴上这么说,却觉得右京的说的这几句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那件事是什么事!?”从车上下来的少年一头微卷的头发,好看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惊愕,看完右京后,把目光定在了幸一身上,眼里划过不明的情绪。

        难道这是右京哥追求的人?长得...倒确实是..

        感觉这个嘴巴长的挺特别的好看少年看向自己,幸一只是友好的笑了笑,打断了朝日奈风斗散发的思维。

        他有些挑剔打量着幸一,却发现...这个人从相貌和笑容上来看,完全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

        右京皱着眉:“风斗,太没礼貌了,和幸一好好打招呼。”却没有告诉他那件事是什么。毕竟家事还是回去家里说才好。

        然而他这样的态度在风斗眼里就成了欲盖弥彰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不交女朋友的右京哥居然是对男人感兴趣了吗?

        因为这个,风斗看着幸一的眼神带了别的意味。

        直到最后让右京赶紧先送他去拍摄地点,幸一都感觉得到:这个小小年纪就进入了娱乐圈做艺人的少年投在自己身上那意味不明的赤果果的视线。

        让他不由得有些奇怪:我应该没见过他,和他不熟吧?这样看着我是为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88918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