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八十四章 海上日出

第八十四章 海上日出

        最后邪修魔修是怎么退去的,徐凡没有具体说,只说了是炼器门的元婴动用了秘法,逼得魔修、邪修不得不退。

        邪修、魔修退去后,派出去巡视海面的修士才回来了,只是已经十不余一二了。炼器门此战可谓损失惨重。

        程正咏沉默,徐凡说的坦荡,她分辨不出他可有异色,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是不是那个里通外敌的修士。她只好转而向钟凝宁打听起西山的事情来,“我听我师父的意思,正道也打算趁着西山空虚突袭,消灭西山的邪修,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

        钟凝宁仿佛没有看到程正咏的纠结之色,淡淡道:“你们这一批支援的被送走之后,我们就从小营地里被抽调出来,没两日直接送往此处。恍惚是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但是结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炼器门破没多久,正邪之争的形势并不乐观,既然说了这番话,三人心里都或多或少有些沉甸甸的,再没有了说下去的兴致。

        临走时,程正咏问起钟凝宁可有相熟的带队修士。

        钟凝宁立刻明白她的意思,驻足道:“我早就从我派修士里被打散了,每次跟的精英弟子都不同,没有什么相熟的。”说着目光放的远远地,脸上也没有悲伤、难过的神色。千机派如此容不下她,或者,她已经没有报任何期待了吧。

        程正咏便道:“你们这一批过来了,恐怕会重新分队,我把你要过来吧,你阵法这么好,不过来帮我可说不过去。”

        钟凝宁听了,眼睛一弯,点点头。她在千机派里被孤立,没有什么来往的同门,程正咏是难得的朋友,连帮她都说的这么委婉。更难得的是两人在一些观点上出奇的相似,很难没有好感。

        果然重新分队,每队仍是由两名精英弟子带队,配上普通弟子或者散修十六名。程正咏这一队里的另一名带队修士她恰好见过,正是那日遇到过的青云宗男弟子叫朱清然。可能是程正咏的修为不高,只有筑基二阶,所以相对的这个朱清然的修为有筑基后期了。他的修为较高,自然正领队就是他了,程正咏没有异议,只在执事殿捧出名册。要他们自选一半的队员时提出要点两名修士入队。

        “一名是千机派的女修。名叫钟凝宁。阵法造诣不俗;另一名是炼器门的普通弟子,叫徐凡,攻击也不错。”她才知道,在炼器门里凡是筑基弟子都自动升为普通弟子。徐凡并不是她认为的外门弟子。

        朱清然看起来严肃,但是也颇为谦逊,只点了四名青云宗弟子,另外可点的两名弟子仍是让给了程正咏。她也不客气,翻着名册时看到了两个相熟的名字,想了半天才记起是曾经入门时叫过世兄的王令祈、王令祝。她犹豫了下,没有点他们,而是另外点了莜竹峰上熟悉的两名弟子。

        程正咏与这两个世兄自第一面后就没有再见过,她练气期时受到堂兄的庇护。不太与外交往,筑基后又去了莜竹峰,更是没有机会遇见他们。她不知这两人如何,自然不能将他们点进来。

        执事殿自会将剩下的八个名额补齐,然后。给了他们两只出入的令牌,他们队里修士的问题就要他们两人解决。并且,为了不让邪修混进来,队里的修士也会固定下来。之后,过不了几天就要出外了。

        程正咏在巡视时总免不了驻足瞭望,极目所见,远远的海天一线,已经分不清是天蓝还是海蓝了。海上永远没有平静的时候,总有微风吹起波澜,一浪一浪的打向小船,或者被小船分过,之后又合围,向着岸边而去。

        在许多个巡视的期间,程正咏已经见多了海上的日出。最开始时只是从海的尽头映出一片红霞,连那里的海水都衬映的有几分绯色。红霞的颜色越来越深,日头也在海面上露出了一线。渐渐的,太阳挣扎着往上升,每提升一些,海面和朝霞红的越深,它最后终于脱离了海的束缚,跃出了海面。此时的阳光还被云霞遮挡着,只透出一些光线,将云霞镶上了金边,就连海的波涛也染上了金色,一条一条的晃着眼睛。此时的阳光没有什么温度,连太阳的颜色也是嫩嫩的鸡蛋黄,但是早晚两霞却是一天中颜色最好的时候。

        钟凝宁悄无声息的立在她的身旁,也抬眼去看朝霞。立了一会儿,终于出声道:“朝阳夕霞,真的很美啊!”

