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94章 chapter94

第94章 chapter94

        主君来到了本丸,并且好像有常驻的打算这件事,原本对于鹤丸来说,是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

        然而这种开心并不包括还有另一群开心的付丧神们跟他一起分享主君。

        因为他们,主君就不得不把把注意力划分了好几份,他原本还算丰厚的那一部分注意力,现在已经变成了六分之一,而悲哀的是就这个数字还可能变的更加大。

        他很想拒绝承认这个事实,然而现实是不容许逃避的。

        至少在他一早起来找了半天才在本丸的花田地里找到主君,却看到了五虎退一脸怯生生但又粘的死紧的跟在主君身后,被主君笑着送了朵花时,鹤丸国永心里的那份凄凉感真是像是三月飞雪。

        主君,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呸,曾经被你第一个唤醒的鹤嘛?

        要知道这个花田还是他和三日月一起为了主君以后来到可以看到,才种了各式各样的花,加上每天辛苦照顾才有的!结果他这份惊喜还没有给主君看,就让主君和五虎退先一起来了!

        蹲在花田外边,双手拖着下巴的躲在一朵向日葵下面的鹤丸国永一脸哀怨的看着那边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存在的主君,心里凄凉的数着数,看到底数到几的时候,自己温柔的主君才能看到自己。

        但是他没有等来主君心电感应的一望和附送的治愈笑容,而是等来了烛台切前来呼唤主君吃早餐的声音。

        看着烛台切光忠走入花海,拨开主君肩头飘落的花瓣,鹤丸国永气呼呼的站起来,顺便把自己头上落的花瓣给丢到了一边,看到五虎退和烛台切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给吓到,只有主君一脸笑容的望着自己,那笑容好像在说:“终于出来了。”

        少年主君开口:“鹤丸先生,这个花田照顾的真漂亮啊。”

        鹤丸国永心里的那点委屈忽然就消失无影无踪了。

        他想,他真是太喜欢主君了。

        “好的,现在带主君一起去吃早餐喽!”一把将笑容美好的主君抱起来,衣袍翻飞,鹤丸纵身跃起带着幸一向用餐的屋子奔去,速度真如鹤般轻盈矫健。

        烛台切光忠和五虎退追在后面,鹤丸国永听到烛台切低沉的带着些许愠怒的声音,还有和五虎退弱弱的声音,但他听的更清晰的是,是怀中人的呼吸,还有自己和那故意同频率的心跳声。

        这份喜欢无可抑制,因为它已经顺着呼吸传入心脉,动一下,就更加强烈一分。

        早就沉沦,不想挣扎。

        这就是他鹤丸国永对新任主君的忠诚和爱慕。

        不是付丧神对审神者,而只是因为他是自己所认定的主君。

        “呀咧呀咧,一大早就这么热闹呢。”正往这边走的三日月宗近听到那边远远传来的动静,抬手掩唇,对着一旁敛眸微笑的一期一振如此笑道。

        一期一振听着鹤丸的声音中夹杂的少年的无奈声音,道:“主君,很开心呢。”

        三日月宗近看了他一眼,眼角笑意加深:“啊,确实呢。”

        在这座特殊的本丸中,不需要出战的他们,能让主君开心就已经是全部的重心了。

        他存在于在这座本丸中,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鹤丸国永推开门,就看到了已经坐在桌子前的小狐丸。他目不斜视的刚把少年主君放在离他远一些的位置,小狐丸就跑过来占据了主君旁边另一个位置,看的鹤丸国永暗想不愧是狡猾的狐狸,反应真是快啊。

        小狐丸冲他极为自然的一笑,鹤丸却觉得这是挑衅。

        不过主君在这里,不能计较。

        鹤丸国永坐了下来,他坐的自然是主君的另一个位置。

        幸一并不知道自家刀剑们的暗潮汹涌,只是打量着这些由烛台切做好的早餐,露出一个赞赏的表情。

        他对后来才到的烛台切光忠也说了自己的想法:“烛台切先生真的很擅长厨艺呢。”因为说完,他就被小狐丸塞了一口菜,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烛台切红了一瞬的脸。

        五虎退刚刚追了半天,气喘吁吁的想坐下来,却发现主君两边的位置已经被占据,顿时抱紧了怀里的一只老虎,如果可以有耳朵的话,估计就可以看到他耷拉着耳朵慢慢的走到一个位置上坐下了。

