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70章 chapter70

第70章 chapter70

        恶罗王觉得杀生丸和自己打的很敷衍,他似乎一直在关注那一边的人,所以几乎是带着速战速决的那种态度在和自己打,嘿,这他就不乐意了。

        但是杀生丸才不管他乐不乐意,他发现幸一被那个女人缠上就算了,结果那个明显不怀好意的狐妖也出现了,眼里闪过一抹冷光,杀生丸把缠斗上来恶罗王甩了老远出去,转身就冲向幸一的方向。

        爱丽翻了个白眼,松开手,让开位置,虽然她对着巴卫是想搞事情,但是面对曾经的男神罗杀殿,这一点面子她还是要给的,虽然她并不想给就是了。

        巴卫:....

        杀生丸落在幸一旁边站着,目光划过爱丽,最后看向巴卫。

        空气中顿时焦灼着一些不明的东西。

        幸一疑惑,却没有问,只是看着杀生丸,见他身上连着尾巴形似披肩的洁白皮毛都因为和恶罗王互殴而脏了许多,忍不住帮他拍了拍。

        杀生丸看着他,没有说话,冷漠的面部轮廓好似有一些变化。

        幸一笑了笑:“去吃东西吧。”

        巴卫撇了杀生丸一眼,虽然对于幸一这个哥哥对幸一的态度有些不爽,但怎么说都是幸一的哥哥。

        恶罗王被杀生丸甩了老远,等他跑回来,巴卫已经带着几个人走了,他无趣的撇了撇嘴,感觉到附近有种和他非常相似的气息,那种带着无限的粘稠恶意,好像无论用什么都冲不净的感觉。

        他感觉到好奇,一下子忘记了刚刚的事情,就朝着那个方向过去了。

        这一边幸一和爱丽杀生丸跟着巴卫,期间除了爱丽和幸一说话的声音,还有邪见对着迷尼嘟嘟囔囔的声音,就没了其他的声音。

        幸一忽而抬头,阳光透过树缝的缝隙,落在他的瞳孔中只留下斑驳印记,泛出零碎的光。

        好奇怪,这种感觉。

        空气中的声音,风的声音,树叶的声音,哪里不太一样,可是是什么呢?

        趴在邪见头顶的迷尼也有所觉的抬起头,却忽然觉得全身没有什么力气,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好像有什么在抢夺它的活力,甚至是生命力。

        它张口,刚虚弱的叫了一声就被抱入了熟悉的怀抱中,它又低低的喵了声,像是感觉到了某种不详,它很想再说些什么,对这个以往总是力度适中,把它抱的舒服又温柔的怀抱的主人说点什么,可是它却知道,自己开不了口了。

        有什么在强硬的剥夺它和他的联系,那么蛮横,来势汹汹,甚至没有一点征兆。不,或者说,刚刚那些藏匿在空气中的不安就是征兆,一直隐在暗处的那股力量突然的出手了。

        真聪明,一来,就知道冲着它来,它一出事,幸一....

        迷尼小小的身躯在和那股力量做抗争,可是作为搭档诞生的它,所有的强大是来自幸一的,它现在,却没有办法抗争,只能说明那股力量比幸一要强上许多,它甚至从中探嗅到一丁点熟悉的气息。

        但,来不及了。

        迷尼慢慢闭上眼,那股力量切断它和幸一的联系,是要它死,也是为了削弱幸一的力量,可是,是谁?谁要对付幸一?为什么没有一点征兆?

        它很担心,它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正把自己紧紧抱在怀里拼命修复那股联系的孩子,是的,不论他已经成长了什么样子,不论他经历过多少,不论他已经想起了那些事情,他在它眼里,始终是将它从光环中抱出来,眼里含着欣喜的孩子。

        幸一。

        幸一。

        迷尼很想张口提醒他小心,可是它只能沉重的闭上眼,再也没有了生息。

        它本就小小的一团缩在幸一的怀里,最后变成回忆淡淡的光球,被幸一捧在手心。

        爱丽一脸惊讶的看着这变故,本来想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幸一的表情时,全部都吞了回去。

        杀生丸和巴卫也都没有开口,被这突然的发展弄的不明所以,而且看着幸一现在的样子,他们也没有了开口的意思。

        幸一却没有空再去关注其他人的表情,他捧着光团,淡橙色的瞳色倒映着光团的形状,一闪一闪,却没有任何情绪,长而卷的睫毛动了动,让人有一种错觉,好像把那映入那眼眸中的光点,一点点的顺着睫毛的颤动,掉落了下来。

