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17章 哭着进宫当娘娘(六)

第17章 哭着进宫当娘娘(六)

        柯闵晨浑身僵硬,半天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尽量让自己放松:“摄政王,你此言何意?”

        肖行风苦笑,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人还不肯承认,不禁有些落寞道:“虽然不知你是从何而知那首曲子,但是你并没有梦到过他吧。”很明显地看到柯闵晨身体微微一震,“周慎不会吩咐你为我解毒,当我发现你为了解毒的那一刻,你便暴露了。”

        完全不明所以,柯闵晨头微微上抬,眼里尽是疑惑。

        “周慎,他救我不过是想让我辅佐他登基。在他心中,没有谁比得过这个亲弟弟周熙。而我如今威胁到了周熙的地位,你若是梦到了他,必然会吩咐你让你杀了我。”看到柯闵晨一脸诧异,肖行风嘴边浮现一丝苦意,“即使不杀,周慎也不会吩咐你,让你救我。”

        柯闵很一脸惨白,不知所措。这剧情发展的走向,不对啊......

        看到肖行风脸上没有怒气,反而望向他的眼神里带着柔意。柯闵晨更是心跳如鼓,这货不会爱上他了吧......

        这可不好,他现在可是男扮女装来着......

        柯闵晨赶紧往后大大地退了一步,而后背对着肖行风,声音低低:“我没有骗你。”

        “我只是不想听从他的吩咐。”柯闵晨继续道,“我想救你。”

        肖行风浑身一震,一股不知名的感情正在酝酿而生。

        “可如今你不信我了。”不理会肖行风的表情,柯闵晨继续道:“你若是真念着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希望你能保邱家百年无忧。”

        轻轻闭上眼,柯闵晨缓缓朝着寝殿卧室走去:“摄政王若是无事,先行离开吧。”

        肖行风心乱如麻,想说的话都未说出口,只觉得嘴不似自己的,长到了别人身上。还未开口,便被柯闵晨这句话打乱了。

        肖行风想,也许柯闵晨对他......

        “是,娘娘。”

        肖行风离开时还转身朝着柯闵晨的方向看了看,很久以后,他都很是后悔,那时应该好好跟柯闵晨解释,告诉他:我没有不信你,更不会想要杀了你。

        在肖行风离开后,柯闵晨先是坐在凳子上半天不动,后来又趴在桌子上拍着桌子大笑:“统宝,你看我这个逼格高不高?”

        系统:“晨晨,你绝壁的白莲花~”

        柯闵晨冷笑,说好的温柔可人呢。尔后,只一瞬,便潜进了空间里,在灵泉的周围柯闵晨看到一片草药地。

        嘴角轻扬,伸手摘了一颗长得绿绿的果子,将果子榨成汁滴入盛好的灵泉水里面,柯闵晨这才从空间里出来,赞叹道:“这金手指开得真是好,空间灵泉用得溜溜的。”

        系统又是一赞:“晨晨好棒,晨晨最棒......”

        真是难得一赞啊!

        果然人要死前,连系统都对他格外好。

        柯闵晨正准备躺在床上,外面有人通传,告诉他八皇子求见。

        八皇子?柯闵晨眉头一皱,这人来见他作甚?心道:这想死,还得挑个时辰呐......

        当见到八皇子时,人设系统又开始摧折着柯闵晨的小心肝了。柯闵晨声泪俱下:“八哥,你终于来了......”

        柯闵晨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看八皇子的模样,估计比他更懵逼。“八哥,越儿差点死了,你知道吗?”扑到了八皇子的怀里,柯闵晨的人设系统发作起来,便哭个不停。

        柯闵晨急得额头直跳,心中大骂自己最贱,不该多事,答应八皇子的求见。

        八皇子一个现代人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本就是懵逼,满心以为邱越会不会也是穿越来的老乡,便想方设法,求了摄政王很多次,加上行刺太子的刺客被找到了,摄政王经不起他的磨,今日便答应了他的请求。

        怎知,这一见面......这什么情况?

        八皇子深以为然,这古代后宫深似海,这不会是什么阴谋吧,他警惕地与邱越保持着安全的距离:“贵妃娘娘,您请自重。”

        人设系统还是很给力的,柯闵晨演得实在投入,泪如雨下:“我为了你去勾引太子殿下,你忘记了?”

