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崩了人设 > 第81章 魔王抢子攻略(九)

第81章 魔王抢子攻略(九)

        “柯闵晨,你能不能成熟点!”

        柯闵晨是被系统的怒吼惊醒的。

        南宫瑾被系统很好地保护起来,并未因为柯闵晨的魔气而受到伤害。但他见周围的人,眼神惶恐地看着自己,顿时有些害怕,张着手,要柯闵晨抱。

        羽林率先上前一步,抱住了他,柔声安慰:“乖,不怕!”

        一道血红色的魔气慢慢扩散在柯闵晨的眼眸中,他的瞳孔不断扩大,骤然间只觉脑袋撕心裂肺般疼痛,一只手扶着额,另一只手扶着不远处的桌案,这样才使得自己没有生硬地倒下去。

        系统声音森冷:“你是柯闵晨,不是魔王西洛,如果你在这些世界里丢了初心,那你便将永远在这些世界里徘徊。”

        羽林此时还未发觉柯闵晨的不妥,认真地打量着南宫瑾。

        柯闵晨魔气入体,根本听不进系统在说什么。他的思绪一会儿飞回与羽林在床上厮混的场景,一会儿那封信上的内容又清晰地映射到脑子里。

        头痛欲裂,心中气结,只觉得嘴里腥甜,眼看胸口那口淤血就要喷出。

        羽林这下终于发觉他的不妥,一跃而起,将他揽入怀:“西洛!”

        柯闵晨昏昏欲睡,半眯着眼。

        羽林死咬着唇,脸色发白。

        “你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柯闵晨死攥着拳,指甲深陷肉里,血色染红了指甲,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羽林苍白得如一张薄纸,而柯闵晨的那句质问,就如捅破那张纸的手指,他瘫坐在地:“西洛,对不住。”

        柯闵晨眸色愈加血红,心里却在骂娘。

        要入魔啦,要入魔啦……

        魔王集聚天地魔气于一身,本就是心生魔性。许是之前受到住持金光罩的影响,再被这一刺激,心性受损,反而无法自控。

        信件里的内容如魔咒般,旋绕在柯闵晨的魔魂中。

        “梅鑫数日思君,不久前听闻白云寺遭遇意外,鑫惊讶之余更念君安。若君收到来信,望早日归来,共赴琴台共一曲,少年轻狂,与君婚约,请君莫要放在心上。君安,鑫安,鑫日日盼君至。”

        “少年轻狂,与君婚约,请君莫放在心上……”柯闵晨一把推开羽林,声音嘶哑,眼睛越发红。

        “我竟不知,羽林圣僧早些年竟有这样一段风流债!”

        羽林浑身僵硬,已然说不出一个字,只是嘴唇一张一合,神色木然。

        南宫瑾有些害怕,哆嗦着,远离战场。

        “西洛,我……”羽林想解释,却不知从何开始解释。

        梅鑫与他的婚约,是在他还未遁入空门时便定下的。自打羽林有记忆以来,他无父无母,身世不详,却意外有位未婚夫。

        这位未婚夫,便是梅鑫。

        住持曾为他批命格,卦上显示的——一切都是命。

        羽林便认为,这个是佛祖对他的考验。若是违反天命,自然会遭到天道的反噬,这么多年来,他每年都会去梅府摆放。

        或与梅鑫讲经论道,或对弈谈天。

        而梅鑫,也从未向他表露心迹。羽林,一直将他视为挚友和知己,却从未想过将他当做伴侣。

        羽林手抖了抖,却无法言他。

        因为信上的内容是真的,这件事也是真的,他无力反驳。

        柯闵晨眼眸血色愈浓,周身魔气也是之前的数十倍,魔气上头,再看到羽林的反应,他心里也对这件事的真实性猜出了七七八八,那口闷在胸口的血再也抑制不住,喷了出来。

        “噗......”

        血喷了羽林一脸,羽林的眼睛都不眨,表情更是严肃。

        系统忍了忍,终是没笑出来。却想调戏一下柯闵晨,只是刚刚思及此,它数据库不禁大惊。

        “怎么回事!柯闵晨,你听得到我说话吗?”系统恨不得苍白了数据,心里只是大骂这杀千刀的,关键时刻掉链子!

        试图再一次与柯闵晨建立联系,系统声音第一次出现焦急之色:“柯闵晨!你还活着吗?”

        柯闵晨自然还活着,却不受自己心智的控制。他试图与系统建立联系,却惊愕地发现,他听得到系统的声音,听得到周围一切的声音,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喂!系统,系统宝宝,你听得到我说话了吗?”柯闵晨心里也恨。

        恨系统又出现了故障,他以为,这个故障只是暂时的,就如之前一样。但是,没过多久,他便发觉自己错了。

        自己的身体完全被魔气给控制住了,他焦灼,却别无他法。只能看着自己运功挥掌,将羽林不断地折磨。

        羽林被他击了大概第三掌时,终于吐血了。

        大殿空荡荡,只有血腥味和魔气混杂着。

        南宫谨在宫殿门口,进退两难。

        恐惧,令他想离开。

        责任,令他不愿离开。

        “爹爹,爹爹,你不要打他了!”南宫谨声音稚嫩,瘫坐在大殿门口,哭出声。

        柯闵晨的身躯震了一下,摇晃只是一瞬间,眼神却在羽林凄凉无色的脸上停留了几秒。

        羽林此刻虚弱难耐,苍白的一张脸上毫无血色,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嘴角旁鲜红的血渍。浑身上下禁欲与孤意气息衬着眼眸里的忧伤更甚。

        他望着柯闵晨,一字一句:“你想杀我?”

