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七章 试练塔(三)

第七章 试练塔(三)

        三人收了妖兽,找了一处杂草众多的地方,布下阵法,这才互通了姓名。那女修自称沈浩冰,练气五层。据她所说,他们原来有五个人同行,被一群毒牙蛇追赶,又误入了铁嘴鹰的领地。毒牙蛇倒是退走了,追赶的却变成了铁嘴鹰。众人合力灭了几只,见不敌,就纷纷捏碎玉牌传送了出去,只有她没有把玉牌随身放好,铁嘴鹰又追得急,更是没有时间找玉牌了。

        程正咏无语,明明入试练塔前掌门就提醒过,这位沈师妹也太马虎了。

        沈浩冰交代完,就到一边疗伤去了,程正咏见何涵符用得好便向她请教。

        何涵盘坐着,掏出几张符?道:“其实要将符?用得好也简单,一是灵气精微控制,这个练好了,法术、法器、符?都用得好,另一个是五行相生相克,两种或者多种符?结合来用,要比单一符?强许多。另外,就是要注意当时的环境,像在土地上用土属性的符和在树林里用木属性的符,效果就会好的多。陈师妹看起来也是出自修仙家族,怎么会不知道。”她一边说一边演示。

        程正咏只好不好意思的笑笑。她毕竟是重生的,观念已定,前世与这里完全不一样,不是不知道五行相生相克,但是却不会着意注意这些。

        第三日,程正咏和何涵见沈浩冰只是过于活泼、马虎了些,并没有时下女修的娇气,又不差法器、符?,就邀请她同行,沈浩冰欣然应允。

        三人在往中心去的途中,也看到了几队的修士,也有实力不济的的整队覆没;有的只有一两名队友捏碎玉牌逃了出塔;更有一处草木被焚烧,地上泥泞不堪,树上也留下了剑痕,是非常激烈的斗法痕迹。而一位男修则趴在泥里,四周散落了几具妖兽尸体,生死不知。

        何涵输入灵气检查了一下,那男修没有死,但是大概用了什么超出境界的法术,经脉受损严重。三人也救不得,便分了地上的妖兽尸体,帮男修捏碎了玉牌,送他出去。只期望,出了塔,宗门会有办法救他。

        一路走,一路杀妖兽、采集灵草,到了第五日黄昏,三人才赶到了传送阵。传送阵边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并没有妖兽靠近。阵旁已有几队修士,各自布下法阵休息,都是打算第六日传送去第二层的。有一队人只有三个人,领头的人站了起来,大概想找人一起组队去第二层,但是发现是三个女修,其中一个还只有炼气五层,便打消了想法,又坐了回去。

        门派里的修士有一半来自依附门派的家族,而这其中又有大概一半是女修,另一半仙台会入门的修士中女修却是寥寥。相比于男修,女修更容易为外物所迷,被感情所困,修为往往比不上同龄的男修,高阶的修士里女修也比男修要少很多,又加之女修大多天性不爱斗法,很多男修只愿意对女修献献殷勤,却看不起女修,也不愿与女修同行试炼。

        三人也在传送阵旁找了处地方,布下阵法休息。

        沈浩冰问:“虽说试练塔有阵法加持,自成天地,但是入塔试炼的炼气修士可是有三千人,怎么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很多同门啊?”

        何涵笑道:“练气期的同门确实有三千,但是大部分都在头一、二日就去了二、三层,反倒是一层的修士最少,所以遇到的不多。”

        程正咏奇怪:“这是为何?”

        何涵解释说:“这就要从修士入门说起了。我等修士入门,大致有三种途径:一是如我二人一般,来自于依附宗门的家族,到了练气五层直接入门;二是通过入门考验的修士,多是散修;三是门派高层的晚辈或是有游历在外的同门见到有资质好的推荐入门的。第三种往往都是精英弟子,数量却是最少的,就不说了。第一种最多,你们也知道我派对依附家族十分宽容,入门多是练气五层,少有六层的。每次入门不过三、四十人,这三、四十人平均两年就会突破一次,十年大多就有练气八层的修为了。也就是说大概入门十年以下的修士都只有五、六、七层修为,算起来有一、两百人,而第二种入门的大都是八层以上修为。总的算来,加上历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进阶八层的,门派里现在七层及以下的修士有三四百人。而今日已是第五日,同门们不是已经去了第二、三层,就是实力不济出了塔,还停留在二三层的可不就少了。”