        八皇子赶紧上前捂住柯闵晨的嘴,心里恨不得喊他祖宗。

        “你别胡说八道!”

        离得八皇子近了,柯闵晨反而变得有些冷静,竟然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口:“八哥,我就算是为了你死,都甘愿。”微微闭上眼,好一副虐恋情深!

        八皇子要骂娘了,赶紧推开柯闵晨,声色惶恐:“艹!贵妃娘娘,今日你不舒服便好好歇着吧。”

        说罢,赶紧慌张地离开了。

        柯闵晨被他推倒在地上,并没有忙着起来,而是微眯着眼:“统宝,那人是什么身份?”

        系统甜甜道:“八皇子呀~”

        柯闵晨刚刚分明听到了那个只有现代人才会用的专属词:“还有呢?”

        系统柔柔道:“还有便是晨晨你在这个世界的小情儿啦~”

        柯闵晨已经习惯这个墨迹的系统,也不急,再问:“还有呢?”

        系统这回顿了一下,道:“外来者,跟你不一样。是某种机缘穿越来的。”

        柯闵晨眼里更深沉了些,他就知道,那个“艹”字,古代人哪里会识得。倒有意思,这个八皇子今日来找他,怕不是只是探望这么简单。

        看看天色尚早,他还不急着死,坐在椅子上,手指轻敲着楠木桌,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时间也在流逝。想了片刻,柯闵晨喊人进来。

        “来人,笔墨伺候。”

        写的是现代的简体字,柯闵晨心道,若是这个八皇子真的是穿越者,那他倒是不介意救他一命......

        完成了这件事,柯闵晨让人将一封信亲自交到八皇子手上,便准备安心赴死了。

        躺在床上,柯闵晨喝下那灵泉水,还很精神,便又道:“统宝,我为什么不能真的去死?”

        系统语调轻柔:“因为邱越的愿望是好好地活着呀~”

        柯闵晨哦了一声,又想了想,道:“不知道肖行风会不会伤心......”也不知道系统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反正他下一秒就失去了知觉,昏死过去。

        肖行风还在审问三皇子,大牢里阴凉渗人,全然不是人待的地方。可这三皇子城府极深,愣是不招认,肖行风拿他没辙,想直接杀了,又担心朝中那些老臣猜忌,他倒是不担心什么,就是担心贵妃娘娘会觉得他这个人嗜血残忍。

        想到这里,肖行风温柔一笑。也不知从何时起,竟然这般在乎那个人,柯闵晨现在在他心中地位高过一切,包括周慎。想到柯闵晨那柔软的腰肢,还有那妖媚的容颜,肖行风竟然不想再在牢里继续待,想去看看心尖上的人是不是还在生气。正好可以好好地跟他解释一番......

        然,计划赶不上变化。

        门外内监焦急的声音传来:“摄政王,不好了,不好了。”

        收敛起脸上仅存的一丝温柔,肖行风冷冽道:“何事慌张?”

        “是娘娘,娘娘不好了!”内监跪在地上,脸上惨白,依旧掩盖不了那底下的恐惧和惊吓。

        虽识得这个内监,肖行风还是一愣:“哪位娘娘?”

        “邱贵妃娘娘,她......”内监完全打碎了肖行风心中最后的一丝幻想,似乎想到了什么,肖行风都没有听完内监说完,便十万火急地赶往柯闵晨的宫殿。

        宫殿里空荡荡的,宫里的人都跪在殿外,不敢入内。看到肖行风,都低着头,动都不敢动。

        肖行风疯了一般冲进去,当看到柯闵晨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时,他似乎冷静了。缓缓上前,第一次看到柯闵晨休息时的模样,那般安静,嘴角还带着笑呢......

        “贵妃娘娘,别睡了,微臣捉到谋害你和太子殿下的人了。”睡着的人动都不动,肖行风坐在床畔,“娘娘,微臣一点也不想杀你。微臣今早就想告诉你了,本想审问完三皇子再给你一个交代的。”

        柯闵晨依旧没有反应,小脸惨白。

        肖行风触碰到他的手时,都被那冰凉的温度吓到了:“怎么这么凉?娘娘可是冷?”说罢,将柯闵晨的手放入自己的怀里,“微臣替娘娘捂热可好?”

