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65章 chapter65

第65章 chapter65

        本来杀生丸和凌月仙姬在争执不下之下,又因为幸一的存在而完全不能痛痛快快互殴一场,于是僵持不下的两大犬妖最后在某个肚子饿的人类不好意思的笑容下,默契的停战了。

        看着烤着鱼不亦乐乎的自家小儿子,凌月仙姬换回人形后就一直坐在一边,坐姿高贵优雅,却是看的目不转睛。

        换了个身体,却也是长大了,不能像幼崽时期那样像个小白团子抱在自己怀里了。

        凌月仙姬微笑的表情下含着一种说不出的遗憾。

        看出母亲高雅的微笑下是痴汉的本质【?】,杀生丸却没有太大的吃惊,毕竟这一天他也是有想过的。

        幸一现在可以说是强自镇定,如果不是肚子饿的感受此时此刻占了他大部分注意力,那么在两个犬妖那非常有压力的盯!视!下,他可能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毕竟他们不是他的任务对象,也不是陌生人,更不是仅仅是认识的二次元人物,而是曾经和他有过血缘关系的亲人。

        只是现在这样,又算是怎样一种关系呢?本来幸一是有些不确定的,但是这两位从刚刚到现在的态度,明显说明了一切。

        幸一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开心。

        本来杀生丸对他态度大变都让他觉得有些非常奇怪了,凌月仙姬居然在这么久以后,还能够第一眼认出他,并且似乎和杀生丸一样,要带他在身边。

        是他死以后错过了什么不明觉厉的事情吗?为什么他们现在的态度都变的这么好呢?

        虽然脸上始终带着笑,也没有露出过什么忐忑的表情,但幸一心里的那种不安是存在的。因为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自然不能马上理所当然的接受。

        一个被视为废物的存在,始终追在他们身后,最后死去的时候也没有见到他们一眼,虽然那些感觉早已经淡去,幸一也早就决定不要让过去影响现在的自己,可是那不代表现在可以坦然的去接受这些。

        只是他太温和,又过于习惯将负面情绪不断疏解,才让人觉得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生气和伤心的。

        但谁都有心,人有,妖怪也有,秩序者,也有。

        说幸一恨他们,其实不尽然,毕竟在妖怪的观念中,强烈的弱肉强食想法本就是非常正常的,可是如果说一点都不怨,也不可能。只是那怨太小,只包含了一个小孩子曾经的渴望,到了现在,虽然已经可以忽略不记,但却让他在面对这两位的时候,带着不自在。

        他们对他的态度越好,幸一越发不自在。

        本来杀生丸是准备着温水煮弟弟,一步步来瓦解他的那份与自己的隔膜,但是他只成功了三分之一,好了,母亲没吭一声就直接从天而降出来了,打断了他的计划不说,还让幸一看到他们后更加回忆起之前的事,虽然没有太多的反应,隐隐的躲避姿态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这个时候,高贵冷艳如杀生丸也不由得想要捶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这个时候,偏偏在幸一稍微敞开心接纳自己这个哥哥的时候。

        杀生丸面无表情的看着幸一离他们有些距离,一边转着鱼,一边和邪见迷尼说话,心里想杀妖的冲动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他抬起眼看向另一边的母亲,就见对方在感觉到他的视线后,也很快的转过了来看向自己,微笑的脸上眼睛却含着冰冷的火焰,好像下一秒就会把他烧个一干二净。

        杀生丸转开眼,虽然他和母亲的关系并不是多么亲密,但是在不触碰到弟弟这个底线上,他没有兴趣和母亲打上一架。

        不过。

        杀生丸视线定格在幸一的身上,少年笑着的模样在这个夜色中也好像带着磨灭不了的明亮颜色,他和自己不像,也不像父亲,哪怕曾经长的最像母亲,两个人也是最常挂着笑的类型,然而那笑容还是不同的,从内里透出的不同。

        因为大妖怪生性的残忍冷漠,凌月仙姬即使常年挂着笑,也只会让人打从心里感觉到冷意颤颤,可是幸一笑起来,却让人打从心里感觉到温暖柔和,令人如沐春风。

        所以,他们这一家子犬妖里破天荒的出了个双生子,结果最小的幸一这个性子和谁都不像,就好像一个醒目的异类。曾经杀生丸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现在他的想法改变了,他不是异类,而是上天赐给他的。

