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九章 宗门大比(一)

第九章 宗门大比(一)

        宗门之比,分为大比之年和小比之年,大比之年百年一次,元婴修士主持,练气、筑基、金丹修士均会参加;小比之年十年一次,由金丹修士主持,只有练气修士参加。这两种宗门之比都是要在擂台上比过,其中练气期的前百名发放筑基丹。当然,筑基和金丹期修士另有奖励。

        两年之后正是大比之年,参加宗门之比的金丹和筑基修士,说是比试,其实更多的像是切磋,并没有什么要求,若是运气好便可得到高阶修士的指点。练气修士却要求练气八层以上修为,毕竟八层以下的修士,胜率低,斗法也没有什么可看之处,练气之比最重要的还是发放筑基丹。

        程正咏提前两年准备,预备花一年的时间将修为提高到练气十层——修为是斗法之本,另外一年就用来练习斗法。她斗法虽比五年前强了许多,但是由于一直在药园中修炼,从没有出过宗门,更不曾与人争斗。这些斗法的经验都是在试炼中与不会思考的妖兽搏斗积累的,与人类修士的斗法有很大的区别。堂兄为她找了个利于修炼的差事,却使她少了与人相争的机会,她的斗法不说比那些散修入门的差,就是较之常出门的家族修士也差了很多。

        一年之后,程正咏出了关,修为虽然大进,却也没有达到练气十层。练气修士还不能断绝食欲,也不能控制身体中的秽物的排除,更何况她还有差事。说是闭关,其实只是关闭了药园,除了每三个月要交灵草的时间,并不与外来往罢了。这次闭关虽然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但是程正咏仍是决定出关练习斗法,只是改成了上午照顾药园,下午去演武堂与同门切磋,晚上回药园接着修炼。

        如是过了一年,程正咏终于在大比之前进入了练气十层。

        大比开始后,先是金丹期的比试,这是不许炼气弟子去旁观的,因为金丹修士施法之威,炼气弟子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挡。程正咏和其他的练气弟子一样,只在第一日去报了名就回来了。

        花了半个月的时间,金丹修士才比完了,接下来的是筑基修士之比。筑基修士之比分了前、中、后三段进行比试。程正咏与何涵相约去看了两日就不再去了,筑基期的比试固然精妙,看了也颇有收获,但是毕竟有境界之差,看多了都差不多。最后结果传来,筑基期比试前几名中的普通弟子有好几位被金丹修士看好,收为了弟子。

        程正咏不知道还能这样拜师的,就有些跃跃欲试。何涵道:“你是有守园的差事,从不出宗门,就是宗门里也不常往来才不知道,元婴、金丹修士都是要收弟子,传下道统的。弟子从哪里来?除了入门测试时收的好资质的弟子,就数这种比试时收的最多,所以宗门有这种活动,从来都是人人争先的。”

        程正咏还是有些兴奋:“那么,我们练气之比也有人直接被收为弟子的么?”

        “哪有那么容易的?练气之比倒也是有被收徒的,但实在是少的可怜,你就不用打这个注意了。你想想你和我和那些散修相比,起码有家族支持,你堂兄也一直提携你。”

        程正咏这才按下了有些兴奋的心情,笑笑:“说的是,我可多亏了堂兄,不然今日怕不能有这等修为了。”

        何涵虽然也是来自于依附宗门的家族,但是她的家族里只剩下她一个修士和她母亲两人了,她从小便自己赚取修炼所需,可比她难多了。幸好她们家传下来的制符之术品级还算高,她又有天赋,可以用卖符?的灵石支持修炼。

        两人来到传道场,大殿前已竖起了十个擂台。金丹之比只有一个,筑基之比有三个,练气之比已需要十个擂台了。门派练气修士有三千,除去八层以下的和种种原因不能参加的,怎么也有两千修士参加比试。

        首先开始的是选拔赛,一人守擂,其他的人挑战。在选拔赛期间,每人最多可以守擂三次,但一旦守住了五场就可以晋级循环赛。

        程正咏两人混在人群中观看,第一个擂台上守擂的是一名十层巅峰的男修,看来二十出头,很可能已经在十层停留了一些年了。第一个上前挑战的是一位九层的修士。那位九层修士一挥灵剑,直接攻向十层男修。何涵摇摇头指点程正咏:“像这种打擂台的,都是最前面的和最后面的最难打。前面有自恃实力高的修士,想要快点守了擂,早点取得循环赛的资格,最后的则是要争取最后几个名额,往往会很拼命。我们今日先看看,明天再来守擂。”

        果然,那个守擂的修士很快就将九层修士逼出了擂台。又有二个九层或者十层的上来了,但都败于守擂修士之手。何涵道:“你看到没?来挑战的大多是低于十层的,真正有实力的不会来碰他这个硬茬。反正他们基本上可以算是能稳稳的晋级了,何必与人结怨。”

