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55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九)

第55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九)

        果语浑身冰凉,却不是个怕死之徒,他只是有些意外。

        没想到这么晚了,南宫刃还从皇宫赶回来。一般情况下,很多入宫的官员会选择在皇宫里面歇息,此时距离明日上朝也就只有一两个时辰,南宫刃还为了柯闵晨跑了回来。

        想到这里,果语看了看柯闵晨苍白的脸,有些自责。他一开始一直认为,南宫刃带走楚贤是为了利用他换取七叶草的解药。果语自小同楚贤一起长大,若不是南宫刃对他真的是极好的,他是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的。

        想来,也是果语欠了南宫刃。那日楚贤落水,虽然他未曾看到救他的那人是谁,可是果语却看到了。看楚贤对救他那人这般崇拜,他的虚荣心作祟,便未将实情说出来。霸占了楚贤的爱那么久,他也是该还了。

        柯闵晨本来还沉浸在系统欺骗他的心情中,听到南宫刃的声音的瞬间也是发愣,便不再看地上的进度尺,抬头看向南宫刃。

        南宫刃冰凉的眼神在落在柯闵晨身上的瞬间,瞬间融化成了水,柔意十足,朝着他笑。

        “南宫,你放了他吧。”柯闵晨从床上走了下来,走在二人身边。

        南宫刃本意就没有想过杀果语,一来,他是楚国的丞相,若是真的杀之,麻烦事会接憧而来。二来,他看了看柯闵晨,这人与果语一起长大,情同手足,若真的杀之,他怕柯闵晨会难受。

        挪开了架在果语脖子上的剑,南宫刃放下剑,抱了抱柯闵晨,身上还带着寒气,应该是刚刚才到府便赶了过来。怕柯闵晨感染寒气,南宫刃皱眉,又将他从怀中放开。

        “我身上寒气重,当心伤着你。”

        声音那般轻柔,却与上一句的如坠冰窟截然不同,果语大愣。

        相传盗贼国的南宫将军年少成名,为了令盗贼国不再受周边的土匪的骚扰,十二岁率领精兵一千,一夜之间端了土匪的老巢,杀了大连山上万人,老弱妇孺都没放过。

        这样一个冷血残酷的人,竟然会有这般柔情的一面。

        柯闵晨却不依,在果语那里得知真相后,他的心一点都不安定,生怕一看不到南宫刃便再也看不到他了。他看南宫刃朝后退了一步,脸上不悦,嘴里边嘟囔边又冲向南宫刃怀里:“南宫,要抱!”

        柯闵晨虽然怀包子才两个月,肚子却跟五个月一样大,抱着怀里的这一团,南宫刃觉得自己的心柔得滴水,无奈摇摇头,将大衣敞开,将柯闵晨塞到了衣服里面。

        “这下可满意了?”

        柯闵晨脸紧紧贴着南宫热乎乎的胸口,听着他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这才稍微心安,用力点头。

        果语尴尬地轻咳了两声,不合时宜道:“两位,这里还有人。”

        南宫刃这才想到身边还有一个方才他拿剑相对的人,瞟了果语一眼:“说罢,你来此何意。”

        果语道:“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体情况,你们国的皇上又对你苦苦相逼,你认为小贤跟你在一起会安全吗?你该知道他在你身边最危险。”

        南宫刃不理果语,只是问柯闵晨:“你想回楚国吗?”

        柯闵晨自然不想。

        却想到了南宫刃的奇毒,只有回楚国才有一线生机,还有他们的孩子,他可不能让他生下来便没有爹。

        “回。”

        果语脸上立马带着喜色。

        柯闵晨又看南宫刃,接着道:“我们说好的,要回一起回。”

        果语顿时有些怒:“楚贤!”

        柯闵晨也不理他,望着南宫刃,问出那个同样的问题:“你想跟我回楚国吗?”

        南宫刃的手抚摸在柯闵晨的后背上,眼眸却低垂着,不言。

        柯闵晨定定地看他,无视身旁濒临暴怒的果语。

        南宫刃心中却在挣扎,南宫辈的世世代代都在盗贼国,从第一代帝王延续到现在,不曾离开。再抬眼看柯闵晨,他亮晶晶的黑眼睛里满满都是期待,南宫刃想,他的母亲诞下他后,父亲便中毒身亡,孤儿寡母,备受欺凌,他对母亲的印象很少。于他而言,四海之处都可为家,只是他不愿离开盗贼国。

        毕竟,那是根。

        可是现在不同,他有柯闵晨。继续将眼神移到柯闵晨的腹部上,对,还有他们的孩子。至于盗贼国,前世的恩怨也该了结了,况且,这个国,早已不姓南宫了。

        笑了笑,南宫刃打破了沉寂:“去吧。”

        就这短短两个字,便令柯闵晨欢快不已,已然顾不上果语还在此,柯闵晨跳上南宫刃身上,双腿死死裹住南宫刃的腰部,令自己牢固地定在他身上。

        柯闵晨笑眼眯眯,比什么时候都高兴:“你真好,南宫。”

        与这二人的欢乐心情形成对比的便是果语,他沉着脸,看了他们好一会儿。终于怒了。

        不用说,这两个人必然又是将他忘记了,无视他的存在。

        “好什么好!要走赶紧的,别以为我不反对他去楚国,就说明他们皇上会放过他!”果语果然炸了,声音都怒吼着。

        柯闵晨故作惊讶,看了眼果语:“你不反对了?果语,你真好!”

