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四十一章 剑修比斗

第四十一章 剑修比斗

        第二日一早,程正咏就向山上走去。而燕一决早在她之前就已经等在山上了。

        这是一座不大的山,山上都是青翠的松树,偶尔会有一丛丛的灌木。此时正是秋天,灌木的叶子都落了,只有松树的针叶衬着枯黄的草地显得更浓绿了。枝间时见鸟儿飞来啄食松果,小火快乐的忽前忽后飞在她的身边,偶尔还要去追一追秋虫。

        这座山真的不大,程正咏没有用法术,也只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就走到了山顶。

        程正咏收了小火到袖中,在身着蓝白剑衣的燕一决面前站定,道:“我来了。”山风吹起燕一决的衣袍,他伸手抚了抚。

        燕一决抽出剑:“那么开始吧。”

        两人各自向后退了两步。程正咏一抹右手,拿出飞梭,抛出飞梭,梭线立刻飞出,向燕一决缠去。乾坤戒是难的的储存之物,以她现在的修为不一定保得住,好在那朱成本人大概也是同样的想法,整个戒指被做旧,看起来平凡无奇,也不怕被识破,甚至只要精血认主,便再不怕掉落。

        燕一决也不用剑去挡,闪身避开,可是梭线也紧跟着他而来。这柄飞梭程正咏用了好几年,也祭练了好几年,用来如臂指使,燕一决若是想仅仅靠着身法避开却是不能的。显然他也看出了一点,手在剑上一抹,挽了个剑花,穿过飞梭,直接向程正咏刺来。

        程正咏知道这一剑避不过,将飞梭换到了左手,而右手上多了一面有裂痕的盾牌。浑天盾在程正咏手中涨开,挡住了那一剑。

        她立刻收了浑天盾,仍是控制飞梭去困他。却在中途趁着燕一决躲避时,转向困住他的剑。

        燕一决试着控制剑,但是却发现剑动弹不了。他干脆松了剑,又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只剑来。

        程正咏见此,轻笑了一声,收了他的剑,道:“此剑暂时放在我这里。”

        燕一决青着脸不理她,又向她刺去。程正咏不再使用盾牌,而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件法器,也不驱动它,直接当它凡铁一般,又挡了一剑,见它坏了便直接扔掉。

        燕一决见此,收回剑,当头向她劈下。

        程正咏却不再找东西抵挡,而是运起轻身术,直接到了燕一决的面前。她轻声道:“困住你了。”

        果然早就布下的透明梭线,已经将燕一决牢牢的困住了。

        燕一决犹不放弃,指挥剑仍是劈向她。

        程正咏叹道:“真是不乖。”收紧了梭线,劈向她的剑就直直的从空中落了下来。

        燕一决冷着脸,看着她道:“我输了。”

        听得这句,程正咏松开了梭线,将原本收起的剑还给了他。她调笑道:“可使寸寸折,不能绕指柔。”说着将小火放了出来。

        燕一决不理她的调侃,接了剑,又从地上捡起了另一把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下山去了。他突然听到一声惊呼,转过头,不见了程正咏。

        燕一决走上前查看。却见程正咏从一处洞穴中冒出了头,笑着道:“我在这里。”小火也从山洞中飞出来,落到了她的头上。

        燕一决认定这又是她的恶作剧,脸色更加难看,道:“我走了。”

        程正咏连忙叫住他,“哎,我不逗你了。我在这个山洞里发现有灵气波动,说不定此处有一个密地,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去看看?”又道:“当然了,我答应过你比完一场就不再跟着你的话是算数的,你也可以不来。”

        燕一决走近这个山洞,其实是一个山坑。他凝神仔细感受了一下,确实有灵气波动,不过很细微。他没想到,这个女修虽然修为低于他,但是不仅比试胜过他,连神识也要强过他,不禁有些沮丧。

        程正咏得意的道:“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

        燕一决点点头,略略缓和了难看的脸色:“像这种发现了密地的事都是唯恐别人知道,分走自己的好处,我自认为也做不到冯道友这般。明明我已经要走了,不知冯道友为何要叫住我。”

        程正咏道:“这里的灵气波动虽然微弱,但是我不相信你完全没有感觉。而且我若是在你走前都不出现,你难道就不会怀疑吗?既然怀疑了,自然会返回来寻找。到了那时候,就成了你在暗,我在明。你若是对我出手,我就难以防范了。不如邀请道友同去呢,也叫道友记我一个情。”

        燕一决却嗤笑:“你难道不会先走了再回来么?”