        程正咏以前从未注意过这些,听了何涵的话才恍然大悟。

        第六日清晨,程正咏一行待几队人纷纷传送走后才进了传送阵。何师姐特地嘱咐一定要将玉牌挂起来,二层要比第一层危险的多,要能将玉牌随时捏碎才好。

        出了传送阵,沈浩冰笑道:“幸亏只有入塔的传送阵是将人分开传送的,否则,单我一人可不敢来第二层。”

        程正咏道:“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是要安全些,不过沈师妹还是要小心。”

        正说着,三只剑齿虎扑了上来。试练塔一层的二阶妖兽多是带着两个一阶的小弟,二层可就没有一阶妖兽了,扑上来的三只全是二阶妖兽。三人就有些手忙脚乱。程正咏的飞梭困大于攻,她修为不济,法器也只是刚刚祭炼好,一次只能困住一只妖兽,干脆就换成一只小印,砸向左边的那只剑齿虎。何涵拿出一柄飞剑——正是杀浅水鳄时用的那个——一边向中间这只剑齿虎扔符?一边让沈浩冰靠近她,帮她对付最后一只。

        但是,沈浩冰修为还是太低了,也没有什么杀敌的经验,没一会儿就手忙脚乱。何涵喝令她只管攻击剑齿虎,她用飞剑帮她扰敌,想等程正咏解决了手上那只,再来帮沈浩冰。程正咏这才发现这位何师姐的灵气控制哪里是精微,简直就是精妙了!沈浩冰趁着何师姐骚扰剑齿虎的空隙拿出一只玉符抛出,对着玉符结了几个印,放出了一只斑斓大虎的魂魄,沈浩冰一指剑齿虎:“大虎,去。”那只虎魂听了她的命令,向剑齿虎攻去。何师姐见那只剑齿虎有了大虎对付,收回了飞剑,专心对付中间那只。虽然有了大虎的帮忙沈浩冰还是被剑齿虎的临死反扑伤到。她到第二层本就勉强,一时惊慌失措,便将玉牌捏碎了,立时就被传送出塔。

        幸好此时右边那只剑齿虎已经被大虎伤的奄奄一息,何涵一张锐金符结果了它,就只需专心对付面前的那只,过了一时,两人双双结束了战斗。

        程正咏问:“沈师妹用的可是封印玉符?怎么看来并没有说的那么厉害?”

        何涵想了下道:“我也没有用过,不知怎么会如此,但是想来是因为境界之差吧。听说我们练气期也可以使用法宝,但是却发挥不出一成的威力,就是法器原也该是筑基修士使用才算是物尽其用,炼气修士总不能一直用战斗符?这种消耗品,这才用了法器。”

        何涵想了想道:“沈师妹还是太嫩了些。”又指着右边那只剑齿虎的尸体问:“程师妹,这只剑齿虎先放到我这里吧,待出了塔再分给沈师妹,你觉得呢?”

        程正咏道:“正该如此,就听何师姐的。”其实将剑齿虎分给沈浩冰有两个原因:一是塔中每层的妖兽种类都是固定的。将剑齿虎分给沈浩冰,也是她到过第二层的证明;二是,那位沈师妹能拿出封印玉符,身份恐怕不简单,二人都不愿得罪她。

        只剩下两日便可出塔,二人百般小心,只在第二层的外围活动,遇到大群的妖兽就躲起来,若只是一、两只落单的才会冲上去杀了它。如是平安度过了一天,到了第七日午时,两人还是被五只疾风狼堵住了。她们二人合力杀了一只,最后见实在躲不过了,双双捏碎了玉牌。

        出了塔,程正咏向何涵施了一礼:“都是我连累了师姐。”

        何涵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觉得我若是和同是七层的师兄、师姐组队便有可能坚持到最后。但是我已经被抛下了第一次,难保没有第二次,还是和师妹组队安心些。”又道:“那只疾风狼也不知道便宜了谁?”

        两人相视而笑,只觉得距离被拉近了不少。果然,一起打过架,是增进友谊的方法之一。

        正说着,有筑基期的师叔来让她们去检查乾坤袋。两人这才知道师门为防有人交换妖兽作弊,都是一出塔就检查乾坤袋的。

        何涵对负责检查的师叔道:“这里有一只剑齿虎是沈浩冰,沈师妹所杀的,只是她出塔时来不及收。不知可否计入她的名下?”那位师叔愣了愣,可能从没见过何涵这样的修士吧,但不知是不是知道沈浩冰的身份,将那只剑齿虎记给了她。

        检查完乾坤袋,领了奖励的灵石、丹药,何师姐又去另一位负责收灵草的师叔处用灵草换取丹药。而程正咏却想着请堂兄帮着炼丹,便去看积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