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20章 哭着进宫当娘娘(九)

第20章 哭着进宫当娘娘(九)

        柯闵晨看着周身一片狼藉,自己的宝贝是罪魁祸首,搞得整片草地都是一片萎靡的气息。

        这有点尴尬了......

        柯闵晨不知是该继续勇往直前,还是停下来。

        对,停下来检查一下是哪里出了故障和意外。柯闵晨深深一叹,再次仰头问天:难道是这灵泉圣水喝得太多?或者是这圣水浇灌自己的时候,一不小心改了配置?于是,自己真的从内心散发着女人的气质?

        这内心当然是指——不行。

        越是思索,柯闵晨只觉得额头上冷汗直冒,一阵冷风吹过来,他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双手环胸抱着,这才发觉自己身上赤-裸着。抬眸再瞅了一眼肖行风,立马性趣全无......

        这真的有点尴尬啊......

        柯闵晨刚刚将脱掉的裤子给穿上,便听到系统柔柔地嘲笑:“呵,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正在动作的柯闵晨,顿了一下,冷笑:“你有本事,你来?”

        反正与系统撕破了脸面,柯闵晨也不指望得到系统的疼爱,得过且过,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小蛮腰真不是菜的,柯闵晨完美的身材,浑身上下都是黄金比例,凝脂的肌肤,精美的五官,忽略那小小的缺点,这人还真的找不出一丝瑕疵之处。

        伸手,准备拿起外套套上,柯闵晨黑着脸,准备想去空间里的一条小溪洗洗澡。浑身都是精-液,还是自己的,这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那个他不行的事实。

        没有那个男人能容忍,特别是柯闵晨这种自尊高傲臭屁自恋之徒。

        不知道是第几次叹气了,柯闵晨也顾不上肖行风,再瞥了眼他双腿间的巨物,那家伙竟然还是如此□□。柯闵晨一愣,只一瞬,便捂脸朝着溪边跑去。

        边跑,边凄凉道:“不要,不要,臣妾不要......呜呜......”

        某个系统此时心情格外好,很自觉地不去继续给柯闵晨的伤口撒盐,在数据库里哼哼唧唧唱着曲儿。

        竟然连衣裳都忘记脱了,柯闵晨直接穿着亵裤奔向溪中,不顾溪水的冰凉,他将整个身子都沉浸在那里面,轻轻闭上眼。

        他需要冷静一下下。

        肖行风在草地上躺了不久,只觉得浑身燥热,一个冰凉的什么东西一直在挑逗着他。他动弹不得,却迷恋这滋味。身体越来越热,那贴在身上的东西,是他唯一的解药,他很想睁开眼,很想将那冰凉的东西牢牢抱在怀里。

        然,那东西很是不老实,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搞得他越来越热。再后来,肖行风只觉得浑身上下黏糊糊的,还有什么东西一直抵着他的后面,湿润润的。他有些恼,竟然有人敢这般戏弄他!

        他努力睁开眼,终于,眼皮动了动。当眼皮底下的眸,终于疲倦地睁开时,他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就是那一瞥!令肖行风再也不敢不醒来!

        他浑身一震,心都在微微发抖,脑袋晕晕的,当他完全站起来时,又是一愣。

        他浑身上下被人给扒光了,龙虾都不带这样连壳都不留的!

        肖行风肃冷之气瞬间升到爆点,他皱着眉,眼神里都是杀气。

        很好,还敢在他身上尿尿。这人,简直是找死!此时的肖行风完全将柯闵晨对他的一番折腾理解成了有人戏弄他,侮辱他,还在他身上尿!

        环视四周,肖行风眉头快要拧成一个大疙瘩了。他犹记得自己在柏玉湖,抗洪来着,怎得跑这里来了?再看这里,对比之前的达州县,简直是人间仙境。这里草木丛生,鸟语花香,忽略掉他心底的不悦,这简直是个人间的桃花源。

        扫了眼身旁零零散散的衣物,肖行风迅速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刚刚穿戴好了衣物,肖行风突然脸又黑了,是了,那人在他身上尿了,他得洗洗这身上的骚气才行。

        眼神漫不经心实则早已将此地每一处都牢记于心的肖行风,最终将眼神落在了不远处的那条小溪,大概也就五百米的路程,迈着步子,肖行风嘴角这才轻扬。

        待到了那溪前,肖行风走近,用手撂了一波水。嗯,很干净。心中有些满意,正准备脱了上衣,腰带刚刚解下时,肖行风眼中瞳孔骤然放大,浑身一震,脸色惨白,嘴唇都微微颤抖。

        香囊,不见了......

        柯闵晨在溪水里玩儿得不亦乐乎,全然不知肖行风此时已经醒来了。终于在水里浸着,快要换气之时,他将脚着地,微微起身,抬头的一瞬间,阳光洒在溪水上,还有他零碎的沾着水珠的刘海上,闪闪发光。

        瞬间闪了肖行风的眼,肖行风只觉得那人所在之处格外刺眼。他眯着眼,用手微微挡在眼前。

        那人,是谁?

        柯闵晨,换完气,觉得这溪水真的是甘甜,准备去喝两口。

        肖行风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人的方向走去,踏入溪水中,衣裤都沾湿了。看着柯闵晨又入了水里,肖行风脑子里有些空白,只跟随着自己的心,朝着那边跨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走到了柯闵晨的面前,此时肖行风都忘了追究香囊的踪迹,也忘了也许面前这人是刚刚戏弄他之人。他的一颗心砰砰直跳,一种直觉和期待隐藏在心底,越来越控制不住,快要跳出来。

        若是肖行风醒来时的那个模糊的背影只是他的幻觉,那么,刚刚柯闵晨从水中起身的那一刻,也是幻觉不成?

