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78章 魔王抢子攻略(六)

第78章 魔王抢子攻略(六)

        羽林果然是行动派。

        前些日子刚刚跟柯闵晨提及要带回家见师父,今日便带着他离开了魔宫。

        因为舍不得儿子,柯闵晨在南宫瑾屋子里逗留了很久,抱着儿子不肯撒手,直到羽林过来拉他,他才亲了南宫谨好几口,这才离开。

        羽林不禁皱眉。

        心中微微有些醋意。

        同时也很吃惊,没想到柯闵晨还当真将南宫谨当做亲生儿子,这些日子,他对南宫瑾的好,羽林是看在眼里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微微懊悔。

        也许当初柯闵晨的目的就不是吃南宫谨,而是自己想岔了?白白给了他这个机会睡自己......

        羽林心中有些烦,直接拉过柯闵晨便驾云西去。

        佛在西方,寺庙也在西方。

        魔宫众魔兵看自家老大被和尚拐走了,有些惊讶,长着的嘴还未闭合,那魔王二字还未完全念出声。早已不见他们二人的行踪。

        柯闵晨眼里还含着湿润不舍的泪水,看羽林的时候不免有些情绪:“我要休了你。”

        羽林:“......”一脸无语。

        他之前是多蠢,竟然被眼前这个人睡到手了?

        在云上大概飞了一炷香的时间,便能看到前方有座逶迤的仙山,仙山周围冒着仙气,柯闵晨一时好奇,探着头多看了几眼。

        山上密林环绕,只能零零散散看到一些房屋错落在中间,饶是他法术高强,竟然也无法透过这片雾气升腾之地详细地看到里面有些什么。

        柯闵晨心中微微惊讶。

        这里被人施了法术,还是屏障之术。

        羽林在一旁,似乎读懂了他的目光,解释道:“这是我从小修佛之处,名为白云寺,在这里,即使是玉皇大帝大罗神仙没有玉牌,也是进入不了的。更别说是妄想用法术窥视了。”

        柯闵晨心道,原来如此。却又突然被羽林后面那句“妄想用法术窥视”惹怒,不禁瞪他:“本王才不稀罕!”

        羽林嘴角轻扬,没有理睬他,只是看向山中的一处时,眼眸微闪。

        二人落了地,便可仰头看到这山间的景致。之前是在天上,只能看到云端的一角,此时身在山中,更是身临其境。

        这里草木茂盛,自成一片天,在其他处独木成林要数奇观,可在这里,只是平常的一处景致。他们的前方是一方天梯,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尽头。

        羽林从腰间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取了下来,念了个咒,玉牌悬浮在空中,缓缓朝前方飞去。

        此时,本来空无一人的山间,顿时多了两个守门的僧人,他们手中皆拿着木棒,一副警惕的样子瞅着他们二人,待确定了羽林的身份,看到是熟悉的人后,方才放下戒备,一脸轻松,将木棒放置背后,恭敬地道:“大师兄!”

        羽林面无表情,颔首之时,淡淡问道:“师父在吗?”

        那两名守门僧人很是敬重羽林,柯闵晨心中微微猜测,这羽林在白云寺众位弟子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师父在戒律阁!”

        声音依旧恭敬,却多了几分踌躇。

        羽林皱眉:“何人犯戒?”

        “是八师兄......”

        柯闵晨跟羽林进了白云寺的大门,上了天梯大概还走了一公里,这才看到寺中的大匾。金光一闪,只是一瞬,那“白云寺”三个大字都消失不见。

        心中默默赞赏,不愧是仙家之物,就是跟他等魔道中人不一样......柯闵晨侧头看了看羽林,却发觉他微微失神。

        也难怪他失神,自从那两名守门僧人告诉羽林,八师兄的英雄事迹后,羽林便一直心不在焉。

        那八师兄在白云寺排行老八,这次刚刚过了成人礼,便下山历练。白云寺中的惯例便是,弟子在成人那日后便要下山游历一个月,本来山上的师父还担心他的安危,却不曾想八师兄下山后两年都未归。

