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74章 chapter74

第74章 chapter74

        就这样,原名不知道是什么,但现在被叫做草薙一的少年在赤组中暂时扎根了。

        “还是一点东西都调查不出来呢...”草薙打开房间门,看着睡在床上的少年,眼里的情绪有些复杂。

        从把人捡回来那天,他就隐约感觉自己做了什么麻烦的事情,各种意义上的,可是那个时候就是这么鬼使神差的把人给带回来了,哎,带回来了,又狠不下心把这么个失忆的家伙再重新丢出去。

        加上这段时间他用了各种方式去调查,都没有能够得到关于这个少年的信息,他就更明白,这个麻烦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他带到king那里了,可是,显然没有什么用。

        明明应该感到麻烦的,可是....

        草薙坐到床边,低头去望少年熟睡的脸,想起这张脸在清醒的时候对自己展露的笑颜,信赖,依赖。

        陌生的体验,但是,他好像并不反感。

        草薙出云,草薙一。

        草薙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转过头,一手撑在床上向后仰起头,另一个手指间夹着未点的烟放到嘴边咬住,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成熟男人的气息。

        啊呀,还真是。

        “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草薙出云坐在床侧若有所思的样子,刚睡醒的他意识还不太清醒,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伸出碰了碰草薙出云的手臂,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草薙先生?”

        “啊,你醒了啊。”草薙听到声音,嘴上还咬着那根没点的烟,眼睛带着笑意的扭回头,看到“一”揉眼睛的动作,伸手在他头发上摸了把,又习惯性的顺着那发丝一点点下滑,然后一脸自然的收回了手。

        “一”因为他的动作停下揉眼睛,看到他的笑意也跟着笑了笑,看上去却比平时温和的样子多了些软软的懵懂,长发散在床上,比窗外的月光还要皎洁。

        啊,果然,其实还是个孩子呢。

        草薙微微一愣,因为虽然没有记忆,但除了总是看着自己很依赖的样子,“一”大多数时间都给人一种不符合青涩外貌的镇定稳重,所以草薙有时候都快忘记了,这孩子其实看上去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

        话说,有十六岁吗?草薙看着“一”的样子,心里浮现这样的疑惑。

        带着墨镜的男人咬着烟打量着自己,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英俊的五官带着独特的魅力。

        “一”有些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睡觉流口水了吗?”他说到最后有些尴尬的顿了顿。

        草薙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他的头:“不是,只是觉得你果然还是个...”他对上“一”流淌着脉脉温光的眼,忽然又觉得说不下去了。

        “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一”眨了眨眼,结果他越是凑近的询问的望着草薙,草薙越是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

        太近了!——看着撑在床上一脸莫名凑过来看自己的少年,草薙心里猛然冒出三个字,而且一时之间居然挥之不去。

        “算了,什么都没有,早点睡吧...”草薙好歹是个大人了,虽然心里混乱,但脸上还是很快恢复了往常的表情,叹了口气对着好奇宝宝的“一”道。

        看到“一”似乎还想对他说些什么,草薙道:“如果现在不睡,明天我就自己去赤组,到时候不见安娜也没关系吗?”

        诶?!

        似乎一下子被抓住了软肋,少年面对青年的话马上做出反应,乖乖的躺回了床上,对着他说了声“那草薙先生晚安”后,就闭上了眼睛。

        草薙又忍不住笑了声,感觉到少年眼皮动了动,最后却没有睁开眼睛,似乎在忍耐着,看上去实在是,很听话。墨镜后的眼眸不由得深了深。

        “嗯,晚安。”他说完,起身走了出去,把门带上后站在走廊上,草薙轻声叹息。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还是里面那个少年。

        *

        “?”在空中移动盘旋的庞大飞艇上,飞艇的主人,一名银发青年忽然走出去,站在飞艇的边缘,手撑着围栏看向下方,层层的白云挡住了下方的城市,可是他却隐隐觉得,那里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而这种感觉,对于发生了那些事过后的他来说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了,久到他已经快要忘记,这种感觉,曾经无数次的出现过。

