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79章 chapter79

第79章 chapter79

        国常路大觉觉得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之后,却越发的能够清晰的记起年轻的时候,那些记忆。

        自己爱的人,自己的朋友。

        特别是在听到威兹曼那一次所提起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也陷入了一种怪圈。

        可是当年的事情,现在再去回想,都已经没有了意义,纵然当时那个人后来真的还活着,他没有选择来找他而是躲起来,那就已经说明,他不愿意再和他们见面。

        他叹了口气,看向桌子上的相片,淡淡的笑了笑。

        *

        “....”伏见猿比古觉得自己真是非常的倒霉,这种倒霉让他现在走在街上,脸色也依然不怎么好看。

        他原本选择去了青组,就不想再回来赤组,但是因为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家伙,他被宗像礼司给安排和对方一起回吠舞罗一趟。

        啧,所以说,为什么要他来啊。伏见皱着眉。

        “嗯?伏见君,看上去,很不开心的样子啊。”还是那样温温和和的语调,但是那点笑意却让伏见有种自己被瞬间看透的感觉。

        他阴霾的看着对方,却得到了一个面不改色的笑容,还有一句:“难道,是害怕见到谁吗?”

        伏见脸彻底冷了下来。

        说了一通话,还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死不死刚好戳到伏见痛点的少年,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如何了,只是转而看向前方,他将一直披散的银色长发用红色的缠带虚虚的绑在了后面,侧脸可见几缕留下的发丝,在阳光下变得透明的发丝,让他看上去有一种飘渺不定的感觉。

        这是从那天之后,少年常常带给人的感觉。伏见一直觉得,男人要是长的太漂亮并没有什么用,可是现在他知道,无关性别,有时候有一种的存在,就已经深深诠释着美这个字眼。

        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这么感觉到了而已。

        “如果害怕的话,可以不去哦。”少年轻笑,没有带着恶意,但不知道为什么,听上去好像在哄不听话的孩子一样。

        伏见觉得自己心里有股莫名的火气瞬间起来了:这家伙!

        他伸手正准备抓住前面走着的人,告诉他不要继续用这么恶心的语气来对他说话,却见前面的人似有所觉,在他伸出手的一瞬间扭回头,直直的看着他。

        在看到伏见因为他忽然回头而愣神没有动的样子后,少年头有些惊讶的轻轻歪了下,眼眸微动,然后弯成了月牙,他开口:“哦?伏见是想牵着我的手走吗?可以哦。”

        他这样说完,已经伸出了自己的手将伏见的手轻握住了,然后继续往前走:“真是,意外的喜欢撒娇啊,伏见君。”

        伏见被这种出乎意料的神发展弄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而且因为虽然不愿意承认,他面对少年就甚至比在面对赤王和青王的时候,被那种强者的压力隐隐的压制着更加的无法反抗。

        不,与其说无法反抗,不如说,不知不觉中,在这个人的眼神和表情下,完全生不出反抗的心理。连挣扎的时间都来不及,就已经被自然而然的牵着鼻子走了,啊,现在不是鼻子,而是手。

        这种,到底是什么啊?

        令人不由自主的臣服,却温和不带侵略性的。

        不过,这个人的手,意外的有些热。

        伏见猿比古本以为自己会被这样荒唐又可笑的误会弄的火气上涨,可是事实上,他被这样的举动弄的脑子一团乱。

        压根已经分不清,现在这是一种什么状况了。当然,在他回过神后,还是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抽回了自己的手。

        即使如此,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狼狈。

        而少年在感觉到伏见的情绪后,就松开了手,转身看着伏见的眼睛:“伏见君,心情很乱呢。”

        他看上去有些疑惑,而伏见已经懒得再和这个究竟是不是天然的家伙计较了。他大步的越过他,丢下一句:“快一点,我还有工作没做,没有时间陪你一直在这里浪费。”

        而少年在他背后笑了声,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如果说他笑容有什么的话,大概就是那种,“啊,年轻真好的”的感觉吧。

        就这样,伏见陪着少年来到吠舞罗,但他却不愿意进去,只是站在门外,示意少年自己进去,然后便一脸冷漠的插兜站在门口。

        见他那副“憋烦我,我不进去,你说什么我也不想进去”的厌烦样子,少年也不强求,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径直推开门,进去了。