        山上的师父也曾派人下山寻找过他,却一直没有消息。因为担心他会遭遇不测,特意去了佛堂寿斋去查看八师兄的生命灯。

        还亮着。

        这说明他不是遭遇不测。

        那就是他不肯回来,留念红尘了。得知这个消息的主持很是气愤,足足大半年都没消气,也因为这件事,白云寺的成人礼惯例被取消了一年。好不容易众人淡忘了这件事,八师兄却回来了,不仅他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女人领着一个小孩回来了。

        众人俱是一惊。

        那女人是他的妻子,小孩是他的儿子。主持知晓后,那还了得,直接派人绑了他,送去了戒律阁,想必现在就是在受罚。

        等柯闵晨回过神时,他跟羽林已经到达了白云寺的戒律阁。

        他打量眼前这栋阁楼,很是古朴的气息迎面扑来,戒律阁门前也有僧人在守门,见是羽林,立马放行,只是眼神在柯闵晨身上的时候多加停留了片刻。

        “系统,我这不会要被老秃驴活剥了吧?”柯闵晨有些惶恐,这进了和尚窝,不是被打包了,就是被剃头。

        系统却很是期待:“应该不会,因为......”

        柯闵晨立马问:“因为什么?”

        系统冷冷一笑:“因为佛祖会包容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柯闵晨顿时有点不想进去了,他眼神有些纠结地看了羽林几眼:“我今日还是不进去了吧。”

        羽林却一本正经地劝诫他:“你放心,即使师父要罚我们,只要我们努力说服他,他迟早会明白的。”

        柯闵晨扶额。

        他不晓得在羽林身上经历了什么,更是不懂了,自家男人怎么穿越成了秃驴。且抛开这个身份,他家男人还成了一个死板的秃驴......

        上了戒律阁第十八层时,他们两人才停下。

        这戒律阁设在十八层顶端,而底下的十七层都是楼梯,听说也是根据佛经里面十八层地狱的典故而来。

        柯闵晨有些心慌,这可是头一次见家长。

        羽林自小在白云寺长大,由主持带着身旁抚养,也算得上是半个家长了。似乎感受到了柯闵晨的紧张,羽林轻轻牵着柯闵晨的手,握紧。

        戒律阁的大门也瞬间打开。里面主持惩戒八师兄的声音传来:“羽竟,你不守白云寺的戒律,私自逗留人间两年,如今还犯下色戒、戒酒、肉戒,你可知罪!”

        柯闵晨有些无语,若他出家为僧,岂不是要将这佛门的戒律全都尽数破个遍了。

        八师兄立马跪地,膝盖落地时声音响亮:“弟子,知罪!”

        主持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只是这次颇有些无奈:“给他!”

        立马有小僧给八师兄递上一杯酒。

        柯闵晨心中大跳!

        这该不会是毒酒一杯,杀人灭口吧。

        未细细多想,柯闵晨大步上前,心中的愤慨早就破口而出:“住手!”

        羽林来不及拦住他,未想柯闵晨竟然这样沉不住气,等到他反应过来时,柯闵晨已经冲了进去。

        戒律阁里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柯闵晨身上,有好奇,有惊讶,还有疑惑和愤怒。

        心中的一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这人是谁?

        柯闵晨被这群人注视,脸上也颇有些尴尬,看到主持的目光如刀子一样剐过来时,他才出声:“亏得你们是佛门中人,竟然这般心狠手辣,还想私自杀人灭口。”

        羽林心中大骂不好,心知柯闵晨误会了。

        八师兄却一脸淡淡,朝着柯闵晨一笑:“这位施主,这是羽竟自愿受罚,况且主持并非赐死羽竟,施主你是佛门之外之人,还是不要插手此事为好。”

        柯闵晨心中冒火,他帮了那人,可偏偏人家不还领情。

        一旁的小和尚好心解释道:“那是一杯忘情水,将凡尘之事尽数忘记。主持并未罚八师兄,而是解脱他的罪孽,况且他也是自愿的,施主不要会错意!”

