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四十九章 入峰考核

第四十九章 入峰考核

        筑基期的洞府果然要比练气期好上很多,不像练气期几人合用一个院子,是一个独门的小院,推开院子,院子里有石桌小树,对着院门的是三间屋子,整个院落和她在云梦城中租的院子差不多,只是要大一些。

        程正咏将中间那间当做待客的中堂,左边那间是修炼室,右边是炼丹炼器室。她两个月后就要通过考核进莜竹峰,这个洞府被她当做临时的住所,并没有将东西一一拿出来仔细收拾。

        收拾好洞府,她先给大伯发了张千里传讯符,报告自己平安回来的事。又给自己在门派中唯一的朋友何涵发了一张传讯符,告知她自己已经回来的事,便进了修炼室。她先将小火放出来散散,自从它被孵化出来后就没有进过灵兽袋,除了喝了熔浆沉睡的那段时间。程正咏这次回来前勒令小火闭关,在灵兽袋里修炼,虽然她只是把它当做一个朋友,而不是一个战斗灵宠,但是就像人类一样,没有足够的修为,寿元也不会长。看来效果还不错,小火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出来就生气了,她打算以后让它在灵火袋中修炼十日便放出来放风一日,小火没有以前活泼,她还有些想念呢。

        筑基期的洞府灵气要比练气期浓郁很多,比得上她曾经呆过的药园,所以筑基弟子如果不是真的要学炼丹、制符等并不会要去参加各峰的考验入峰。

        至于功法,练气期的内容都相对简单不难理解,她已经练到了练气四层了,但是由于当时没有条件,附带的剑法基础她一样都没有练到。不过,这也可以以后慢慢补上,不需要着急。

        没一会儿,何涵便到了她的新洞府,程正咏将她请了进来,迎进中堂,分主宾坐下。何涵看起来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十*岁的样子,修为也是筑基一层。

        程正咏打量完她,道:“何师姐还是这么年轻美貌,看起来没有什么改变。”

        何涵笑道:“你呀,还是这么呆。我们修士,便是不修炼驻颜的功法,看起来也是年轻貌美的。外表所显示的年纪只与寿元的多寡有关,我今年不到三十,寿元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过呢。你自己也还不是十*的样子。”

        程正咏自从入了宗门就没有再照过镜子,更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外貌。前世的习惯让她还以为自己是二十五的女人了,没想到竟然还能保持十*的样子。她摸摸脸,道:“一直都没有注意,还以为看起来老多了。”

        何涵问她这几年的经历,程正咏将两处密地隐去,将云梦城中的经历给她叙述了一遍。她听的很是神往,道:“这个云梦城这么有意思?以后一定要去见识见识。”又道:“你学了阵法和炼器?有些技艺傍生也不错。”

        她也讲了她这五年的事,因为她母亲一个凡人在家,所以她历练之处都在宗门附近,两年后就回了宗门,又通过了清音峰的考验,进了清音峰。说到这,她将新的住址告诉了程正咏。

        聚过后,程正咏便开始了门派里的筑基修士的生活。每天早上在院子里练习基本剑法,其实该叫做剑法基础动作,和前世一样包括了劈、点、截、斩、撩、抹、云、扫、穿、刺、提、带、架、压、格、挂、崩、挑以及腕花、绞剑。幸好,她前世跟着奶奶学过太极剑法,这些动作都有基础,也难不住她。

        前世她从六岁开始,每天早上陪着奶奶去公园和她的朋友们一起练剑,直到她十二岁时奶奶去世为止。过了这么多年,她以为她已经将这些忘记了,没想到却是历历在目。一整套太极剑法的动作她都记得。只是此世的身体此前没有练过剑,还需要从基本的动作一一锻炼起。

        这些动作虽然枯燥,但是却是剑法的基础,还可以当做炼体了。

        练剑至辰时末,便回屋修炼,或者炼丹或者去门派里的藏经阁查阅些剑修的资料,可惜并没有找到古剑修的内容,只能希望入了莜竹峰之后,莜竹峰的藏经阁里有古剑修的内容。到了酉时又练剑至申时,然后又是修炼。这么过了一个月,剑法的基本动作总算熟练了。她便又按照前世的记忆练习剑法的基本步法,弓步、马步、朴步、歇步、虚步。这些都是《太极心诀——练气篇》里没有的,她估计此世剑修的剑法与前世的剑法区别很大,没有这些步法的要求,但是练了总比不练好,也是她的优势了。

        莜竹峰考核前一个月果然将要考核的剑法公布出来了,任何想入莜竹峰的筑基修士都可以去领一本。程正咏翻了这本剑法,很基础,类似于前世大学里教的同学戏称的《玉女剑法》。她花了七八天就练熟了,但是接下来几天还是和基础剑法动作一起,早晚练一遍,甚至分拆动作,模拟对战,以保障一个月后,务必能入莜竹峰。

