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51章 chapter51

第51章 chapter51

        打开学生会的门,幸一看着那个叫他来的少年正坐在那里,面前的桌子摆着一盘还未开局的将棋盘。

        幸一看他听到声音,抬头看向自己,示意他走过来坐在自己对面。

        或许因着那时候的记忆回来了,这时看到赤司的少年模样,幸一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时光恍惚的感觉。

        赤司看他不动,也没有出声催促,只是定定的看着他。或许是因为他这番模样,幸一倒是很快的回过了神,因为他深切的意识到这个样子的赤司和他记忆里的那个孩子非常的不一样。

        幸一心里失笑,觉得自己的心态真的是越发的像个老人了,真不知道这好还是不好。

        他终于还是踏着步子走到了赤司对面的位子坐下,举手投足间有种赏心悦目的魅力,赤司本就赤红的眼沉了沉。

        “蓝泽君。”赤司开口叫道。

        幸一点头:“赤司君。”

        两人间这时流淌着一种很奇妙的牵引,眼神相对间,含着浅笑,俱是沉稳之态。

        “赤司君叫我来是想让我陪你下将棋吗?”幸一温温的开口。

        没等赤司回答,他又一副很为难的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没下过将棋啊。”

        赤司看着他的样子,知晓他说的话没有作假,于是也是温和的道,就像往常在篮球社对幸一的模样:“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和蓝泽君好好聊聊而已。”

        也许是搞明白了赤司之前那些举动和话语的原因,这回幸一对他的态度不像往常那样打着十二分的注意力,放松了几分:“好啊,不知道赤司君想和我聊聊什么?”

        赤司察觉出他的态度,摩挲着手里拿捏的一枚将棋:“不知道蓝泽君对于神鬼这种存在有什么看法?”

        他问的非常平淡,就和问今天你吃过了没有似的。

        幸一却是一愣,继而微微皱眉,看着赤司露出一副很不解的样子:“神鬼?”实际上作为秩序者他啥没有见过啊,各种神各种鬼怪,说出口分分钟让你打开新世界信不信?咳。

        就现在,他家可就住着一个总喜欢盯着他神出鬼没的大妖怪呢。

        但是,赤司现在问这个的意思,是要摊牌了?

        幸一眼里露出一丝了然,却没有直白的揭开,像个耐心的长者一样,等待着赤司将话题引导到他想要的那个方向。

        果然,幸一刚一发出疑惑,就见面前的赤司眼眸微沉,嘴角的笑弧趋于平缓:“还要装傻吗?还是说,真的已经完全忘记了?”

        讲真,幸一看着现在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眼神冰冷的赤司,有一种如果他肯定后面那句疑问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给自己好看,唔,当然了,他没有这种看人破功的恶趣味,而且赤司能把那么一件小事记得辣么清楚,还特意的提起来,他还是很佩服他的。

        所以幸一干脆道:“啊,如果赤司君是指我在你小的时候曾和你有过一面之缘这件事情的话,我想我是想起来了。”

        为了增加可信度,他还定定的看着赤司,企图让他看到自己眼里的真诚。

        至于为什么能这么干脆的在普通人的赤司面前承认这种类似神鬼情节的过去,只能说是他觉得既然他没承认之前赤司都如此的执着相信了,说明他的接受能力并不是普通人,说出来就没那么难了。

        当然,随便他想成什么啦,只要不要把他当做妖怪就行了。

        见幸一干脆的承认,原本因为眼前人似乎准备装傻到底而觉得有些火气的赤司,现在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地方了。

        就好像他一开始没有直接提出这件事,就因为他知道幸一不说是有他不能说的原因,而他赤司征十郎还没有非要去挖别人秘密的那个嗜好。

        听幸一承认了,那么有些话就更好说了。

        虽然一开始赤司是打算温水煮青蛙的,更是利用平时的相处不动声色的观察这人究竟有什么值得自己记挂了这么久,而且想起来后又无法轻易放下的一面。若只是单单因为幼时那独一份的短暂温暖,那也太过荒谬了些。

        可是事实证明,人的偏执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他要这个人,更是在不动声色的了解后,想要让这个人把他的注意力,他的那份温柔,用在自己的身上。

