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26章 占卜师的末日狂欢曲(五)

第26章 占卜师的末日狂欢曲(五)

        加欧芬冷眼看着眼前那个人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在地上,由于他用力过猛,那人还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呵呵。”加欧芬也笑,用手将凌乱的衣服理了理,再将沙发上的外套套上,低头看向地上的那人,他笑得肆虐,“你说的不错,我翅膀的确硬了。不再是那个被你欺压的可怜虫了。”

        咬牙切齿间,尽是恨意。

        加欧芬记得那年,这个占卜家族的长老之主黑木将他从平民界带回,他孤身一人,失去双亲,本想好好研习这天赋异禀的占卜术。

        然而,这位所谓的师父,人面兽心,背地里干得勾当真的是令人发指。他恶心至极,却又无可奈何,隐忍之余,加欧芬更是省下一切时间去钻研占卜术。终于学有所成,离开了这位所谓的师父。

        啐了口唾沫,加欧芬顿时觉得过去几十年的屈辱消失殆尽,一洗前耻,只觉得身心畅快。不再逗留,转身离开了。

        在加欧芬离开不久,躺在地上的那人终于缓缓起身,脸上露出狰狞地笑,“你当真以为可以逃过我的手掌心吗?甜心。”

        那令人作呕的脸,还在那旁笑着。

        “主人。”片刻,便有几个手下单膝跪地,细细观察,便可以看到,那几人眼睛深陷,毫无神翼。

        “那孩子,现在还在加欧芬那里吧?”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刚刚加欧芬那一摔果然是恨意十足,再终一分,想必他的骨头就粉碎了。

        手下立刻回答道:“是的,主人。”

        黑木嘴角又勾起一丝诡异地笑,眸中深深浅浅却又异常漆黑,“想办法透漏给南山雅,加欧芬最近迷上了一个男人,那人正住在他宅子里。”

        “是,主人。”又是一瞬间,跪地之人消失殆尽。

        加欧芬回到宅子里,却不见柯闵晨,心中不由得一慌,竟然乱了分寸。呵斥起管家来:“你怎么不看好他?”

        管家从小看加欧芬长大,一直将他视作亲儿子,此时也不气,很冷静地答道:“king,他在后花园。”

        加欧芬听罢,脸上微微露出尴尬之色,轻轻嗯了一声,便朝着后花园走去。

        管家在身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心中更是带着笑,看来,king是有自己需要守护的人了。

        加欧芬来到后花园时,柯闵晨竟然又在草地上睡着了,宅子里养的几只金毛都蜷缩在他身旁,也陪着他睡着了。

        这般和谐宁静的场景,又一次震撼了加欧芬的心,之前见到黑木的不悦的情绪,最后一丝也消散了。他情不自禁地想要去靠近柯闵晨,虽然知道这个人是他命中的劫数,他还是忍不住,想去触碰他。

        也躺在柯闵晨的身边,加欧芬第一次觉得自家的后花园这般温暖,阳光仿佛都透过这一层微妙的关系直直射入他的心底。轻轻闭上眼,加欧芬第一次想尝试一下午休的滋味。

        当加欧芬醒来时,柯闵晨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盯着他。

        再反应过来时,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将柯闵晨拥入怀中,二人熟睡之余竟然全然不知。

        看着这气氛又陷入诡异的安静中,二人保持着这个动作僵持不下。突然,柯闵晨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咕噜直叫。

        加欧芬语气虽冷,但也带了几分笑意看着柯闵晨道:“饿了?”

        “嗯。”不好意思地将手捂住了肚子,柯闵晨不争取的肚子又咕噜叫了几声。小脸顿时有些发红。

        加欧芬轻笑,正准备起身。

        怎料,柯闵晨一把抱住他的身子,靠得他更近了些,双手捂住加欧芬的眼睛,声音带着娇羞:“你什么都没听到。”

        哦?堵住眼睛就听不到了?

        加欧芬无奈一叹,“好,我什么都听不到。”

        傻子柯这次竟然学聪明了,意识到堵住眼睛似乎还不够,修长的腿立刻缠上了加欧芬的身子,整个人都贴在了加欧芬的身上。

        加欧芬瞬间血液都凝固了,大气都不敢喘。可他身上的那个人还在不断地乱动,加欧芬只觉得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关打开了,再也控制不住了。

        傻子柯还觉得不够,头靠近加欧芬,朝着他耳朵边就是一舔。

        加欧芬紧绷的弦终于松动了,喘着粗气,额头上冷汗直冒。

        “你要干嘛!”加欧芬呼吸不稳,气息紊乱,柯闵晨还在舔,加欧芬咬牙眼睛一闭,将柯闵晨深深地压在身下。

        离得柯闵晨那么近,都可以看到他皮肤上细小的毛孔,白皙嫩滑的肌肤,真的不似个男人该有的。

        加欧芬浑浊的呼吸喷在了柯闵晨的脖子上:“你想干嘛?”声音情不自禁充满了情-欲,配着那沙哑低沉的荷尔蒙气息,更是令二人之间的氛围再次变得微妙不可言。

        柯闵晨哪里晓得自己只是舔了舔那人,便被他给压了。声音有些委屈,“你不是听不见吗?”

