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97章 chapter97

第97章 chapter97

        本丸神奇的是什么呢?说下雪就下雪?

        反正幸一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好想看下雪以后,第二天他就看到了外面变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他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没睡醒,然而等他躺回去闭着眼睛后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任何变化。

        他认为...本丸真是神奇的地方啊。

        这样感叹着的幸一换上了一期一振准备好的冬装,一出门就看到了已经玩儿的开心的短刀们,连迷尼也非常配合的和他们堆雪人,虽然就幸一看来它那纯属捣乱,人家刚堆好它就一爪子给人家拍碎了,还呲牙吓短刀,简直就是一方恶霸狮。

        幸一看不过去了,就出声叫它过来,看着它顶着一头的白雪跑过来,又忍不住笑了。

        短刀们听到他的声音都望了过来,一时间望着在雪地里微笑的少年主君,都没有了喧闹,像是怕破坏眼前的这一副画面一样。

        三日月宗近作为老人并没有参与玩雪的大队,他喝着茶,坐在那里悠哉的看着这一幕,笑意挂在嘴角,良久,吹开茶杯上的热气,他轻轻道:“美色这种东西啊...”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里的笑意真实了许多。

        鹤丸国永可没有那么克制,他从幸一身后一把将他整个人抱起:“哟吼~主君也一起来玩吧,和鹤一起。”

        随之而来的却烛台切中气十足的吼声:“鹤丸国永!!快点把主君放下来!!”还有短刀们的:“啊啊啊,主君”的惊慌声音。

        鹤丸国永笑个不停,灵活的在本丸逃窜起来,躲开刀剑们的追逐,不经意的低头却看到主人公安安静静的在自己怀里,比起其他刀剑的强烈反应,没有一点挣扎的迹象,反而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

        怎么说呢,这样的姿势乖乖待在自己怀里,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心脏似乎有点不太好了呢。

        鹤丸国永心里哀叹,却是在这个分神的时候,一双手快速的从他怀里把主君夺走了,鹤丸国永感觉到手一空,顿时觉得心里好像也空了一下。这种说法也许有些夸张,但是事实是他确实感觉到了。

        当别人从自己手里,把自己夺走了主君。

        于是刚刚还笑嘻嘻的鹤丸国永脸色沉了下来,看着从自己手里把主君夺走的小狐丸,虽然对方比自己体型大,然而鹤丸国永却一点不怵,冷着声音道:“小狐丸,把主君还给我。”

        “主人,可不仅仅是你的啊,还这种说法,可能有些不恰当呢。”小狐丸面不改色的笑道,仗着比鹤丸国永高,他低头望着对方,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呵。

        鹤丸国永的金眸中黑色的边线深了一些,像是野兽被激怒时兽性的特征:果然是野狐呢。

        不明白只是一场好玩儿的争夺战变成现在这幅剑拔弩张情况的幸一打断了刀剑们的对视,他示意小狐丸把自己放下来,抬手摸了摸鹤丸国永的头顶:“果然,鹤丸先生发烧了吗?”

        刀剑,会发烧吗?幸一刚刚在鹤丸怀里就感觉到了比往常还要高的温度,连鹤丸的气息也让他觉得有一丝不对劲。但是他不太明白,刀剑也会发烧吗?

        大家都愣住了,为这种转折的发展。

        本来,以为小狐丸会和鹤丸国永打起来呢,毕竟刚刚他们两个看上去,都有些可怕。

        短刀们表示刚刚看的有些心惊胆战。

        一期一振让一群弟弟短刀们先散开,自己上前把准备好的围巾给主君围上后,对着道谢的主君微微一笑,转而面向鹤丸国永和小狐丸时嘴角的笑意淡了些:“作为刀剑,还是不要让主君太过担心才好吧。”

        一期一振的性格一贯温和,毕竟是有一群弟弟的大哥。可是温和的刀剑也是有脾气的,更何况他从来都不是毫无原则的对所有刀剑都温和,特别当面对造成主君困扰的刀剑,就算是他,也会想要把他们送入手入室去阿。

        表面纯白,实则内里黑的一期一振对鹤丸国永和小狐丸发动了嫌弃攻击。

        让主君担心的话,还自称主君的刀剑什么的。

        一期一振微笑:“会让主君困扰的事情,请不要再做了。”

        小狐丸:“....”