        柯闵晨心中的惊讶被怒火盖住:“忘情水?”

        主持此时微微出声:“不错!施主还是不要插手本寺的家事!”

        柯闵晨这才晓得什么叫做封建等级官僚私刑,什么叫做有理说不清,跟这群有着崇高信仰却一直钻牛角尖的人来说,这些都是执念,他根本说服不了这些人。

        可主持却注意到柯闵晨身上有异:“你是如何进我白云寺?”眼神瞟到了站在柯闵晨身旁的羽林时,主持的眸中微微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柯闵晨不理他。

        主持也未再多说,只是让弟子执行他的命令。

        八师兄喝下忘情水后便睡了过去,立马有人将他抬走。

        柯闵晨不禁为这个人不值,也许在他醒后会怀疑自己两年空白的记忆,可是在寺中无人会告知他真相,更甚,那人根本不想记起这两年发生的事。

        想到佛门中人如此凉薄,柯闵晨不禁自嘲,不知等羽林告知主持他们之间的事后,会不会接受安排,也喝下那杯忘情水......

        这边的责罚已经处理完,羽林上前,给主持行礼:“师父!”

        主持只是微微点头。

        羽林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主持的声音打断:“今日为师累了,有事明日再说。”

        “是,师父。”羽林从地上站起。

        主持坐在那处莲花座上却消失不见了踪影。

        柯闵晨撇撇嘴,朝着羽林无声道:“任重而道远......”

        不过,他可不吃佛门的这一套,谁让他是魔,还是魔中的王。

        柯闵晨心中默默思量,面上却表现得楚楚可怜,正好羽林又肯吃这一套,心抽得疼了一下,更是怜惜地看了看柯闵晨,眸中很是抱歉和愧疚。羽林果然是行动派。

        前些日子刚刚跟柯闵晨提及要带回家见师父,今日便带着他离开了魔宫。

        因为舍不得儿子,柯闵晨在南宫瑾屋子里逗留了很久,抱着儿子不肯撒手,直到羽林过来拉他,他才亲了南宫谨好几口,这才离开。

        羽林不禁皱眉。

        心中微微有些醋意。

        同时也很吃惊,没想到柯闵晨还当真将南宫谨当做亲生儿子,这些日子,他对南宫瑾的好,羽林是看在眼里的。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微微懊悔。

        也许当初柯闵晨的目的就不是吃南宫谨,而是自己想岔了?白白给了他这个机会睡自己......

        羽林心中有些烦,直接拉过柯闵晨便驾云西去。

        佛在西方,寺庙也在西方。

        魔宫众魔兵看自家老大被和尚拐走了,有些惊讶,长着的嘴还未闭合,那魔王二字还未完全念出声。早已不见他们二人的行踪。

        柯闵晨眼里还含着湿润不舍的泪水,看羽林的时候不免有些情绪:“我要休了你。”

        羽林:“......”一脸无语。

        他之前是多蠢,竟然被眼前这个人睡到手了?

        在云上大概飞了一炷香的时间,便能看到前方有座逶迤的仙山,仙山周围冒着仙气,柯闵晨一时好奇,探着头多看了几眼。

        山上密林环绕,只能零零散散看到一些房屋错落在中间,饶是他法术高强,竟然也无法透过这片雾气升腾之地详细地看到里面有些什么。

        柯闵晨心中微微惊讶。

        这里被人施了法术,还是屏障之术。

        羽林在一旁,似乎读懂了他的目光,解释道:“这是我从小修佛之处,名为白云寺,在这里,即使是玉皇大帝大罗神仙没有玉牌,也是进入不了的。更别说是妄想用法术窥视了。”

        柯闵晨心道,原来如此。却又突然被羽林后面那句“妄想用法术窥视”惹怒,不禁瞪他:“本王才不稀罕!”

