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七十八章 嘉君之死

第七十八章 嘉君之死

        但是又听钟凝宁问道:“是不是只要给他时间接受,我们就又会回到以前那样的师兄妹关系了?那么为何他又与那个刁蛮的女人在一起呢,她可不是一个好的道侣人选!”钟凝宁这么说,那就是不止一次看到两人在一起了,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听她的话,程正咏就知道她对孙唐风真的没有男女之情,但是孙唐风不管潜意识是怎么想的,他以前却是有将钟凝宁当做未来道侣对待的倾向。钟凝宁若是不能回应他,那么他们注定回不到从前。

        但是这些话却不好直说,她只好解释道:“我们都是会变的,以后怎么样却不好说。至于你说的那个刁蛮的女修,孙道友也未必是要与她结为道侣的意思。你也说了,出了你的事情后,他不是讨厌她么?他接近她的目的,恐怕是要谋求些什么吧。“

        虽然程正咏没有说白,但是孙唐风到底要谋求什么却不言而喻,钟凝宁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程正咏拍了拍她,“修士都是逐利的,这种事情也常见,算不得什么,你又不会当他道侣,何必计较。“

        钟凝宁推开她的手,“我不会。就算是再艰难,我都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是的,你不会去做,但是却不能这么要求别人,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保持自己纯正的道心而已。”

        钟凝宁抱歉的朝她笑笑,“这原本是我自己的事,我不该迁怒于你。“

        程正咏没有说话,只是笑笑而已。

        之后几天,程正咏不是炼丹就是炼器,她将许给执事师兄的法器和钟凝宁的丹药都给他们送了去,又以丹药从钟凝宁处换了几个筑基期的法阵。她变相的帮助,其实钟凝宁也觉察到了,但也只是将她的好意记到了心里。

        炼器门的修士都在他们门派附近的海域阻断邪修,并没有来此的。所以在会炼器的修士的缺乏之下,也有慕名来请程正咏炼器的。然而,她们休息的时间也短暂,不得不推辞了一些,专心炼制些丹药,分给了程正可。

        十多日的休息过后,杨风真人的调令先下来了,她最后送别正可时将这些丹药都交给了她,“这场正邪之争恐怕要旷日持久,不知道要打到那一日。物资也会越来越紧张。这些丹药你先拿着。可惜没有遇到正玄哥。他炼丹比我强多了。“

        程正可手握丹药瓶,惊喜道:“他也来西山了么?“

        程正咏摸摸她的头,“是的,来了。我向门派里的执事弟子打听过。说是被派到了别的营地。这场战争打得久,说不定你也会碰到他。“

        最后,程正咏嘱咐了她务必仔细小心,遭遇邪修要冷静应对等等,终于目送她离去了。

        战事吃紧,正可一行走了没两天,明光真人也接到了调令。

        这场正邪之战,持续的比以往都长的多,已经足足打了三年。无数的人力物力被投注在了此事上。到了此时。战况愈加激烈,有的营地失守了又打了回来,有的却一直被邪修占领着。死伤的修士越来越多,金丹期的也陨落了几个。

        自从一年前被派往此处营地后,程正咏就一直随着明光真人驻守在这里。再过上两个月。就有接替的修士来此,他们就可以回总营地休息一番了。

        程正咏巡视营地时,见着四师兄安靖带着一队残余修士匆匆赶了回来,与程正咏打了一个招呼就进了营地。程正咏分明看到他衣冠不整,脸色有些苍白,脸上也有些严峻之色。虽然现在死伤大已属平常,她心里却莫名的有些不安,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上下忐忑中,她实在没有了巡营的心思,将巡营之事交给了副手,匆匆往明光真人的住所而去。

        这个营地里有三名金丹真人主持,每日轮流一名坐镇营地中央的管理处,监督弟子,控制营地。今日正好不是明光真人当值。

        走在半路时,她就收到了大师兄的传讯,看来她的预感很可能就是真的了。

        明光真人的住处分了明暗两间,外间大厅的主位上自是坐着明光真人,他看起来面色沉郁,程正咏的心也咯噔一下,恐怕真的出了什么事。

        程正咏进了大厅时,安靖似乎正要说什么,却被她打断了。她正要对明光真人行礼,他挥了一下手,制止了她,“不是在巡营么,怎么这么快就到了?算了,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个时候。现在你们中没有出营地的都在这里了,靖儿,你把事情和他们讲一讲吧。”

        程正咏立刻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环视大厅时,果然发现没有出营地的大师兄卫山瑜和她,还有刚回来的四师兄安靖都在这里了,二师兄酆中雅,三师姐王芷双都不在,可是怎么六师妹孙嘉君也不在呢?莫非出事的就是她?

