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五十七章 委托炼剑

第五十七章 委托炼剑

        下一场开始,程正咏上了擂台,对面是一名严肃的男修,背上背着剑,修为是筑基二层。

        程正咏行礼道:“程正咏,剑修。”说着抽出剑来。

        男修也回礼道:“周柏,剑修。”也抽出了剑。

        程正咏先发制人,先用出巨剑决,将玉剑变大,又一式破云斩向周柏当头罩去。

        周柏却没有使用剑招,而是只用了基础剑式里的“架”挡住剑,又轻轻的“点”在剑上,破云斩被凝住,这一招就轻易被破了。

        程正咏见此,反而兴致更高,收回剑,使出三杀决,一剑三杀,不知道这位师兄挡不挡得住。

        周柏平静无波的脸上果然有感兴趣的神色,他也使出巨剑决,又用出缠木决,缠住当中的实剑,两边的影剑失去实剑的控制,慢慢消失了。原本以为就是自己修炼的功法里有多的剑招,原来别的功法里也有,这周柏修炼的可能是木属性的功法,木主生,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程正咏前面使用破云斩,还是在迷信剑招,现在见了周柏破她剑招的方法,也知道了基础剑式用好了也是利器,后面的三杀决更多的是好玩的性质。之后自然就是主要使用基础剑式,辅以剑招,两人剑招你来我往,程正咏不仅修为差些,进阶筑基的时间也还短,没有怎么斗过法,过了一刻钟她就被周柏的剑指了喉咙,她干脆的道:“我败了。”

        周柏道:“师妹去年进入莜竹峰吧?能坚持这么久也算难得。”下了擂台前又说了一句:“师妹还需想办法控制三剑中的实与虚才好。”程正咏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学剑不久,这一招的实剑不在中间,便使不出来。只能回去之后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控制。

        过了两场,执事师兄又给程正咏安排了个道修。

        这个道修手中握了一把长链,程正咏学了这么久的炼器,一看就知道这长链可缠可攻,比她从前用的飞梭还要厉害些,而且这种法器对剑也有一定的克制。

        程正咏仍是先发制人,不去接触他的长链,只用基础剑式在周围游走,坚持了几个回合,那道修也看出她忌惮他的长链,一抖长链便向她的剑绕去。

        程正咏使出巨剑决和三杀决,带着虚影向道修而去。

        这个道修没有周柏许久都浸蕴在剑中,能看出实剑、影剑,颓然后退,收回长链格挡。

        于是两人就落入这种循环,道修不争对她的剑便罢,一旦要来缠她的剑,她便使出巨剑决和三杀决。但是这剑招使出来可是比基础剑式耗费灵气的多,渐渐的她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道修缠不了她的剑,本来有些焦躁,见她灵气供应不上了,不禁大喜,又缠了她的剑两次,程正咏终于没有灵气了。虽然她有大把的补灵丹,但是演武堂的比试中是不许用的,只好又认了输。

        程正咏便回去了。

        接下来几日依旧,每天都斗法一、两场,直到这九场斗法都完成了。与她比斗的修为都比她高,也比她更有经验,九场中她只赢了一场而已,这个成绩不算好了。但是经过了这九场斗法,她的斗法能力逐场提升,总算不像第一场斗法前了。

        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有执事殿的弟子找到明光真人的洞府,委托炼制法器。程正咏接待了,告知他以后两年的委托都由她负责。

        两人攀谈中,程正咏得知,以前的炼器侍奉弟子少有负责委托的,执事弟子道:“以前的侍奉弟子,光是炼制那几十把剑就要花费一、两年的时间,至于这委托嘛,更是少有人能单独接。”

        程正咏听了,问道:“以前的弟子难道不是规定了一个月要出十把剑么?”

        执事弟子笑道:“那些初学炼器的,没有两个月怎么会炼器?就是会炼制了,一个月能炼制出五把就算是多的了。哪里都像师妹这样有天赋?”

        听了他这话,程正咏笑笑,她要说多有天赋吧,不见得,明光真人不是从来都没有夸过她么?但是这炼器的天赋还是有一点的,至少比大多数人强些,从明光真人很少骂她就可以看出来了。

        那执事弟子又不好意思的道:“我今日还想拜托师妹一件事。”

        程正咏双手捧茶,喝了一口道:“哦?还有什么委托么?”

        执事弟子道:“不是委托,是我私人想请师妹炼制一把剑。我们莜竹峰大多数弟子的第一把剑都是从执事殿领取的,师妹前一段时间所炼制的八十来把剑就是做了此用。”

        程正咏点点头,确实如此,她的第一把剑也是这么来的。她问道:“师兄莫非是想换一把好些的?我记得前一段时间送去的剑里就有上阶的剑啊?”

