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十四章 炼器(四)

第三十四章 炼器(四)

        第十二、十三、十四日,杨姓修士拿出了几种配方,这些配方都需要混合几种炼器材料,而不是像前几日一样比较单一。程正咏选了一个炼制阵盘的配方,这个配方需要的五行材料,正好她都有。先用桦木做基盘,然后镶上精金矿做金、龙柏树的树干上的木头做木、一块水精做水、熔岩做火、黏土做土。再在其上刻上相应的刻度和阵法,这个五行阵盘就做好了。

        第十五日,众修士又聚在管理院里。岑师叔道:“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各位已经学到了基本的炼器之法,也在我门的修士的帮助下炼制了一些法器。现在,我宣布真正的考验:在接下来的十五日里炼制一柄中阶的法器。这件法器炼制成功后交到我这里来,由我评定各位是否适合我炼器门。好了你们可以去准备了。”

        程正咏虽然没有入门的压力,但仍是希望能炼制出一件好的法器,作为这段时间学习的成果。看看剩下的材料,最后终于决定结合她前段时间学习的阵法,炼制一件防御法器。

        程正咏的的法器交的不算早,也不算晚,在倒数第三天交上了,主要是琢磨那个自动产生防御罩的法阵花费了不少时间。在这之前已经有一些修士达到了要求入了门,也有的炼出了法器,但是却没能入门的。

        程正咏将一只木质的古朴发簪双手奉给岑师叔,岑师叔感兴趣的拿起来看看:“是防御法器么?不错,防御法器要比攻击法器难炼制的多,你的炼器之术也算小成了。”说着对着发簪施了个火球术,遇到发簪张起的防御罩一部分反弹了,一部分吸收了。他点点头:“达到中阶上品了。可惜你已经有了宗门。”

        程正咏压抑住得到赞誉的兴奋,躬身道:“晚辈鲁钝,当不起师叔的称赞。何况这次考验中有不少修士做的比晚辈好多了,晚辈该恭贺炼器门收得佳徒才是。”

        岑师叔笑笑,道:“你明日可乘飞艇离开。我会传讯值守此处的弟子,你今日可以在我门中转转。”

        程正咏施了一礼:“晚辈正想见识一下炼器门。”

        程正咏下了小山,直奔炼器门坊市。无论是火山还是其它三座山都是炼器门的宗门重地,她自然不会不识趣的要求参观,不过宗门下的坊市总是值得一逛的。这里虽然不像炼器门中的经法阁一样收集了中州大陆上的最多最好的炼器配方,以及各种炼器法门,但是相对于炼器门外来说也已经是很多了,而且她学的是自然炼器法,想来别处难得有这种炼器法的配方。她的目的就是希望能买到尽量齐全的炼器配方。

        程正咏进了炼器门的商铺,让掌柜给她找来炼器配方。掌柜直接搬出两本兽皮书,问道:“道友是来进行入门考验的吧,怎么不等入了我们宗门,再去经法阁抄些,不是比在我这里买要便宜的多?”

        程正咏道:“我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入炼器门,想到这里的配方最全,所以想收集一些。”

        掌柜了然道:“原来如此,不知道友学的是那种炼器法?宗门中有规定,不是所有的配方都是能卖的。”

        程正咏道:“你们门派中的机密配方我自然是不奢望得到的,你只管把能卖的找出来吧。我两种都想要。”

        掌柜将两本书推给她:“这是我派前辈编纂的两系法器配方,都是可以卖的。”程正咏翻了翻,果然,自然炼器法起步晚,配方也要比熔炼炼器法少很多。

        程正咏又问:“不知还有没有可以卖的其他配方?还有炼器技巧的书有没有?“

        掌柜摇摇头:“能卖的配方都在这里了,其他的配方,就是我派修士也只能在各自师尊和经法阁中学到的。至于炼器技巧的书也有两本,你等着。”说着找了两本兽皮书出来。

        程正咏确认过后问:“不知一共要多少灵石?”

        掌柜道:“若是我派修士都有九折的折扣,道友自然是没有的,一共四百二十块灵石。”

        这要价不算贵,但是也基本上是她的全部身家了,她忍痛付了灵石。又向掌柜搭讪:“不知除了常用的炼器材料,你们这里有哪些不常用的,我新学炼器,想见识见识。”

        掌柜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的灵石已经掏干了,便道:“反正你也不够灵石买了,不如去门派弟子摆摊的地方看看,那里也有好多材料,还可以向他们买一本《常用炼器材料大全》。”

