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59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三)

第59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三)

        南宫刃很快入宫。

        倒不是因为怕了楚王,只是许久未见到柯闵晨,他心中不安。

        “楚王。”南宫刃并不跪地,腰杆儿挺得直直的,眼神淡淡,只是余光朝着大殿里瞟着,想找寻柯闵晨的踪影。

        “坐。”楚王并未在意南宫刃的无礼,虽未对他行礼,但南宫刃眼里,对他的尊敬还是看得到的。

        南宫刃并不动,微微颔首,道:“谢楚王。”

        楚王眉梢微动,问南宫刃:“朕赐坐于你,你为何不坐?”

        南宫刃笑了笑,只是眼里带着一丝冷冽:“我夫人此时怕也站着,我一人坐着,心里不安。”

        “呵呵,那可不一定。”楚王笑着低头,“许他已经死了。”

        音落,便有一道杀气从不远处射了过来,还从未有人敢当面直接对楚王表示出杀意,他微愣。只是片刻,又抬头瞧着南宫刃。

        “南宫将军,你若臣服于楚国,朕便饶了那逆子,如何?”

        “谢楚王,南宫刃逍遥惯了,怕这楚国的水土于我不服。”南宫刃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拒绝了。

        楚王冷冷道:“是吗?那便请将军自行离开啊,盗贼国的人,朕动不得。可是这楚国的人,朕还是动得得的。”

        南宫刃眼神似刀子,剐在楚王的身上:“楚王!慎言!”

        “楚贤与我拜了堂,成了亲,此生此世便是我南宫刃的人。生也是,死也是,容不得别人动他丝毫!”

        “你好大胆子!”楚王瞬间站起身,手掌怒得重拍了一下身旁的桌子,“胆敢对朕如此说话!南宫刃,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底气?”

        南宫刃眼看楚王动怒,也不再与他客套,直接道:“你们不敢杀我,皇上不敢,楚王你更是不敢。”

        听了南宫刃这番话,楚王不怒了,缓缓坐在龙椅上,将心里的怒气生生给压制了下去。

        “哦?”

        南宫刃心里盘算,柯闵晨离开他已经有几个时辰了,心里有些焦躁,“想要得到龙虎符,放了他。”

        见南宫刃终于答到点子上了,楚王面色这才露出一丝悦色:“朕不稀罕那玩意儿。”

        这下轮到南宫刃“哦”了,面露疑色。

        楚王的心思却复杂得很,南宫刃人都是柯闵晨的了,他的东西自然是柯闵晨和他外孙的,也就是他的,他才不稀罕以这样的方式得到那玩意儿。

        再者,楚国一向不喜征战,要那东西,还容易引发战乱,要来何用。

        “来人。”楚王喊了声,便有内监立马送上来两杯酒,递在了南宫刃面前。

        南宫刃眼睛微眯。

        “两杯酒,你随意选一杯吧。”楚王说完这句话,摆了摆手,又有人立马带了柯闵晨上来。

        见到柯闵晨安然无事,南宫刃悬浮在空中的心这才放下了,但是瞬间,他又脸色大变。楚王这意思,莫不是这两杯酒里面有一杯毒酒?

        或者两杯都是毒酒。

        柯闵晨老实巴拉地站在南宫刃和楚王面前,却离南宫刃有些距离。

        楚王瞧着这对鸳鸯隔着老远还互相对望,轻笑了声:“刀呢?”

        一旁的侍卫愣了愣,赶紧送上一把刀,递给楚王。

        “作死吗?你要弑君?”楚王扶额,指了指柯闵晨的方向。

        侍卫立刻懂了,将刀给架在柯闵晨脖子上。

        “你!”柯闵晨怒瞪楚王。

        南宫刃冷刀子的眼神刺在那名拿刀架在柯闵晨脖子上的侍卫身上,侍卫惊吓过度,手直抖。

        “别瞪了,再瞪那刀子就快到他脖子边儿上了。”楚王朝着柯闵晨那方抬了抬头。

        南宫刃这才挪开眼神,落在楚王身上:“放了他。”

        楚王道:“这是自然。”又朝着一旁端酒的内监道,“给南宫将军先选。”

        柯闵晨此时大吼:“这哪里是亲爹来着,我分明就是捡来的。南宫,你,你别喝,这肯定给下了□□,你千万别喝!”

