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四十八章 回到门派

第四十八章 回到门派

        第二日,智善真人便带着程正咏和几个弟子回宗门。他放出一叶舟,在空中变大,带着几名弟子纷纷上了舟,但是程正咏还没有飞行法器,玉剑也没有祭练够,甚至功法都没有转化完,只好摸摸鼻子仍是用练气期的法子,用蹑空符和轻身术上了舟。

        程正玄问她:“你没有飞行法器吗?”

        程正咏道:“剑修不都是用剑飞行?我那把剑还没有祭练够呢。”

        蒋*凑上前来,“其实也可以用其他的飞行法器吧,还是专门的飞行法器耗费灵气更少,飞的也快。”

        程正玄却道:“反正她自己会炼器,想要什么样的,她自己炼去,而且剑修专修一剑,飞行速度也不必一般的飞行法器差。”又对程正咏介绍道:“这是我二师姐,蒋*;那边侍奉师傅的是大师兄芮鹏彦。”

        程正咏连忙对着蒋*行了一礼道:“见过蒋师姐了。”

        蒋*一直都是很活泼的,她避过程正咏的礼,拉了她的手道:“师傅只有我一个女弟子,偏偏大师兄和你堂哥都严肃的紧,都与我说不来。在那个洞府中我就想和你交往了,只是一直赶的急,竟没有空。你既是小师弟的堂妹,那也算是我师妹了,以后我们可要多多来往。”程正玄见她们两人说话,便走开了。

        程正咏见了这个热情的师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请她讲讲门派里的事。她道:“我四、五年没有回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变化。”

        蒋*不以为然的道:“宗门里还不是那个样,能有什么变化?”

        程正咏很是怅然,“我以前在宗门中也没有四处走动过,除了试炼和大比,都呆在药园中,门派中的许多事都不知道。”又道:“我回门派之后是要过莜竹峰的考核的,不知道师姐有没有了解?”

        蒋*道:“我一个炼丹的,对他们剑峰能有什么了解?不过,那考核好像也不难,通过者十有七八,就跟我们上善峰差不多。我也主持过上善峰普通弟子的选拔,只要弟子的炼丹天赋不是很差,都不会被淘汰,想来莜竹峰也是如此。”

        程正咏听了她的话,觉得安心了些,她前世也学过剑法,想来练剑的天赋也不差。

        两人又说了些门派里的其他的事。之后,蒋*回去侍奉智善真人,程正咏则抓紧时间修炼,将练气期的修为转化成《太极心诀》的修为。《太极心诀》的口诀是从练气一层开始的,好在她已经有了筑基期的修为,又是使用的基础功法《法华经》,不需要化去修为,只需要将《法华经》修炼出的修为转换成《太极心诀》的修为而已。她筑基比精英弟子慢了许多,加上剑修的修炼时间也比普通弟子少上许多,正该利用一点一滴的时间好好修炼,提升修为,就算经过俗世、灵气不佳,她也是如此。

        过了三个月,终于回到了门派。程正咏离开门派也有四年多了,山门前的牌坊还是充满了沧桑感,今年不是收家族子弟入门的时候,山门前的广场上空荡荡的。

        智善真人带着她们一路经过那条她曾经爬过的玉阶时,程正咏听到蒋*的声音,道:“想当初我们都是从这玉阶上爬过的。”

        小舟落在了传道场上,几人下了舟,程正咏对智善真人行了一礼,“多谢师叔带我回宗门。”

        智善真人一摆手,道:“顺手罢了,我是你长辈,带你回来也是应该的。”说完就直接凌空回了上善峰。芮鹏彦和蒋*对她含了含首,追着回了上善峰。

        程正玄嘱咐她道:“你回来就先去执事殿登记修为,同时打听一下莜竹峰的事,也好早作准备。”

        程正咏笑道:“我知道啦,而且我也在外历练过了,你不要总是操这么多的心了。”又问他:“你们都是要这样时时侍奉师傅吗?”

        程正玄道:“不是的,不然怎么有时间修炼?我们只需帮师傅管理好洞府,师傅有事时听从传召罢了。在外没有多的石室,才时时和师傅呆在一起。”

        程正咏点点头表示理解:“那么我先去了,如果时间不忙,我也会记得回趟家族的。”

        程正玄与她便各自回了各自所在的山峰。

        程正咏回来第一件事还是去执事殿,这次是名筑基修士接待她。她对执事弟子道:“师兄,我四年前出门游历,在宗门外筑了基,现在特来禀告。”

        执事弟子拿出一块玉简,“这位师妹,报上你的名字,上一次登记的修为,我也好寻找你的档案。”

        程正咏道:“上一次登记是在离开宗门时,我的名字是程正咏,上一次的修为是练气十一层。”

