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八十五章 来势汹汹

第八十五章 来势汹汹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平静,在这段时间,程正咏推测邪修大部分回援西山了。但是渐渐的,巡视时来犯的邪修越来越多,后来炼器门附近的局势也紧张起来。

        程正咏摸了下剑上的血迹,这已经是这一次巡视里的第二波来犯的邪修了。剑招耗费灵气较多,她现在只用基础招式对敌,也不以气御剑,单手握了剑横撩直劈,这才有血迹粘在了剑上。这也是她与邪修对战过许多回,才敢这样拿大。

        程正咏抖抖剑,血珠顺着剑身而下,滴入了海水中,引得一些在浅海区难见的妖兽、凶鱼也追逐着血腥味而来。抖干净了剑上的血,便将它回鞘,仍是背在了背上。其余几名修士也结束了战斗,有的对战的邪修死掉了,也有的退去了。

        程正咏这一队修士远望着乘着海浪逃走的邪修,默默地等着下一次的袭击到来。

        “这是怎么呢?难道邪修见西山打不下来了,又想从这里突破?”一名修士道。

        程正咏也不知道怎么了,更不知道高层的计划,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按照命令,守住这里。

        “想着这些做什么?做你们该做的就是。”果然,朱清然也是这么一个说法。

        程正咏收了那只用来飞行的三属性的剑,落在船上,默默恢复灵气。钟凝宁的法阵大多数在海上用不上,但是有个专门水攻的阵法,可以借海里的水势,颇为厉害,在有一次的突袭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甚至是救了大家的命。经过了那一次,一直对她在水里设阵不以为然的修士们也转变了看法。

        修士们陆陆续续的回到船上恢复灵气,钟凝宁则还在修补阵法。正在这时,水里异军突变,几名邪修趁着他们刚刚打斗完,正在松懈时突袭了。

        程正咏一捏剑诀。夕照在她的御使下直冲袭击钟凝宁的邪修而去,来不及使出什么剑术,只是一式直刺。她这一式自然不能对那邪修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为阻挡一时罢了。接连她这一式的是朱清然,他的法器中规中矩,是一只拂尘。拂尘的丝线在灵气的灌注下,根根如针,向着那名邪修射去。钟凝宁最开始时被邪修压制,只得驾着飞行法器躲闪,此时见邪修被阻挡住。立刻捏了手诀。法阵转动起来。纷纷发出水系法术,陷在阵中的几名邪修便受到了干扰了。此时其余的修士纷纷反映过来了,借助法阵攻击邪修。

        还有一名女修没有入阵,程正咏与朱清然对看一眼。脚上就踏了三属性的飞剑,打算去拿了那名女修。邪修里的女修倒有一半是合欢宗的妖女,这些女修颇擅魅惑之术,男修对上她们,往往还没有开始打,就站了下风。当然,女修并不是不会受她们的影响,只是比男修容易些。加上程正咏心智坚定,毫不手软。近日来遇到的合欢宗女修都是她上前对上的。

        那女修见到来的也是个女修,心中暗恨,待看清了程正咏的样貌,眼中光芒一闪。她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使用什么魅惑之术,两手双环一叉。便迎了上来。

        合欢宗的妖女除了媚功出众,其他的本事除了淫邪些,并不算强悍,对上程正咏这个剑修,一般都走不了几个回合。但是这个女修一来修为比她高些,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二来,她修习的不仅是媚功,斗起法来,就是不用媚功也已经有了寻常邪修的程度。两人来往几个回合,程正咏只是稍稍占了上风。

        另一边,那些邪修都被困在阵里,被正道修士压着打,已经死了两个了。女修看起来是这一队邪修里带头的,见此有些焦急。相比与她,程正咏在正道占上风的情况下,心态要平稳的多,只不徐不疾的拦住她就是了。

        邪修的境况越来越不堪,女修急了,铤而走险的扔出了一只环想要套住程正咏,好去打破阵法,放那些邪修出来。

        程正咏怎会轻易上当?她的夕照放了出去,缠住那只环,脚下的飞剑激射,穿透了女修的肩膀,她也要落在海里了,捏了轻身决缓一缓。但是,如她所料,女修召回那只放出去的环回防,她的夕照也回到了脚下,代替了三属性剑的位置。

