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62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六)

第62章 盗贼国的生子囧事(十六)

        柯闵晨刚刚回到卧室,看着怀中的小南宫谨已经快要睡着了,心下一软,准备将他放在床上。

        正在这时候,一个黑影从身后闪过,柯闵晨有所察觉,刚刚一回头,再转身时,小南宫谨已经不在床上,不知所踪。

        柯闵晨大愕,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又揉了揉眼睛,终于确定包子不见了!他失声尖叫,到外面喊人。

        “来人,来人呐,有人抢走了我儿子。”

        喊了半天,似乎外面的人没啥动静。

        柯闵晨斟酌了一下,憋了口气大吼:“刺客啊!有人行刺楚国小公子!”

        话音刚落,门口便站了一拍手执长刀的侍卫,个个儿脸上一脸严肃,冷肃之气片刻便占据了柯闵晨的卧室。

        柯闵晨立马道:“刚刚有名黑衣人,带走了小公子,你们赶紧给我将他找回来!快去!”

        “是,公子!”

        侍卫们齐声道,便朝着四周散去,顷刻间,本是寂静的宫殿外变得嘈杂而凌乱。

        柯闵晨也不忘问系统:“我儿子去了哪里,你能定位吗?”

        系统本来是休眠状态,此刻瞬间清醒,炸毛似地质问柯闵晨:“你说什么?孩子不见了?你是怎么照看他的?他去了哪儿?有没有危险?谁带走他的?”

        噼里啪啦的问题打在柯闵晨的脑壳上,令他猝不及防,顿时也火了:“我哪儿知道!你快帮我找!”

        系统自然是要帮柯闵晨找,而且他比任何人都要着急小南宫谨的去向,此时搜刮了整个数据库,愣是定位不了南宫谨的方位。

        系统声音里带着焦躁:“竟然找不到,找不到他!”

        柯闵晨心道完了,连系统都找不到的人,约莫这群饭桶侍卫也别想找到了,顿时,柯闵晨瘫坐在地上。久久无法言语,双眼呆滞,空洞而无神。

        只是嘴里还喃喃念叨着:“谨儿......”

        楚王瞬间也被惊动了,整个楚宫都被惊动了。

        所有的人都给派了出去,就是没有找到南宫谨的下落。

        柯闵晨绝望了。

        楚王立马派人给南宫刃传递了消息,令他即刻赶来楚国。

        当南宫刃快马加鞭赶到楚国时,便是看到柯闵晨苍白的脸,瘫坐在卧室里,将门窗紧锁,不让人接近的这幅场景。

        南宫刃的心抽得一下疼了,声音都在颤抖,唤着柯闵晨道:“楚贤。”

        这是南宫刃少有几次地喊着他的名字。

        柯闵晨缓缓将眼神落在了南宫刃身上,认出了那人后,他先愣了一下,后从地上跳了起来,撇撇嘴,眼里带着泪:“我将儿子弄丢了,对不起,对不起......”

        南宫刃上前一步便将柯闵晨抱入怀中,死死扣住他的腰肢,令人安定的声音在柯闵晨耳旁响起:“不怕,不怕,一切都没事的。”

        听着柯闵晨还在自责,南宫刃也忍不住要落泪:“是我的错,我没有照顾好你们两个,是我不好。”

        柯闵晨只是在南宫刃怀里哭,声音哽咽着,竟一句话都说不出。

        南宫谨究竟去了哪儿?系统也是片刻不停,在自我折磨,令数据库重组,再一次探测,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你说什么?我儿子去了别的世界?”柯闵晨听到系统在南宫谨失踪几日后,告诉他这样的结果,有些不能接受,更是不敢相信。

        系统一脸沉默,似乎在思索着些什么。

        柯闵晨又道:“没有系统如何能在世界里来去穿梭?南宫谨才一个月大!怎么可能!”

        系统这时候也不掖着藏着了,只是提点柯闵晨:“南宫刃也能在每个世界里穿梭,而南宫谨是他的儿子......”

        还有半句,系统没有说出口。

        柯闵晨穿越这么多的世界,自身也有了些抗体和基因的变化,这也是南宫谨能够穿梭在别的世界的理由之一。

        只是,南宫谨还那么小,应该不是自己选择性地穿越。而柯闵晨说,他看到了一个黑衣人,系统心中隐隐不安,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系统的数据库有些溃乱了,若真的是他发现了系统的漏洞,也就是南宫刃的存在,是不会像它一样睁只眼闭只眼或者心软之余又一次手下留情的。

        虽然知道自己的使命便是杀毒,巩固着系统的防火墙,防御外敌。可是经过这么多日的相处,系统与柯闵晨还是有感情的,它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柯闵晨错失挚爱。

        更何况,那人还是南宫谨的爹爹.......

        系统第一次感觉到纠结为何意,却不想与柯闵晨多说,看来目前的做法,最好的便是赶紧去往下个世界,抢在那人之前,夺回南宫谨。

        系统将这个想法告诉给了柯闵晨。

        柯闵晨听罢,久久沉默。

        他在这个世界,好不容易跟南宫刃有了一个孩子,两个人相处也是这么多世界以来从未有过的温柔与和谐。

        在经历诅咒破除后,不仅令盗贼国女子也能正常生育,南宫刃身上的诅咒也破解了,他不再只是能够陪自己一年,还能陪十年,甚至一百年,这一世都是他的。

        可是如今他们的儿子被不知名的人给拐了去,柯闵晨总觉得这背后有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等着他,可不管那个坑在不在眼前。他都必须得跳下去,因为儿子在前面,他得去救他。