        执事弟子将她的名字写在玉简上,立时便有她的档案从库房中飞了出来。执事弟子核对后道:“不错,你先测个修为,我将这几年的弟子份例发放给你,还有筑基期的弟子服和一些其他的东西。”虽然执事弟子只凭看的就知道她是筑基初期,但是按照规定还是要先行测过。

        程正咏测了修为,正是筑基初期。其实筑基期大致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但是初期也分为筑基一层至三层;中期分为筑基四层至六层;后期分为七层至十层圆满。她所登记的初期就是筑基一层,弟子份例的改变也要等她到了筑基中期,不像练气期,每一层的改变,所发放的弟子份例都不同。

        执事弟子将她的这几年的弟子份例都给了她,足足有两千来块低阶灵石,她一下子便有许多灵石了。执事弟子道:“不知道师妹是什么时候筑的基,但是弟子份例的发放都是按照登记的修为来的,还望师妹见谅。另外,师妹已经是筑基修士,修炼所需的丹药都按市价的九成折算成了灵石,这也是有先例的。”这个虽然是执事殿占了便宜,但也是应该的,程正咏自然不会说什么。她选了一个飞行法器,《太极心诀》修炼的时日还短,练气期的修为还没有转化完,玉剑的祭练也不够,她正缺一件飞行法器。

        执事弟子又拿出一份灵石等物,“这是筑基的奖励,二百块灵石和一些筑基期的丹药,还有三套筑基弟子服,另外师妹还可以选一样法器。”筑基期的丹药要比练气期少上很多,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练气期用的主要是聚气丹、聚灵丹,所需灵草都很常见,除了主要的几位灵草要是年份以上外对年份也没有要求,故而能够炼制的多得多;但是筑基期用的固本丹和培元丹主要灵草要五十年以上的年份,辅助灵草也要十年以上,能发给弟子的丹药就少了。

        程正咏收了灵石、丹药,又看了看门派弟子服。诀云宗的门派弟子服直接就是剑袍,上身是白色里衣,深浅两色的镶边,深蓝色的外褂;下身是深蓝的裤子,白色的后裾,深蓝的的前摆,最后加一个蓝色的头冠。千道宗的弟子服也是蓝白两色,而且要简单的多:里面是上下一体的白色衣袍,镶有蓝边,外面是蓝色的褂子。无论是精英弟子还是普通弟子的门派弟子服都是一样的,练气期和筑基期的弟子服只在纹饰上略有区分,练气期里面的白衣上只有一道浅蓝的镶边,褂子上也只绣了几朵云纹,筑基期则在白衣上有深浅两道镶边,白衣和褂子上都有云纹。程正咏伸手摸了摸,料子倒是一样,触手丝滑,却又很坚韧,是一件法器。这一点,五大宗门都是一样的。

        执事弟子见她摸那衣服,便道:“按照规定,在宗门中练气期和筑基期是一定要穿门派弟子服的,师妹刚回门派也算情有可原,但是回去后,还是要换上为好。”

        程正咏笑道:“我那三件门派弟子服,在游历中都损坏了,所以没有穿,并不是故意了。”

        执事弟子点点头:“师妹的弟子服以后坏了,可以拿来执事殿换,只需略略收些灵石而已。”

        程正咏谢过他的提醒,道:“我这次也算是修为有大的提升,不需要再留精血吗?”

        执事弟子笑道:“师妹不知,练气十一层除了修为还处于练气期,其他的大多都与筑基期类似,所以不需要再留精血了。”说完,他又想到什么,道:“差点忘了,该给师妹换个洞府了。”说着将筑基期的院子分布图拿出,让她自己选择。

        程正咏选了一个靠近山顶的洞府,为丙十五院,距离其他的院子要远些,筑基期的修士终于能够有一个独立的院落了。

        执事弟子将院落的禁制牌给了她,又将原来练气期洞府的禁制玉牌收回,反正她的家当都在身上。这次到执事殿的目的就只剩下了入莜竹峰一事了。

        她便问执事弟子:“不知师兄知不知道入莜竹峰的考核什么时候举行?有什么要求?”

        执事弟子似乎十分惊讶,“师妹想做剑修?那刚才为何不选一把剑?”又道:“莜竹峰的考核每年都有,在每年的五月份,距今还有两个月。要求嘛,只要是筑基弟子都可参加。”

        程正咏又问:“那么考核要考些什么呢?我也好做个准备。”

        执事弟子向来是消息比较灵通的一群弟子,蒋*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但是执事弟子却会有些了解。他道:“还能是什么?不过是看看有没有练剑的资质罢了。考核的内容就是舞全一套剑法,在考核开始前一个月,他们会将考核中的剑法发布出来,到时去领了就是。”

        程正咏谢过他,一路找着去了新的洞府。

        ps,今天,家里和公司双停电,所以,晚了。好倒霉啊!!所以,乃们原谅我没?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