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四十四章 再次筑基(一更)

第四十四章 再次筑基(一更)

        三天后,破禁珠已经恢复能用了,几件法宝也粗粗祭练完了,她便出了炼器室,叫出燕一决。

        两人再次来到库房前。

        程正咏从乾坤戒中拿出破禁珠,仍是照着破洞府门口的禁制的方法破禁。但是直至程正咏两人的灵气用完,库房前的禁制仍是纹丝不动。两人歇了一口气,程正咏道:“燕道友,恐怕这道禁制以我们两人的修为破不了了。”

        燕一决也点头,突然放出手中的门派传讯符。他道:“这里的东西,还是交给门派为好。”说完就回去了第四间石室。

        程正咏只好也放出了门派传讯符,心中咬牙,这位诀云宗弟子倒是对宗门感情颇深,她还想着这次得不到库房里的宝物,可以留待以后再来呢。她虽然对门派没有怨念,因为没有门派就没有她的今日的修为。但是想到清玄道君的所作所为,她就觉得不甘愿。突然她眼前一亮,拿出堂兄交给她的万里传讯符,将此间的信息细细告知他,若是能让他的师父智善真人带人来此就更好了。万里传讯符和门派传讯符等是不会被禁制所阻拦的,两人也不担心门派里收不到。至于这里距离决云宗近、千道宗远,两派如何分配这些宝物的问题,自有师门长辈操心,她也管不着。

        发了万里传讯符,程正咏想到这里面的宝贝要归门派所有,和她没有什么干系了,不禁有些心疼。她不甘心的在库房门口四处寻摸,左右墙壁以及门顶都摸遍了,最后在地下找到一处凹陷处,摸出了一块非金非玉的令牌。她欣喜若狂的将令牌按到门上,门却没有开。

        一盆冷水浇下,她也冷静了下来。虽然不知道要怎么用这块令牌,但是她直觉的知道没有这块令牌就绝对打不开库房。而且,决云宗距离这里更近,金丹修士不到一个月就会到,他们这种修仙几百年的修士肯定能看出这座库房的奥妙之处,到时候会不会逼她交出令牌?若是不交,那些金丹修士有的是办法对付她。但是,若是交出去了,不说她自己不甘心,就是门派长辈来了,见到一座空空如也的库房,会不会迁怒到她也是个问题。

        相反若是她能保住这块令牌,让师门长辈手中握有更大的筹码,得到更多的宝物,想来她的奖励也不会少。

        那么怎么样才能保住这块令牌呢?程正咏想到了四间石室。这四间石室,每一间都有一道不下于金丹期的禁制,甚至可能更高。但是,决云宗也算是千道宗的友派,友派的长辈要见她,她可不能一直呆在石室中不出去见礼。这就需要一个借口。

        程正咏一拍头,筑基啊,这是现成的借口啊,她真是在外游历久了,连这个也忘了。而且距离宗门下次发放筑基丹还有五年,而她已经二十五岁了,不想再继续等下去。因为一般来说精英弟子的筑基时间在二十岁左右,她的堂兄就是不到二十岁就筑了基,这固然也是这些精英弟子的资质很好,门派一般在他们修至十层圆满时就会发放给他们筑基丹,当然一般是通过他们的师父,同时也是因为在这个时间筑基,对他们以后的修仙之路更有利。而二十五岁以后筑基,每晚一年,对以后的影响也越大。正好她刚得到的断缘液,正是可以用作筑基的灵物。虽然,堂兄说过要为她弄来筑基丹,但是筑基丹在各个门派都是严密控制之物,岂是那么容易能得来的?

        程正咏又将修炼室和灵兽室都细细搜寻了一遍,连地面和石室的顶都没有放过,难保不会有像库房那样隐藏的宝物,可是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闭关前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到了第四间石室前,通知燕一决她要趁着师门来此前的这段时间闭关筑基。

        燕一决听了打开石室的禁制,板着脸上下打量她,“冯道友,你的修为不是练气九层,而是十层圆满。”这句话他说的十分肯定,也十分生气。

        程正咏笑道:“行走在宗门外,总要留个心眼。我对燕道友隐瞒修为没有恶意,还请燕道友不要介意。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我的真名,我叫程正咏。”

        燕一决听的沉默,原来这个女修虽然是将他当做另一个她喜爱的人,也还是警惕的。想到那句“慕容紫英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他不禁有些脸黑。

        但他还是问道:“莫非你要用断缘液筑基?为何不等你师门长辈来了再请他赐你筑基丹?你将这个库房上报宗门也是一大功劳,他应该不会拒绝你才是。而且,断缘液虽然可以用来筑基,甚至可以强化丹田和经脉,但是留待将来所用不是用处更大?更何况,此种灵液需要配合其它的灵药一起服用,才能解决它的后遗之症。程道友何必心急。”

