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58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二)

第58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二)

        于是,在一片厮打中,黑衣人们果然将命给留了下来。

        南宫刃将剑收回剑鞘,并未着急庆幸,依旧是一脸冷漠。只是将柯闵晨与他之间紧绑住的那条缰绳给系开。

        抱他入怀,朝着不远处那条河走去。

        果语虽武艺不及南宫刃,好在帮手倒不少,暗卫的存在为南宫刃解决了不少麻烦事。看南宫刃朝着那方走去,还抱住了柯闵晨,果语心中也按捺不住,跟了上去。

        只是一眼,便瞟到南宫刃的身影,果语心中正准备庆幸一番,又愣住了。

        南宫刃轻柔地给柯闵晨擦着脸,脸上带着笑,眼睛里的柔色似一团云,软绵绵的,而这云的中央,只有柯闵晨一人。

        柯闵晨也笑,不过不同于南宫刃,他是那种带着任性妄为和撒着娇的笑,嘟起嘴巴,好像面前那人如何做都是他的错,与自己无关。

        南宫刃皮糙肉厚,柯闵晨细皮嫩肉,明明两不同的男人,就这样站在一起,却又一种说不出来的和谐。忽而,南宫刃在柯闵晨耳边说了一句话,逗得柯闵晨满脸羞红,追着他打。

        顾着柯闵晨有身孕,南宫刃只是假意跑了两步,最后还是被柯闵晨追了上来,给他打,让他打。

        果语呆住了,觉得此时此景,他不该出现在这里,打扰了他们。低着头,果语朝回走。

        这时,柯闵晨眼尖发现了他,喊住果语:“果语,你来了?”

        听到柯闵晨的声音,果语才转过身,只是此时脸上再也看不出一丝落寞之色。恢复神色后,他笑道:“方才可有被吓到?”

        忽而意识到,南宫刃在一旁,他问这句话有些多余。又抿了抿嘴,道:“不然今晚就在这里歇息一晚,明日再出发?”

        本是好意,担心柯闵晨身体受不了,柯闵晨却摇了摇头,朝着果语走来:“不了,即刻出发吧。”

        见柯闵晨如此坚持,果语便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让暗卫下去准备。

        过了这道峡谷,再往前行走大约五千里便到了楚国,柯闵晨心系南宫刃身上的毒,片刻都不想耽搁。

        暗卫又不知从哪里运来一辆马车,柯闵晨有些佩服这些暗卫的能力,很是欣赏地看了眼,点了点头后便进了车厢。

        南宫刃上马车时,犹豫了片刻,后来坐在果语身边,道:“你进去陪陪他吧,我来赶车。”

        果语有些惊讶,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南宫刃,默不作声,进了车厢。

        南宫刃盯着车帘看了片刻,便坐在车厢外,拿起皮鞭,驾着马车。

        见到果语进来,柯闵晨并没有惊讶,只是道:“方才你没受伤吧?”

        果语紧了紧衣袖,左手臂上被那群黑衣人砍了一刀,正在隐隐作痛,“我没事。”怕被柯闵晨看出端倪,果语低垂眼眸。

        柯闵晨不拆穿他,“果语,谢谢你。”

        果语低垂的眸缓缓闭上,又是这句谢谢,若是可以,他多么想不要柯闵晨的谢谢,也不要他的对不起。

        再睁开眼时,果语挑眉:“哼!从小你就是这般模样,想从我这套话便可劲儿讨好我。”

        柯闵晨微愣。

        “好了,快到楚国了,你还是先想想如何见楚王,说清楚你跟南宫刃那个奸贼之间的事情再说吧。”果语瞟了眼柯闵晨的肚子,摇摇头,“要是楚王知道自己的小儿子被人给糟蹋成这幅模样,肯定睡着了都能哭醒。”

        话音刚落,在马车厢里的二人明显感觉到了平稳的马车在行驶过程中不轻不重地颠簸了一下。

        柯闵晨嘴角的弧度有些深:“如果父王追着我打,你一定记得掩护我。”

        想到从小与果语之间的往事,柯闵晨也打趣道。

        果语嗤笑:“那得看本丞相的心情了。”

        车厢里传来阵阵欢笑声。

        南宫刃在外,心中微微舒了口气,他知道柯闵晨还是很在乎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于是特意给了他们这个机会和好,只是他内心也很不爽,就想自己珍爱的东西被人借走了,哪怕一分一秒,他都惦记,都舍不得。

        还好,没过多久便到了楚国国境。

        果语这时从车厢里面出来,将腰间的玉牌递给暗卫,暗卫应了声后便先行一步去疏通前路。

        待到达楚国国门口时,柯闵晨撩开车帘,打量了一下楚国。只见高大的城墙上面挂着一个硕大的木牌,上面用着繁体写着“楚国”二字。还好是繁体,他还看得懂,柯闵晨心中欣慰道。