        程正咏装作哀叹的样子:“我为什么没有想到!算啦,还不知道里面怎么样呢。说不定什么都没有,也说不定里面有很多机关,很危险,我一个人去会被困在里面呢。”说着想起被困在前面山谷里的经历,决定也不后悔了。两个修士,就算被困住了,也不会那么无聊。说着想起一直陪着自己的小火还在袖子中,把它放了出来。

        小火得见天日,对主人两次三番将它收起来的行为十分生气,飞到她的头上,开始扯它的头发。自从学会这一招,它只要生气了,都会和程正咏的头发过不去。

        燕一决低头暗笑,道:“好吧,我就承冯道友的情,一起一探这密地。”顿了顿又道:“你我先下山安顿那两个凡人。”

        两位修士下了山,令两名车夫去前面镇上等他们。若是一个月之后还是没有出现,就不必再等了,拿着定金随便去哪里都可以,先前的协议作废。

        安顿好车夫,两人便从山坑处挖起。程正咏手中正好有一把铲子,两人轮流挖了几天,终于感觉灵气变的浓郁了些。原本此时程正咏已经挖的有些不耐烦了,见到渐渐变的浓郁的灵气,终于兴奋了起来,挖起来也用动力了。而燕一决自始至终都是一副冷冷淡淡、不紧不慢的样子。

        又挖了一天,终于没有泥土可以挖,出现的却是大块的玉石。程正咏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道:“莫非所谓的密地和机缘就是这块玉石?好吧,看这大小,还是能做一两百个玉盒的。”小火飞到玉石上转了一圈,好像也表示同意。

        燕一决白了她一眼,蹲下,敲了敲玉石道:“这块玉石,名叫三嘉重玉,可是炼器的好材料,用来做玉盒委实浪费了些。这次便是没有别的收获,有这块玉石也不错。”

        顿了顿又道:“冯道友,我正想炼制一把玉剑,作为养护的本命法宝。不知道友可否将这块玉石让与我,我愿用其他的东西补偿道友。”对于其他的修士来说,只有结了丹,才能选用已有的法宝或者直接炼制一件法宝作为本命法宝,但是剑修却不同。他们一身修为都在剑上,甚至可以从练气期开始温养选定的剑,当然也可以待有了合心意的剑之后再换剑,而且这个剑也并不是一定要是法宝。经过他们长时间的温养,就算最开始不是法宝,到他们修至金丹,宝剑也温养的相当于法宝了。

        程正咏站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玉石,道:“这块玉石就算是用一半来炼剑,想来也是绰绰有余了。燕道友何必要整块?而且,我也会炼器,碰到这么个难得的炼器材料可舍不得放弃。”

        燕一决见她不同意,也不再要求。只道:“你站左边,我站右边,我们一起使力将它撬起来。这块玉石只有一尺见方,但是三嘉重玉的密度很大,单人很难搬的动。”

        程正咏依言站到了左边,甚至不用使用灵气,就合力将这块玉石搬了起来。这都是炼体的效果啊!变成了怪力女,程正咏心里不禁泪流。

        燕一决用剑——对于这两人来说,只有燕一决的剑是最犀利的——沿着玉石的纹理将它分成了两半,一半给了程正咏,这二人便打算下山。

        走到山腰时,两名修士对视了一眼,程正咏运起轻身术,燕一决提气,都向山上冲去。小火被惯性带落到了地上,拍拍翅膀跟了上来。

        站在挖出了玉石的坑前,程正咏仔细向四周看看道:“被我们挖走的玉石是一处阵签,所以这座山正在慢慢的向外溢出灵气。”说完想起前面将她困住的山谷,这几天正是罡风正弱的时候,这两处会不会有什么联系?那处的山谷是不是也是一座大阵?想到这里她又觉得不像,因为她已经在那山谷里呆了十个月也没有发觉有什么异常的地方,而且去过那么多密地的朱成在其中呆了一百多年也没有发现,想来这两处没有是什么联系的。

        燕一决见了她发呆,只当她想到了什么办法,道:“我的阵法之术只是尔尔,除了灵气的波动和增强也看不出什么。不知冯道友可有什么发现?”

        程正咏道:“我也只是学了些阵法基础罢了,这座大阵我可看不出来。”

        燕一决点点头:“这座大阵设在俗世,从这里经过,感觉不到任何不对。若不是我们这次比试,也不会感觉到灵气的波动而发现它。这座大阵必不是金丹以下修为的修士能布下的,想来其中的宝物不俗。”

        程正咏也赞同:“正是。而且阵法是从自然万物中演化出来的,也同这世间万物一样,有涨有落,有盈有亏。这几天应该就是它隐藏灵气的效力最弱的几天。不然,我们就是上了山,站在这阵眼上,也发现不了。”

        燕一决问道:“那么该怎么破阵呢?”

        程正咏笑道:“这座阵,就凭我们两人可破不了。不过,既然已经破坏了一处阵眼,灵气也已泄露,还是可以试着找一处最弱的地方进入的。”

        又道:“这山上的阵签肯定不止一处,我们分头找找吧。只看哪处灵气波动最厉害就是了。”周末又起晚了~~活活,不过燕美人暂时还摆脱不了程正咏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