        幸一如果知道他在杀生丸这里的好感度已经破表到这种程度,估计除了惊讶就是羞耻了。

        弟控肉麻起来是从来不会觉得自己肉麻的,他们会坚信自己的弟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什么都比不上,让他和弟弟不和的东西通通打死通通都要让路。

        很显然,杀生丸高贵冷艳的外表下,已经是走歪的弟控路线了。

        凌月仙姬没有兴趣管自家大儿子对小儿子是个什么态度,但是大儿子的做法非常让她不满。

        如果不是觉得小儿子才回来,她就把他大哥打了一顿不是什么美妙的迎接礼,她今天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大儿子。

        只是。这臭小子不能放纵了。

        凌月仙姬心里想好,就朝幸一那边走了过去,她叫他:“幸一,和我回去云端。”她知道他现在不是以前的犬妖,也不应该用以前的称呼去称呼他,所以刚刚听到杀生丸这样叫了他,她自然而然就记下来了。

        失而复得后,她现在对小儿子有无比多的耐心。她有的是时间,弥补她曾经的那些故作冷漠的忽视,而现在作为执行这件事的绊脚石大儿子,凌月仙姬权衡之下,决定无视他,如果他能不插手当然是好,如果非要插手,呵呵。

        凌月仙姬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幸一本来看到凌月仙姬对自己开口,手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等他听清凌月仙姬和杀生丸如出一辙的句式,幸一有一种...啊果然不愧是母子的感觉。

        哪怕凌月仙姬的语调更缓和一些,也不能改变她和杀生丸一样霸道的本质。

        幸一想起了曾经自己总是在她脚边转悠求关注,对方笑着看他,最后因为其他事干脆的离开没有再对他多余关注的样子,那些本来有点模糊的画面因为现在看着凌月仙姬,而变得清晰起来。

        但是也不单单是这些,对方对他除了有些漠不关注,可是却把他锁在宫中,严禁他出去,虽然他不清楚,这是因为担心他出去会被其他妖怪杀害,还是因为...不想让他出去丢人。不过那个时候,他当然是更倾向于前者了。

        现在,他也不知道了。

        幸一看着凌月仙姬,没有回答她,望着她的脸上虽然含笑,眼里却好像有些迷惘。

        这让凌月仙姬想起了这孩子曾经每天望着她的眼神,无害柔软,带着依赖。

        现在的他,却没有了这些情绪。

        凌月仙姬知道原因,可是她不善言辞,或者说她做了太久的西国王后,习惯了一个眼神一个威压让众妖臣服听从她的命令,现在面对明明满心怜爱的儿子,却又因为自己实在没有做过哄儿子这样的事,凌月仙姬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即使从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来。

        光看她的神情,只能读出一种不容拒绝的意思。

        幸一却在这样的表情下,极为缓慢,又坚定的摇了摇头。

        他还是在笑,笑的真诚而不敷衍,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哪怕是感情在作祟,他也从来不会随便对人恶言相向,毕竟,那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人,是必须无条件去对一个人好的,不管他是亲人也好,朋友也好。

        所以凌月仙姬和杀生丸曾经因为他毫无力量而不喜欢他,是他们的事情。而他曾经喜欢他们想要亲近他们,也是他自己的事情。现在,他们想要对他好,他很感激很欢喜,可是他要不要再一次毫无芥蒂的亲近他们,连他也没有办法保证。

        所以,他拒绝,是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给凌月仙姬退路。

        不要因为愧疚,就想要爱他,不要因为想要弥补,就要和他在一起。

        他虽然温和,有些原则性的东西,却从来不会更改。

        如果凌月仙姬知道自己急进的表现中,不小心透露出的那点愧疚被幸一看出并且稳准狠的想到这些,估计会和杀生丸一样,忍不住捶墙。

        儿子大了,想法多了,不好管了。【...】

        不过她如果知道,也是会让幸一知道,他的看法虽然正确,但又太片面了,他只看到她的愧疚和想要弥补下的举动,却没有看到,她作为母亲这么久以来,对他的思念。

        也许不是幸一没有看到,只是那些回忆的画面让他不敢去确认而已。

        凌月仙姬得到幸一的拒绝,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是又坐了回去,她笑着说:“好,那我跟着你。”

        幸一:....

        杀生丸:.....

        我的麻麻不可能这么无赖!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9334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