        羽林嘴角轻扬,没有理睬他,只是看向山中的一处时,眼眸微闪。

        二人落了地,便可仰头看到这山间的景致。之前是在天上,只能看到云端的一角,此时身在山中,更是身临其境。

        这里草木茂盛,自成一片天,在其他处独木成林要数奇观,可在这里,只是平常的一处景致。他们的前方是一方天梯,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尽头。

        羽林从腰间将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取了下来,念了个咒,玉牌悬浮在空中,缓缓朝前方飞去。

        此时,本来空无一人的山间,顿时多了两个守门的僧人,他们手中皆拿着木棒,一副警惕的样子瞅着他们二人,待确定了羽林的身份,看到是熟悉的人后,方才放下戒备,一脸轻松,将木棒放置背后,恭敬地道:“大师兄!”

        羽林面无表情,颔首之时,淡淡问道:“师父在吗?”

        那两名守门僧人很是敬重羽林,柯闵晨心中微微猜测,这羽林在白云寺众位弟子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师父在戒律阁!”

        声音依旧恭敬,却多了几分踌躇。

        羽林皱眉:“何人犯戒?”

        “是八师兄......”

        柯闵晨跟羽林进了白云寺的大门,上了天梯大概还走了一公里,这才看到寺中的大匾。金光一闪,只是一瞬,那“白云寺”三个大字都消失不见。

        心中默默赞赏,不愧是仙家之物,就是跟他等魔道中人不一样......柯闵晨侧头看了看羽林,却发觉他微微失神。

        也难怪他失神,自从那两名守门僧人告诉羽林,八师兄的英雄事迹后,羽林便一直心不在焉。

        那八师兄在白云寺排行老八,这次刚刚过了成人礼,便下山历练。白云寺中的惯例便是,弟子在成人那日后便要下山游历一个月,本来山上的师父还担心他的安危,却不曾想八师兄下山后两年都未归。

        山上的师父也曾派人下山寻找过他,却一直没有消息。因为担心他会遭遇不测,特意去了佛堂寿斋去查看八师兄的生命灯。

        还亮着。

        这说明他不是遭遇不测。

        那就是他不肯回来,留念红尘了。得知这个消息的主持很是气愤,足足大半年都没消气,也因为这件事,白云寺的成人礼惯例被取消了一年。好不容易众人淡忘了这件事,八师兄却回来了,不仅他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女人领着一个小孩回来了。

        众人俱是一惊。

        那女人是他的妻子,小孩是他的儿子。主持知晓后,那还了得,直接派人绑了他,送去了戒律阁,想必现在就是在受罚。

        等柯闵晨回过神时,他跟羽林已经到达了白云寺的戒律阁。

        他打量眼前这栋阁楼,很是古朴的气息迎面扑来,戒律阁门前也有僧人在守门,见是羽林,立马放行,只是眼神在柯闵晨身上的时候多加停留了片刻。

        “系统,我这不会要被老秃驴活剥了吧?”柯闵晨有些惶恐,这进了和尚窝,不是被打包了,就是被剃头。

        系统却很是期待:“应该不会,因为......”

        柯闵晨立马问:“因为什么?”

        系统冷冷一笑:“因为佛祖会包容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柯闵晨顿时有点不想进去了,他眼神有些纠结地看了羽林几眼:“我今日还是不进去了吧。”

        羽林却一本正经地劝诫他:“你放心,即使师父要罚我们,只要我们努力说服他,他迟早会明白的。”

        柯闵晨扶额。

        他不晓得在羽林身上经历了什么,更是不懂了,自家男人怎么穿越成了秃驴。且抛开这个身份,他家男人还成了一个死板的秃驴......