        只要那个人出现,他就会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存在。不管他躲在哪里。

        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去主动接近过,那个孩子。那个被姐姐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的孩子。在他认为他夺走了一部分的姐姐的注意力后,他就下意识的排斥他的存在。

        任由他无数次站在姐姐的身后,一脸好奇渴望的看着自己,到最后,为了保护他和姐姐死去。可是,哪怕是那样,最后姐姐也没能活下来,甚至只来得及告诉他,那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只是姐姐再次找到被父母留在孤儿院的他后,又怕自己不能接受,所以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他。到了后来,见自己不亲近他,就更加没有说过了,连带着让姐姐,也不要告诉他。

        哥哥?

        他怎么会有哥哥呢?他只有姐姐。

        那个时候,威兹曼觉得很荒谬,或者说,他只是拒绝去接受。

        但是,他活了这么久以后,再多的拒绝,都已经变成了承认。他也终于慢慢的记起,他不是不知道的,那些不同寻常的感应,那些被他忽视的细节。

        一样的发色,相似容颜。

        威兹曼执起自己已经比以前长了许多的银色长发,就和那个时候的那个人一样,只是他永远停留在了,死去的那一年。

        时间流逝,记忆也带着模糊。因为自己那个时候的排斥,甚至没有和对方留下一个同框影相,只有一张姐姐偷偷拍到的那人拿着书的侧脸,被他偶然翻到,留到现在。可是,只是侧颜照,也是不是清晰的全脸照。而每次偶尔看镜子,威兹曼都忍不住想,应该,有五六分的相似吧?

        好像这样,就可以一直记得,那个的样子,这样就可以让他在自己的记忆里,永远不会褪色。

        只不过,每次看着后,回忆里即使那个人的面容会带着模糊的轮廓,那份温暖的眼眸和嘴角弧度却好像很清晰,而他不论怎么牵起嘴角,也永远好像勾勒不出和记忆里那人一样的弧度。

        威兹曼垂下眼,走进了飞艇内,看着和自己姐姐中尉三人并排放着的一个相框,上面低头看书的少年坐在开满花朵的庭院中,仅仅是个侧脸,却依然透过薄薄的相片,给人一种温和内敛的美感。

        威兹曼伸出手,手指划过相框上少年的轮廓,最后收回手,凝视着这两个相框,忽然站起身,回身的瞬间面前展开半透明的视图。

        他看着那边显现出的人脸,嘴角挂上对旧友的笑容:“中尉。”

        “威兹曼。”和年轻俊美的威兹曼不同,那头的人却已经满头白发,是迈入老龄的面容,但即便如此,也透出了一种和常人不同的威严。

        只是这抹威严落在威兹曼眼里,却是不痛不痒的,他依旧笑呵呵的道:“中尉,过得还好吗?”

        看着对面那人好似一直没变的样子,中尉,也就是第二王权者——黄金之王心里漫上一种无奈和无力。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知道那么久不曾联系自己的威兹曼这次主动联系自己,肯定是有特殊的原因,所以他单刀直入不给威兹曼说废话的时间,道:“居然会主动找我,发生了什么让你觉得棘手的事吗?”

        “中尉还是这么严肃呢。”威兹曼感叹了一声,“棘手的事吗?”

        他沉吟了一声,神情也渐渐沉迷了下来,良久,他道:“我只是,感觉到不安而已。”

        黄金之王显然不懂他的不安是在指什么,但知道他绝对不会说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所以皱了皱眉:“你是,感觉到了什么?”

        看到他的样子,威兹曼反而觉得心头那丝沉重轻了许多。

        “中尉,你觉得,当初那件事发生的之后,不论如何我们都没有找到他,会不会不是因为他的身体找不到了,而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死。”威兹曼轻轻的说出了这段话,本是很荒谬的想法,说出来后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直觉。

        “威兹曼...”黄金之王看着他:“已经这么久,不要心存侥幸了。”

        “哈...可能,是我突然间想太多了吧。”威兹曼笑了笑。

        在关掉了和黄金之王的通讯后,他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9517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