        执事弟子道:“那些剑都是登记有数的,哪里是我们想拿就拿的?而且属性与我也不太相合。我既然打算换一把剑,自然就是想要尽量好些的。”说着拿出拿出一块石头道:“我是土属性的,请师妹单为我炼制一把。”

        程正咏拿过石头看看,却是一块玉英石,这么一块在筑基期也是难得的,她不禁有些手痒。而且,执事殿的弟子虽然不能闭关,耽误修炼,但是向来消息灵通,各方面都有点人情,帮他炼制这把剑,于她也是有好处的。程正咏道:“既然如此,我就帮师兄炼制了。但是炼制中也是会有各种意外的,不能保证一定是上阶法器,若是师兄不介意,我明日就可以开始炼制。”

        执事弟子自然是介意的,但是千道宗里擅长炼器的弟子不多,他也求不到明光真人头上,程正咏是他能找的的炼器最好的了。他只好道:“师妹多费心,就是不到上阶也罢。”

        既然是为他单独炼制的,那么他的具体情况就该问清楚,有点类似前世的定做。她问道:“不知师兄有哪一种或几种灵根?所修功法是哪一系的?原本用剑身的长度,还有手臂的长度各是多少?”

        执事弟子奇道:“还需要知道这些么?”

        程正咏解释:“这些都是影响这把剑的因素,对这些了解了,才能炼制出真正合用的属于你的剑。”

        执事弟子听了这话,自然要告知她:“我是水、土、木三灵根,其中以土灵根最佳,修炼的也是土灵根的功法。”说着从背后抽出剑,道:“此剑长三尺有余,剑身三尺一寸;我的手臂长度是三尺五寸。”

        程正咏看了那剑,是一把最普通的剑,问道:“那么,你使剑时时不时会感觉长度有点不够?还是已经习惯了这个尺寸?”

        执事弟子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觉得剑的长度不够?”

        程正咏摸摸茶杯,笑着回答道:“一般来说剑长以反手执剑,长度不过肩为准。所以我猜测你的剑长度短了些。这样的话,剑身长度就该达到三尺三、三尺四的样子。”

        执事弟子听了她的话,觉得她对剑还是很有了解的,对于此次炼剑也多了些信心。起身拱手道:“那么,我先在这里谢过师妹了,他日剑成,我当以一瓶小还丹相筹。”

        程正咏道:“小还丹就不必了,想必师兄消息灵通,以后若是有什么大的消息能及时告诉我就感激不尽了。”又约定取剑的时间:“师兄四日后就来取剑吧。”

        执事弟子知道程正咏是着意与他交好,自然没有不应的。

        刚送走执事弟子,她便被明光真人传召了。

        第二次进入明光真人的堂室,她四处打量了下,很是朴素,此间摆设也是以厚重为主,除了常常侍奉在侧的大弟子卫山瑜外,另有一男一女两名弟子,女修正是那日给她摆脸色的弟子。

        程正咏先向明光真人行了一礼道:“不知明光师伯传召弟子所为何事?”

        明光真人垂眼问道:“刚才来的那个执事弟子请托你炼剑?”

        程正咏发现这明光真人洞府内的事情都瞒不过他,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但没有表现出来,答道:“正是。”

        明光真人道:“那么你那套灵根、功法、臂长、习惯对所使用剑的影响那一套又是从何而来?”

        这个一些是自己琢磨的,一些就是前世的经验,但是她不能实话实说,只好道:“都是弟子自己这段时间炼剑想出来的。其实很多都是有前人的经验,弟子只是自己总结了下。”

        明光真人感兴趣道:“是吗?那么这些又是怎么得来的?”

        程正咏解释道:“功法的属性往往基于修士最好的那个灵根,是对剑的属性影响最大的,但是其他的属性也有微弱的隐形。为了追求剑的特定功能和性质,剑的属性往往会有一定的混杂,自然是混杂的属性符合灵根最好,因为我们修炼时吸收的灵气并不纯粹,会混杂较弱的灵根属性的灵气。至于臂长的影响,这个多基于经验,我们用的剑往往都在三尺左右,就是臂长的影响。但是臂长的影响并不绝对,一个修士若是习惯了使用短剑,硬是要根据臂长佩剑效果也没有他习惯的剑长好。另外还有一个影响因素就是手的握力,握力小的修士需用轻盈的剑,握力大的修士用重剑更好。”就像她的玉剑,对于炼过体的她来说稍显轻了些,便用了三嘉重玉做剑柄,弥补这一点。

        明光真人听了,第一次夸赞她道:“你能想到这些很是不错,虽然很多都有前人的经验,但是能将之归纳总结出来也是你的本事。此剑炼制好后,你带那执事弟子一起来,我也看看。”

        程正咏答了“是。”便告退了。

        ps:今天早早被弄醒了,还是早点更新吧~~理论神马的有的是我在网上搜集的,有的是自己胡诌的,表追究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