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八章 药园任务

第八章 药园任务

        试炼的积分是这么算的:进了一层就有十分,到了二层就是二十分,三层就是三十分。杀了一只一阶妖兽有一分,二阶妖兽三分,三阶妖兽五分,变异妖兽则按照所处等级分数翻倍。而坚持到了最后出塔时间,就会有十分的加分。程正咏有共有一阶妖兽十九只,二阶妖兽十一只,总分七十九分。何涵得分八十二分两人都排在了百名外。程正咏知道,等其他二、三层的修士出来了,她们两人的排名就不知道会掉到哪里去了。

        两人换好丹药,看了榜单,就一起回去清泉峰。在练气院的入口处交换了住址和传讯符,程正咏住丙十二院三号,何涵住乙五院二号,便各自回了洞府休息。连着几日白日里杀妖兽,晚上又宿在野外,需要时时警惕,确实累了。何况,最后的额外奖励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过了几日程正咏收到了堂兄的传讯符,让她去上善峰。程正咏思忖:“这是堂兄为我找到任务了。”到了上善峰,程正玄直接将她领到药园前,用玉符开了药园,走了进去,指着一园子的灵草说:“我们一峰的结婴祖师善炼丹,我师父也善此道,峰上有许多这种药园。这一园里种的都是普通灵草,也不难照顾,方法都在玉简里。你每日只需用附带的阵法布场雨,给灵草浇水,再另外照顾下就够了。这里也有屋子给你居住。”说着拿出一块玉简,连同开药园的玉符给了她:“这玉符是出入药园禁制所用,没有玉符是进不来的。”

        程正咏转眼细细打量这药园,口中问道:“门派任务不是都通过执事殿发放么?我直接来守药园可会有人闲话你?”

        程正玄大步走向药园里的一个小屋,不耐道:“你怎么还是这么不通世事呢?这种事各峰都有,许多师兄师姐将好差事照顾给自己的族人。怕什么?”这就好像前世里的那些裙带关系了,想来只要她不出差错,没有人会来找麻烦。程正咏听到不会影响到程正玄便不再说了。

        陈正玄想起了什么,停步问她:“你试炼所得的灵草呢?我明日炼丹,正好帮你一起炼了。”

        程正咏听得此事,才想起将灵草交给程正玄,不好意思的说:“我还没恭喜正玄哥取得二十六名的好成绩呢!”

        程正玄脸上才又有了笑容:“也不算什么,你好好修炼,下次入试练塔估计也差不多这个成绩。”

        程正咏点点头,又想起了九瓣莲:“我在试练塔一层时遇到了九瓣莲,正玄哥你拿去用吧,我也用不上。”

        程正玄吃惊:“试练塔一层竟有九瓣莲?这种灵草旁边往往都有妖兽守护,你怕是得来不易吧?”

        程正咏扯了棵杂草,一边揪着一边道:“幸好是在一层,只有一只二阶浅水鳄带着两只一阶的守护,我与一位师姐侥幸杀了它们,便得了九瓣莲。”又将有修士欲夺宝,反被两人喂了浅水鳄的事告诉了他。说完又紧张的问:“不会有人发现吧?”

        程正玄无所谓的说:“这种二十五、六岁还停留在练气七层的修士终生也只能混个筑基而已,能有什么人注意到?”又摸了摸她的头,赞道:“这位何师妹行事倒是果决,不过这种人阅历丰富,又善断,你若与她交往需要留个心眼,在利益面前,难保她不会舍弃你。”

        程正咏将他的手甩开:“何师姐也不是一味趋利之人,我们后来遇到一位重伤的师兄,也把他送出了塔。”

        程正玄笑道:“我也只是提醒你罢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又问:“这九瓣莲一共有几朵?是不是还在那何师妹手中?我想用灵石和她买了,这九瓣莲虽然年份不算很高,但是用来炼一种叫清荷丸的辅助筑基的丹药正好。”

        程正咏想了想:“我记得她用灵草换丹药时并没有把它拿出来,想来还在她手中。我先问问她。”说着给何涵发了一张传讯符。

        一会儿何涵回了传讯符,却说她欲请人用九瓣莲炼药,不想卖。

        程正咏便问程正玄:“何师姐估计也是要炼这清荷丸,而且请你炼制还比她自己找人炼制划算些,堂兄何不帮何师姐炼了药,让她用其中几粒作为回报,她必是愿意的?”