        柯闵晨在水底吐着水泡,忽然看到眼前有一双腿,他心中大惊,蓦然,从水底浮起。正好贴在了肖行风的胸前。那浑身的薄荷香,立马将柯闵晨包围。

        “你,你.......”柯闵晨有些瞠目结舌,肖行风醒了?

        肖行风自柯闵晨浮出水面,那双如鹰的眼便一直定在了柯闵晨身上。

        “是你救了我?”微微低垂眼,肖行风双手扶住因为太过惊讶差点跌倒的柯闵晨。

        柯闵晨依旧在懵逼,脸色有些不自然:“嗯。”心中大骂自己,真是精-虫上脑,成了傻子,“刚刚......”

        柯闵晨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他该怎么跟肖行风解释,难不成告诉肖行风,他找到肖行风时,那人便已经浑身赤-裸?

        肖行风语调冰冷,只是道:“你有没有捡到一个香囊?”

        “香囊?”柯闵晨救了肖行风便将那香囊收了起来,此时听到肖行风问到,有些心虚,“哦,在这里。”伸手将那枚香囊还给了肖行风。

        香囊已经很旧了,还有些潮湿的气味,大概是跟着肖行风浸泡在水里太久所致。

        “谢了。”肖行风淡淡道,在柯闵晨有些松口气时,“对了,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这话,令柯闵晨有些语塞,他忙道:“没有。”碰到肖行风不信的眼神,柯闵晨又道:“我们从未见过。”

        说罢,便背对着肖行风。柯闵晨只觉得后背不是水,全是冷汗。

        “哦?”肖行风清冷一笑,“是么?”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既然阁下已经养好伤,我便送你离开。”柯闵晨微微闭上眼,心中有些抽痛。

        告诉肖行风,他是邱越?然后让他知道,原来自己没死,还骗了他整整五年?还是告诉他,自己骗了整个大周,原来他是男儿身?

        不管是哪一条,以肖行风的性格,都不会原谅他。

        肖行风冷笑:“离开?”又走到柯闵晨的面前,周围只有溪水流动的声音,看着柯闵晨有些惊讶的眼,肖行风继续道:“我还没报恩,如何离开?”

        报恩?

        柯闵晨眉头轻蹙,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放在哪里。肖行风似乎看出了这人的不自在,将他宽大的手掌轻轻盖住柯闵晨的手。

        柯闵晨觉得有些痒,那厚厚的茧硌得慌。在他猝不及防,不知道这人又想干嘛时,肖行风抛下一颗巨雷,快将柯闵晨给炸得魂飞魄散了。

        “以身相许。”肖行风语气依旧淡淡,“如何?”

        嘴角一抽,柯闵晨愣是被这货雷到了。

        似是有些恼眼前这人一直不理他,肖行风清冷的声音带着笑:“怎么?不愿意?”

        柯闵晨双手被肖行风禁锢住,动弹不得,此时心中即是喜又是担忧,还是沉默不语。

        肖行风有些无奈,轻叹了一声:“罢了,那就先让你试试我的味道如何?”嘴角边上一个笑容渐渐绽放起来,肖行风使劲将手臂一缩,柯闵晨便被他扯入怀里。

        “放开!”柯闵晨大惊,这都是套路啊。

        不听柯闵晨的言语,也不顾那人的反抗,肖行风更是得寸进尺,将那满手是茧的手覆上了柯闵晨柔软的腰肢。

        “别闹!”

        柯闵晨心中得意,面上更是恼怒:“王八蛋!”边骂道,边鼓起拳头使劲儿锤那人的胸口。太过用力,以至于柯闵晨脸色都累得发红。

        这无疑是鼓励了肖行风,虽说这两只拳头打在他身上无关痛痒,但是他更担心柯闵晨的手,哟,看他憋屈的样子,肯定锤得很疼吧。

        一想,肖行风本是有些享受的心,变得骤然心疼。

        水上大战不如水中大战。

        不一会儿,肖行风便将柯闵晨带入水中,那比溪水还冰凉的唇顷刻间便覆上了柯闵晨的朱唇。

        果然水嫩。

        柯闵晨真的是惊呆了。知道肖行风对他有情,但是不知道这人在知道真相后还是对他有情。

        也比不知道肖行风是识破了他的身份,还是真的想以身相许报恩。

        反正,先爽了再说!

        肖行风尝了那人的滋味后,心中十分满意,果然跟梦中的一模一样。看着柯闵晨死死咬着牙,肖行风心中一笑,狠狠朝着他唇上咬了一口。

        疼......

        柯闵晨果然张开了嘴,溪水混着熟悉的薄荷香瞬间占满了柯闵晨的脑子。肖行风还在深入,唇齿交缠,津液混着甜甜的溪水,竟然没有被稀释,二人只觉得对方的气息更是浓烈。

        柯闵晨快要不行了,他浑身发软,再也没力气反抗那人。

        此时,肖行风就是他的王。

        嗯哼了一声,柯闵晨有些反思,或许自己真的只能被人上。

        还没够!肖行风哪里肯放过眼前这人,大手覆上柯闵晨的腰肢,使劲在他身上蹂-躏着,隔着衣裳,柯闵晨都觉得自己败了。

        在水里,二人依旧深吻着,似乎就这样地老天荒,都不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36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