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我把你当朋友 > 第99章 chapter99

第99章 chapter99

        加州清光端着饭菜来到主君的房间外面,心里带着一丝期待的打开门,可是入目的却还是沉睡在被褥中的少年主君。房间很安静,只有少年主君微弱的呼吸声,窗外透进来几缕阳光,让整个空间显得越发的安静宁和。

        可是加州清光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安静宁和不起来。

        这是主君继那天之后昏睡的第二天了。

        就算狐之助说主君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需要休息来恢复力量,可是看着主君一直睡着,加州清光又怎么能够心安?

        他放下饭菜,端坐到少年旁边,看着少年闭合的双眸上长而浓密的睫毛,在过于白皙的皮肤上像是两把极小的黑色蝶翼,惹得他本来低落的心情都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被他克制的放在身侧的手轻微的动了动,加州清光红色的眼眸闪了闪,他似乎经过了一番强烈的挣扎,最后伸出了右手,又非常小心的用弯起食指轻轻的碰了碰那让他心痒难耐的黑色睫毛。

        只是轻轻碰了那么一下,他就又非常迅速的收了回来,轻轻颤抖的食指被拇指用力压住,可是却压抑不住心里的那份骚动。

        想要触碰眼前这个人,他知道不是突如其来的想法,不如说,这是压抑到极点后最为克制的举动了。

        比起这样小心翼翼,像个小偷似的触碰,他更想光明正大的去拥抱,去触碰眼前的少年主君。

        最好是在他笑起来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心里的涌动是最无法克制和欣悦的。为主君的笑容着迷,他想不只有他一个而已。

        那些付丧神眼睛深处压抑着的东西,他看的分明,那是和他一样的渴望。

        不过,他也知道,短时间内想要得到主君的宠爱是不可能的。虽然主君很温柔,很平易近人,可是过于急切的表现或许会适得其反吧。

        他并不想把人吓跑。

        加州清光清秀漂亮的脸上漾起一个笑容,他低头将少年主君的没有压住的头发,稍微的用手梳理了一下。

        他轻声低喃:“主君,快点醒过来吧。”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话奏效了,一直安静停留的黑色蝶翼轻轻颤了颤。

        时刻注意少年主君变化的加州清光注意到了,他惊喜的微微睁大了眼睛,却又不敢发出声音,唯恐是自己的错觉。

        心里还隐隐带着窃喜,如果主君现在醒过来的话,那他就是主君醒过来看到的第一个刀剑了。

        可是他注定失望了,刚刚的颤动就好像昙花一现,他等了片刻,少年的呼吸依旧平缓,面容安详宁和,不曾有过醒过来的迹象。

        加州清光只觉得自己方才心情骤然升起又忽然落下,简直是要得心脏病了。他叹了口气,注意到自己看主君的时间差不多该到了,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了,而今晚值夜的是三日月宗近,面对那个虽然总是悠然笑着实际上却并不好糊弄的天下五剑中的最美之剑,他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于是他拿起饭菜,最后看了眼还在沉睡的少年主君,含着一丝不甘愿离开了房间。

        一出门,他就看到了和狮子迷尼一起朝这边走过来的三日月宗近,他仔细的打量着对方,就算早就知道对方的风姿是如何的绰约,可是他此时在意的却并不是那个。

        据说三日月宗近在之前就和主君遇见过了,在主君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不知道比他们领先了多少步在主君心里留下了位置。

        一想到这个,加州清光就觉得非常的嫉妒。

        因为占据了那样特殊的位置,哪怕不需要再做什么,主君都会更在意吧,毕竟先来后到这种事情一直都是这么的不公平。何况三日月宗近又是那么优秀的刀剑。

        加州清光见三日月宗近和迷尼越走越近,收起心里的情绪,朝对方点了点头,打了招呼后就转身离开了。

        三日月宗近却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想到方才加州清光眼里一闪而过的情绪,嘛,应该说自从鹤丸国永说漏嘴以后,他似乎在刀剑们眼里变成了一个扎眼的存在呢,不过,这种感觉倒并不赖,让大家认为他在主君心里是特殊的这种事情,他可是十分乐意呢。

        一边想一边和迷尼踏入幸一的刀剑,三日月宗近盘腿在少年旁边坐下,他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少年,反而是扭头看向趴在角落的狮子:“主君是真的没有事吧?”