        加欧芬彻底被眼前这人打败了,他即使真的听不见,看不见,但是他能真实地感受得到啊。瞳孔微眯,加欧芬眸中旋涡越卷越深,快要将柯闵晨吞噬殆尽。

        “你要吃了我吗?”傻子柯只觉得那人眼神吓人,就像平时他看肉包子时的神情,不由自主再次入坑。

        “呵呵。”加欧芬觉得也许真的将眼前这人“吃了”,他都不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是这一番想着,加欧芬嘴角上扬,狠狠咬住柯闵晨的肩部。

        “嘶......”柯闵晨还未来得及说疼,加欧芬便一把堵住他的嘴,侵入他的城池,舌尖在柯闵晨嘴里不断翻滚着。二人津液交缠在一起,柯闵晨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只能任由加欧芬在他身上索取。

        加欧芬呼吸越来越浑浊越来越浑浊,似卸了堤的水,再也不受控制,也不顾柯闵晨发出的阵阵吃痛的声音,着了魔般,不知天地为何物,只想将眼前这人吞入肚,吃干抹净。

        二人的衣服凌乱了,加欧芬还在撕扯柯闵晨的衣服,只是恨这衣裳质量怎么这般好,就是撕不破。

        柯闵晨虽然害怕,但是很奇怪,并不排斥加欧芬的触摸,于是一边呻-吟心中还一边得意:原来被吃,这样舒服。

        终于将柯闵晨那件难撕的衣裳撕碎了,加欧芬再也控制不了身下的巨物,就要为所欲为时,管家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

        “king,南山雅小姐过来看望您。”管家看到这幅场景,竟然依旧淡定,脸上愣是没有显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若非情不得已,管家自然是不想打扰了加欧芬的好兴致,只是眼看南山雅就要冲进来,他也只好自己出动了。

        加欧芬突然被人打扰,差点不-举。那巨物就那样僵持不下,想要它下去,偏偏它干劲儿十足。

        “知道了。”隐隐带着怒气,加欧芬答道。

        管家趁好就收,赶紧鞠躬,关上后花园的门,去前面应付南山雅了。

        此时,加欧芬眼眸都快赤红了,身体涨得难受,完全不想动弹。可若是继续刚刚那事,也没了情-趣。

        柯闵晨眼睛氤氲,眨眼时还泛着泪。就那样看着加欧芬,略带点委屈。

        好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加欧芬心中大骂!

        他似乎也明白,他这个劫数是什么了。

        看得到,吃不着,是吧?

        忽地,心头起了一个念头,加欧芬嘴角轻扬,绽开一个灿烂的笑颜。这微笑吓得柯闵晨脑袋一缩,情不自禁警惕起来。

        “肚子饿了吧?”加欧芬循循善诱,看着柯闵晨老实巴拉地点头,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给你吃吸吸果冻,要不要?”

        柯闵晨不知道什么事吸吸果冻,但是听说有吃的,赶紧点头。

        于是......

        柯闵晨吃到了人生中第一根吸吸果冻。

        味道,还不错。

        加欧芬解决完了自己的情-欲,轻轻抚摸了一下柯闵晨的脸,心里对他更是喜。交代了他一声,让他不要乱跑,看到柯闵晨点头,他才离开后花园,进了前厅。

        南山雅是吗?

        加欧芬边走,边玩弄着手上的玉扳指。这个女人怎么会突然来此,还这么急。似乎想到了什么,加欧芬眼神闪了闪犀利的光,瞬间脸上又恢复了那客套招牌的笑。

        见到南山雅的那一刻,加欧芬率先跟她打招呼:“雅小姐,光临寒舍有失远。”

        南山雅看到加欧芬的一瞬间,脸上立马绽放着别样的光泽,当她听到加欧芬那寒暄的话时,笑容和欣喜倏然凝固。

        “听说你这里住进了一位客人?”单枪直入,南山雅直接了当,毫不拖沓。

        加欧芬脸上客套的笑也凝固了,声音瞬间变冷,“这与雅小姐似乎没有关系。”低垂眼眸的同时,加欧芬似乎能够猜到是谁将南山雅引到了这里,思量至此,眼眸里的冷色更浓了。

        南山雅肺都快气炸了,再也没忍住,直接暴躁起来:“加欧芬!你可别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妻!”

        “咚......”一阵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传来。加欧芬扭头一看,只见柯闵晨正好走进前厅,恰好听到了这句话。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37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