        程正咏果然在摆摊的地方见到有修士叫卖这本书,也见到了许多稀奇的材料,包括火蚁磨的粉,药草炼出的汁液,柠木的浆汁,连一些特殊的湖水都有卖的。

        回到云梦城中,程正咏给钟凝宁发了传讯符,告知他们师兄妹她试炼回来的事。过了几日,徐凡也回来了,带来他已经被炼器门收入门墙的消息。程正咏原本以为他入了门便不会再和他们入云梦泽了,哪知他一回来就催着要做任务赚灵石。想来也是,她作为门派修士还不是要做任务赚取灵石以供修炼。

        几人仍是在万事屋碰头,孙唐风和徐凡去看任务屏,程正咏便拉着钟凝宁向她展示自己炼制的乾坤袋、匕首、木鸟、阵盘和发簪。钟凝宁对木鸟和阵盘尤为感兴趣。程正咏道:“这个木鸟只能指挥它飞行,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又不能神识绑定,你若是喜欢我送给你玩。”

        钟凝宁道谢接过,仔细看看:“这个阵盘炼的很不错,五行也凝实。”

        程正咏得意道:“可惜只是第一次炼制,还有不足之处,只是个低阶法器,不过我自己用用还行罢了。你看我的发簪,教我们炼器的岑师叔说了,是个中阶上品的防御法器呢。不过多亏了你教我阵法,不然我可炼不出。”说的得意洋洋的。

        钟凝宁接过发簪看了看:“样式也大方,不如送给我?”

        程正咏犹豫了一下:“好吧,就当谢你教我阵法了。我帮你簪上吧。”说着将发簪插到钟凝宁的发上。她们两人不像别的女修,头上有许多花样,都是只绾了个道髻,插了一根簪。

        这时,徐凡走过来,拿了那一对匕首,仔细摸了摸锋口,道:“想不到你也有些炼器的天赋,学的是自然炼器法吧?”

        程正咏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学的是自然炼器法?这种炼器之法炼器门以前也少有外传的。”

        “我家先祖以前学过,传给了我。”徐凡难得一笑,却让人感到分外难过。

        接了任务,几人便出了云梦泽,一路上程正咏都在表达她对徐泽旭的滔滔不绝的仰慕之情,从他规划了云梦泽到他建立了云梦城,从他炼制的飞艇到他发明的自然炼器法,从他辉煌的一生到他狼狈的死去,还把她从市政厅的资料中总结的生平念了一遍,最后总结道:“所以说,老老实实的炼器,娶一个老婆就够了,肯定不会发生后来泄密的事,这就是老婆多了的后果!”

        钟凝宁被她逗笑了:“这怎么是老婆娶多了的后果?那些侍妾都是修士,怎么能做出那样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呢?”

        程正咏狡猾的眨眨眼:“怎么不是老婆娶多了的后果?他娶了这么多的女修,他将这些无欲无求的女修变成爱着他女人,而女人一旦多了就会有矛盾,有妒忌。一个妒火中烧、因爱生恨的女人谁也料不到她会做些什么。我看那个女修未必不是想要与徐泽旭同归于尽。”

        孙唐风凑趣:“看来女人还是惹不得的。”

        程正咏斜了他一眼:“放心,女修惹得。只要你不要惹她动情又始乱终弃。”说完又叹道:“徐泽旭这一生是悲剧的,被自己的女人背叛死去,但同时他也是成功的,多少元婴道君都不能像他那样万年、十万年的被修士铭记,只要提起云梦城,只要提起自然炼器法,甚至只要提起炼器门,所有人都不能忘了他。就算那场纷争中活下来的人怎么歪曲历史,也不能否认他的功绩。”

        一直都沉默无言的徐凡看了她一眼道:“没想到你竟是个难得的明白人,你不相信那段生平介绍里的,炼器门无力维护徐泽旭的话?”

        程正咏道:“相信不相信又有什么重要的。他的功绩,永远都没有人能抹去。就算那些人害了他又怎么样?到他们被遗忘时,徐泽旭还记在亿万修士的心中,这就已经是最大的报复了。”

        徐凡瞪着她看了半天。或许这个徐凡就是她的同乡的后代,或许不是。但是就像她说的,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在那些人死后一切都已经有了定论,不需要后人再做些什么。

        在没有灵石的鞭策下,程正咏终于对进云梦泽做任务积极了一些,好在孙唐风师兄妹都在前不久修至了十层,现在正在冲击十层圆满。徐凡在参加试炼前就有了九层的修为。虽然他们只有四个人,但是两个十层一个十一层一个九层,在云梦泽的最外圈也基本没有什么危险,也不怕有人打主意。又提到了徐泽旭的生平,他在本文中会是一个常常出现,但是已经死去的重要配角,话说当初写他的生平的时候写的我好爽啊,特别是他最后走了**流流线,死去了的时候。ps:今天一觉睡到九点半,时间晚了,但仍是拦路求票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