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六十一章 筑基试炼(四)

第六十一章 筑基试炼(四)

        进塔的第五天,这一队修士遇到了沙漠中的蜃楼,远方都是迷迷茫茫的,只有一座小镇在沙漠里蒸出来的雾气中清晰可见。小镇没有被围墙围起来,四处都是用厚重的土砖砌起来的的房屋,屋面较南边的房子来说更陡峭些,这是为了更容易排水,避免被雨雪压倒。这些房子散落在镇子的周围,形成一道街,街上来来往往的有修士,也有凡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突然,小镇中突然乱起来,特别是修士,赶紧关门闭户。这时远远的,来了一个修士在前逃,几个在后面追。这些修士都有金丹期的修为,服装也没有什么特色,看不出来自哪门哪派。

        前面的修士被追的狼狈,落在了小镇上,平静祥和的小镇被打乱了,那些凡人和低阶修士都纷纷四下逃散。终于,前面的被追的修士停了下来,转过身来。他虽然狼狈但是面容看起来还相貌堂堂、温和有加,像个俗世里的书生一般。程正咏立刻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熟悉,但是她见过的金丹修士有限,若是真的见过就一定记得。

        虽然离得远,但是他们的声音仿佛近在耳边。只听那个被追的修士恨声道:“颖南兄、宏晨兄,往日我待你们也不薄,你们的本命法宝还是我帮你们炼制的!竟也能狠心逼迫我至此!就不怕心魔缠身吗!”

        被他叫出名字的金丹修士中的一名道:“你爱之若宝、时时带在身边的侍妾都能背叛你,何况我们这些只是走的近些的兄弟?徐泽旭,废话少说,交出如意宝瓶,我们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程正咏听了两人的对话,只觉得天雷盖顶,这个被追的修士竟然是炼器门第二十三代掌门徐泽旭,她的穿越同仁!而那位王颖南就是那个帮他绘了飞艇上法阵的千机派的他的好友。原来她觉得熟悉的不是面容,而是这种从异界带来的,经过了几十年熏陶,刻在骨子里的,抹也抹不去的气质。这种气质是一种前后受到教育和影响的反差,她小时候没有离开家族时,常常在镜子中看到。而这个试练塔第五层竟然能再现当日发生的事情。那么这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呢?徐泽旭是不是再南部的沙漠被杀的?

        她正浑浑噩噩的,又听得徐泽旭轻蔑道:“如意宝瓶?岂是你这种忘恩负义的修士能得到的?我告诉你们,那件宝物我已经妥善的放到了一处密地,你们是别想得到的!”说着放声大笑。疯疯癫癫的道:“我待你们不薄,为何要负我!为何要负我!……”这话也不知道说的是将他的宝物的消息放出的侍妾,还是这些追杀他的往日的朋友。他一边笑一边吼,但是却很快又趁着这些修士不备,远遁而去,追着他的修士也跟着凌空飞走了。

        程正咏自发现此人是她穿越同仁起就为他捏起的心才放了下来,他终于暂时摆脱了后面这些修,。想到这,程正咏又心中苦笑,逃得一时又如何呢?他最终还是被追杀死去了,留下来的只是许凡这样带着怨恨被人提防的后人。此时,她已经能确定许凡是他的后人了,因为他的眉眼间有许多今日这个被追杀的修士的痕迹。

        程正咏继续抬步往前走,意识却有些模模糊糊的,但是周围的队友没有像在古剑修洞府中那样消失不见,她提醒道:“这是入了迷阵了,各自打坐静心吧。”说罢,赶紧吃了一颗宁心丹打坐。

        秦叔友等修士听了,也分开打坐。在这迷阵中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幻象,很可能就会被旁人影响,反而是分开些更安全。

        程正咏迷迷糊糊的看到小时候的自己,那时她才五岁,小梅才刚刚来到她的身边服侍。突然她发现她就是那个五岁的小姑娘,牵着小梅的手,眼中看着不知道是谁匆匆进了院子,对着母亲说着什么。然后母亲的神色变得悲伤绝望,晕了过去。

        在程家,每个正妻都有一个侍女服侍,她五岁前的记忆里一直有个和母亲年纪相差不大的女人,她快要扶不住母亲了。程正咏连忙冲上去,一边叫小梅帮忙,一边也使力,不教母亲落在地上。

        经过她们三个人的努力终于将母亲扶进了她的屋子,扶上了她的床。看着那个侍女为母亲整理好被子,程正咏懂事的问:“李妈妈,我母亲怎么了?她病了吗?怎么会晕倒?”