        程正玄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她就又发了传讯符,何涵同意用一粒作为交换。

        程正玄令她今日便把行李收拾了搬来此处居住,顺便去取九瓣莲。

        程正咏先去了何涵的洞府取莲,告知她搬去上善峰居住的事,然后才回了洞府。

        练气院的洞府才住了半年,只比刚入门派分得时多了一床被子,一个蒲团,以及桌上的一套茶具。程正咏都收了。同一个院子的师姐妹虽是一起住了半年,但她一心修炼,且刚来时性格还没有大的转变,并没有什么来往。开始时她们还来拉她一起去听道,后来见她无趣也不来了,算不得熟悉。但还是告知了搬洞府的事,并请她们代为照顾。因为她虽搬离了此处,但在筑基前,这处洞府仍算是她的。

        给程正玄送去了九瓣莲,程正咏就开始了守药园的生活。每日早上起来,洗漱完就给灵草除草,顺便收集灵露,然后将死去的灵草补种上,最后用阵法浇水,个别特殊的灵草就特殊照顾下。这就花去了上午的两、三个时辰,剩下的时间可以自行修炼。灵露也可添加在丹药中,也可调制出一种灵茶。

        其实守药园的报酬并不算很丰厚,加上弟子份例和堂兄的补助也不过堪堪够修炼,但是比她自己能接的任务要好些。堂兄将她弄来此处是因为此地灵气比清泉峰还要浓厚,于修炼更有利。

        就这么过了五年,又到了练气试练的时候。这五年里,堂妹程正可终究没能如愿入宗门,大伯已打算等她到了练气八、九层时送她和程浩一起参加入门试炼。堂兄两年前练气圆满时,智善真人就赐下了筑基丹,他本人也炼好了清荷丸,花了一年的时间,于一年前筑基成功,正式成为筑基修士。好友何涵也已经练气十层,她本人练气九层了。

        已经经过一次试炼就熟门熟路了,程正咏与何涵约好进了试练塔便用传讯符联系,在一层会合。两人没有停留,第一天便到了第二层。以前将两人清出塔的二层二阶妖兽现在也只能给她们制造些小麻烦,两人杀了些赞积分,第四日到了第三层。

        第三层偶尔会遇到三阶妖兽,相当于筑基初期,但是三阶妖兽还未开启灵智,又不像人类修士般可以使用法器、符?,此次二人修为和斗法都有了进步。特别是程正咏,上次试炼回去后,仔细琢磨、锻炼灵气控制。飞梭也祭练的更熟练了,不只能困,也能绞杀。

        二人并不特意招惹三阶妖兽,游刃有余的走到了最后。她们两人在第七天的午时就到了三层中心,等着到了出塔时间那里就会启动传送阵,将她们传送出去。

        此时,三层中心却有个十阶的男修,在叫卖妖兽。二阶的五块灵石,三阶的七块灵石,明码标价。有几个同门凑上前去,却不打算买。这种价格,比在门派外的坊市上卖要贵得多,甚至比出了塔向门派换取丹药灵石还要贵些。要知道,门派试练除了历练弟子也是变相的给门派弟子发放修炼用的灵石和丹药,只要努力就会有。

        所以,那些没有灵石的,或者觉得买了妖兽得不到额外奖励的,还有笃定一定可以得到额外奖励的修士都不会去向他买。程正咏虽不知道她能不能得到额外奖励但也没打算买,想来若是被人举报,就得不偿失。她还是问何涵需不需要,何涵道:“我们手上的妖兽虽然拿个好名次很难,但是若只想要得到额外奖励却尽够了,何必冒那个风险?”

        过了一会儿,来了一队修士,其中有个衣着华丽的胖胖的男修,队中的其他同门都对他有些唯唯诺诺。他一来就看到了卖妖兽的摊子,便想将妖兽全部买下来。

        那卖妖兽的师兄拦道:“我也是来历练的,师兄与我留几只,我才好与检查乾坤袋的师叔交代。”

        那胖男修觉得他说的有理,若是一只妖兽都不留,怕是会引起宗门的注意。便留了七、八只,将其他的都买了下来。

        到了申时,传送阵开了,众人纷纷从传送阵中出了塔。其它一层、二层及三层中没有赶到传送阵的修士等了一刻钟才捏碎玉符出来了。

        众人先后登记了灵兽,有觉得一定拿不到额外奖励的就先走了,剩下的修士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

        最后排名出来时,众人都围着看。程正咏两人的积分在总排名里排到了五十名开外,但也进入了除去二十来名精英弟子的奖励榜。

        第二日,一众炼气弟子再次汇聚传道场,听掌门宣读获奖弟子名单。那位胖男修赫然是第一名。奖励分了几等,特等是第一到第三名奖励八百低阶灵石,一等是四到十五名,奖励六百低阶灵石,二等是十六到三十名,奖励四百低阶灵石,三等是三十一到五十名奖励两百低阶灵石。程正咏和何涵都在第二等里。

        程正咏回了药园——在她修为达到练气八层时,堂兄就给她换了个灵草品级更高,报酬更丰厚的药园。休息、疗伤之后就开始准备后年的宗门大比。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2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