        到了莜竹峰考核的那天,她与其他想进莜竹峰的弟子都到了莜竹峰下的小广场,广场前是执事殿。包括她在内,参加考核的弟子不过十一名修士,都是筑基初期。一般来说,会参加这个考核的弟子都是筑基之后就想做剑修的,加上每年都考,门派每年筑基的弟子也不多,所以每次参加考核的修士也少,主持考核的弟子也只是筑基期。

        到了辰时,有三名筑基修士各自御剑来到小广场上,中间的是一名气质冷冽的女修,筑基后期修为,其他两名男修都是筑基初期修为,他们穿着四件套的剑袍,英姿飒飒。女修环视十一名参加考核的修士,道:“各位师弟师妹都是来参加我莜竹峰考核了,废话也不多说,你们排成一列,将发给你们的剑法演练一遍。不合格者直接剔出。”

        程正咏等人依言排成一列,待左边的男修说“开始”后,纷纷抽出长剑,演练剑法。这些人演练的速度有快有慢,劲道有软有硬,姿势有正确有不对的。演练完后,两名修士被剔除。

        女修又道:“接下来是对战,你们两两对战,多的那个与赵师弟对战。”

        低下修士哀鸿一片,他们都以为演练完剑法就过了,哪里知道还要对战,只有程正咏早有准备。

        女修见他们喧哗,皱眉道:“剑修本就注重斗法,若是不会对战,要你们修炼剑法何用?再有喧哗者直接剔出。”

        众修不敢再说话,两两捉对,程正咏很不幸的是多出来的那个。

        五对修士,分别对战,并不以输赢论,有的输了留下来了,有的赢了被剔除,还有的对战两名修士都留了下来。程正咏那对是最后对战的。

        程正咏与那名赵姓修士对面站定,她自我介绍道:“程正咏,三个月前刚刚筑基成功,师兄手下留情。”

        赵姓修士笑道:“赵志一,筑基两层,有舒师姐看着,可不敢留情。不过,按照规定我也不会使用灵气,师妹放心就是了。”

        待另一个男修叫了开始后,程正咏抢先攻了上去,左步跨前右手拉后直刺,赵志一退后一步将剑挑起,程正咏立刻变刺为抹,攻击他的胸部。赵志一立刻收回剑,当胸压下。如此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程正咏此世学剑的时日毕竟短了,修为也不及,便被赵志一将她的剑挑了出去。

        留下的那个男修道:“赵师弟放水啦。”

        舒性女修哼了声,没有说什么,将程正咏的名字记到了过了试炼的修士中。

        赵志一向程正咏道:“师妹的剑法不像是只练了一个月而已。”

        程正咏笑道:“我自两个月前便借了剑修的书,开始练习基本动作,那套剑法也是整整练了一个月。”

        赵志一道:“师妹倒是剔透。”

        三名考核修士考核完后,就离去了,让过了考核的六名修士明日到莜竹峰执事殿报到。程正咏将自己成功入莜竹峰的消息告知了程正玄和何涵两人,也收到了他们的回讯。

        第二日程正咏收拾了洞府,只住了两个月,并没有什么东西。她先到清泉峰执事殿交还了洞府,接待她的还是那日那名男修。他一边接过禁制玉牌道:“恭喜师妹如愿进入莜竹峰。”

        程正咏开心的道:“多谢师兄了,特别是师兄两个月前的提点。”

        执事男修摆手道:“那算什么提点,都是大家都知道的内容。”

        程正咏这两个月已经将飞行法器祭练好了,乘着法器到了莜竹峰的执事殿。修改了身份玉牌上的信息,领过了剑袍和洞府玉牌,如是没有修炼功法,还可以去藏经阁领取莜竹峰免费发放的功法,便一路找去新的洞府。这剑袍的品质比门派弟子服还要好些,大致样式和诀云宗弟子服类似,不过外褂要长些,一直到了腰以下,颜色也略有些变化,内衫是浅蓝色的深蓝镶边,外袍是蓝色的白色镶边。裤子也是浅蓝色,前摆是深蓝,后裾是白色镶深蓝的边。

        从执事殿听说,莜竹峰的剑修,筑基弟子除了闭关的外,每日都要做早课,这是必须去的;每三个月一次筑基后期弟子*,内容除了修炼还有剑修心得,可以选择去或者不去;除了入峰未满一年的修士,每一季都要在演武堂打满五场。甚至,莜竹峰的弟子排行都不仅是根据修为,还要看考斗法能力。

        总之,莜竹峰不愧是专门的剑修一峰。

        ps:现在才是门派生活的正式开始~~在此期间正咏也会真正的融入门派中,交到更多的朋友。所以,乃们原谅我的迟到吧。其实我都要觉得我定的发布时间都只是空话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