        这个守擂的修士胜出已经没有悬念,两人换了个擂台继续看。这次守擂的修士看起来二十出头,只有九层,一把剑却使得出神入化,挑战的修士根本找不到他的剑会从那个方向出来。程正咏想起前世看的小说里说剑修斗法最厉害,便问何涵是不是真的。

        何涵还没有回答,旁边一人嗤笑道:“师妹是从哪里听道的什么剑修斗法最厉害?台上这人也不是剑修!我们千道宗练气期的剑修基本都在莜竹峰,而且基本都是精英弟子,不会来与我们争这筑基丹。其实我们千道宗练气期大都是修的所有灵根皆可修的《法华经》,这部经书适于打基础,但是却没有什么攻击手段,所以大家都会另外练几手罢了。当然,若是从练气期起就坚定的要做剑修、符修、器修、丹修、阵修、体修的就另有功法。像我等,都是在筑了基之后才会专修一法。台上这位师兄剑用的好,可不能就算作是剑修了。”

        在说话的这一会儿,那位被程正咏误以为是剑修的修士就已经将挑战者挑出擂台了。

        看来这位用剑的修士确实很厉害,半天都没有修士再上擂台。过了好一会儿,人群中走出个八层修士,丢了几张符便认了输。用剑修士守满了五场,得到了循环赛的资格,向四周抱拳团团行了一礼,就下了擂台。

        然后何涵贴了一张蹑空符和一张急行符,飞身上了擂台。何师姐的十层修为加上能将这一手用的好的可不多,这需要精微的灵气控制,立马镇住了一干修士。何涵先登记了身份牌,扬声道:“何人来赐教?”

        一名练气八层的修士叫了声:“我来!”也跟着上了台。不知说了几句什么,何涵面上不显,但程正咏知她已经生气了。估计是那男修觉得何涵是女修,嘴里有些不干净。果然,何涵一出手就毫不留情,几张符?一出,那位八层修士立马狼狈的下了台。

        何涵冷笑:“就你这样也敢口出狂言!”那男修犹有不甘,口中喊道:“你一娘们,给我等着!”气急败坏的穿过人群逃走了。

        再上台的修士可不敢胡言乱语,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口称师姐,彼此客气一番才你来我往的动起手来。未几,还是何涵技高一筹。毕竟何涵专用符?,比那个用法器的修士快了些,所消耗的灵气却要少得多。她冲那位修士行了一礼道:“承让。”

        第三、第四个挑战者都是练气九层的修士。何涵的实力摆在那里,其他十层的修士宁愿等下一次守擂也不愿白白消耗灵气啃这块硬骨头。反倒是九层的修士希望撞了运气,能将她打下来。

        最后那个上台的还是个八层修士,挡了何涵一回就下了擂台。至此,何涵也取得了循环赛的资格。

        之后几天,何涵仍陪着她过来,也可看看以后的对手。一直到了练气之比的第三日,走过了几个擂台,才选定了一处。

        擂台上是两个九层的男修,一个是二十来岁的青年摸样,另一个看起来却是中年的摸样,青年修士使一只长鞭,中年修士使幡。中年修士看来是积年的练气修士,灵气精纯,控制力也比较精准。渐渐的,青年男修便落了下风,只能回防,未几,无奈的认了输。

        看守擂台的筑基师叔就宣布此场中年修士得胜。

        何涵一推程正咏:“上吧。”

        程正咏点了一下头,飞梭的梭线一点地,又提气施了个轻身术,落在了擂台上。她先与筑基师叔行了一礼,才向那中年修士道:“在下程正咏,请兄台赐教。”

        中年修士回了一礼:“师姐言重了。”他见程正咏修为比他高,便抢先放出了幡。程正咏早看出他的幡旨在迷惑敌人,贴了一张宁心符,减小幡的影响,又贴了张隐身符从擂台上消失了。那个男修拿出一张大范围攻击的风起云涌符,希望将她炸出来。却先一步被梭线困住了手,中年修士一手要控制幡,另一手就挣不脱了,只好先收了幡,挣脱了手上的束缚,放出一柄飞剑与程正咏斗了起来。此剑虽然也不错,但比那张幡差了许多。只要他不用幡就简单了,飞梭的梭线有形胜无形,正好克制飞剑。她一收梭线,缠住了飞剑,另一手捏了符?。中年修士知道只要自己一动手,符?就会出手,飞剑也会断了,颓然认了输。

        程正咏微笑着收回了飞梭和符?。ps:那个,发现还是只会在这里通知:昨天收到正式签约的通知,但是加班到好晚,来不及加更了。所以,今天有加更,大概在下午两点之后。燕子周末一般都用来码字,如果码忘了……乃们就等等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