        竟是美的动人心魄。

        风声大了些,树枝摇动,他的长发也随之荡了荡,可是他站在那里,却安静的像是屏蔽了整个世界。

        “...”他嘴唇蠕动,好像说了什么,可是却没有人听清。

        半晌他小心的把光团融进掌心,看着光团在掌心一点点的变小直至不见,心里那剧烈的感觉像是加了锅更加沸腾的水,几乎要炸开了。

        他抬起头,望着一个方向,眼角蔓延开的冷意让他的面容覆上划不开的冰霜。

        看的爱丽心里猛地一跳。

        这时,却听到幸一转头,脸色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他对她说:“你不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对吗?”

        爱丽惊讶的望着他,嘴巴张了半天,在那双光华流转的眼眸注视下没有一点说谎的余地下,意识道:“是。”

        虽然不知道幸一这句来这里是什么意思,但爱丽却直觉他这句话是在问谁,那个人是她一样的,偶然遇见的时候,她几乎是不用思考就知道了。

        可是那个人太可怕,望着人的眼睛就好像要把人拖进无尽的深渊,所以她虽然本着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思想去搭话,最后也还是忍不住和对方分道扬镳了。

        那个人和她不一样,拥有的力量更加可怕,思想,也更加的可怕。可怕的,让她根本不愿意去窥探,只想远远避开。

        那样好像对周遭的一切都充斥着满满恶意,几乎要从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溢出来了一般。

        哪怕是现在爱丽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要起来了。真不知道那种人到底是想要干嘛。

        幸一听到她的回答,眼里沉沉:“是吗?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为什么他会隐隐觉得这次来到这个世界,会如此的不对劲。为什么他一开始会和杀生丸分开,会遇到巴卫,又顺利的遇到爱丽,一切一切的,顺利的不可思议,好像有一双大手在后面推动着,让它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甚至让他以为就是如此的把他玩弄于掌心,而且他原本就有些奇怪,单单以爱丽的性格,这次的任务难度都不该是这么高才对。

        结果,那个难度高的非法者,根本就是另一个人。

        用同是穿越者的爱丽做烟。雾弹,毕竟对秩序者来说能够找到他们,凭借的无非就是那些工作经验还有隐隐的气息。真是,狡猾又可恶的家伙。

        只是,单单作为一个非法穿越者,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并且隐瞒过他?甚至是了解迷尼对他的重要性,直接冲着迷尼出手。

        想到这里,幸一手忍不住紧紧攥在一起,不长的指甲嵌入肉中,他告诉自己不能冲动,因为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冲动,无非是给别人可趁之机,他不能自乱阵脚让对方得意。

        疑惑在幸一大脑里飞快的转着,一条条被他忽略的细节现在想起来都透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这绝对不是碰巧,绝对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而且忽略的。

        “幸一。”被人紧握住的手让幸一回过神,他看着眼前杀生丸微微皱眉,眼里透出的担忧,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失态。

        可是,他要怎么冷静?

        幸一想要勾勾唇告诉对方自己什么事情也没有,却发现自己脸色僵硬的可以,眼里干涩的发痛。

        没有人知道迷尼对他的重要性,他们之间,从来不只是搭档或者主宠这些关系可以形容的。

        可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要冷静,冷静的思考,冷静的揪出那个人,他要...

        看着幸一眼里的情绪几度变换,杀生丸忍不住手上用力,然后把他抱进怀中,低声道:“冷静下来。”

        不管是谁让你露出这样的表情,我都一定会帮你找出来。

        杀生丸现在对弟弟的心情或许不能理解,但是他不喜欢看到幸一露出这样的表情,更不喜欢,他什么也不说准备自己去解决。

        沉默蔓延,爱丽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咬咬牙,开口说了什么。

        在离这里很远的一个山洞中,两个身影看着光球里倒映的场景,看着幸一被杀生丸抱在怀里,看到爱丽忍不住说出的事情。

        一个较高身影低哑笑出了声:“啊,真天真。”

        另一个身影沉默。

        较高的身影没在意,只是看着幸一的身影,眼里透出疯狂的色彩:“这一次,我倒要看看...”接下来的话被他低哑的笑声含混过去。

        光球反射光在他脸上一闪而过,映出那已经扭曲的容颜。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94497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