        可是去了下个世界,便意味着要跟这个世界的南宫刃告别。这是柯闵晨最不舍的。

        南宫谨失踪已经近一个月,在此期间,南宫刃强颜欢笑,边哄着柯闵晨,边打听着南宫谨的下落。

        柯闵晨精神状态也逐渐恢复,只是越来越喜沉思,一个人的时候经常想事情想得入神。

        南宫刃有些担心,这一日,他想找柯闵晨谈谈心。

        抱柯闵晨入怀,南宫刃凝视他,温柔道:“可是还在想儿子?你放心,我南宫刃的儿子,没那么短命。”

        柯闵晨很想说,你们南宫家在诅咒未破除之前,个个儿都是个短命的。

        叹了口气,终究觉得这番话会破坏气氛,便将它给忍了下肚。

        “南宫,我想去找儿子。”柯闵晨决定跟南宫刃坦白,不管他如何看待自己,将自己当做妖怪也好,异类也好,经过了这么多的世界,他再也不想对南宫刃隐瞒。

        听着柯闵晨语气不对,似乎还有话没说完,南宫刃将柯闵晨的脑袋掰到他跟前,眼神注视着他,“嗯?”

        柯闵晨继续道:“其实我不是楚贤,原身楚贤已经死了,我的名字叫柯闵晨。来自未来,也不属于你们这个时代。”

        南宫刃的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震惊地看着柯闵晨。

        柯闵晨怕被南宫刃的神色影响,干脆低垂着眼眸,道:“我跟系统定下契约,游走于各个世界,为它完成一些任务,这样便可以回到最原始的世界。只是我没想到过,无论去哪个世界,我都会遇上不同性格,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不同名字的你。”

        “一开始我抗拒,甚至觉得很好玩儿。直到我看到我离开每个世界后,你伤心的眼神,我的心也会随之抽痛,那时候我才知道,我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

        “南宫刃,你也叫尔未、加欧芬、肖行风、舟川,我不知道你对这些有没有印象,但是我想告诉你,无论你是哪个身份哪种性格,我都好喜欢你。”

        “我也很舍不得再次与你分开。”

        “这是真的。”

        “可是这次我不能跟你继续待在这个世界,我得去别的世界找我们的儿子。只有找到他,我跟你才是完整的。我知道去了下个世界,也会再次遇到你,只是那时候也许你不认得我,我于你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但那都没关系,只要相遇,我们终究会相爱。”

        柯闵晨说着说着,声音便越来越低沉,隐隐还能听到里面的抽泣声。

        那是不舍。

        南宫刃完全愣住了,不知道柯闵晨在说些什么。什么叫做他不是楚贤,楚贤已经死了,什么叫做不能跟他继续待在这个世界了。他们不待在这个世界,还能去哪里?

        难不成,柯闵晨想不开?

        想到这里时,南宫刃目瞪杏圆,想去抓住身边的柯闵晨,却惊奇地发现,柯闵晨的身影越变越淡,越来越模糊。

        南宫刃抓不住他。

        柯闵晨此时仰着头,微笑地看着南宫,语气出人意料的淡定。

        “南宫,你信我吗?”

        灼灼的眼,炙热地瞧着南宫刃,被这双明亮的美眸注视着,南宫刃焦急烦躁的心瞬间被安定了下来。

        “我信。”

        声音淡淡,却是坚定不移的信任。

        柯闵晨笑得明媚,眼睛眯成一条线,却在那条线的边缘可以瞧见刚刚溢出来的泪。

        “那你就该相信我说的,我们会再相见。我在那个世界等着你,你一定要跟上来。”

        柯闵晨说完这句话后,又靠近了南宫刃身边,亲了亲他的唇。

        南宫刃只觉得似清风吹拂过嘴唇,还有就是淡淡的空气贴近的味道,看不见,摸不着。

        “楚贤,你在吗?”

        南宫有些急了,他完全看不到柯闵晨了。

        柯闵晨最后说了句什么,也不知道南宫刃是否听到了,便穿过了时空隧道,穿越到了下一个世界。

        南宫刃似感觉到什么,怒吼地喊着:“柯闵晨!”

        而后一惊,他为什么会喊这个名字,楚贤去了哪里?再回头张望,寻找身边的楚贤,只觉得刚刚的一切都是梦。

        终于摸到了楚贤的身体,南宫刃这才心中大定。

        他就知道刚刚那个是梦。

        还有那个人离开前跟他说的那句话。

        “我爱你。”

        南宫刃却听得真实,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心颤颤。

        随后低头,想伸手去推楚贤,想跟他讲这个梦。

        却如何都推不醒他。

        南宫刃有些急,再去推楚贤时,却发现他的身子冰凉。南宫惨白着脸,看着楚贤一直到天明。

        第二日,被人发现楚贤已经死去了多时,据太医诊断,楚贤是忧思过度,而去的。

        所有的人都以为楚贤是那样死的,唯有南宫刃不这样觉得,他一滴眼泪都未掉,只是眼神变得更冷了。

        以前下人敢靠近他,只是不敢与他说话。

        现在,无人敢靠近他方圆一百里之内。若是在这个范围之内,旁人就会心有不安,战战兢兢。

        南宫刃回了谨国,每日每夜熬夜批奏折,为国为民。

        百姓只道他是一位好君王,却不知他早就想将自己给累死,然后去柯闵晨所言的那个世界去陪他,去找他们的儿子。

        他只敢让自己自然死亡,却不敢去自裁。因为他很担心这种做法会令阎王将他一家人分开。

        南宫刃以前不惧鬼神,如今却俱了,怕了,迟疑了。

        他心中唯一想要的,也就只是柯闵晨和他们的儿子而已。

        南宫刃在位为帝期间五十三年,为国为民,谨国风调雨顺,四海昌平。

        最后于谨国五十四年间驾崩,传位给了养子南宫影。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8817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