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60章 chapter60

第60章 chapter60

        “杀生丸sama,杀生丸sama,你,你等等我啊。杀生丸sama”矮小的邪见看着前面飞快前行的犬妖,在后面拿着自己的人头杖辛苦的跟着跑着,一边喘息气喊着。

        他不知道杀生丸sama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到底是去了哪里,但是他刚一再见到对方,就被抓住提起来问了一句:“见到和我在一起的人没有?”了解到他似乎认识了一个人类。

        当时他还十分吃惊,一向不屑于搭理人类的杀生丸大人什么时候认识了人类,而且言语中还透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对一个人类。

        紧张一个人类?杀生丸大人?

        邪见总觉得这两个句子串在一起,套在他家杀生丸大人身上,有一种非常的违和诡异。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不仅是在当时表现出了这样异常的表现,在附近一阵寻找没有发现他口中的那个银发少年之后,杀生丸大人周身就散发了低气压,并且在这段时间没有一点那个人类消失后,隐隐的开始透出要暴走的意思。

        因为杀生丸毫无掩饰的暴风式搜寻,现在几乎是有点厉害的妖怪都知道了西国强大的犬妖在找一个人类少年。

        不仅人类喜欢八卦,其实妖怪们也是喜欢八卦的。

        加上杀生丸的威名在他父亲去世后就更加的大起来,所以他这次的举动自然是引起了各方妖怪的注意力。

        而杀生丸并没有去在意这些,因为他现在心情很不好,他觉得被那个所谓要帮助他的不知名家伙给愚弄了,他的方法虽然让他的弟弟和他回来了,然而却让他的弟弟和他走失了。

        如果那家伙再在他面前出现...杀生丸金色的兽瞳中闪过一缕冰冷的杀气。

        但现在并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的弟弟离开了这个世界太久,更何况以前他也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四处走动,这里他根本不熟悉,现在他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在找自己,种种的猜测让杀生丸都有一种要暴走的感觉,只是他知道这种情绪并没有用。

        他并不想告诉母亲弟弟回来了,毕竟在父亲去世后,他自己也很久没有去找她了,一来是妖怪间的亲情本就淡薄,二是他不愿意母亲知道弟弟变成人类活了过来。

        他有一种直觉,一向表现冷漠的母亲在知道后,会和他抢夺弟弟。没有别的,只因为他身上有一部分的东西,正是遗传自他的那位母亲。不论相貌,还是性格。

        他在意的,她自然也在意。只是从前,他们都掩饰了。

        而现在他明白了,不愿意掩饰,那么他的母亲又何尝不是?

        不然怎么会在弟弟死去以后,母亲便一直待在自己的云端城堡中再不复出,对一切都不闻不问。

        其实杀生丸回想了一下,也能够明白母亲的想法,如果真的不喜欢,不会把弟弟锁在宫中,反而那正是为了保护,比起在能够变成人形就直接被扔出去生存的自己,一直跟在母亲身边长大的弟弟,何尝不是母亲的一种特别的私心?

        他们都是流血天生冷漠血液的强大犬妖,但弟弟不一样,他的身上所有的温暖柔软,不像他们,却又因此而显得弥足珍贵。

        当然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再温暖都不管他什么事,但那是他的弟弟,所以就是特别的。【嗯,犬妖都是护短的!

        一边想着,杀生丸一边继续着自己的寻弟之路。后面的邪见迈着小短腿,跌跌撞撞的跟着他家杀生丸大人。

        杀生丸如此异常的举动,甚至引起了凌月仙姬的注意,她坐在云端城堡里听着下妖传来的话,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笑,只是这笑和杀生丸面无表情的样子是一样的,一样带着冰冷的意味。

        她端庄而优雅的坐在上座,听到银发少年这个字眼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冰冷的眼眸闪烁了一下。

        等下妖都退下,她坐在上座,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她望着前方,声音低低的,仿若叹息:“少年模样啊...”如果她的那个孩子还在的话,应该也差不多是少年的样子了吧。本以为早已经忘记了那孩子的存在了,但是..