        鹤丸国永:“....”

        仿佛看到了一期一振身后的黑气呢好可怕..

        鹤丸国永解释了自己并不是发烧后,幸一终于放下了心,刚刚专注这个问题的他得到答案,才又反应过来:“诶。你们刚刚是在吵架吗?”

        非常天然,而且慢很多拍的反应。

        小狐丸几位对视,同时噗嗤的笑出了声,搞得幸一看着他们一脸不解,我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不过看他们这个样子,看来并没有吵架呢。

        很容易就放心的幸一君点了点头,建议道:“既然没有吵架,那大家一起来玩儿吧!”

        增进感情的方式肯定就是一起玩儿啊,虽然他是个老人家了。说到老人家,幸一忍不住往那边正喝茶观望的三日月宗近看去。

        和他的视线撞上,喝着茶腿上还盖着毯子的老人家笑笑的朝他招了招手:“主君也要来喝一杯,暖一下身子吗?”

        幸一感叹:“这样看,三日月先生的举止真的很像老人家啊。”

        三日月毫不在意的笑道:“哈哈哈,因为我已经是老爷爷了啊。”

        幸一莞尔,觉得有时候三日月顶着这样一张脸穿着内番服说着这样的话,有一种比他穿着华丽狩衣举止优雅时还要让人觉得记忆深刻。

        反差感很强啊,穿着蓝色狩衣时像是平安时期最为优雅的贵族,现在却真的很像个老爷爷,不过,就算是老爷爷,也是最美的呢。

        因为这个,幸一在联想想到了对方是被称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事情,开始有些好奇其他的四剑了是怎么样的了。

        见一期一振把小狐丸和鹤丸国永推到短刀们那里,幸一走到三日月身边坐下,接过对方的热茶,热茶的温度透过杯子传到掌心,幸一轻轻的摩挲着茶杯的边缘,对着一脸悠然的三日月道:“天下五剑,剩下的也在本丸里吗?”

        三日月愣了一下,继而明白幸一问的是什么意思,他眯了眯眼睛,又恢复了半阖的状态,他看着幸一,仿佛不经意的随口道:“哈哈,主君对剩下的四剑很有兴趣吗?”

        话明明是他问的,但实际上三日月宗近又并不想从少年嘴里听到答案。

        哈哈哈,就算是老爷爷,也是有嫉妒心的啊。

        幸一喝了一口热茶,发出一声叹息:“毕竟三日月先生这么出色,和你并排的其他四剑也应该很棒吧,所以,应该早点让他们重新出来啊。”

        他说着这样的话,不带一丝异样的情感,三日月宗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笑还是该生气。

        他想笑,是因为被主君如此真诚的夸赞了,想要生气,则是是因为自己在主君眼里好像和其他刀剑并没有什么区别。

        天下五剑什么的其实没所谓,可是在您的心里,我并不想和什么刀剑并排啊。三日月蓝色的眼眸中的金色弯月藏着锋利,却又在对上幸一的眼眸时消失不见。

        “哈哈,我觉得主君不必太着急了,毕竟你现在的灵力不稳定。”三日月宗近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出心里的小九九,对着幸一说道。

        幸一听了,觉得也有些道理,不再纠结天下五剑的事情,坐在三日月旁边同他一起看着那边玩闹的刀剑们,虽然样貌并不想象,但两人的动作有一种如出一辙的感觉,让看到这一幕的某些付丧神暗暗咬碎了牙。

        而这个时候,他们都以为这座本丸的宁静生活就会这样继续下去,也许有一天会发生变化,但也绝不会在短时间发生,可是,世事无常,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有时候,麻烦总是在人放下心的时候,突然而至,让人措手不及。

        在发现本丸被一阵不明的黑红色雾气笼罩时,即使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幸一等人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幸一看着飞快跑到自己身前,全身戒备的迷尼和靠拢在自己周围的付丧神们,嘴角的笑容微收,他感觉到了,有什么正在这座本丸的上空,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

        幸一抬起头去,透过那扭曲的黑红雾气,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纤细身影,他看不清对方的样貌,却看清了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

        冰冷,机械,不含一丝人类会有的感情,宛如深渊的潭水,望久了,会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大脑忽然剧烈的痛起来。

        那个人...

        是...

        ....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201556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