        虽然程正咏一直表现的很懂事,但是对于这个侍女这样的大人来说,她还是太小了,还什么都不懂。她摸着程正咏的头道:“二小姐啊,你爹,你爹再也不回来了。”说着也泣不成声。

        什么叫再也不会来了?程正咏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她不禁想这个再也不回来了,是不是死了?她才刚刚接受这对父母没有多久,她还想长大了孝敬他们呢。父亲怎么能这么快就走了,这是对她的惩罚么?

        程正咏呆呆的站着,站了很久。她们为了照顾母亲,将她推到了旁边墙角,在她的面前来来往往。后来伯父和伯母也来了,输入灵气救醒母亲。伯母看到程正咏呆呆的站在旁边,将她搂在怀里,抱着她,对伯父道:“我们先将正咏接过去了照顾吧,弟妹现在肯定没有精力管她。”说着又心疼的摸着她的脸道:“可怜这孩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也不会哭。”

        程正咏突然好像活了过来,推开伯母的怀抱,道:“我不去,我要照顾母亲,我要陪着娘。”

        伯母被推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求助的看着大伯。大伯摸着胡子叹了口气道:“她既然小小年纪这么懂事,就让她陪着她娘吧,也让弟妹知道她还有个孩子,别轻易轻生。”

        伯母撇撇嘴,没有说什么。其实说起来,这个伯母虽然一直不太喜欢她母亲,但是两人也没有什么来往,彼此相安无事。伯母对她还是很好的,之后母亲不愿意照顾她,也提出过让程正咏去她的院子,让她和正可一起照顾,只是又被程正咏拒绝了。只有在后来那次,以为正可要替她做妾那一次才对她生了气——再疼她也是亲生女儿比较重要。

        之后几天,程正咏每日守在母亲的床前,为她递汤递药,但是母亲虽然被大伯的一道灵气救醒,却一直目光呆滞,没有焦距,喂药也喝,喂饭也吃,就是没有反应。

        直到几天后看不下去的大伯说了他的弟弟死者已矣,还有孩子要照顾的话,母亲才渐渐好了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愿意见到程正咏了,一直跟在她身边的侍女也不见了。

        就这么样,她们母女虽然住在一个院子里却从不相见有了差不多一年,程正咏对她的态度也从积极热络,努力安慰她变得冷淡了。

        程正咏睁开眼睛,为什么要让她又一次经历完这些难以回首的事情呢?说起来,这个迷阵的攻击效果比她前面遇到的那个迷阵弱多了,毕竟这是为了试炼弟子。

        程正咏拍拍衣服上的沙,站了起来。远处的蜃楼消失了,沙漠还是茫茫无际,只能看到此层中心处的石柱,那是为了防止有弟子在沙漠里迷路的。周围的几个队友中秦叔友和尤岩安已经醒来了,各自若有所思;韩浩文和柏史面上狰狞,仿佛很痛苦,看来还在迷障中挣扎。

        程正咏向秦叔友请教:“为何这迷阵看起来不甚厉害的样子呢?”

        秦叔友回过神来道:“这是试炼罢了,只会让弟子意识到自己的心结所在,并让弟子看到最真实的过往,而不会就此攻击弟子。”

        程正咏点点头,确是如此,并不像以前经历的迷阵一样,恶意攻击,扭曲事实,放大恶感,让陷入迷障的修士纠缠在痛苦中不得解脱。至于真实的还原事实,她一直都自责没有在失去父亲后安慰母亲,但是经过这个迷阵,她也想起来,她不是没有安慰过,不是没有努力过,只是面对母亲的冷漠她坚持不下去,感情也变的淡淡的。这么想,她重新经历过一遍而沮丧的心情变的好了些。

        韩浩文慢慢醒来,柏史紧随其后。秦叔友见队友都摆脱了迷阵,道:“好了,这一关已经过了,此时已是入塔的第六天了,我们赶紧接着走吧。”

        韩浩文和柏史都沉默着走在最后,这几日来一直叽叽喳喳不消停的韩浩文难得沉默,程正咏回头看了好几遍。尤岩安打趣道:“程师妹莫非看上韩师兄啦。”

        程正咏摇摇头,终于安静了,竟然有些不习惯。看来这队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结啊。

        秦叔友好笑道:“这个韩师弟确实太能说了,修士里少见这么能说的。前些天也是吵到了,今天听不到他的罗嗦,却觉得耳边还在回响似的。”秦叔友不仅是队伍里修为最高的,年纪看起来也比他们几个都要大些。修仙的修士大多不会长的多壮,他也只是骨架宽大,且长了张方脸罢了,就显得比他们几个更有经验有领导能力的多。

        见秦叔友发了话,尤岩安自然不会再来打趣了。过了一会儿韩浩文也恢复了聒噪的性子。ps:所有同仁兄徐掌门又出现了……另外,我这段时间没有要推荐票票结果就只有我自己投给我自己的,乃们再这样小心小火甩脸色给乃们看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