        这样软弱的神情只在凌月仙姬美丽的脸上一闪而过,最终还是被一片漠然而取代。

        而正被惦记被想起来缅怀的少年,我们的主角幸一现在看着被自己打晕的巴卫,头疼的扶起来,把他给扶进了屋子里,接着放到了床上躺好。

        “幸好我反应快。”幸一嘴里嘟囔了一句,看着被自己打晕的巴卫,笑的有些歉意:“抱歉了,如果不是你抱的太紧了。”让他感觉到某种不详的预感,他也不会下这样的手了。

        不过被打晕的巴卫听不到他的话,他在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双手已经顺应着心里强烈的渴望把那个略显瘦弱的身影给紧紧圈在了怀中,他本该是排斥这样和人类如今近距离接触的,然而那温暖的身躯被自己包裹在怀中的时候,心底升起的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

        想要把这个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就好像扎根在心底灰暗的yu望被浇灌,开始疯狂的生长,攀附在他的心灵深处。

        然而他却被打晕了。

        是的,他被打晕了。

        等巴卫醒过来回想晕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时,恨不得再晕过去一次。

        居然在做出那样类似轻薄一个少年的行为后,被人家当成流氓狐妖一样打晕了。难不成是他憋的太久没去花街,所以产生了奇怪的想法?

        不,他才不是这样的狐妖。

        巴卫面无表情的抬头对上正拿东西进来的幸一,嘴巴抿的死紧,也不知道是不知道说什么,还是不想开口说话。

        摸不清楚狐妖现在是想打自己呢,还是想打自己呢的幸一尴尬的笑了笑,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来:“你刚刚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所以我下意识的就...”没错,他只是正当防卫而已,任谁被那样暧昧的抱着还在耳边吐息,肯定会做出反应的吧!

        巴卫看着少年的样子,半晌,撇开了眼。

        这是,还在生气吗?幸一犹疑的看着狐妖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猜测着,但直觉上却让他觉得其实不是那样。但他终究不是猜心高手,特别是没怎么接触过的狐妖的心。

        于是他试探性的走近,在巴卫猛地转过眼盯着他的时候,幸一脚步一僵停住,他眨了眨眼睛,指着桌子上自己搞了半天弄出来的汤水:“你饿了吗?我做了鸡汤。”

        他听说狐狸应该是喜欢吃鸡的吧?

        果然,虽然脸上还是臭臭的,巴卫的身体却很诚实的从床上下来,走到了桌子旁边,才一坐下,那个石锅的盖子就被细心的幸一伸手揭开了,一阵肉香扑面而来,巴卫看了幸一一眼。

        幸一已经在这段时间和对方的相处中,稍微领悟到一点这个狐妖的傲娇性格,所以他笑了笑,也跟着坐了下来。

        看着巴卫见此轻轻挑了挑眉,这才低头开始吃起来,不由得心里松了口气,吃了东西肯定就不生气了吧?

        其实幸一对巴卫的印象很好,毕竟狐妖虽然见面开始对他就是一副“哦冷漠”的脸,但其实不管是对他跟着他的行为的纵容,还是送他出去的行为,都能够看出他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

        幸一看巴卫吃的香,心想自己最近在人家这里蹭吃蹭住吃了这么久的白食,也算是一点回报吧。

        巴卫发现幸一看着自己吃,自己不吃,停下来看了他一眼,意思像是在说:你怎么不吃?

        幸一摇了摇头:“我已经吃过了。”

        巴卫不再看他,低头继续吃,但是总觉得幸一满脸笑容的这样盯着他吃饭,非常的奇怪。然而他虽然觉得别扭,却始终没有说出让幸一出去或者不要看的话,默认般的任由了幸一的行为。

        他果然哪里不太正常了。

        把石锅的里的鸡汤鸡肉都吃完的巴卫看着高兴的把石锅拿出去的幸一,少年的背影给这个清冷的屋子带来一丝生气,夜色下那长长的银发泛着淡淡的幽光,像是山间清泉倾泄而下的水流,让人忍不住想要伸出手,鞠住那一把银白。

        然而水流是水,再怎么用力的去握住它,却也依然会从指缝流走的,无论如何也握不紧,留不住。

        不知从何处来的山泉水流,不知去往何处,也注定不会停留在这一处。但来自强大妖怪天性中的强势掠夺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加想要不顾一切去抓住。

        想到这里的巴卫喉咙有些发紧,握了握修长的五指,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他皱了皱眉。

        果然,遇上这个人类少年以后,他好像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91779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