        安靖的声音一直都是很清爽的大男孩的声音,此时却带了几分哽咽:“六师妹自从上次被师父骂过后就一直呆在营地里。我这次出营地时碰到她堵着我,说她待得闷了,要随我一起去猎杀邪修,我就同意了。没想到这次遇到的邪修竟是好大一队,我们抵挡不住,六师妹,她,她陨落了!”

        明光真人一掌落下,拍碎了他的座椅,声音也有些压抑,“当时是何情形,你细细说来。”明光真人一直以来都是个好师父,教导弟子尽心尽力。孙嘉君不论是灵根还是学剑的悟性都是六名弟子中最好的,甚至要超过大师兄。明光真人也对她报与了极大地期望,对她的关心远超其他弟子,甚至有几分要当做是衣钵传人的样子,她的死给明光真人带来了极大的震动。

        程正咏想到了那个初来莜竹峰的小姑娘。那时候,明光真人的弟子都不喜欢她,只有嘉君腻着她,让她给她炼剑。不可否认,当时的程正咏存了几分讨好的心思,但是她本身就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这么久处下来也早已经有了感情。程正咏不禁低下了头,心中的难过不可自已。

        安靖的声音渐渐低沉,当日的情形娓娓道来。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虽然随着与邪修的接触,正道修士们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慌乱,但是邪修越来越有组织,渐渐的不再落单,这给捕猎邪修带了极大地困难。就算每队出外的修士越来越多,伤亡还是高居不下。他们这一次不过是特别倒霉罢了,撞到了一队人数较多的邪修,追逃中孙嘉君这个修为最低的便被灭杀了,竟连尸身都没能带回来。原本她的魂魄也要被收了去,还是安靖拼死阻挡了。才没让她至死都不得安宁。

        待安靖说完了。明光真人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趟,终于叹道:“也是她自己不听话,怪得了谁?罢了。”

        安靖立刻跪了下去,“是我的错。若不是我自大,带着六师妹出营,又没有照顾好她,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请师父责罚我!”安靖一向有些少年人的鲁莽,平日看来不算大事,但是这种危急的时候却让孙嘉君送了命。

        明光真人黯然道:“你确实有错,就罚你闭关吧,一直闭关到回总营地为止。”名为闭关,却是防止他鲁莽的着邪修报仇而送命。

        卫山瑜出了列。问道:“师父,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么,六师妹就这么白白死了?”

        明光真人冷睨他,“你待如何?她自己不听劝,死了也是活该!”

        卫山瑜之所以有此一问。不光是同门师兄妹之情,也是身居大师兄,就当担起作为大师兄的职责来,不愿让明光真人觉得他不友爱底下师妹。他受了明光真人的斥责,便不敢再出头了。

        程正咏适时地提醒道:“四师兄看起来也受了伤,还没有处理;还有回来的修士,也该安排一下。”

        明光真人点点头,“靖儿,你自己去处理一下吧,处理好了便留在住处闭关思过,不许外出!”

        待安靖出去了,明光真人慢慢踱回主座,摆摆手,让他们都离开。

        出了明光真人的临时洞府,卫山瑜看着程正咏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便要离去了。程正咏却拦着他道:“大师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本打算问我为何不提为嘉君报仇的事。嘉君平常与我最好,难道我就不伤心么?不说我,就是师父也是十分难过的,你也知道师父有多看重她!”

        卫山瑜若有所思,“既如此,那么,为何不为她报仇呢!”

        “报仇,去何处报仇呢?密林中哪里找去?而且当前局势,两方战争激烈,和我们一样,他们也是有金丹守营的,毅然前去敌方营地不说使我们,便是我们的金丹修士也难讨好。不要忘了,我们修仙是为了什么!若是别仇恨蒙蔽,一味的想着复仇,不仅可能陷入心魔,而且容易在争斗中被邪修的手段迷惑,一不小心就陨落了!师父已经失去了资质最好的弟子,不需要再失去几个。”

        “那么,就这么算了?”他低低问道。

        程正咏冷冷一笑,“怎么可能算了,这一战还有的打,谁知道以后怎么样?”

        卫山瑜点点头,“中雅是个隐忍的,还能忍得住,只怕芷双是个倔脾气,拉不住。她和你颇好,还听听你的话,你要把她劝住了!”

        两人议定,各自回去了。

        ps:

        孙嘉君是怎么死的:

        某燕:战争好残酷,不会写啊!

        某猫:那么多孩子,死一个呗。

        某燕:舍不得啊,每一个孩子都好喜欢的说。

        某猫:……

        最后,孙嘉君还是死了,好舍不得啊!!

        偷偷的说,其实我一度想把二师兄写死的,因为我一度不会念他的姓,⊙﹏⊙b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