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15章 哭着进宫当娘娘(四)修

第15章 哭着进宫当娘娘(四)修

        只一瞬,柯闵晨嘴角浮现一丝苦笑,肖行风看到那凄凉的笑意只觉得心中很是不舒服。很想将眼前这个人深深地抱在怀里。

        被心头突现的想法吓了一跳,肖行风脸色有些发白,自己在想些什么呢!

        面前这位是大周的贵妃娘娘......更是他要守护之人,他的好兄弟周慎的挚爱......虽然至仍旧觉得已经不在的人托梦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但是肖行风还是信了他!

        柯闵晨苦笑着,他能是谁呢?

        他是大周国的权臣肖行风,是大周的摄政王,也是一手遮天,微微一怒便震惊朝野的不可忽视的人物。

        怎么可能是他......

        想到舟川,柯闵晨眼里的落寞又多了几分。

        肖行风看着眼前这个人,眼里先是惊讶而后又是失望,最后又化作了浓浓的思念,他心中很是不悦,不知不觉被柯闵晨的情绪牵引着走。

        “娘娘在想些什么?”肖行风漫不经心地问出口,手却缓缓攒起拳头,随着柯闵晨沉默时间的加深,那拳头握紧的力度也更甚,不消一会儿,便青筋暴起。

        柯闵晨正在失神,不自觉地嗯了一声。

        肖行风缓缓闭上眼,忍耐着心头浮动的那丝暴怒。待睁开眼后,又恢复了神态:“还请娘娘放宽心,微臣一定会找到杀害太子殿下之人。”

        “什么?太子殿下,他......”柯闵晨瞪大着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肖行风。

        似是忘记了,好像还未告诉柯闵晨,太子殿下已经不在了。肖行风看柯闵晨此时模样不像假装,更是相信了太子被杀害当日,他不在场这个事实。

        给了柯闵晨一个安定的眼神,肖行风轻声说:“娘娘放心,臣一定拼死护住您。”

        “唉,没想到我还是晚了一步,都怨我。”柯闵晨咬着唇,一副深深自责的模样。

        系统此时出声:“进度尺已经有百分之六十了,他相信你了。”

        听着系统与他潜意识的对话,柯闵晨面不改色,却在脑子里跟系统炫耀:“怎么样,怎么样!我是不是演技特别好?”

        “我家晨晨~自然是演技可敌奥茨卡。”系统甜得发腻的声音,令柯闵晨恶寒。

        “这不关娘娘的事。”肖行风有些激动,“是大皇子托梦给您晚了些罢了。”说罢,声音又有些忧伤,“他可从未出现在我的梦里过。”

        看着肖行风悲伤的眼神,柯闵晨本是欢喜的心顿时也沉了下去。之前还以为那人是舟川,现在看来,怎么可能是他?舟川心里不会有别人。

        肖行风离开后,柯闵晨的思绪依旧停留在舟川的身上。

        温柔可人的系统此时蹦出来刷存在感了:“晨晨ing~”撒娇的语气,令柯闵晨打了一个寒颤。“晨晨不要不开心哦,宝宝不是给你开了金手指,实在不想完成这个任务,在空间里躲上一辈子也是可以滴。”

        立马回神过来的柯闵晨觉得,遇见这个系统真的是他缺了八辈子的德,上帝派来惩罚他的吧,此时若不是装着娘娘在路上盈盈碎步,柯闵晨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然后粗口唾骂:“玛德!让你智障,让你换系统属性......”

        柯闵晨咬牙切齿:“宝宝?”

        系统声音欢快一柔:“是呀是呀,你不是老喜欢喊人家统宝宝吗?”

        柯闵晨仰头长叹:这不是系统,是执念,是生死劫......

        看了眼手中的任务进度尺,只见已经不再乱跳,稳定在百分之六十了。稍微缓解了一下他脆弱的小心脏,到了宫殿,柯闵晨准备爬床就睡。

        系统柔柔腻腻的声音又响起:“晨晨~你还没用灵泉水沐浴,宝宝不让你碎觉哦~”

        柯闵晨本是趴在床上的身子,骤然一抖,吓到了床底下,他抱着头,将头深埋在怀里。

        系统关怀的声音又出现了:“晨晨~你这样子,宝宝痛心哦~”

        柯闵晨哭着看系统,一本正经:“我可以重新设定系统属性吗?”