        柯闵晨手指不禁动了动,眸中却无一丝情感:“是。”

        南宫谨杏眼瞪得老大。

        只见,羽林从地上缓慢支撑着起身,跌跌撞撞离柯闵晨一步之遥时停了步子:“你要杀我?”

        柯闵晨指甲陷入肉里,脸上却丝毫未松动,那是一种冷到心底的寒:“是。”

        羽林似失去了全部的气力,只是仰头大笑:“呵呵......”

        笑声回荡,大殿的血腥未散了不少,魔气却较之凄凉弱了不少。

        “西洛!”羽林骤然收起笑,眼神如刀子般搁浅在柯闵晨身上,“你要杀便杀!”嘶吼时的声调,带着哑。

        柯闵晨转了转脑袋,眸中的血红色变成了深红色,听到“杀”这个字时,他的眸发亮。

        手掌摊开,魔气一团一团从掌心酝酿,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球,眼看最后一击就要抛出。

        羽林也做好了等死的准备,他轻轻闭眼。

        系统急得不行,看南宫谨哭得凶,心里也不是滋味。

        柯闵晨当然不愿杀了羽林,可是他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躯,流着泪,那一击还是瞄准了羽林的心口。

        “嘭!”

        大殿里的一切都被那团魔气销毁,殿内却雾气漫天。

        宫婢和魔兵都震惊了,却不敢靠近,都在猜测殿内究竟发生了何事。

        南宫谨被系统保护得很好,待他睁开眼时,殿内空无一物,柯闵晨和羽林都不知所踪。

        “爹爹......”南宫谨的惊呼。

        系统与柯闵晨的联系完全断了,它心中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情:“究竟是谁......”

        只有是比它更为高级的系统和操控者,才有能力做到这地步......

        它的思绪飞得很远,想到一种可能,系统的数据库不由地震了震。

        柯闵晨醒来时,是在一条小溪旁,他的衣襟被水打湿,头发凌乱,看了看四周,空无一人。

        揉了揉太阳穴,记忆却有些模糊。

        “我是谁?这是哪里?”柯闵晨摇了摇脑袋,只觉得脑里一片刺痛,还有一团又一团的东西在飘荡,明明毫无头绪,却又觉得答案就在眼前。

        眼神有些呆滞,柯闵晨茫然地看着周围。

        突然,一群不速之客闯入其中,柯闵晨警觉地感受到杀机,眼神凌厉地剐在那群宵小身上。

        “来者何人?”脚步不自觉往后退了退,柯闵晨思量着如何逃脱。

        与之相反的是那群人的反应,他们来者有十来人,不退反进,脸上堆着贪婪的笑意。为首的一位白胡子手提长刀的长者率先站了出来。

        “西洛!你残害我修仙门徒,今日你已被六界驱逐,还不快速速归顺我仓木派,提头来慰藉我仓木门徒!”

        柯闵晨的重点放在“西洛”这两个字上面,他眉头轻皱,心中却在思索,原来他的名字是西洛。

        另外一位妖艳的女子,恶狠狠地瞪着他:“西洛!你害我夫君走火入魔,沦为畜生道,害我夫妻人畜两隔,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柯闵晨深深同情这位姑娘,却丝毫不记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一脸懵逼。

        “你以为你逃了十年,我们就找不到你了?西洛,你终究还是太天真了......”里面唯一一位看起来像正道中人的人,冷哼道。

        柯闵晨眉头紧锁,他之前是知道这群人来寻仇,但是没想到,这仇竟然如此之深。他觉得,以自己胆子,顶多也是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才思及至此,他立马抽了自己一巴掌:“呸!什么偷鸡摸狗,本王明明是正道之徒......”

        “呸!”

        众人一口吐沫差点淹死柯闵晨。

        以为柯闵晨还要耍什么花招,妖艳女子道:“我们不要跟他废话,这魔诡计多端,当年他杀夫杀子......”

        柯闵晨一震。

        白胡子老头打断那女子:“十娘,你忘了王上的嘱咐?”

        被喊十娘的那女子立马住口,嘴唇紧闭,只是恨恨得瞪柯闵晨。

        柯闵晨瞳孔微缩,眼睛眯了眯。闭眼的同时,也跟那群人过着招数,身手不减当年,却丝毫不记得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他似陷入一个空虚的玻璃罩里,挣扎地想跳出来,却发现无能为力。

        杀夫杀子,是说的他吗?

        西洛,究竟是谁?

        还有那位王上,又是谁......

        柯闵晨闭着眼,将那群人一个个击倒在地,睁开眼时,只见,小溪旁躺了一地的重伤之徒。

        “西洛!你要杀便杀,下辈子我还是会找你报仇!”白胡子老头眼里的恨意,刺激了柯闵晨。

        他杀心刚起,心底却有另外一种声音,在劝慰他放过这群人。

        那种声音,令他浮躁的心微微安了不少。

        “滚!”

        柯闵晨凌厉地一吼,长袍因为这力道,从地上轻轻飘起。随着这声音的消失,那群人消失不见。

        小溪周围还是空空,柯闵晨却心头大乱。

        只觉得这一切像梦,却又真实得可怕。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51/20889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