        可是显然,在他筹划着日久生情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的队员们却不安分了,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青峰紫原,虽然不经常吭声却最是会利用优势的黑子哲也,到表面上冷淡的绿间和灰绮,最后到他那个大队长虹村前辈,这些人对于少年的关注目光,就像日益吞噬赤司的耐心一样。

        昨天紫原的一通电话让赤司失手打乱了摆好的棋盘,那一刻赤司知道他的从容不迫就像那盘棋一样,被彻底打乱了。

        想到这里,看着眼前的少年赤司露出了一丝笑意:“我不会问你究竟是什么人。那些我都不感兴趣。”

        而下一秒这丝笑意就从他的脸上消失,他将那枚拿捏在手心里的棋子轻轻的放在棋盘的中央孤零零摆着的一个棋子旁边,轻轻一推,让它们离的更近了些,他语气认真,竟然是不带一丝玩笑的:“我只是想问,蓝泽君,不,幸,一。”他唇舌微动,读出的那两个音显的比前面的字要更柔和一些,他满意的看到幸一微愣的神情,继续道:“请你和我交往。”

        非常礼貌,还用了请,如果不是他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幸一差点以为这个口出奇语的少年在和他开玩笑。

        哈?他听错了对吧?他怎么听到赤司君在和他求交往?还是用一种你如果拒绝就会发生很可怕事情的眼神?

        幸一严重怀疑自己是因为昨晚杀生丸非要坐在他床边看他而一夜难眠,造成现在暂时性的幻觉和耳鸣。

        但将手按在两个棋子上,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的赤司却没有给他自欺欺人的机会,只是又用那种语气,极缓慢的重复了一句:“幸一,请你和我交往。”

        “赤司君...”幸一呐呐的叫了句,对面赤发少年是与他相仿的身形,此刻却透出一股非常强势的气息。

        而在他呐呐间,那本该放在棋子上的手越过棋盘抬起,竟然是毫不避讳的抚上了他的脸,他听到赤司比方才略显轻柔的声音:“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

        他说完,手便不急不缓的收了回去,姿态间的优雅与所有世家出来的少爷无二。这个时候,幸一才更清楚的意识到,眼前才国一的,看似普通的少年,是个什么样的人。

        只不过,还是太奇怪了点。

        幸一被突然的表白求交往,关键是对方还什么表白词都没说,上来就是一句请和我交往,有礼间透出的又是绝对的强势。

        幸一正在想用怎样的话语组织一下,才能把自己的那种一万头疯马跑过他脑袋的感觉去除,然后理智而不伤赤司自尊心的拒绝他。

        天知道他现在还感觉赤司是不是被调包了。

        然而没等幸一整理好自己脑袋里那团浆糊,赤司已经站起身,微微一笑,轻飘飘的丢下一句:“等下记得来篮球社训练”后,就朝外面走去。

        徒留下还很懵逼的幸一维持着嘴角的弧度,半晌轻轻的眨了眨眼,小声的呢喃了句:“见鬼了。”

        如果不是现在棋盘留着那两个紧挨着的棋子,幸一怀疑这只是自己刚刚进来然后无聊想出来的情节,不对,他就算无聊也不会想这种情节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幸一苦笑的撑着额头,被赤司这莫名其妙的的直球给打的一头雾水,若非说感觉的话,那就是...见鬼后的一脸懵逼。

        他要怎么说?说我只是把你当成个朋友候选人,虽然我很欣赏你的能力但是我们都是男的是没有未来的?咳,他并不是歧视男性相恋,只是这个世界的主流还是男女吧?怎么赤司君能这么自然的把那句话说出口呢。

        虽然是被赤司的话弄得措手不及,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幸一因为如此,倒真的是把赤司的类别和紫原等一群【朋友】给划分开来,连高桥那无厘头的行为都没让幸一放在心上,可是赤司如此认真的话,却不得不让他认识到。

        有男生喜欢他,并且是想要认真的交往那种喜欢。

        只能说赤司这一招看似非常令人堂皇的语出惊人,却非常的,有效果!

        这一边走出来的赤司看着不知道站在门外有多久的绿间,看着他脸上凝滞似乎三观碎裂的神情,脸上挂上了以往的笑容,轻声问了句:“绿间,还不去训练吗?”

        绿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90050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