        伏见站在原地,能够听到从来里面瞬间传来的众人惊喜的声音,然而他知道,如果刚刚他和少年一起进去,这种声音就不一定能够听到了。

        起码,其中会有一个声音,绝对是愤怒大于惊喜。

        或者说,失望好呢?伏见抬头看了眼天空,万里无云,一片湛蓝,好像没有一丝阴霾:哈,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他选择了的路,就不打算再回头了。

        而走进吠舞罗,时隔了很长一段时间再次回来到这里的的少年接受着众人的欢迎,嘴角始终挂着笑意,他失忆之时,他还记得这些人是如何真心地他当做朋友的,当做赤组的一员,哪怕他什么也帮不上。

        那种感情很纯粹,也很珍贵。

        而这就是吠舞罗,赤之组。

        “好了,让小一休息一下吧。”多多良对着众人说道,然后转而对着少年道:“草薙和king在上面,安娜也是。”

        他知道伏见就在外面,也猜到少年能够从青组出来,绝不仅仅单单是回来看望他们而已,所以才这样说道。

        少年对他点了点头,然后多多良就直接带着他上了楼。

        而等少年跟着他上了楼之后,还未走到那扇门的时候,前面的多多良突然停下脚步,眉目含着一点复杂,转头看着他:“小一,是已经想起了什么吗?”

        少年一愣,然后笑着点头:“十束君,很敏锐呢。”

        多多良的猜测成真,但他又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开心,看着眼前变得从容的少年却又不变的温柔笑意,心里的大石又缓缓的落地。

        不管有没有记忆,果然小一,还是小一啊。

        见多多良重新恢复了往日的表情,少年心里也觉得一暖。

        因为被在意着啊。

        他这段时间一直怀疑,现在的他,能够继续活着,到底是好还是坏。可是,现在他觉得,能够活着,真的太好了。

        『威尔一直笑着,却总是感觉很寂寞。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再露出那种表情了。』

        那样说着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这个世界,唯一愿意看着他给他温暖的人。死在了那一年的战争中。而至于与之相关的那一个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虽然不相见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却没有想要见到他们的yu望。

        渴求过的东西,死过一次后,已经不想再渴求了。

        他现在,只是现在的他而已。

        门被打开,房间的里的三人看到走进的少年,和多多良一样,在一眼过后,便很快的看出了他的不同。

        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份笑意,可是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安定从容,举止间,隐隐的透出时光沉淀的优雅。

        他站在那里,穿着收腰的风衣,围着一圈围巾,长长的银发松散的绑在后面垂着,像是一副画,一副本于颜色只有轮廓,却被精心的一点点上色后的画。

        比起草薙的吃惊和安娜一眨不眨的表情,半躺在沙发上的周防尊却睁开了那双眼睛,宛如沉睡的雄狮感应到了某种让他在意的信号或者气息,而有所反应。

        “你,是谁?”被烟渲染后的低沉声音,砸在人的耳朵里,令人头皮仿佛都跟着发麻起来。

        少年接住噔噔噔跑向自己的安娜,将她抱在怀里抱起来。

        他冲着草薙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周防尊:“虽然对于以前的那些记忆都不想再重复提一遍,不过对于周防君等人之前的照顾我很感谢,觉得还是需要交代一下。”

        他将和宗像礼司说过的解释说了一遍,然后就感觉房间里的氛围变得奇怪起来。

        嘛,其实他也做好了要面对这种了。

        不过,这也不是他今天要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其实,我今天来,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关于安娜的。”

        见怀里的女孩看着自己,少年垂头送给她一个安抚的笑。

        “由于各种原因,我也许都不会有孩子。但是我很喜欢安娜,而我也已经有了新的户口,如果可以的话,所以安娜你愿意,当我的女儿吗?”

        看着一副还是少年模样的人抱着女孩,用一种老头子晚年凄凉的语气说着这些话,即使是周防尊也忍不住动了下眉头。

        虽然你刚刚那么一说你的年龄确实足够当安娜的爸爸,可是...

        果然这哪里不对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196871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