        系统依旧温柔可人:“晨晨~不行哦,宝宝这次直到任务完成以后才会自动消失,你在进入下个世界时可以再设定系统属性的,你真的要抛弃本宝宝吗?”

        柯闵晨汪地一下就哭了:“系统,我对不起你......”还是快将以前的系统还回来吧。

        系统笑着原谅:“晨晨,宝宝永远爱你......嘻嘻嘻......”

        柯闵晨:“......”愿世界不再有伤害。

        柯闵晨认命般爬起床,进了空间,从空间中带出了一瓶灵泉水。他本是男儿身,却要伪装成女子,以前没有人识破,是大家不关注他。现在正是风口浪尖,他的身世极可能成为敌人最大的武器,不能松懈!

        沐浴完后,柯闵晨让宫女离开,自己换上那间宽大软柔的衣裳,站在铜镜前。任是柯闵晨自己,都险些吓了一跳。

        镜中那人,此时身穿一件好看的雪段绣着梅花的宽衣,衣裳的下摆缠在腰肢上,更显腰肢纤细,肤如凝脂在从浴池中走出来后更是映衬着锁骨甜美诱人。再往上,脸颊被水汽熏红,清眸带水,眉梢更是妩媚入骨,满园的春-色似乎都降临在这人身上,生得一副好颜色。眉眼一挑,我见犹怜。

        柯闵晨此时脑海里只浮现出一个词:人间尤物。于是,他一下子忽略了转换属性用得不顺心的系统,最爱美的男人,很是臭屁地问:“统宝,快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是谁?”

        系统甜得发腻的声音回复道:“当然是晨晨啦,这世上,有哪个男人的容貌有晨晨的美。又有哪个女人的风采及晨晨半分。”

        柯闵晨点头,觉得,似乎温柔可人的系统更是官配......

        然......

        系统还补刀道:“若论雌雄难辨,必然是我家晨晨排第一。这不男不女的演技,晨晨能演得如此逼真,想必自然是投入了自身情感和体验的。宝宝真的好喜欢我家晨晨哦~”

        柯闵晨:“......”怎么听起来,有那么一丢丢怪怪的?

        宫外,危机四伏。

        第二日,朝上。

        摄政王有令,不仅严禁皇子外出,还阻止皇子和大臣私底下相见。朝堂上人心惶惶,大臣们都在猜测这位摄政王的心思,然而,摄政王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在龙椅旁的副坐上处理着朝堂之事,批阅着奏折。

        太子身亡的消息,依旧封锁着。

        若不是整个大殿都见不到一名皇子的身影,大臣们都会以为那些惶恐是捕风捉影自己想象中的子虚乌有了。

        邱蒙沉不住心了,上前跨了一步,慷慨激昂:“敢问摄政王,您这是何意?”

        肖行风微抬起头,冷笑:“邱丞相此言何意?”

        邱蒙早就担心肖行风夺了大周的天下,邱家的地位从此也会一落千丈,此时看到肖行风的作为,心中更是认定他想谋朝篡位,居心不良!

        有大臣对邱蒙使眼色,邱蒙不听,接着道:“已经数日未曾见到太子殿下和众位皇子,敢问摄政王,究竟是出了何事,让您如此费尽苦心,想要保护他们呢。”着重咬着“保护”二字,邱蒙不怕死地仰头瞪向摄政王。

        此言一出,朝堂上众大臣顿时一震,而后齐刷刷地跪地:“摄政王息怒!”

        邱相痛心疾首,做好了赴死的决心,肆虐大笑道:“我大周天下!亡矣!”众臣子头低得更甚,快要埋入地底下。邱相瞟了眼这群大周的臣子,心中又是冷笑又是凄凉,苍老地迈着步子,加重语气:“先帝!老臣守不住这大周天下了!老臣!守不住啊!”转而仰天长啸:“大周天下,亡矣!”

