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十四章 尝试筑基

第十四章 尝试筑基

        程正咏又疑惑:“我修炼虽然比同阶的要快一点,但是也没有快到要受到觊觎的程度啊。”

        程正玄道:“我说了几次,你应该去把那几本修仙基础的书好好看看!这种聚灵之体,会随着修为的增高,吸收灵气的速度也会变快。那位杨风真人和聚灵之体双修,相当于金丹的修为利用聚灵之体吸收灵气,不是比一般修炼来说快得多?”程正咏羞愧,她完全不知道啊。

        过了一会儿,正可出来了传话:“爹爹让我和正咏姐姐先回去,让大哥陪他去给那些个基修士接风。”

        又拉了程正咏:“姐姐去我院里坐坐?”

        程正咏估摸着正可有话要问她,便答应了。

        正可拉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才问她:“正咏姐姐,你说那位真人长得什么样啊?”

        程正咏不想她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笑着把以前正可同仇敌忾的骂杨风真人的话拿来逗她:“你不是说过嘛,长得奇丑无比,而且肯定缺爱。”

        正可用粉拳锤她:“正咏姐姐你太坏了!那时候哪里知道他会换妾为妻嘛。你不是见过他吗,你快告诉我吧!”

        程正咏道:“我也只是见过那位杨风真人一面,并没有看清他的相貌,只记得他看起来三十来岁,一身黑衣,披着斗逢。”

        程正可双手托着腮:“我程正可的夫婿一定不止修为高强,还是相貌堂堂之人!”这可与那日正可劝自己的不一样。大概对于这一世的人来说,能嫁给金丹修士为妻,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故而能有许多美好的期待。而做侍妾,却是低下的事,所以连那人都会被丑化。

        程正咏怕她期待过高:“不论杨风真人长相如何,你嫁了人之后,可不能像在家时这么任性了!”

        正可不耐烦的捂住耳朵:“知道啦,爹说了一边,你还要说一遍,大哥和娘还要再各说一遍,烦死啦!”

        程正咏摸了摸她的头。

        过了几日,那筑基修士就将正可送走了,大伯去送了嫁。

        其实又怎么能算是嫁人呢?修士成婚,没有一纸婚书为凭,都是摆过双修大典庆贺的。此时正可嫁过去,既无双修大典,也不通告亲友,竟如做妾也没有多少分别了。伯母哭的昏了过去,作为母亲,是不是修士也没有多少差别。

        送走正可没多久,冯月月就病倒了,程正咏日夜守在她的床边,没几日她就去了。临走前拉着程正咏道:“母亲不是修士,也没有用,前几日你要被送走做妾,我也做不了什么。现在,虽然你堂妹抢了你的丈夫,但是没有做妾就好。我一个姑婆就是做妾被人打死的,要知道,妾是做的得的!你大伯这些年,待你我母女不薄,你也不要怪他。”程正咏这才知道,母亲早就知道了此事,她也并不是不关心自己,只是作为一个凡人,她无能为力。

        程正咏将冯月月葬到了后山的坟园里。这座家族坟园,葬的大多是像母亲这样的凡人,反而修士,很多都像那对金丹先祖夫妻一样,陨落在外面,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程正咏一直在家族中呆到大伯回来,便想向他此行,出去游历。

        大伯道:“你是知道你这体质的,还是留在门派中更安全。何况,你已经练气十层了,等修炼到了练气圆满就可以直接借灵气充裕的门派洞府尝试筑基,在外面反而来不及。”

        程正咏不想留在宗门中就是不想待在一个有人知道她的体质的地方,她会觉得没有安全感。但是,不知为何大伯反而说门派里更安全呢?

        大伯看她疑惑,便解释道:“宗门里知道你这体质的只有玄清道君和你堂兄,这两人都不会随意告诉别人。你回去后就直接闭关,谁又能知道你的体质的事?”

        程正咏恍然大悟,便和程正玄一起回了宗门。在大伯送嫁的这段时间里,家中也有些不安宁,程正玄一直在家族中坐镇。

        回了宗门,程正咏给何涵发了一张传讯符,告知侍妾之事已经解决。却没有收到回讯,想来她已经准备好一切事宜,放心闭关筑基了。

        程正咏又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吃了无数的丹药,将修为提升至练气巅峰。原本丹药不该这样没有节制的吃,因为这样光靠丹药提升的修为会不稳定,也不利于丹毒的排出,但是程正咏等不急了。要闭关筑基,自然不能再留守药园,程正咏不得不遗憾的与来守药园的师弟交接了,回去清泉峰她原来的洞府。药园的守园弟子之所以选择练气弟子,就是因为练气弟子不能像筑基弟子那样连续打坐几天或者几个月,炼气弟子也是需要饮食、洗漱的,否则几天过去了,整个人都臭了。程正咏以前所谓的在药园闭关,也只是关闭药园,每日以辟谷丹充饥,不再进出罢了,每日还是要照顾灵草的。而闭关筑基,往往少则几个月,多则一年,药园自然要另选弟子来照顾了。

