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八十九章 秘境秘境(四)

第八十九章 秘境秘境(四)

        朱清然是青云宗的精英弟子,手段自然不俗。他又有筑基后期的修为,独自面对这两名邪修也不落下风。你来我往几回后,就稳稳压制住了这两名邪修。其余的正道各自寻了个地方站定,将两名邪修圈住了,不容他们逃逸,逼得两修攻击更加凌厉。

        温文邪修招出来的那个骷髅在他们说话间就消散了,不知道是不是原本就是怨灵所化,没有依凭,不能持久的原因。程正咏怕他再来一回,忍了伤痛也不敢休息,只吞了几颗化污丹了事。

        又过了一会儿,温文邪修见实在拼不过了,朝着法宝折扇上逼了一滴精血,又放了一只骷髅出来。程正咏这才知道,恐怕这个法宝同她的破禁珠一样,由筑基的修为使来就有颇多限制。这个骷髅的法术用过一回,一定时间内便不可再用第二回了,所以他才用精血祭了法宝。

        这种骷髅虽然厉害,但若是碰不到被攻击的修士也是枉然。程正咏突见朱清然的身法变得飘逸起来,腾挪间犹如舞蹈,翩跹而过。骷髅的速度虽快,但是连他的衣袂都挨不上,更别说伤到他了。

        程正咏暗自将自己与他对比了一番,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她也学着王芷双立了桩,练了身法,但是都是自己琢磨的野路子,平时斗法闪避也够了,遇到骷髅这样的就没有办法,与朱清然相差的远了去。

        朱清然避开骷髅便要对温文邪修下杀手。他此时哪里还有一直维持的温文模样?目眦欲裂,满目狰狞,不闪不避,却捏了个手诀。程正咏抗击邪修也有几年了,不再是像第一次遇到邪修时什么都不知道。她看出,这个邪修不是要施展什么遁术就是意图自爆,不由得有些紧张。

        这时,打斗第二次被拦截了。伴随一声:“慢着!”远远飞来一只法器环磕飞了朱清然的法器,也制止了温文邪修的施术。

        一名女修落在了邪修的那一边,正是被旋转风一起卷入的那名合欢宗女修。她的声音娇媚里透着不满:“朱哥哥。不是约定好在这秘境里彼此相安无事么?你怎么对他二人出手!”说完,她还跺了跺脚。程正咏听得“猪哥哥”这个称呼,抿紧了嘴角,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

        朱清然见打不下去了,便收了法器。面对女修的撒娇,他既没有欣喜也没有尴尬,淡定的道:“这就要问问这两位为何先对我这位同道出手了。”

        女修狠狠瞪了程正咏一眼,娇声不变:“他们二人刚到这个空间,还不知道这个约定嘛。不过误会一场,让他们道歉就好了。朱哥哥太过较真了!”

        此人如此歪曲事实。程正咏立刻顾不得对女修的称呼发笑了。忍不住出声道:“不如也让我砍上他们几刀,再道个歉?到时候,你们也别太较真了!”这话一出,正道里就有几个闷声发笑的。

        女修又跺了脚。泫然欲泣:“朱哥哥,你看她。”

        程正咏不知道这短短几天发生什么了,她记得被卷入密地前这名女修还不是这样的。那时,程正咏与她对战,她虽出自合欢宗,斗法却不输寻常邪修,行事也是干净利落,那会这样娇娇绵绵?

        朱清然还是那副岿然不动的样子,对她的娇声不理不睬。这阵势打不下去了。自然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招呼了同道,便要驭使法器回去。

        朱清然不理这名女修,她便将这帐算在了程正咏的头上,屈指间。双环一错,又飞了出来,直击程正咏。

        程正咏因着对她前后的变化好奇,一直关注这她,见她一动,便将浑天盾招了出来,挡住了金铃。但她原本就被骷髅伤了,接了女修这一击,便闷哼了一声,伤势更重。她算是对这女修无语了,感情正道和邪修之间的短暂约定只对别人有效,对她就无效了?

        朱清然再好的脾气也生气了,脸也板了起来:“水道友,不要过分。否则,我便只好出手了!”

        水姓女修脸色暗了一暗,撅了嘴,低声道:“不就是个认识的修士嘛,至于吗?”