        女修一计不成,狠狠的道:“今日之事,我记住了。”说着就要遁海而走。程正咏忙用三属性剑拦住她。

        正在不可开交时,海上突然风浪大作,百尺的大浪压来,在风声浪头中竟要睁不开眼了,女修趁机便要施展遁术。

        这风浪起的古怪,虽然灭杀邪修很重要,但是相比来说自然还是命更重要,程正咏没有去拦女修,其他的修士想法和她一样,邪修就要离去了。

        但是风浪又起了变化,变成了旋风就是程正咏前世里常听说的龙卷风的样子。旋风比龙卷风要厉害得多,因为此界的灵气,旋风起的时候,往往会形成独立的强烈的灵压,修为稍差些,便会被灵压直接压制的丹田破裂。此时无论正道还是邪修,都四下逃散,唯恐被旋转风卷上了。

        但是这风又岂是那么容易逃开的?连借助法宝夕照之力逃的最远的程正咏一起都被卷了起来。奇怪的是,这几人被卷起来后,旋转风渐渐熄灭了,海涛失去了依凭,也落了下来,和平常一样只有细细的浪花向着岸边而去。此时,天色未明,只有些微的亮光,但是渐渐的,海上冒出了太阳的头,再过上一段时间,就能升出海面,在此将光芒洒向大地。

        等到程正咏被旋风卷走的消息传回了炼器门,明光真人惊得站了起来。同时失踪的还有王芷双和酆中雅。一日之间,明光真人失去了三名弟子的消息,六名弟子去了四个,怎么不教他惊怒?

        来会朋友的炼器门金丹真人提醒道:“是不是该将另外的弟子叫回来?”

        如果程正咏正在此处,她必然可以认出来,这位金丹真人正是曾经教过她炼器的“岑师叔”。当时他还是筑基后期,现在却已经结丹成功了,而且还是她师父的故旧。

        明光真人立刻传讯,要求卫山瑜和安靖立刻回到炼器门,同时别了岑真人,赶去三人失踪的地方查看,一路思来想去,想要找出这附近可有曾经结仇的修士。三名弟子同时失踪,他不禁有些怀疑这都是争对他的,弟子们只是受了无妄之灾。

        先到了程正咏出事的地点,那里已经有个穿着青云宗门派服饰的金丹真人了。明光真人急急道:“青风道友,可是看出了什么?”

        这位清风真人正是朱清然的师父,他皱眉沉吟了一番,道:“这旋风卷走修士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但是按照来报的弟子的说辞,这么大的旋风,以这些弟子的修为万万活不下来的,但是我徒清然的本命灯却只略略暗淡了些,没有生命危险,想来是是有什么奇遇吧。”

        明光真人这才想起来查看弟子的本命灯。在宗门里,筑基和练气期的弟子都是将精血留在执事殿而已,这些精血会指示弟子的生命迹象,只要生命的迹象还在,不管弟子在外游历多久,都会一直和他们的档案一起保存下来。这些弟子档案一般都是几年乃至十来年一清理,若是没有生命的迹象才会封存起来。而像程正咏这样的精英弟子,待遇同金丹修士一样,都是留有本命灯,不过金丹修士的本命灯是留在本峰的镇守元婴修士手中,而精英弟子的本命灯则在各自的师父手中。

        明光真人见到三名弟子的本命灯虽是明暗程度不同,但是都没有熄灭,不禁呼出口气,松懈了下来。若是来阻挡个邪修入侵就死了四名弟子,这种损失也太大了些。

        “既然他们都没有生命危险,那么又会在何处呢?这个旋风不伤人却将他们带离,着实诡异了些。”

        清风真人也道:“不知道他们被卷往何处了?既然是一起被卷走的,那么大概会在一处吧。若是能知道在什么地方也能安心些。”

        朱清然是清风真人的首席大弟子,他不仅资质出众,心境也好,作为精英弟子也是有礼有节,作为大弟子关心师弟师妹,是所有弟子中最被寄予厚望的,他的安危xx真人十分关心。

        明光真人的三名弟子都失踪了,他的焦心不下于清风真人,他们对看了一眼,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本命灯还可以指示弟子的位置,但是却需要付出些代价。

        明光真人道:“我们彼此护法吧,我的弟子失踪了两拨,一个和你的大弟子是一起的,还是需要施法两次才好,我们一人一次。我先来。”

        清风真人点点头。

        明光真人掏出酆中雅的本命灯,一手逼出精血,一手捏诀,灯光摇曳不定。等了一会儿,光芒中分出一线,水平转了一圈突然无限延长,乱动了起来。明光真人和清风真人见了立刻脸色一变。

        两名真人对视了一眼,清风真人也拿出朱清然的本命灯,也施了法,结果却是一样的。

        明光真人叹了口气,“竟然……”

        ps:

        表示此章发布的时候我还在火车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