        此前何涵已经筑基成功,正式成为筑基修士了。听说她要闭关筑基,便找了一日,将自己的筑基心得传授给她。堂兄也送来了筑基要用的清荷丸以及他当年从他的金丹师父处得到的筑基心得。程正咏都细细研读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就去了清泉峰后山开辟出来的给练气、筑基修士用的闭关洞府,其中有一排灵气最好的洞府,专门提供给练气修士筑基用的,并且不需要任何灵石。这便是大门派的福利了。

        程正咏先在专用于筑基的洞府前面的管理处,测了修为,出示了使用洞府的凭证,才被放行,进入闭关区域。远远的,几个洞府看起来就像是在山间凿出的石洞一般,只在洞口处用石砖仔细砌筑了,从外面看粗糙的很。每个洞府都与相邻洞府离得很远,想来是为了保持灵气的充裕,避免筑基时夺取了别的修士的灵气,影响旁边的修士筑基。

        程正咏将自己领的号码牌拍在对应的洞府门口,打开禁制,进了洞府。洞府里四处倒是处理的平平整整,却只有一间,只做闭关用,怕是防止有修士利用闭关洞府修炼吧。程正咏将后来换取的一套中阶聚灵阵摆上,按上灵石,便坐下来专心打坐。

        程正咏面上表现的平静,心里还是有些发慌。但是这次的事情让她认识到,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便如母亲,只是个凡人,家族中有什么事情,从来没有想过告诉她,哪怕此事关系到她的女儿。但凡她是个修士,也不会如此。还有侍妾的事,那位清玄道君嘴上装的和蔼可亲,却连询问她的意见都没有,一旦不如他的愿,便要强力逼迫她。若不是沈浩冰搅了局,她连向堂兄、大伯求助的机会都不会有,直接便被送走了。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运,就要有相应的实力。因此程正咏还是坚持闭了关。

        程正咏先服下宁心丹,稳定心神,专心打坐。待灵气运转渐渐加速,直至体内灵气充裕,再也不能吸收更多的灵气为止,此时吸收来的灵气从她的经脉中穿过又回到了空气中。她保持着这种状态过了十多天,渐渐地入定。一些前世与今生的事情一一的从眼前掠过。

        前世,她是母亲的爱女,也被父亲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够成才。但是她大学毕业后,只找了个一般般的工作,没过两年,又受到排挤,被公司扫地出了门。自此她便宅在家中,成为啃老一族。父母的面貌出现在眼前时,她才发现,她努力的融入这个世界,努力地遗忘前世的父母,只是因为愧疚。他们含辛茹苦的将她拉扯大,又送她去上学。但是她却没能回报他们什么,后来还要他们为她担心,经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接着是这一世的父母。在她还是个小婴儿时,他们爱她,照顾她。她也努力的接受他们,立志在长大后回报他们,再不犯前世的错误。但是,还来不及等她长大,父亲就去世了,也带走了母亲的心。她终究没有能够弥补这个遗憾。

        最后是玄清道君和杨风真人,这两个差点造成她婚姻悲剧的人。在她的意识里,玄清道君脱去了伪善的外衣,显得有些狰狞,他一直喊着,要送她去做侍妾,做鼎炉。而杨风真人,她原本可能成为她夫君的男子,还是一身黑衣,看不清相貌,但是那种阴森冷酷感依然挥之不去。

        待这些幻象消散后,程正咏才舒了一口气,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何涵和程正玄都没有说过的状况,但是这些事情更坚定了她筑基的决心。

        程正咏先服下了第二颗宁心丹,然后服下清荷丸,待药效发挥后,最后服下了筑基丹。筑基丹一从喉咙处滑下,便散作无数灵气。有些会进入*,滋润她的身体,改变她的体质,这也是筑基前最后一次改变体质,排除秽物。从此后她再也没有了饮食需求,也不会有后续的问题,甚至长时间闭关没有梳洗,也只会落上一层灰,振一振衣袖,便都干净了。另外的大部分灵气却会分作几股,进入经脉。它们在经脉中横冲直撞,一路挤压扩张着经脉,一路向丹田奔去。程正咏只觉得她经受着经脉一寸寸打断的痛苦。她咬牙坚持着,知道这是为筑基时吸收灵气做准备。新人写文好辛苦的说,我昨晚来大姨妈了还得弄今天的更新,感觉这几天本来就没有几个的推荐变少了,若是谁觉得我的文还可以就收入书架,顺便投个票吧,忍痛卖萌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2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