        马车没有被守门的士兵挡住,许是知道里面所坐的是何人,只是士兵看南宫刃时,多看了几眼。

        进了城,城内与盗贼国完全不一样,若是以规则来形容这两个国度,楚国便是方,盗贼国则是圆。

        方都是准则和规矩,圆不同,圆没有菱角,可以自由磨合。

        南宫刃依旧在外面赶着马车,面无表情,俨然真的是一名车夫,唯有身上的衣裳和满身的贵气无法掩盖他生而不平凡。

        果语从车厢里出来时,脸上带着笑,他与柯闵晨在车厢里畅谈以往的趣事,许是这些,许是他终于想通了,还朝南宫刃露出了一个微笑。

        南宫刃愣了一瞬。

        马车停在了丞相府,果语率先下了车,进了府。柯闵晨被南宫刃扶着,紧追其后。本想着先给柯闵晨安排一个房间再进宫觐见楚王,怎料,还未等他出言,便有内监来了丞相府。

        瞧着这个意思,楚王是知道柯闵晨回来了。

        大致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内监神色复杂地看了柯闵晨一眼,在门外等候着他。

        南宫刃全程保持着面瘫脸,只是身上的戾气,不敢令人直视他。

        柯闵晨脸色有些不好,楚王的意思是令他一人进宫,不许南宫刃陪伴。他看了看南宫刃,神色紧张。

        南宫刃朝着他笑了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柯闵晨一听,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朝着南宫刃点了点头,又看了神色同样紧张的果语一眼,柯闵晨随同内监入了楚宫。

        “你对他说什么了?”果语心中暗奇。

        南宫刃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眼神一直追着柯闵晨离开的身影,久久未曾收回。

        柯闵晨笑眼眯眯,全然没了之前的神色紧张,只因为南宫刃对他说了句:“不怕,我能抢你一次,便能抢第二次,第三次。”

        明明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可他偏偏好喜欢。

        入了宫,见了楚王。这场景果然跟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大殿里,楚王坐在高位,见柯闵晨来了,一动不动,面无表情。而大殿左右两方,都站满了侍卫,侍卫也是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这气势本是令人堪忧才是,不知为何,柯闵晨想笑。

        却不敢大声笑出声。

        系统很久未曾出现了,柯闵晨心里没个准儿,也不知道问问谁,在这种情况下。

        楚王的声音粗狂有力,瞧着柯闵晨上前,给他行礼,道:“起。”

        柯闵晨果然起了。

        楚王立马变色,冷眉染上了怒色:“跪!”

        柯闵晨立马老实地跪在地上。

        楚王又突然收敛了一下怒色,眼神瞟了眼不远处的椅子,道:“坐。”

        柯闵晨立刻起身,老实巴拉地坐在那边。心里却是将楚王骂了个便,劳资真的要被你给玩儿死了。

        楚王这才直接步入正题,干净利落:“听说你给朕带回一个女婿,还有一个外孙?”

        柯闵晨心中诽谤,为毛不是媳妇儿,为毛不是亲孙?面色却尤其认真,“是。”

        “哦。”楚王哦了一声后,半刻钟都未言。

        柯闵晨也不敢说话,据楚贤的记忆,他是极其怕这个父王的。虽然贵为楚国的公子,却一直被楚王严格要求着。

        抬眼瞧了瞧楚王,柯闵晨欲言又止。

        “这样吧,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杀了你。”楚王脸上本是面无表情,突然变得愁眉苦脸起来,看了眼柯闵晨。

        柯闵晨简直目瞪口呆。

        这个是亲爹?真的是亲爹?你确实?!!!

        “为什么!”柯闵晨要炸毛,如果说之前还有几秒钟犹豫不敢发言,此时他要被人开挂了,自然不能再淡定,一下子跳起身。

        “不为什么,开心。”楚王轻描淡写道,便让人拖走了柯闵晨。

        柯闵晨保证,自己的惊讶大过于惊吓,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或者反抗,便被人敲晕了。

        楚王皱眉,瞧了眼那敲晕柯闵晨的侍卫,不悦道:“当心伤着我的外孙,你不行,来人,砍了他。”

        侍卫奉旨行事却突然遭遇大祸,哭都没来得及,跪地都不让,直接给人拖了下去。

        楚王微微发呆,瞧了眼晕倒在地的柯闵晨,又看了两排瑟瑟发抖的侍卫,道:“愣着干嘛?还不将公子拖下去杀了。”

        侍卫也快被楚王给玩儿死了,哭板着一张脸,不知动还是不动。

        最后还是动了,将柯闵晨也拖了下去。

        楚王又道:“是时候见见我的女婿了,不能耽误他们一家人团聚。”

        不知为何,楚王的语气淡淡,周遭的人听闻后却如遭雷劈,不仅如此,浑身打着寒颤,似坠入冰窟,连骨头都发着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751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