        上了戒律阁第十八层时,他们两人才停下。

        这戒律阁设在十八层顶端,而底下的十七层都是楼梯,听说也是根据佛经里面十八层地狱的典故而来。

        柯闵晨有些心慌,这可是头一次见家长。

        羽林自小在白云寺长大,由主持带着身旁抚养,也算得上是半个家长了。似乎感受到了柯闵晨的紧张,羽林轻轻牵着柯闵晨的手,握紧。

        戒律阁的大门也瞬间打开。里面主持惩戒八师兄的声音传来:“羽竟,你不守白云寺的戒律,私自逗留人间两年,如今还犯下色戒、戒酒、肉戒,你可知罪!”

        柯闵晨有些无语,若他出家为僧,岂不是要将这佛门的戒律全都尽数破个遍了。

        八师兄立马跪地,膝盖落地时声音响亮:“弟子,知罪!”

        主持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只是这次颇有些无奈:“给他!”

        立马有小僧给八师兄递上一杯酒。

        柯闵晨心中大跳!

        这该不会是毒酒一杯,杀人灭口吧。

        未细细多想,柯闵晨大步上前,心中的愤慨早就破口而出:“住手!”

        羽林来不及拦住他,未想柯闵晨竟然这样沉不住气,等到他反应过来时,柯闵晨已经冲了进去。

        戒律阁里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柯闵晨身上,有好奇,有惊讶,还有疑惑和愤怒。

        心中的一个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这人是谁?

        柯闵晨被这群人注视,脸上也颇有些尴尬,看到主持的目光如刀子一样剐过来时,他才出声:“亏得你们是佛门中人,竟然这般心狠手辣,还想私自杀人灭口。”

        羽林心中大骂不好,心知柯闵晨误会了。

        八师兄却一脸淡淡,朝着柯闵晨一笑:“这位施主,这是羽竟自愿受罚,况且主持并非赐死羽竟,施主你是佛门之外之人,还是不要插手此事为好。”

        柯闵晨心中冒火,他帮了那人,可偏偏人家不还领情。

        一旁的小和尚好心解释道:“那是一杯忘情水,将凡尘之事尽数忘记。主持并未罚八师兄,而是解脱他的罪孽,况且他也是自愿的,施主不要会错意!”

        柯闵晨心中的惊讶被怒火盖住:“忘情水?”

        主持此时微微出声:“不错!施主还是不要插手本寺的家事!”

        柯闵晨这才晓得什么叫做封建等级官僚私刑,什么叫做有理说不清,跟这群有着崇高信仰却一直钻牛角尖的人来说,这些都是执念,他根本说服不了这些人。

        可主持却注意到柯闵晨身上有异:“你是如何进我白云寺?”眼神瞟到了站在柯闵晨身旁的羽林时,主持的眸中微微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柯闵晨不理他。

        主持也未再多说,只是让弟子执行他的命令。

        八师兄喝下忘情水后便睡了过去,立马有人将他抬走。

        柯闵晨不禁为这个人不值,也许在他醒后会怀疑自己两年空白的记忆,可是在寺中无人会告知他真相,更甚,那人根本不想记起这两年发生的事。

        想到佛门中人如此凉薄,柯闵晨不禁自嘲,不知等羽林告知主持他们之间的事后,会不会接受安排,也喝下那杯忘情水......

        这边的责罚已经处理完,羽林上前,给主持行礼:“师父!”

        主持只是微微点头。

        羽林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主持的声音打断:“今日为师累了,有事明日再说。”

        “是,师父。”羽林从地上站起。

        主持坐在那处莲花座上却消失不见了踪影。

        柯闵晨撇撇嘴,朝着羽林无声道:“任重而道远......”

        不过,他可不吃佛门的这一套,谁让他是魔,还是魔中的王。

        柯闵晨心中默默思量,面上却表现得楚楚可怜,正好羽林又肯吃这一套,心抽得疼了一下,更是怜惜地看了看柯闵晨,眸中很是抱歉和愧疚。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190693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