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27章 占卜师的末日狂欢曲(六)

第27章 占卜师的末日狂欢曲(六)

        南山雅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妖媚的男子,心口一气咽不下,冲着柯闵晨跑去。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前,朝着他就是一耳光。

        “贱人。”南山雅高傲得不行,居高临下,瞪着柯闵晨那模样,无疑就是正牌娘娘见了后宫小妾。

        柯闵晨右脸被打得通红,不一会儿便肿了起来。

        加欧芬气得发抖,一把将柯闵晨牢牢护在身后,冲着南山雅就是一巴掌,“打你妹!”

        南山雅头上的发卡都被打散在地,秀发忽地一下倾散,她也懵了。没想到加欧芬会打女人,还打她。

        “加欧芬,你敢打我?”捂着脸,南山雅仍然不敢置信,两只眼睛瞪得老大。

        加欧芬冷笑,将柯闵晨轻轻拥入怀中,“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

        南山雅一只手捂脸,一只手死死攥着拳头,牙齿都磨得咔咔响,“你别后悔!”扔下这句话,她摔着门离开了。

        加欧芬此时放开柯闵晨,皱眉,声音却比刚刚还要冰冷:“你为什么不躲,你傻啊?”

        “我本来就傻啊。”柯闵晨无辜地看着加欧芬,说话扯动了嘴唇,不由自主发出吃痛的“嘶”声。

        加欧芬板着一张脸,“管家,药箱。”待管家将药箱拿过来,加欧芬取出棉签和碘酒,冷冷道:“坐下。”

        这话,自然是对柯闵晨说的。柯闵晨撇撇嘴,但也没多说话,乖乖坐在椅子上,任加欧芬折腾。

        加欧芬虽然人高马大,但擦药酒时格外细心认真。神情的专注和柔情,令柯闵晨微微失神了。

        “小加,你的眼睛真好看。”柯闵晨眼睛都快笑没了。

        加欧芬顿时一愣,停下动作,冷冽的声音又扬起,“好好休息。”起身,便离开了,在前厅的转角处时,脸上浮出一丝笑。那是发自内心的笑,逼真而真诚。

        黑木早在房内等着南山雅,南山雅一进房中,本是开着的灯瞬间熄灭。

        蹙眉,南山雅冷笑,“出来。”

        一双枯槁无柴的手立马贴上了南山雅的脸,南山雅眉头更是紧蹙,硌得慌。一把甩过那只讨厌的手。

        “哟。”黑木不怒反笑,“小脸被人打得可疼?”

        南山雅嗔怒瞪着他,“是你?”

        “是我。”黑木没有否认,收敛起玩弄的表情,“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南山雅气得浑身直颤,若不是黑木,柯闵晨怎么会跑去加欧芬那里,还死赖着不出来。早在去加欧芬那里之前,她便占卜过,柯闵晨是加欧芬的劫数。而最巴不得加欧芬死的,那个人便是他的师父——黑木。

        “你明知道那人的身份,你还敢?”南山雅抬起手,又想打面前人一巴掌。

        “呵呵。”黑木冷笑,“是闲教训不够吗?我的小公主。”忽然,熄灭的灯瞬间亮了。黑木漆黑的眼珠子,瞪着南山雅,南山雅只觉得气势尽失。抬起的手,不由自主缓缓落下。

        “黑长老,请你记住加欧芬是我的未婚夫。”走在沙发椅上,南山雅径自坐了下来。

        黑木行跪拜礼,“那是自然,我的公主。”眼睛低垂,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南山雅双腿交叉,打量着眼前这个人。黑木本该是占卜师家族的长老之首,最该效忠于纯种占卜师。而她,身份最是贵重,父亲母亲都是纯种占卜师,这样高贵的血统本该令人羡慕,更是不敢有人亵渎她。

        然而,想到加欧芬打她的那巴掌,南山雅顿时冷目。

        自她见到加欧芬第一眼起,就知道这个男人一定只能是她的。可男人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谁都不曾放在他心里,谁也无法驯服他。若是一直如此,南山雅也不会多说一句话,但是如今出现了这样一个威胁,她怎能还坐以待毙。

        “你想要的东西,三天后我会交给你。”眼眸低垂,南山雅细细思量着些什么。

        黑木听到这句话时,死气沉沉的双眸瞬间亮了,但只是一瞬,他便又恢复了神色。“你想要我帮你做些什么?”