        楚王皱皱眉头,觉得柯闵晨聒噪,一个眼神瞟了瞟那名侍卫,侍卫立马秒懂,捂住了柯闵晨的嘴,不让他出声。

        柯闵晨气得满脸通红,又被憋着一口气,急得跳脚。

        看柯闵晨一直跳着,楚王有些担心了:“悠着点儿,别将我外孙给跳了出来。”

        听到这个,柯闵晨才停止了挣扎,只是眼神瞅着南宫刃,示意他不要喝。

        南宫刃一直看着柯闵晨,神色温柔。

        “别怕,我会带你走。”南宫刃身上有龙虎符,这支龙虎符可以召集盗贼国的暗卫,只属于南宫家所有。这也是皇上不敢动他,楚王不敢轻易杀他的原因。

        南宫家有祖训,不到情非得已,万万不能拿出它。因着之前,但凡龙虎符出世,所到之处必然发生战乱。

        即使他死了,也能用这支龙虎符护着柯闵晨和他的孩子一世,再者说了,他身中奇毒,也是活不了多久了。所以他才任由柯闵晨带着他回楚国,可谓是有恃无恐。

        柯闵晨眼里眨着泪,想说话却被人捂住了嘴巴,委屈得不得了。

        楚王也皱眉,催促道:“赶紧的,你不选,我便让那逆子先选了。”

        “我选。”南宫刃依旧看着柯闵晨,笑了笑,右手放在了左边那杯酒杯上,拿起它,仰头饮酒。

        柯闵晨心都快要吓到嗓子眼儿了,一把推过身边的那名侍卫,但只是将那名侍卫的手给挪开了,刀却还架在脖子上。

        虽不能上前,柯闵晨却总能出声了,哽咽道:“南宫,你怎么样了?”

        南宫刃喝下那杯酒,并无大碍,朝着柯闵晨笑了笑,示意他不要担心。

        柯闵晨差点瘫坐在地,此时松了口气,理直气壮道:“这下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早知道回楚国便遇到这样的爹,他还不如不回呢。

        楚王笑:“自然可以,等你将这一杯也饮完便可离开。”

        南宫刃手攥着拳,额头上青筋都要跳了出来:“楚王!你!”

        若是这杯没毒,那有毒的便是那剩下的一杯酒了。南宫刃心里辗转,如何能带着柯闵晨脱身。瞧着楚宫的结构,他入宫便发现守卫严谨,大内高手更是如云。最令他吃惊的是,这皇宫院内机关暗器更是数不胜数。

        若是他一人,尚能逃脱。可是带着柯闵晨,而柯闵晨还怀着孕......

        南宫刃不禁有些犹豫了。

        柯闵晨更是气得脸色铁青,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喝。”楚王声音淡淡,内监立马上前,准备喂柯闵晨酒。

        此时,南宫刃一脚将那内监踢倒在地,大殿内侍卫众拔刀指向南宫刃。

        “我夫人怀着孕,不适饮酒,这杯便还是由我代劳吧。”南宫刃想过,楚王无非就是想要龙虎符,等他死后,将那东西给他,换柯闵晨和孩子一世平安便可,况且,果语一定不会坐视不管,肯定会照顾好他们。

        说罢,南宫刃又立刻拿起另一杯酒,下了肚。

        柯闵晨一口气差点没缓下去给晕了,此时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

        楚王看南宫刃喝下酒,挥了挥手,侍卫也将架在柯闵晨脖子上的刀给挪开了。

        终于可以跟南宫刃抱在一起了,柯闵晨只觉得恍若前世,他抱住南宫刃:“你有没有怎么样?你快吐出来,快吐出来。”说着说着便哭了,靠在南宫刃怀里哭个不停。

        柯闵晨只知道以往的世界里,都是他先离开南宫刃,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在自己前面离去。想到那种可能,心就似被绳子死死绞着,痛得直抽。

        南宫刃轻轻拍着柯闵晨的后背,轻柔道:“我本是要死的人,想必你也知道。只是一直未问过我,我现在便告诉你。我中了七叶草的毒,南宫家世代都会中此毒,这毒的由来便是楚国。”

        “待你诞下孩儿,楚王一定会为他解毒。他想要的无非就是我的命和龙虎符,我全给他,只求护你和孩儿一世平安。”

        “我入宫前便交代过暗卫,你放心,你会没事。果语也会在外面接应你,你毫无后顾之忧。”

        南宫刃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弱,渐渐地,柯闵晨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柯闵晨心中却是悔死了,原来南宫刃一早便知道回楚国是送死来着,看到柯闵晨苦苦求着他,还是答应回了楚国。

        原本想着回楚国寻找方法为南宫刃解毒,却不曾想到这成了他的催命符了。

        “你醒醒,你起来好不好,我还想吃叫花鸡,你起来给我做啊。”柯闵晨推搡着南宫刃,任他如何,南宫刃一动不动。

        柯闵晨急得不行,潜意识里喊了喊系统:“系统,你不是要我听话吗?我听话,我再也不喜欢男人了,你救活他,救活南宫刃,好不好?”

        明明这么傲娇的一个人,此时却发着哀求的语气,向系统求救。

        系统有些为难:“可是......”

        柯闵晨声音哽咽:“可是什么呀?我以后一定对你很好很好,只要你救活他,我什么都听你的。”

        系统有些尴尬:“听起来不错,可是......”

        “可是什么啊!你他妈到底救不救啊!”柯闵晨怒急。

        系统坚持将“可是”说完,“可是他只是睡着了,并没有死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79622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