        三日月宗近和一期一振来到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并无意外。

        三日月只是半开玩笑道:“只是晚了一些,主君身边的位置就被抢走了呢。”

        他自称老爷爷,实际上很多行为上也很像个老爷爷一样悠哉,但若是因此忽略了他对主君的上心,那就大错特错了。即使是老爷爷,对于主君,也是绝对不会轻易让出的。

        三日月宗近知道为什么鹤丸会这么急切的和主君亲近,失去了记忆,就相当于连同和自己最初那一世的过往也忘记了,那么现在严格来说,他们对于主君都是陌生的,起跑点,又是一样的了呢。

        三日月宗近坐下来,对上那边鹤丸的视线,良久若无其事的移开。

        一期一振这些刀剑并不知道他们和主君的那些过往,顶多认为他们是被主君最早唤醒的刀剑。

        所以了解鹤丸国永这种心理的人,只有三日月宗近一个付丧神而已。

        一期一振却没有察觉他们之间特殊的气场,见到幸一坐在那里,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昨晚自己抱着少年将他送回房间的情景,心里微微发热,面上却不露一份,微笑着对少年主君道:“日安,主君,昨晚睡的好吗?”

        因为他这句话,心思本就不那么单纯的付丧神们敏感的感觉到什么,视线在他和幸一身上游移。

        幸一想到昨晚自己说着说着就睡着了,今早却在自己的房间醒过来,被子也盖的好好的。想必最后应该是一期一振把自己自己给带回房间了。

        于是他笑道:“日安,一期先生,昨晚麻烦你把我送回房间了。”

        原来只是送回房间了。

        刀剑男们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至于第一天三日月和主君同床那件事,是绝对不允许再发生的。

        这大概就是一种“我没有,你也必须没有,我们一起没有总比有一个人有”的心态吧。

        总之因为这种默认的制衡,大家都不会去打破这种规矩,所以方才一期一振这样一说,他们才会以为他做了他们没做的事情。

        不过没有同床,把主君抱着回房间这件事也让人觉得不怎么爽呢。

        于是幸一发现今天的用餐氛围似乎有点奇怪,明明大家都笑着聊天,却觉得言语间把把无形的刀都戳向了一期一振先生。

        无伤大雅的玩笑,不过,一期先生做了什么让大家觉得不满吗?

        幸一担心本丸这才多了几个刀剑,大家就会闹矛盾相处不来,所以在结束的时候认真的说了句:“要好好相处,有问题的话和我讲,我们要解决。”像是老干部这样的话。丝毫没有这些有着历史的刀剑并不是小孩子了。

        没办法,谁让他被说成是这座本丸的主人,对这座本丸有责任感呢。

        刀剑们就是这个本丸他要负责的存在,幸一并不知道他们原本是怎么和所谓的审神者相处的,也并不想去模仿那些审神者和刀剑相处的方式,他只想着要他们恢复好,在本丸快乐的生活就行了。

        这个要求其实很简单,却也是最难的,

        毕竟快乐这个因人而异,有人因为吃饱而快乐,有人因能做喜欢的事情而快乐。他不能够在短时间就明白让刀剑们快乐的各种方式,只能摸索着去做。

        首先沟通,拉进关系,相处好,这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见主君并未开玩笑,眼里更是闪烁着些许担忧,很有种他们是不听话的孩子会随时因为什么而打起来的感觉,付丧神们齐齐沉默。

        只是这样暗戳戳的用言语使绊,主君就马上发觉了,还如此严肃的说明,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一点的掩藏那些小心思了。

        哎,主君太聪明温柔也是一种难题呢。

        这时候,小狐丸小声的,像是有些无奈:“连吃醋都要小心了呢。”

        不过,能够聪明的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别扭,却又完全察觉不到他们的情感。

        他们的主君在某个方面,又相当的迟钝啊。

        果然,是个让他们觉得非常难办的主君啊。

        付丧神们俱是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这句话。

        这个时候没得到回应的少年主君又耐心的重复一遍:“真的不可以不好好相处。”不然的话,这座本丸估计会被这群刀剑给掀翻了也说不定,毕竟都是拥有着不小的力量付丧神们啊。

        付丧神们嘴上终于应着,眼里也染上了相同的笑意。

        嘛,这样的主君,就是他们独一无二的主君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200207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