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57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一)

第57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一)

        柯闵晨脑海里想到了一种游戏,在游乐园时,他曾看到很多人骑着旋转木马,转啊转个不停。记得那时候,他就在想,如果是他也骑在木马上,会是怎样的心情。

        小时候没钱,长大后没了心情。

        柯闵晨就从未感受过骑在木马上的滋味儿,可是此时,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垂下眸子,双手环抱着南宫刃的脖子,他笑眼眯眯。

        南宫刃为了躲避皇上的耳目,这几日也悄悄背着柯闵晨开始了完全的准备。此时,他带着柯闵晨绕过了重重眼线,从假山处走去。

        那里有一条暗道,不仅是为南宫刃疗伤所用,更是为了有朝一日遇难时可以逃脱所预备的。

        柯闵晨就爬在南宫刃身上,眼里微微闪过差异之色。

        待二人走到暗道门口,那两名心腹内监,在已经在门口相迎。

        “将军!”内监朝着南宫刃行了行礼,言语中有依依不舍之情。

        虽说南宫刃早已经为他们打算好了,未来的去向,可是想到要离开南宫刃,也许还是一辈子都见不到他,这二人心中就有些难受。

        南宫刃抬头,朝着两位点了点头,便伸出右手,扭动着假山上的暗格。

        暗道门开了,南宫刃道:“自此离去,永不召回!”

        二人跪地,声音铿锵有力:“将军!”最后在地上给南宫刃拜别后,看着南宫刃和柯闵晨的身影都看不见了。这才将暗道门锁上,同时又朝着假山底下方,重重砍下一刀。假山瞬间,有些微微颤动,虽然动静不大,声音也几乎没有,但是不难看出,假山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

        这是将暗道之门彻底锁上了。

        做好这最后一件事,这两名内监才速速离去。

        南宫府一切如常,平静得似乎没有一个清醒的人。

        南宫刃背着柯闵晨,走在暗道里。看着这一片漆黑的路径,柯闵晨心惶惶。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紧张,南宫刃背着他的那双手又紧了紧。

        “不怕,有我。”

        短短四个字,便安了柯闵晨的心。

        因着现在已经是深夜,柯闵晨微微发困,还没等他看到南宫刃如何走暗道,自己便敌不过瞌睡虫的诱惑,约会了周公。

        柯闵晨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一辆舒适的马车上了。

        看了看四周,没看到南宫刃,他心中有些急,马车还在行驶中,他便急急唤着:“南宫,南宫,你在哪儿?”

        大概是怀着孕的人,都有些敏感,柯闵晨觉得自己是越来越依赖南宫刃,似一个粘人的小虫子,恨不得贴在他身上。

        而南宫刃,巴不得他黏着自己。车厢的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南宫刃出现在那方,脸上有些着急,以为柯闵晨不舒服,“怎么了?”赶紧进了车厢,他搂着柯闵晨,道:“如何?是哪里不舒服吗?”

        柯闵晨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总不能说自己没看到他在身边,有些害怕吧,于是找了个借口,脸色发白道:“我做噩梦了。”

        听到这个,南宫刃噗嗤一下,笑出声。摸了摸柯闵晨的脑袋:“是我的错,我该一直抱着你,在梦里都抱着你的。”

        柯闵晨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怕被南宫刃识破自己的谎言。

        “你们两个也是够了!肉麻死了!”此时,车厢外传来果语的声音,闷闷不乐。

        柯闵晨怔然了片刻,看了看南宫刃。

        南宫刃嘴角上扬,朝着他点了点头:“我都说了,我们离开时便可见到他。”毕竟,楚国的暗卫不是虚传的。

        柯闵晨愣过后便笑了,朝着果语道谢:“果语,谢谢你。”他知道,若是果语拒绝了他,他也是没有理由强迫果语带他们两个回到楚国的。

        果语被柯闵晨这般郑重的道谢弄得有些不好意思,耳根微红,还嘴硬:“照顾好你自己就行。”说罢,便将车帘给放下,自己在车厢外面,赶着马车。

        柯闵晨笑得更开心了,南宫刃见状,脸上闪过一丝看不清的神色,然后将柯闵晨抱在怀里,用手将他的眼睛给蒙上。

        “不许看,睡觉。”