        “娘娘,只有你真心对微臣好。这世上本来没什么值得微臣留念,若是你喜欢,微臣便让整个天下为你陪葬可好?”肖行风不管柯闵晨理不理他,伸出手点了点柯闵晨的鼻头,“娘娘,你怎么生得这般好看,让微臣都忍不住心动了。”

        柯闵晨还是没动。

        “娘娘可孤单?不如微臣陪你一起死,如何?”肖行风眼睛都湿润了,心痛难耐,看到柯闵晨的头发乱了,又替他撩好,“娘娘,你唱曲最是好听,微臣也为娘娘唱一曲吧。”顿了顿,又道:“若是娘娘喜欢,微臣日夜为娘娘唱,娘娘若是累了便歇会儿,可是明早得醒来,好不好?”

        看到柯闵晨依旧未动,肖行风也不哭了,他清唱着:“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

        本是女子唱给男子的情歌,却被肖行风唱出别样的风格,“娘娘,那日初次见面时,得知你叫邱越,我便想到了这首《越人歌》,娘娘可还满意微臣唱的曲子?”柯闵晨安静地躺在,只有那还挂在脸上的笑在回应着肖行风。

        肖行风将头枕在柯闵晨的身上,声音很轻很疲倦:“微臣也累了,让微臣靠着娘娘睡一会儿吧。”

        眼角的泪打湿了柯闵晨的衣襟,肖行风也不动,闭上眼,不再动弹。

        殿内,一片宁静。

        第二日,肖行风问起柯闵晨那日有什么异样举动时,得知八皇子求见过,他浑身周遭杀气突显,心道:若是娘娘不是自杀,而是有另外的原因,定绕不过这些人!

        八皇子那日看懂了柯闵晨给他写的简体字的信,还没来得及高兴终于在他乡遇到了老乡,便得知柯闵晨服毒自杀了。虽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八皇子一党的十一和二皇子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生怕这是鸿门宴。

        “八哥,不如我们反了吧!”十一皇子率先道。

        “胡闹!”八皇子真的只想打打豆豆,不想搅合进这些皇子之争中。

        二皇子也深沉一道:“八哥,现在三皇子已经被摄政王抓了进去,你要是此时进宫,凶多吉少啊!”

        八皇子眼睛轻轻合上,他在思量,要不要相信柯闵晨在信中所写的内容。想了片刻,他决定跟从心底的声音,“我进宫!”

        不消片刻,八皇子便被人领到了摄政王面前。

        一靠近肖行风,整个周身的温度都降了二十多度,八皇子表示自己真的冷爆了。再看一眼肖行风,人家不愧是王者,浑身的凌厉之气都可以分分钟砍死一波人。

        “摄政王。”八皇子其实双腿打着颤,还强撑着,“摄政王可是为了贵妃娘娘喊我来?”

        肖行风不说话,就一直盯着八皇子看。

        八皇子心有点慌,赶紧解释道:“贵妃娘娘那日确实是跟我说了一件事。”看肖行风动都不动,八皇子觉得心瘆得慌:“他告诉我周慎的死因。”

        肖行风终于动了动,眼睛瞪得老大,“你说什么?”眼睛微眯,身体有些发抖,“你再说一次?”

        八皇子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这么激动,但是也不敢怠慢,继续说:“娘娘说她之前有跟三皇子合作,但是也是为了查出他大表哥的死因,于是之前假意诱惑过太子,让三皇子觉得她是自己人。”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有些宫人传言邱越与太子相交甚秘这件事了。

        真的是洗白白了,不仅给柯闵晨,还给八皇子。

        瞧瞧瞟了一眼肖行风,看他目瞪口呆,八皇子心中松了一口气,“娘娘,终于找到了证据,就藏在三皇子书房里面的暗格里。娘娘担心摄政王不好处置他,毕竟他跟三皇子假意合作过,又怕摄政王对他的处置不公会引人非议,于是......”

        “于是便喝下□□,是吗?”肖行风的手死死扣住桌子,指甲都快陷入桌子里面了。

        八皇子点头,便不再多言。

        肖行风又怒喝:“你为什么不拦着他!或者派人通知我!”