        “是啊,不知道海的那头是什么?”说着,她想起还没有入千道宗时在修炼院里的胡思乱想,“你说,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不是球形的?不然,为何看不到海的另一面的景象?”

        钟凝宁歪歪头,“你的这个想法倒是新奇的很,粗听起来也有些道理,但是难道我们踏的不是平地?先人曾有言,天圆地方,这是早就有了定论的。”

        她原本的那个世界,不是也曾认为是天圆地方么,最后经过天文观测,还不是确立了星球是圆的这一观点?她倒觉得这个世界很可能也是依托于一个圆形的球体。程正咏想来想,越发觉得自己是对的,道:“不如我们打赌,终有一日我会走遍这个修仙世界。若是天是圆的,那么一定会有尽头;若是世界是球形,那么我沿着一个方向走去,终有一日会回到原点。”

        钟凝宁听了,也不说到底打不打这个赌,望着天边怔怔看了许久,直到太阳已经爬上了半空,才道:“走遍世界,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我辈修仙,正是要这样的大气概才是。既如此,也算上我的一份吧,千机派不待也罢,不如和程道友一起去探一探这广阔天地,是圆是方。”说着,她抬手摸了摸被面纱覆盖的脸。

        “正是,何必羁绊于一派一州之间,天大地大,有那么多我们还没有看过的美景,探索过的地方。总要一一见识过了,才不枉此生。”说到这里,两人相视一笑,只觉得惺惺相惜。

        “走遍整个修仙界?那也要修为足够才行,就我们现在的修为,就不要痴人说梦了。还是老老实实一步一步的修炼才是。”徐凡的嘲讽又响了起来。

        程正咏转向了他,“那么徐道友你呢,你可想也看看这世界?有些事情可以慢慢做的,何必急于一时?”

        徐凡眼孔收缩,只觉得她知道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管为好。”

        “在这种正邪之争的时候,个人的恩怨其实都该放在一边。无论别人怎么对不起,也不能忘了自己的立场!”这话,程正咏说的有些严厉。或许是他的先人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原因,她总是忍不住有些关注他,希望他不要走错了路,今日终于隐晦的说出她的怀疑。

        可惜徐凡没有理她,离着她远远的开始打坐。

        钟凝宁拉了她,道:“这么生气做什么,作为修士,路总是要自己去走的,别人也帮不了什么。而且,我看徐道友虽然嘴上难听些,但也是有分寸的。”说着有些探究的看着她。

        程正咏勉强笑笑,她也知道自己在徐凡的事情上放了太多的注意力了。如果被怀疑的是钟凝宁,她可能就直接去问了,她们的友谊要单纯的多。

        看到程正咏脸色好转,钟凝宁便去巡视最后一趟了。

        到了午时,估摸着另一队来巡视的修士快来了,程正咏与朱清然最后检查了一遍,只等那一队修士过来就可以收工了。她们说前面一番话时朱清然远远的也在船上,但是炼器门发的船并不大,想来也被听了去。程正咏虽然也没有觉得丢人,但是这番誓言毕竟超过了她现在的修为,被别人听去,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之后,与徐凡争论时,他避开去巡视了,程正咏确定他没有听到。她虽然对徐凡的作为不满,但是也不希望他因为而受到处罚。她此时已经认定徐凡就是那个里通外敌的修士了。

        朱清然一向严肃,这些巡视的事情安排,她并不怎么爱做,他是这队的带队修士,程正咏自然而然的将事情都推给了他。按照他处理事情的熟悉程度和那四名青云宗弟子对他的态度来看,这位朱清然在青云宗的精英弟子里也是拔尖的,很有些威信,或者常常管理师父的洞府什么的,这些管理事宜早就驾轻就熟。

        虽然管理的事宜都是他在做,他对于另一个领队的也给几分面子。程正咏虽然不怎么拿主意,但朱清然凡事都会象征的与她商量一番。

        此时,程正咏也看不出,他对她的一番话是何想法,不屑或者是激赏?不过他也只是另一个门派的修士,就是同在一队也过不了多久,这人的想法她揣度了一会儿,便放开了。很快,另一队修士已经到了,此次巡视结束,与来此的另一队修士照了面,两人就带着一队修士回去了炼器门。

        ps:

        谢谢月亮宫童鞋的平安符~~~

        今天我要上火车回家了,明天到家,但是家里没有网,我会把明天和后天的份一起上传定时发布,之后的更新时间可能就不定,但是我尽量做到不断更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