        柯闵晨又愣了愣,意识到南宫刃这人是在吃醋他多看了眼果语,心里顿时似吃了蜜糖一样,也依着他,乖乖躺在南宫刃怀里,闭眼。

        据他所知,盗贼国离楚国并不远,三日便可到达。

        加上昨晚上,他们应该还有两日的路程。本来有些担心,皇上会不会发现他们又追了上来,一想到南宫刃和果语都在身边,柯闵晨心便定了定,不再想太多。

        马车一路通行,畅通无阻。

        经过一道峡谷时,这才感觉到路途有些颠簸,马车车速也不禁被迫减慢了些。

        好在柯闵晨一直躺在南宫刃怀里,倒没有怎么觉得不适,最近的日子真的是过得悠哉,吃过便躺着睡,睡醒又被南宫刃喂几口,再接着躺着休息。

        此时,二人正在闹着。

        柯闵晨想咬一口南宫刃的手,那厮却一直撩拨他,又不给他咬,柯闵晨又气又急,但又在南宫刃怀里,不能稍大有动静,整个人都隐隐快要被火药点着了。

        南宫刃这下不担心柯闵晨动了胎气了,在他看来,这是正常的运动,免得柯闵晨一直不动,对胎儿不好。

        若是令柯闵晨知晓南宫刃此时的想法,必然又是大怒,肯定会闹,“你这人,明明是你惯着我,不让我动,现在我不动了,你又说我老不动,真真是......”

        好在南宫刃并没有说出口。

        还逗乐着柯闵晨,引以为乐。

        果语在车厢外坐着赶着马车,听着里面的嬉笑声,心中有些烦躁。对着那匹马便道:“马儿啊马儿,只有你同我作伴了,我们便搭伙儿过吧,唉......”

        马儿突然似受惊了般,扯着嗓子嘶叫,骤然一下在路中央停了下来,前蹄死命往前仰,顿时,尘土飞扬,呛得果语满嘴都是。

        他不禁有些怒了:“不就是让你同我搭伙儿过吗?至于吗,至于吗!”

        南宫刃此时也皱眉,立马道:“不好!小心!”

        抱起柯闵晨便冲出了马车,二人滚在地上,而刚刚逃离的车厢,立马被乱箭包围,刺成了个刺猬。

        果语也是第一时间便离开了马车,本是嬉笑打趣的脸立马变了个样子,一脸深沉和严肃,朝着空中吹了个口哨。

        口哨声响彻天穹,不消一会儿,又是一团黑衣人包围了他们。再没过多久,楚国的暗卫也来了,所说暗卫以一敌十,但看着些黑衣人的身手,也瞧出了他们并不好对付。

        况且,黑衣人的数量,远远超过暗卫。

        双方有一刻僵持不下,敌不动,我也不动。

        南宫刃将柯闵晨抱在怀里,虽说刚刚跳下马车一直护着他,心中却还是担心柯闵晨会不会伤着,“没事吧?”

        柯闵晨被护得好好的,摇摇头。

        南宫刃这才松了口气,看向四周时,立马进入了戒备状态。这手段,他并不觉得陌生,除了皇上,他是猜不出谁还会这么奸诈恶俗。

        果语也是一脸冷肃,心中也对盗贼国的皇上十分鄙夷,此时,他将佩剑抽了出来,抬剑,在阳光下,剑上面的宝石闪闪发光,奢侈且亮瞎了黑衣人的眼。

        挥剑,砍下马车上束缚着马的那根缰绳,果语的声音怅然痛快:“马儿,快逃命去吧,留下的,都是死尸了!”

        马儿脱了缰绳,立马疯了似的,也许早就向往着自由,也许是被果语的这番话给吓到了,反正便是马不停蹄,超前奔腾而去。

        随着马蹄声音的响起和消失,也打破了双方短暂的宁静,黑衣人也挥剑出动,朝着果语和南宫刃这边便刺了过来。

        似是太久没有饮血,南宫刃觉得自己的佩剑隐隐发颤,期待的很。

        眼睛都快发着光,南宫刃倏然变成了一名在战场上杀敌,冷血无情的将军王,被周围的打斗声影响,他浑身的血脉都在喷张。

        很久没有动动筋骨,况且宝剑都渴了。

        南宫刃此时的模样,俨然地狱修罗,哪里还有刚刚跟柯闵晨斗嘴打趣的那副模样。

        似是怕柯闵晨惊着了,南宫刃将腰带解下,然后遮住柯闵晨的眼,声音再一次恢复了之前的温柔:“乖,再睡会儿。”

        柯闵晨帮不了南宫刃,只能尽量顺从他,不做他的后顾之忧,点了点头。

        再一次将柯闵晨抱在怀里,同时,将刚刚马车散落在地的缰绳拾起,迅速将自己与柯闵晨捆绑在一起。确定好了这些事之后,南宫刃才亮了亮许久未□□的剑,指向那群目瞪口呆的黑衣人,道:“既然来了,便将命给留下吧。”

        那群黑衣人是盗贼国的,自然认出了南宫刃,此时既是有些怯怕,又没法违抗上面的命令,真的是进退两难。

        还未等黑衣人纠结犹豫完,南宫刃已经迫不及待出了手,只是一剑挥下去,便是尘土飞扬,连那一旁被射成刺猬的车厢也难以避免,直接被剑气给掀翻了。

        柯闵晨虽然看不见,但是系统给他正在传输画面,此时心道,我滴乖乖,这是妥妥的下马威啊。

        岂止是下马威,看那群黑衣人都呆若木鹅,脸色顿时惨白,活脱脱一副等着南宫刃来砍的模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370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