        “因为......”八皇子有些犹豫,看了眼肖行风继续道:“娘娘说,摄政王不会原谅他,只有他死了,邱家才能百年无忧。”

        肖行风整个人似乎失了气力,瘫坐在椅子上,“我怎么会......怎会......”怎会舍得杀了你。

        八皇子也不清楚,摄政王到底如何做想,也不敢乱说话。

        良久,摄政王挥了挥手,“你走吧。”

        八皇子心中欢喜,果真如柯闵晨说的那样,肖行风不会为难他。正准备离开,八皇子想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情,“对了,娘娘说他不想待在地底下,脏兮兮的,他想找一个有风的日子,随着木筏漂流入海。”

        “我知道了。”肖行风淡淡道,看着八皇子转身要离开,“等等。”

        八皇子很是疑惑地看着他。

        肖行风也一直凝视着他:“忘记你跟贵妃娘娘之间的事,走吧。”

        八皇子浑身一震,这是发现他跟贵妃娘娘的□□了?欲哭无泪啊,好想解释一下他不是他,贵妃不是贵妃啊......

        但......

        还是保命要紧。

        八皇子赶紧回了府。

        待八皇子离开没多久,肖行风难得疯癫,怒气和冷笑混杂在一起:“来人,去三皇子府。”

        待找到了三皇子书房中的那些证据,三皇子即使不承认杀害了太子也有更大的罪定给了他。

        谋杀了前太子!

        好得很!

        肖行风迅速处理了三皇子一党,而八皇子党在经历过这件事后也认清了现实,不再死死纠缠着皇位。

        太子被杀害这件事总算水落石出,邱蒙虽然伤心,却也知道不是肖行风所为,借丧失爱女这个理由,请了病假没有上朝。

        当众人都以为皇位会落在肖行风手中的时候,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封了八皇子做太子。

        八皇子虽然吓傻了,但是一想到,穿越成了一方之霸,想想就开心。便也欣然接受了。

        待事情都完结了,摄政王主动响应了邱蒙,定了个日子,让八皇子登基。

        选了一个有风的日子,肖行风将柯闵晨放在竹筏上,周身洒满了各种花瓣,然后将他顺水而下......

        看到那小木筏越来越小的身影,最后化成了一个点。肖行风真想追过去,他心里很清楚,对周慎是报恩,对柯闵晨是不顾一切。

        八皇子登基后的确是一代明君,发挥现代人的思想理念,将大周治理的很好,摄政王将权利完全交给了他,自己一个人就一直待在那条埋葬了柯闵晨的河的旁边。他总有一种感觉,在这里可以看到柯闵晨,哪怕陪着他的亡魂,肖行风也是快乐的。

        柯闵晨在顺水而下第二天便醒来了,一直待在旁边的山洞里面,过着田园的生活。摘着野果子,喝着晨露,欢喜好奇得不要不要的。

        “统宝,你说肖行风有没有一点点后会要杀了我?”一日,柯闵晨跟系统聊家常。

        系统温柔的声音腻死人:“晨晨~肖行风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杀你哟,你这么美~”

        然后,柯闵晨成功地忽略了重点,将重点放在了后半句,于是道:“那是自然!”

        隔着河,二人离得那般近,却从来没有遇到过。

        五年后,大周西南部突发洪水。死伤过半,大周众人人心惶惶。

        已经登基的大周皇帝,虽然空有一身治水的理念,却找不到可用的人,于是派人请了肖行风出山。

        肖行风听完来人的汇报,犹豫了一下:“你先回去。”

        来人不敢多说一个字,赶紧离开。

        肖行风走到河边上坐在地上,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哗啦啦地流,自言自语道:“你应该也是想让我去的,对吧?你都可以为了邱家去死,怎么会忍心看到你的爹爹为了灾情焦头烂额......”

        河水依旧哗啦啦地流淌,还有几只小鸟发出清脆的鸣叫声。

        在河边坐了很久,肖行风才说道:“娘娘,你等我,我不久就来陪你了。”笑了笑,肖行风便离开了这个五年都未离开的地方。

        这日,柯闵晨老是觉得心里发慌,做什么事都不给力。

        “统宝,我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系统很乖:“是的,大周西南部发了洪灾呢,晨晨~”

        柯闵晨皱眉:“这么严重?皇帝没管吗?”

        系统温柔地解释:“皇帝派了肖行风去呢。”

        柯闵晨点头,有些放心了:“有他在,就没事的。”想到了肖行风,柯闵晨又是一叹。

        系统柔柔一笑:“是啊,他在这里待了五年,这会儿终于离开了。”

        柯闵晨一愣,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任系统如何虐他,他都丝毫没有反应。一颗心全系在那句“他在这里待了五年”中,久久不得回过心神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369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