        程正咏却道:“我二十岁时就已经炼气圆满了,到今日已经二十五岁,我已经不想拖下去了。我困于练气期已久,却是等不得了。而且,我向师门要求其他更好的奖励不是也可以?”顿了顿又低头道:“至于后遗之症,反正我喜欢的慕容紫英永远也不会真的出现,那后遗之症有或者没有,又能有什么区别?”说完哀怨的看着燕一决。好吧,程正咏承认她是故意的。

        燕一决听她又提慕容紫英,脸彻底黑了,回头就关了禁制。至于她的哀怨什么的,他才不会相信这个满口谎言的女修。

        程正咏想要立刻闭关,原因自然不是什么等不得。修士也是要修炼心境的,加上她游历了四年,心境自然不是四、五年前可比的,怎么会连这一时的等不得?至于断缘液的后遗之症,她也听过说,不过是男断白虎、女斩赤龙罢了。这种后遗之症,她不仅不在意,反而求之不得。她的体质永远都是一个隐患,要等她的修为达到不怕这隐患的地步还需要好久,这期间难保不会再出现侍妾之事。有了这后遗之症,就都解决了。

        她没有将小火放出来,让它趁此好好修炼。它上一次是借着熔岩突破二阶的,毕竟不是靠它自己修炼,修为不算凝实,下一次进阶可没有这么容易。

        程正咏这次筑基仍是上一次的顺序,先服用清心丹,然后打坐平心静气,调理灵气。待灵气溢满身体后,保持这种状态十几天,直至心中再无杂念。然后再将断缘液吞服。吞服灵液之前,程正咏有过一丝的犹豫,毕竟服用了这灵液,她就再也不能和其他的女修一样,与一个男修结为双修道侣,共探修仙大道。但是想起那日在玄清宫中的屈辱,她还是毅然决然的服下了断缘液。

        断缘灵液进入咽喉后,所爆发出来的灵气比服用筑基丹更浓郁也更精纯。它们一路经过经脉向丹田而去,同时滋养着经脉和丹田,程正咏觉得丹田和经脉也更加凝实了。因为上一次筑基已经扩张过经脉了,她也不用再次经历经脉寸断的痛苦。

        渐渐地,丹田里的灵气充裕,无数灵气仍是向丹田涌来,在丹田里互相挤压,扩张着丹田。后来,丹田终于扩张到了极限,涌进来的灵气只能一步一步的被挤压,终于被挤压到了临界点,一点一滴的凝结为液态的灵气,和上一次筑基时留下来的液态灵气混合在一起。慢慢的,液态灵气越来越多,最终断缘液所化的灵气和无数来自外界的灵气都在丹田里变作了液态。她知道转换灵气这一步已经完成了。

        程正咏已经成为了筑基修士。她继续打坐,稳定刚刚转化的灵气。此时,在这座山中,以及这间洞府之中弥漫着淡淡的三色霞气,正是程正咏成功筑基的标志。

        不说山外的凡人见到了这种霞气,怎么跪倒膜拜。在洞府中,先到的决云宗金丹修士见了冷哼一声。他到此之后也尝试过破除库房门口的禁制,但是没有能够如愿。过了几天才发现了令牌的事,没有令牌这位金丹修士也打不开库房的禁制。所以,他让燕一决将当天的事细细复述了一遍,听到程正咏在他离开库房门口后还多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就找他讲要筑基的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块令牌必是让那名千道宗的女修拿走了,然后又为了躲避他们闭关筑基。这次库房宝物的大部分必然要让与千道宗,他很不高兴,自然程正咏也叫他记恨上了。

        他对燕一决道:“燕师弟,我看那名女修已经筑基成功了,想来不日就要出关,你给她发张传讯符催促一下。我怎么也是友派的长辈,她总是该见见的。”只要能先一步拿到令牌自然就好说了。

        燕一决虽然觉得这个办法不一定管用,但是同门师兄发话了,他自然要遵从。就算他是元婴修士的弟子,他也只有练气修为,也要服从门派师兄。而且这位师兄的性子可不怎么好。

        程正咏这一打坐就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心里平和,什么都不需要考虑,丹田中的灵气也慢慢的变得驯服。

        终于程正咏站了起来,筑基已经成功的结束了。她觉得精神饱满,身体轻盈,挥手之间充满了力量。伸手接过停在面前的一张传讯符,轻轻输入灵气,传讯符里传来燕一决的声音,请她筑了基便出炼器室拜见友派长辈。她掐指一算,筑基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算是短的了。然后又放出了小火,见它这段时间还算老实修炼,点了点头。

        ps:哇咔咔,终于筑基了,也终于写到了我最期待的部分,斩赤龙,斩赤龙~~我每月那个的时候好想修仙斩赤龙啊~~最后,为了庆祝本书上了九大分类同好榜,今天加更,加更时间在通知的正常更新时间,晚十点~~话说这个榜还是我问了编编之后才找到在那里的……最后的最后,走过路过的,别忘了收入书架一番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