        交易,本来都是公平的。

        南山雅妖媚一笑,声音爽朗而狠辣:“替我解决了余毛北。”

        “是,我的公主。”黑泽诡异一笑,他就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既是成事的关键,也是败事的关键。

        而他,正好利用了这一点。

        谢天地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他躺在床上,房内只有他自己。头还是晕沉沉的,谢天地起身,浑身无力差点摔倒。

        “这是哪?”眼睛眯了又张开,还有点适应不了这样的光亮,谢天地只觉得这个环境很是熟悉。

        似是想到了什么,谢天地脸色瞬间惨白,浑身一震。

        “呵呵。”门外传来妖媚的女声,笑得放肆而刺骨,推门而入,南山雅挑眉看着谢天地,“真是稀客。”

        谢天地见到南山雅的一瞬间浑身僵硬,眼里瞳孔不断放大又缩小,身子一动不动。

        “你来做什么?”双肩微微发颤,谢天地很是忌讳眼前这个人。

        南山雅轻启朱唇,声音温柔可人,“我来取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谢天地看着南山雅一步一步靠近,心生惶恐,不安的情绪瞬间蔓延。

        修长白皙的手触碰到谢天地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你似乎怕我。”

        身子朝后退了一步,谢天地眼神闪躲,“你走。”

        “呵呵。”南山雅被他气笑了,“你确定要我走?”不等谢天地回答,她语气又柔了下来,手指捏着谢天地的下巴微微泛白,“我特意来见你。”

        谢天地咬着下唇,下巴吃痛,依旧沉默。

        南山雅松开手,眼梢都是笑,看谢天地一句话不吭,眼角的笑意更是浓了。微微挪动着着步子,将一枚药丸放入桌上的一杯水中,黑色药丸瞬间溶解。

        递给谢天地,“喝了它。”

        谢天地眼神一瞟,“这是什么?”

        “喝了它。”南山雅语气有些不耐。

        接过水杯,谢天地没再多问,喝下肚。

        南山雅很是满意,赞赏道,“真不愧是我的好哥哥。”

        谢天地依旧沉默不言,死死低着脑袋。没过多久,便觉得眼睛刺痛,手中的水杯倏然落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

        “你......”捂住眼,谢天地痛苦而失望地朝着南山雅看过去,无奈眼睛太疼,再也睁不开。

        南山雅恶狠狠地瞪着他,憎恨而哀伤,“这是你欠我的。”

        谢天地虽然眼睛刺痛,想挣扎得大叫,听到这句话,死死咬住嘴唇,脸色惨白,愣是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渐渐地,跪在地上,两只眼睛留着血泪。

        轻轻关上门,南山雅离开了房间,手中拿着一只沾满血腥的眼球,她带着它离开了。

        不久,黑木便收到了一个匿名人寄来的礼物。当他看到那礼物时,嘴角的弧度不觉得地升起,“来人。”

        “主人。”还是之前那似影子般的黑衣人,跪地,很是恭敬。

        黑木将盒子里的东西交给为首的那人,语气有些激动,“吃了它。”

        “是,主人。”丝毫不会犹豫,那人吃下盒子里的东西,依旧跪地。

        黑木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不消片刻,那人眼球发红,甚至迸发着血红的光,再接着,身上的衣裳逐渐破碎,当衣服被消融时,便可看到那人其实没有皮包肉,只是一架骨头架子。

        随着红光的不断放射,原本的骨架子渐渐有了血肉,与常人无异。只是那人依旧没有表情,眼球是红色的。

        “知道你的任务了?”黑木很是满意,深吸一口气,眼神眺望着窗外。

        “是。”为首之人缓缓站起,朝着另外几个跪地的人就是一咬,只见瞬间,那几人也发生了跟他之前一模一样的变化。

        “很好。”黑木的笑声,肆虐地在房内游荡。天色已暗,一轮明月缓缓上升,却是红色的。

        那几个红着眼的怪物,依旧跪在地上,一句不吭。

        柯闵晨发现加欧芬今天没有陪他吃晚餐,思索了片刻,他去敲加欧芬的房门。

        “小加,吃饭。”柯闵晨敲了几下,加欧芬都未吭声。心生疑惑,他撞门而入。一次不行,又来了一次。

        门还真被傻子柯给撞开了。

        柯闵晨心中一惊,又有些欢喜,“小加。”喊着加欧芬的名字,他第一次进了他的房间。

        加欧芬很喜欢看书,房内基本都是书籍,再往里面就是一张桌子和大床。寻了片刻,还是没有找到加欧芬的身影。

        正当柯闵晨准备放弃离开时,他耳朵动了动,似乎听到了加欧芬很是痛苦地呻-吟声。

        “小加。”柯闵晨有些急了,冲进了里屋,只见加欧芬正在对着一堆牌发呆,手中的拐杖也出了问题,上面的水晶都碎了。

        “真的,应验了吗?”加欧芬眼神有些空洞,又将这句话重复了几次。看到柯闵晨进来时,他更是一震。

        柯闵晨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恰好,他背后的夜景,正是一轮悬挂在空中的血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370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