        很苦逼,这狗血作死的本是该演绎成悲剧的爱国年度大戏,生生被柯闵晨打碎了。好死不死,他正好听到邱相念叨着的这杀青的戏码。此时正站在大殿外,柯闵晨很想进去。

        不为什么,就想体验一把,过把武则天的瘾。

        好吧,他自我代入,将自己视做女人了。

        微微从副坐上站起,肖行风居高临下望向邱相,冷冷道:“想死?我这就成全你!”声音威凛,众臣听了更是死命在地上磕着头,直呼饶命。

        “卡!”柯闵晨看不下去了,这群臣子闹哪样,又不是杀你,你犯得着这样折腾自己的脑袋吗?本来就傻,再磕下去,成了个大傻子,难不成让国家给你买养老保险养老?

        从殿外大步跨入殿中,柯闵晨无视那一群老不死的惊讶的表情,更不想看到邱相那缠绵的眼神。说是缠绵,只因为邱相以为自己要死了,最后一次见自己的“爱女”,自然少不了一段情意绵绵的诀别。

        可柯闵晨不是这样矫情之人,他走进大殿,不顾众人的神色,直直走到肖行风面前。

        第一次离柯闵晨如此近,倒让肖行风有些不知所措,他一个失神退后一步,这样的意外倒是令柯闵晨抿嘴轻笑了一声。

        于是,本是寂静得一座死城的大殿,有了一丝活力,柯闵晨的笑似春风一样吹进那些惶恐不安的臣子的心中,也令肖行风满腔的怒火少了不少。

        肖行风此时愣住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笑得真好看。

        若是这世间还有什么能值得肖行风留恋珍惜的,那应该就是柯闵晨的笑了。

        柯闵晨用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对肖行风道:“摄政王,你知不知你中毒了?”

        肖行风此时心神还未归,潜意识里便已经回答:我当然知道,我中了你的毒。待反应过来自己心头浮现的这丝想法,肖行风又是一惊,转而懊悔,竟然完全忽视了柯闵晨的话。

        大殿诡异得很,众臣各怀心思,有人甚至猜测其实邱相根本就是跟肖行风一伙的,刚刚上演的都是贼喊捉贼的戏码。顿时,千千万万望向邱蒙的眼神变了。

        柯闵晨完全不知他的出现会引起这么多微妙的变化,他只在心中恨邱蒙作死,邱越都在想办法挽救邱家,生怕邱家有连坐之罪,而这个邱蒙,简直就是猪一样的队友,坑爹!

        看肖行风半天没有反应,柯闵晨以为他不信自己,又说了一遍:“摄政王?”待肖行风回神,他继续道:“你可知,你中毒数年已久?”

        “中毒?”依旧是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肖行风满脸的诧异,他如何会中毒?但看了眼柯闵晨不像作假的表情,又道:“我凭什么信你?”

        柯闵晨嘴角轻扬,眼里的淡漠似乎将一切看得很轻:“不如何,我所依仗的不过是你的信任罢了。”

        这话说得妙,若不是肖行风信任柯闵晨,早在太子行刺当日便将她跟那群宫女内监一起秘密处死了,这深宫大院,要处死一个默默无闻的妃子,太容易不过了。

        这话逗笑了肖行风,他哈哈大笑,笑声爽朗,回荡在朝堂里,众大臣更是一个字都不敢吭,大气都不敢喘,只是望向邱相的神色更是复杂。

        邱相此时也是觉得莫名其妙,一脸愤恨,似乎感觉受到了冷漠对待和侮辱。不过也确实,他一心求死,想来个为忠报国而死!偏偏这“敌人”还忽视他!还不理他!本来肖行风还真想给他个干脆,如今被柯闵晨这番搅和,怕是不能如愿了。

        肖行风自然知道柯闵晨来此的意图,不过就是想保全邱蒙。既然柯闵晨都将自己逗笑了,那他也大发慈悲,饶过那老东西好了。

        全然忘记了,其实柯闵晨,说他中毒,是真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369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