        朱清然不理她,见她不再出手了,便让一名同门带了程正咏——不过被她拒绝了——和这一群正道往来处飞去。

        程正咏一边稳住身形,一边胡思乱想,不知道那水姓女修到底怎么了,她心里隐隐有个猜测,但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便被她甩到了脑后。绝对不可能啊,她怎么会觉得这女修爱上了朱清然呢?两边立场不同,注定了他们绝对不可能在一起,朱清然的师门也不会同意啊。更何况,看起来,这只是水姓女修的单恋而已。

        她压下了心里的念头,也不与别的修士搭讪,只埋头跟着他们。

        正道修士的暂居之地立在一处高台上。此界里的石峰各自危峰兀立。说是石峰,却不大,四周也都是绝壁,顶部并不平整,一路飞来,只有这一个略整齐些,用作了暂时的休息之地。

        一行修士停下来后,自然是各自说了被卷来后的经历:大家都差不多,朱清然这一群修士也是在各个秘境中遇到集合在一起的。不过,他们的运气比她好多了,往往都有两三个修士被分到了一起。这些修士比程正咏早了三天到了此处,因为也有受伤的,便先停留了几日。

        当然,与这两名邪修的恩怨,程正咏也向朱清然交代了一遍。她见这一群修士里有不是她和朱清然带领巡查的那一队里的,便问起了他们是如何来此的。才知道,就目前遇到的这些修士看来,那日的海上总共也就卷来了两队正道修士,正好就是程正咏和王芷双的两队。

        程正咏不禁有些担心,王芷双行事鲁莽的很,也没有什么细心,更不精通阵法什么的,不知道会不会被困住,找不到出口?虽然目前还没有遇到,但是谁也不能保障这些密地里没有危险,这群修士里不就有受伤的么!

        她兀自担心,却听那名修士道:“和她一起领队的似乎是她的师兄吧?旋转风将我们卷起时,道友的师兄、师姐似乎在一起,想来都来了此处。”说着有些唏嘘,这位道友的师父一下子不见了三位弟子,该是多么的担心了!

        原本安排和王芷双一起带队巡视的不该是她的哪个师兄才是,怎么突然换了呢?没有听到那位受伤的消息啊?程正咏只能默默猜测是他们自己去换掉的吧?

        她连忙问起那名师兄的名字,是大师兄卫山瑜?还是二师兄酆中雅?希望不是和王芷双一样有些冲动的安靖。

        那名修士想了想道:“这位道友是临时换进来的,没有介绍,也没有听到他们叫名字。”说着他恍然大悟道:“对了,我听到王道友叫他二师兄。”

        竟然是酆中雅?程正咏有些诧异,他不是往往几句话就能将王芷双惹毛么?他们两人带队,不是会一路吵吵嚷嚷么?不过,毕竟是同室师兄妹,酆中雅除了阴沉些,行事却很周密,若是王芷双能和他落在一起,反而要安全的多。

        程正咏尽量将事情往好处想,渐渐也没有那么担心了。至于钟凝宁和徐凡,他们二修要比王芷双这个没有出过宗门的修士要多过许多历练,自然不需要她去担心。

        了解了这些情况,程正咏便向朱清然告辞,她身上还带着伤,虽然吃了药也需要打坐调理一番,只让他们商量出寻常此界出口的办法再通知她。

        朱清然却叫住了她:“程道友,你也是精英弟子。虽然我们也找到出这些秘境的方法,但是也只是在这里打转而已。寻出怎么能够回到中州的办法,还需要大家一起出力。这之前,这一队修士也需要你我一起领队。”这话一出,就有几名修士上下打量她,目光里隐隐有些不满。

        在巡查南海时,程正咏是个领队,但这仅仅是因为她是名精英弟子而已,修为反而不如许多队员。此处没有各大宗门里的高阶修士看着,谁会在意你到死是不是精英弟子?一切只以修为论。而且,她也不像朱清然一样,带领这些修士在这些秘境里有了些时日,人人服气。更何况,以前一起领队时,朱清然虽然对她这个副领队也很尊重,但也只是尊重而已,主意都是他拿的,这会儿为何反而将她推了出来呢?其实,朱清然,你果然就是看起来正派而已么?

        修为不及,能力差点,而且还受了伤,程正咏自然不会来自讨这个没趣,推辞道:“此处不比在中州时,怎能一味以精英弟子如否来论?何况我修为不及,这个领队的位置还是道友来做就好了。”

        一起巡查时,朱清然就看出程正咏不是个愿意管事的,她的回答也在意料之中,他自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程正咏居然觉得他对她的拒绝有些遗憾?以前可没看出来,他会这么的愿意放权!

        ps:

        还是七号的存稿!把这一句“春节快乐”也存起来吧!然后传递给大家~~~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