        他问着,脸上依然带着往常的笑容,却让迷尼感觉到了其中隐隐的压力。不过对它来说,这种压力实在是不值一提。

        所以它只是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然后,极为缓慢的朝最美的老爷爷翻了个白眼,那意思很明显:废话,你说呢?要是幸一有事情我会这么悠哉吗?

        从这个总是跟在幸一身边的神秘宠物身上得到了肯定答案,三日月宗近心里的担忧终于放下了。

        他一放松下来,就专心的观察起了还在沉睡的少年,这个场景其实让他有一种错觉,一种他回到了最初和主君相处的错觉,那个时候的他也是这样,偶尔突然出现在主君房间,看到在熟睡的主君,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模样好看的少年,渐渐觉得整个刀都安心下来。偶尔看到主君做了噩梦发出呓语,他还会轻轻的拍着被子让他继续睡。

        那个时候,主君在他眼里还是脆弱的,需要照顾的存在。

        后来再次遇见,主君却已经十分强大,还可以为其他刀剑修复,甚至不再需要他老人家的保护照顾了。

        说不失落那是骗人的,在三日月宗近心里,他始终对死在自己面前的主君记忆犹深,所以本以为再见到主君,他可以好好的保护他了。

        但是,主君却不需要了。

        不被主君需要的刀剑,再了不起,都是无用的。

        好在三日月宗近知道,主君并不是那种会有这种想法的人,他对自己的态度,也从来不是因为自己作为刀剑能给他带来多少好处。他对自己温柔,只是因为自己是三日月宗近,仅仅如此而已。

        可是他不会知道,作为刀剑的自己,除了主君的温柔,其实还在想着更加过分的事情。

        他把自己当做了许久不见的朋友,或许对他来说,这座本丸的大家都是可以相处的朋友,不是刀剑和主君的从属关系,可是他们并不满足这样的关系,甚至想要更进一步的关系。

        这些,眼前睡的安稳的人一点都不知道。

        因为非常的信任他们,所以从来没有猜测他们的想法,主君的温柔,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非常清楚了。即使后来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他待人处事的态度却从来没有变过,所以虽然中间分离了那么长的时间,他对主君却始终不陌生。

        可是这样的话,却更想要了啊。

        就好像一直做的梦忽然以真实的姿态出现了,让人无法不产生更多想法。

        所以说啊。让人,只会更想要啊。

        三日月宗近想到这里,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引得迷尼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而下一秒迷尼就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身穿深蓝色狩衣,面容昳丽的男人就像是平安时代最典型的贵公子,一举一动的优雅都溶于骨髓般,平日里始终半阖的深蓝眼眸闭上,纵然现在他低下头做出让人觉得震惊的举动,却让人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甚至因为他的举动,而从那本就惹眼的面容上,隐约感觉到一丝明艳的色气。

        因为,他正在认真而又专注亲吻着他的主君。

        被称为天下五剑里最美的刀剑男子手撑在沉睡的少年主君耳侧,轻轻压在那披散的银发上,而他垂着头,用自己的唇摩挲着亲吻着少年主君的唇,更是带出了细微的声响。

        而他偶尔半睁开的眼里泄出了几缕金色的流光,那是不属于三日月宗近平日悠闲的掠夺。

        半晌他抬起头,毫不避讳的对上迷尼直勾勾的兽瞳,这个时候他仿佛又恢复到了往日那个喝着茶,不会和众人争抢,一切事情都能以爽朗笑容对待的三日月宗近。

        迷尼分明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欢迎你把这件事告诉主君哦”这样的意思。

        这个男人,果然有点意思。

        迫不及待的要出手了吗?

        迷尼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忽然明白了时空站那群家伙每次回去围着自己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原来如此。

        不过,那也不是它会干涉的事情。

        迷尼一副我是狮子我看不懂你在表达什么也不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的样子,重新趴了下去。

        想和幸一谈恋爱,哼。

        这种事情,哪里有这么容易。

        如果幸一那么容易开窍和人谈恋爱的话,那还是幸一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仿佛可以预见三日月宗近的悲剧,迷尼闷头笑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45/20223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