        果语撇撇嘴,知道我好,也没看你怎么从他身上下来,也给我一个抱抱啊。自然,这种话是不能说出来的,果语只是又催促了他们两个一声,出了口口哨,暗卫便带他离开了将军府。

        南宫刃看着果语离开,心道,楚国的暗卫,果然名不虚传。

        柯闵晨又问南宫刃:“我们什么走?”

        南宫刃宠溺地摸了摸他的鼻尖:“随你。”

        柯闵晨又想到了果语:“他什么时候来?”去楚国还是有熟人比较好。

        南宫刃抱着柯闵晨到床上,道:“等我们准备好了,他自然便会出现。”楚国的暗卫,既然能够躲过南宫府的侍卫和皇上的眼线,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卧房。

        想想,南宫刃就觉得可怕。又进一步,将柯闵晨抱在怀里,更紧了紧。若不是他一开始便果断地占有了柯闵晨,没有拖泥带水,若是柯闵晨没有爱上他,而是选择跟果语走,他们现在的结局大概都不会是如此。

        柯闵晨在南宫刃怀里感受到了他的紧张,却不知他是为何。正在纳闷的时候,耳旁突然出现了系统要死的声音:“系统崩溃,系统崩溃......”

        柯闵晨正在思考问题,很烦它:“去你妈的,要崩早点崩,死远儿点儿!”既然系统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他,他跟那辣鸡系统也没啥好说的了。

        系统求他:“晨晨,我身不由己。”

        柯闵晨冷笑再冷笑:“坏人在做坏事后,都会说自己身不由己。”想到系统被他给砸了,这应该是第二次系统崩溃吧。第一回是被他给气的,柯闵晨深以为然,那不是他的错,而是系统太老旧了,中风了。第二回,便是被他给砸了,柯闵晨觉得还不解气,这系统既然对南宫刃起了杀心,那也怨不得他了。

        眼珠子转了转,柯闵晨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南宫,你帮我个忙呗!”柯闵晨忽然话题一转,声音讨好道。

        南宫刃有些微愣,道:“说。”

        柯闵晨的手指了指不远处,笑着道:“南宫,你去那边,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循循善诱,南宫刃本就拒绝不了柯闵晨,此时看柯闵晨认真的小脸,以为有什么大事。立马将一旁的被子盖在他身上,从床上坐起,走到柯闵晨手指指着的那处。站好,问:“是这里吗?”

        柯闵晨笑着看南宫刃,眼神却瞟在一旁的进度尺上,“再往左边一点。”

        在南宫刃看来,柯闵晨吩咐的事,必然是第一位的,也没多问柯闵晨这种怪异的行为。老老实实地往左挪一步。

        “再往右半步。”柯闵晨看南宫刃的双脚就在进度尺旁边,心里有些急。

        “嗯。”南宫刃依旧很是耐心,又往右挪了挪。

        这场景若是被南宫刃的部下看到,必然又是一顿目瞪口呆,这威武冷傲的大将军,本就身材雄壮,被柯闵晨指挥着,看起来反而像一只大大的熊被驯服,主人家让他往左,他便往左,让他往右,他便往右。

        柯闵晨看南宫刃的脚终于踩在了进度尺上,露出一个快意的笑:“对!就是这儿!南宫,你原地跳几下给我看看。”

        南宫刃终于脸上有些不自然。

        柯闵晨委屈地眨眨眼,指了指肚子:“他,你儿子想看呢。”

        南宫刃忽而笑了,宠溺地看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依了柯闵晨的要求,在原地跳了两下。

        柯闵晨低头,露出小虎牙,很是满意。心道,我这也算为你报仇了,想到南宫刃跟他的前几世,系统都在其中搞破坏,柯闵晨就火大。

        这次更是过分,直接想要南宫刃的命,柯闵晨觉得还不够,胸口的火憋得慌:“还要看,还要看!”

        看着柯闵晨撒娇地任性,南宫一点不生气,反而更乐了,跳得更是起劲儿。

        南宫刃本就生的高大威武,体格硕壮,此时又很是卖力地讨好柯闵晨,跳得更是欢。于是,在他脚下的进度尺,也就是系统的原型......

        惨不忍睹......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370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